第72章 疏甲惊略:梵山险行(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26字
  • 2021-11-07 15:17:44

李顾转身望去,顿时心里一怔,只见前方为草棚处,而自己未曾移动过,仍然趴在原地。

这些官兵眼神呆滞,手脚无力,并在草棚里打转。校尉蹲在地上似乎在翻找什么,嘴里不停的嘀囔道:“清单在何处?”

他再观草棚周围,并为发现那个苗人的尸身,“这是怎么回事?”

小胡言道:“我此前追你到此地时,见你头埋在地下,嘴里说着什么清单和事项。霎时间,我察觉你有可能身中幻术,赶紧呼喊着试图唤醒你,但是没有效果,随即换做其他方式,用手拍打身体各个部位,直至拍到后脑时,方才将你唤醒。”

“难道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觉?”李顾问道。

“如果你此前所经历的与如今景象不同,那便是幻觉。”小胡言道。

李顾听闻此言,额头直冒冷汗,“对方为何人?竟然如此厉害,我身中幻觉却浑然不知。怪不得忽然听不见狗吠,缘由在此。”

“我将你唤醒之前,见到几个人救出一名男子,夜太黑看不清他们的容貌特征。”小胡开口言道。

“你怎么不早说!他们往哪跑了?”李顾大声叫道。

“那你也没问我啊,他们朝西边逃去。”小胡颇为无语,双眼直视前方。

“你自己不会主动说啊!”言毕,李顾很想多骂他几句,但是忍住并未出声,便奋起向西追去。

他们急追半里路,很快在城墙边发现几个人。李顾正欲向前,忽然从北边方向闪现一个身影,直奔小胡而来。

“狐狸小心!”李顾拔出短刀,迅速推开小胡,挥刀刺去,那人腹部鲜血直流,瞬时倒地不起。

就在这时,一阵西风吹过,二人感觉面脊发凉,月色之下,剑光刹起,李顾举刀挡剑,并后撤几步。

“不对劲!”李顾突然想到什么,立即向小胡跑去,伸出右手朝其拍击一下。

小胡摸一下后脑,顿时惊醒,他举目望向前方时,这才明白过来,急忙将李顾弄醒。。

李顾霎时颤抖一下,环视四周,只见那几个人已然跑远,他赶紧追去,并对小胡言道:“用手巾蒙住口鼻,避免直接接触任何气体!”

二人很快追至他们身后,就在与对方即将交锋时,虽然口鼻已经被蒙住,但是李顾还是觉得不放心,“屏住呼吸!”

对方使用某种物品发出幻象攻击后,见李顾和小胡没有反应,察觉二人并未陷入幻觉之中。他们赶紧取出武器,正面迎战。由于不善武力,很快败下阵来。

那几个人见状便向周围散开,并取出粉末状的东西,立即朝着李顾和小胡方向撒去,二人无处躲闪,以致满脸尽染,粉末渗入眼睛,导致视力模糊,神志不清。

片刻时,小胡痛苦倒下,面容惨败,他伸出双手艰难支撑,并使劲大口喘气。李顾则依靠着惊人的意志力,与对方对峙。

那几个人不敢冒然上前,内心怵然,他们不知李顾会做何举动,只能待在原地,以观事变。

李顾手里握紧短刀,竖起耳朵以辨别对方何时来袭。

他们并未发出攻击,发觉在此在此停留过久,惟恐官兵追来,便收起武器匆忙逃离此地。

李顾虽然视力受损,但是听到脚步声,由近及远,便知那些人已然离去。

小胡此时表情狰狞,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直流而下,显得十分痛苦。李顾迈着沉重步伐走到小胡身前,将其扶起。

二人背靠墙壁,李顾从内袋取出二十七号药物颗粒,用手碾成粉状,灌入小胡的嘴里,随后自己也服下两颗药物。

不多时,二人意识逐渐清醒,他们趁着天色未亮,悄然回到客栈。

即日已时,客栈房间里,李顾已然醒过来,此时正坐在床沿上,伸出手臂摆动几下,感觉身体恢复差不多,便起身走出房门。

他来到小胡房间,后者躺在窗上,观其形容,面色红润,呼吸顺畅。适时,即而叫醒小胡。

“现在是什么时辰?”小胡起身看到李顾,走到桌子前,端起杯子喝水。

“将近午时,你身体情况如何?”李顾言道。

“相较之前好了许多。”小胡喝完水后,放下杯子,坐到椅子上,望着窗外。

“那就好,我打算先去一趟梵山。”李顾言道。

“可是梵山在松桃西边,直接绕过松桃县城,难道此后还要折返回来?”小胡不解道。

“惟有如此!至于何时潜入松桃县城,以观梵山之行的情况而定”李顾言道。

小胡看着李顾,见他如此斩钉截铁,自知无论如何也难以劝阻,便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午后出发,酉时即可到达梵山。”李顾言道。

