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疏甲惊略:梵山险行(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29字
  • 2021-10-08 19:52:26

小胡才不管李顾如何嘶喊,他从背囊取出第二支弓箭,装入弦弓,瞄准后快速射出,那只老虎前腿中箭。

另一只老虎见到同伴受伤,大吼一声,朝着李顾直奔而去。李顾见状立即起身,直面老虎,就在对方接近之时,他手臂一挥,短刀划破厚实的肚皮,瞬时血流不止。

李顾迅速收刀,转过身来,双眼凝视前方。这两只受伤的老虎自知难敌李顾,便匆匆逃离。

老虎遁走跑远后,李顾将短刀收回刀鞘,插入腰间,走到这群男子面前,“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都放下武器吧。”

这些人哪里懂得李顾说什么,全然疑惑,都不敢放下长矛,对方可是只身打退老虎之人,此等战力何人堪比。

李顾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对面依然没有动静。小胡从树下爬下,行至李顾身旁,“你看他们的表情,便可知人家根本听不懂官话。”

二人惟有朝着这群男子打出手势,对方也做出回应,一阵比划过后,他们终于明白过来,很快收起长矛,同时解下许山和舒玉双手的绳缚。

休整片刻,一行人重新出发,只是队伍多出李顾和小胡。少时,他们抵达神农林深处,此地为一片原始深林,人迹罕至。

沿途之中,草长及膝,大树高耸入天,根径缠绕,枝条横生。鸣虫遍生,鸟兽处栖,此番景象实属难见。

越往森林里面行去,愈显幽静,动物也极少出没。此时一名魁梧男子走出几步,可能是这些人的首领,只见他抬头引呼几声。

不多时,前方几棵大树吊下粗绳,有几个人顺着粗绳降到地下,他们看到魁梧男子后便收起武器。

魁梧男子与他们言语一番,李顾虽然听清声音,但辨别不出为何种语言,自然不知谈话内容。

双方交谈结束后,魁梧男子向李顾一行四人打出手势,让他们爬上大树。

许山不愿意上树,推托言称不善攀爬,故此不想以身犯险。

舒玉将许山拉至不远处,嘀咕几句,随后二人回到大树旁。从许山的表情可辨,已然答允。

李顾最后一个行动,他双手拽住粗绳,急速向上攀爬。少倾,他爬至树顶,往下瞧去,此树高度足有二十丈。

环视四周,李顾无比惊讶,每一棵大树上都有一间木屋,相邻木屋均有架桥构接通行,从而形成聚落。

四人跟随魁梧男子前往别处,可能是族长的居所,这一路上,无论男女老少,双目恶狠狠的盯着他们,均抱有敌意。

半刻时,他们来到一间较大的木屋,其所在的树木主干很大,枝繁叶茂,可观树龄达到千年以上。

李顾进入木屋,只见大厅很宽敞,地板上铺有几十张兽皮,四周悬挂着各种狩猎工具。

这时,从里屋走出一名中年男子,观其形容,体态较胖,眼眶深邃,面容憨厚,不甚黝黑。他坐下地板,背靠后墙,抬首向魁梧男子问道几句,只是不知内容为何。

魁梧男子回答问题后,中年男子颜色突变,大声怒斥对方。

接到指令的魁梧男子赶紧向四人作出驱离手势,李顾颇为不解,示意自己并无敌意。

正当他们相互解释的时候,忽然屋外走来一个人影,魁梧男子看到来者后,立即停下双手,俯身后撤几步。

李顾转头望去,只见一名老者走进屋内,而中年男子已然起身上前迎接。

老者坐下地板后,中年男子便向他讲述此事缘由。此后,老者并未作声,即而静观面前四人。

少倾,老者开口说出几句话,见他们没有反应,便尝试使用另一种语言。

“他好像说的是苗语。”小胡来到李顾身旁低语道。

“虽然听起来什么拗口,但是他所说的是苗语没错。”李顾言道。

“可是我们并不通晓苗语!”小胡有点担忧,若与对方无法沟通,恐怕难于行事。

“不必担心!”李顾说完便走到舒玉面前,“你应该懂得苗语吧!”

舒玉沉默一阵,正想开口说话,许山立即伸手阻拦她。舒玉轻轻推开他的手臂,“你先别管了,我自有想法。”

“你何以看出我是苗人。”舒玉继续言道。

“此前看你到面容时,便有所怀疑,再观你言行举止。最重要的是你右手所戴的手镯,应为苗人女子所独有。”李顾言道。

“原来如此,我会尽量帮你沟通。”言毕,舒玉行至老者身旁,用苗语向其道言。老者一怔,呆看她几眼,随即露出笑容。

“请问您在族落里是何身份?”李顾问道。

老者听到舒玉译语后,言道:“我叫蒙卡,是族落的老族长。身旁之人为新族长,名叫蒙鲁。”

“两位族长失敬了!在下姓李名顾。”李顾拱手言道。

“不必如此,你们来此有何要事?”老者问道。

李顾看着老者,沉默一阵,直言道:“我想向老族长讨要一件东西。”

“你刚才救下我们族人,如若看上我们这里什么东西,无论金器,还是银饰,尽然取去!”老者笑言道。

“我只想要一本书,此书名叫《岐山疏注》”李顾言道。

老者闻言,瞬间停止笑容,表情严肃,厉声道:“我不知你所说之物为何!我们族落里没有任何书籍,只有狩猎的工具!”

“是吗?我在京城找到一名叫做朗塔的人,他亲口告诉我,你们族落里藏有此物。”李顾缓缓言道。

老者听到朗塔这个名字时,大惊失色,身体颤抖一下,但是并未出声。

他身旁的新族长见状,以不熟练的苗语向李顾问道:“你们怎么找到朗塔的,他还说出什么?”

“放心吧,朗塔除了透露《岐山疏注》的信息之外,只是说出你们族落的具体方位。”李顾言道。

“我就说你们怎么能找到这个地方,原来是朗塔这个叛族之人的缘故。他现况如何?”老者无奈道。

“朗塔已死,不过您放心,除了我们之外,他并未将你们族落所在之地告知其他人。”李顾言道。

“你又从何得知?”老者问道。

“那你觉得我是用什么方法让朗塔开口的?”李顾言道。

“你用的不是一般手段?”老者继续问道。

“我所用的手段更加凶狠,他知晓自己所言,却无法控制,惟有和盘托出。”李顾言道。

老者听闻此言,无比惊讶,他闭眼思索一番,随后言道:“《岐山疏注》这本奇书确实为我们族落所藏,不过如今已不在这里。”

“那在何处?”李顾急忙问道。

老者捋一下胡子,言道:“你别着急,容我慢慢道来。四十年前,族落里出现一种怪病,染病之人几日之内均暴毙而亡,且内脏全部溃烂。”

“族人觉得是《岐山疏注》这本书祸害所致,因为族落传说此书受到诅咒。当时的族长,也就是父亲虽然不信这些邪说,当时为了安抚众人,却不忍心将祖辈留传的宝物烧毁。”

“父亲不得已只能让我带着此书,走出族落,前往苗地交给苗人族长保管。我用了一个月才找到苗人住地,因为途中受伤,而且相当严重,故而留在苗地养伤,三年后才返回族落。”

“既然如此,那么朗塔为何告诉我们,这本书如今藏在族落。”李顾不解道。

“他便是四十年前怪病发生时逃出族落的,自然不晓得后来发生的事。”老者言道。

“你父亲何故将此书交给苗人?”李顾问道。

“如此就涉及我们族人的秘密,不过我说出来也无妨。以你们的能力,即使我不说,苗人那边恐怕难以守着这个秘密。”老者言道。

“你们族落和苗人有何渊源?”李顾继续问道。

老者言道:“三千年前,商人在成汤的率领下攻陷夏都,夏国灭亡,商国由此建立。成汤登上王位后,下令夏人的去留以年纪为限,岁三十以上留于商为奴,岁三十以下则被放逐南蛮之地。以防夏人覆乱。”

“这些夏人经过长途跋涉,行抵蜀地以东之地,即后来楚地。此时蛮地人烟稀少,惟有茂密的原始森林,夏人便在此落居,世代以狩猎为生。”

“经过几百年后,不知是何原因,夏人内部开始分裂,部分夏人出走楚地,来到西南之地,并自称苗人。而留在楚地的夏人,依然过着艰苦的狩猎生活。”

“楚国建立后,夏人原住地渐渐减少,后来不断发生战祸病灾,只剩下我们这个族落,人口也逐年骤减,仅剩余几百人。苗人族落则发展拥有数十万人的聚集地。”

“但是《岐山疏注》这本书与苗人又有何干系。”李顾插话道。

“当时夏人出走之时,取走祖先留下的古籍,唯独这本《岐山疏注》被某个族人不知以何手段获得,并将其留藏在居所,几百年过后,他的子孙方才奉书给族落。”

李顾听到此处,心里暗道:“我们虽然没有取得《岐山疏注》,但是知晓苗人那些奇书出自哪里,亦不虚此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