一个时辰后,李顾和小胡走出客栈,从马槽处牵来马匹,蹬上马背,向西南方向骑行而去。

时值傍晚,二人行抵梵山,并在山麓觅得一处平地。他们就在此地夜宿。

次日清晨,李顾很早便起来,叫醒小胡后,收拾好宿营地后,二人向梵山腹地进发。

梵山位于武陵山区西侧,系武陵山脉主峰,山峰庞大雄浑,全境山势险峻,重峦叠嶂,断崖陡绝,沟谷深邃,瀑流跌宕。整座山峰集雄、奇、峻、秀于一体。

独特的地质结构,塑造了梵山千姿百态、峥嵘奇伟的山岳地貌景象。崔嵬不减五岳,灵异足播千秋,以此亦称梵山为天下名岳,

康熙时期文人陈鼎所写的《黔游记》记载:“因朗月之夜,人影映于老金顶崖壁之上,如镜一般,相传八月十五日子时,万国九州之影悉现于石镜中”

梵山之名取自梵天净土,故谓之梵净佛山,此地佛教兴盛,而金顶上佛寺林立,常建于悬崖峭壁之上,便有“四十八大脚庵”之誉。金顶主路上各有一处历代朝廷封赐的皇庵,东为天马寺,南有坎梅寺,西是护国寺,北为天庆寺,统称“四大皇庵”。

“梵山不愧为佛门圣地,远观山顶,众多寺院伫立其中。”小胡惊叹道。

“不过山路冷清,并没有什么人上山。”李顾言道。

“苗人作乱的缘故,百姓避祸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有什么人进香拜佛。”小胡言道。

二人谈话间,已然行至金顶山涧,此地有一处山泉。他们饮下泉水,并将水壶放进去倾满。

不多时,不远处的山道上传来嘈杂的声响,二人听闻后赶紧找个灌木丛藏起来。

这些人很快来到山涧,拢共有十几个人,其中有一位中年男子被绑住双手,被他们押解至山泉旁边。

观此人容貌特征,可能为苗人。此时,他跪在地上,面首扑向泉水,喝了几口。

有个黑须男子走到苗人身旁,与其交谈几句,李顾看到他的面容时,顿时大吃一惊,此人竟是昨日清晨在秀山遇到的那名校尉。

李顾向小胡打了几个手势,意思是跟住这些人,既以观察他们去往何处,有何目的。

少倾,这些人原地休息一阵后,回到山道,继续朝着金顶方向前行。李顾与小胡则紧随在后。

山道曲折蜿蜒,羊肠般的路径,铺满着落叶,两边既有青草,亦有野花,还有许多灌木。

李白有诗曰:见说蚕丛路,崎岖不易行。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虽然武陵山距离蜀地有一段距离,但是同属西南,亦是行路迢迢,二人已然体会蜀人的艰辛。

斑驳的石阶,遍地青苔,不时有横生的藤蔓挡住去路,小胡苦不堪言,“这伙人究竟还要走多久啊!”

李顾抬头望一下太阳,然后看着自己的影子,估摸着已经过去两个时辰,而且一直往北走,“看来还得继续跟着他们。”

小胡从包里拿出水壶,咕噜喝下几口,补充水分,“我们为什么要跟随这伙人?”

此时,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坐到石阶上休息。李顾来到一棵青冈树旁,趴到树后,以免被发现。

小胡则蹲在灌木丛里,看着地上的李顾,低语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

“你还记得昨日清晨秀山县城里搜查苗人的官兵吗?那个校尉就是这伙人的首领。”李顾言道。

“原来是这样啊!”小胡惊讶道。

“这还不是重点,我之所以要跟住他,因为他们搜查到的那几个苗人无意中透露一个信息。”李顾言道。

“什么信息?我当时都没听到苗人说话。”小胡疑惑道。

“那时你已经不醒人事,自然不会注意那些苗人在暗处对话。我的眼睛虽然看不清人,但是耳朵还是很灵敏,我记得他们在谈话中提到‘梵山'这两个字。”

“他们应该说的是苗语,你听得懂吗?”小胡继续问道。

“他们说到‘梵山'这两个字时,使用汉字注音,而并非苗语。”李顾言道。

“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校尉为何来到梵山,难道与我们有同样的目的?”小胡言道。

“这正是我要弄明白的,所以先跟住这些人,探查他们的目的为何。”李顾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