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劫辰己世(七)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084字
  • 2021-03-05 12:09:45

窗边有一只麻雀,吱吱喳喳的叫着。突然屋内一阵响动,惊起麻雀飞向院子里的大树,这颗大树竖立在此已经超过一百年,只见园丁架着梯子在它周围修剪旁枝。

张千千起床时已过十一点,昨晚临睡前发了短信给她部门主管说要休息一天。

此时她正在满屋子的找手机,昨晚发完信息后随手一扔也不知道丢往何处。她的卧室实在太大了,迷迷糊糊的找了几分钟才总算找到。

张千千拿起电话随即拨通李顾的电话,但是显示已关机。她以为打错,继续拨打,还是关机。头脑还未清醒的她这才猛然想起李顾的手机被摔坏了,这几天都是李顾联系的她。

她只能联系小胡,以此了解李顾的情况,“喂,狐狸,你和李顾一起吗?”小胡一接到她的电话就知道要干嘛,除了工作不外乎就是李顾的事,懒洋洋的回答道:“我们还在沪海,李大腿就住在我隔壁房间,有什么事吗?”

“你能好好说话吗?”张千千大声喊道。“好的,大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小胡轻声说道。她咧咧嘴,问道:“阴阳怪气的,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回蒙城?”

“我们中午就坐车回来,下午应该能到蒙城。”小胡回答道。“你们回来后给我打个电话。”张千千继续说道。“遵命!大小姐!”她听这话怎么感觉有点刺耳,骂骂咧咧的挂断电话。

中午十二点,李顾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门,来到宾馆一楼,希迪他们几个已经在大厅等候他。

他们在宾馆附近找到一个小餐馆,简单的吃点东西,一行人赶回蒙城。

他们的车子刚回到半程,希迪的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显示是于教授打来的。

希迪接通手机:“于教授,您好,有什么事吗?”于教授说道:“你们现在还在沪海吗?”希迪答道:“没有,我们刚离开,现在正在回程的路上。”

于教授说道:“本来想让你们过来我这里一趟的。”希迪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于教授道:“其实我在电话里给你们说也一样。”希迪道:“那好的,您说吧。”

于教授说道:“是这样的,昨晚你们回去后,我仔细琢磨了一下玉璋上的文字。我觉得既然帮了你们,那就干脆帮到底。”

“我给几个同学和朋友打了几个电话,他们是历史或考古领域的权威。请他们帮忙留意一下近年来关于南越国的一些研究发现。”

“我让他们侧重于赵佗那方面的情况,因为在南越国称帝并拥有帝号的也就是前两代君主,分别是赵佗和赵胡。但是赵胡墓已经在粤东省被发现,而且已被研究透彻。”

“所以我让他们尽量查找有关赵佗的研究发现。在今天中午早些时候,我一位老同学打电话给我,说我们有个师弟在冀北省考古研究院工作,一年前他们在常河市发现一座古墓。”

“他们考古研究院对此墓进行发掘,领队正是我们那个师弟。随着发掘的持续深入,他们初步认定为汉代王侯级的大墓,而且可能属于南越国的,因为陪葬的一些明器上有‘越'的字样。”

“他们还判定此墓的下葬的年代正是赵佗统治时期。结合玉璋上‘逐北流之'几个字,而且常河的古称为真定,是赵佗的故乡。所以让我对此产生一些联系,当然这只是怀疑而已。”

“他们现在还在发掘当中。如果你们需要去一趟,我可以帮你们联系那位领队,请他帮忙。”

希迪在电话里表示既然有相关线索,那就必须去一趟。随后于教授将那座古墓的详细地点和领队的联系方式告诉希迪。

挂完电话,希迪没有对李顾他们有所隐瞒,他将于教授那里得到的信息告诉他们。

李顾思考一阵,说道:“我们回到蒙城后,再来商讨下一步的计划,你说怎么样。”希迪点头表示同意。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程,他们回到蒙城后,复都姆送李顾和小胡二人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他们下车后,希迪叮嘱李顾要随时接他的电话,随后驱车离开。

李顾二人在路边徘徊一阵,小胡显得很不耐烦,此时他的肚子咕咕直叫。

他便对李顾说道:“李大腿,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先去吃个饭?”李顾看一下手表,“那行吧。”

“那我叫辆出租车过来。”小胡正想打电话,李顾拦住他,说道:“不用了,张千千不是说过了吗,让我们回到蒙城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小胡看一眼李顾,顿时明白点什么。

十几分钟后,一辆豪车开到他们面前,车窗打开,只见张千千戴着一副时髦的太阳眼镜,英姿飒爽。她示意李顾进入副驾室,小胡则进了后座位。

小胡屁股一坐下,便开口说道:“你这身打扮,黑超特警啊,准备什么时候抓外星人啊!。”张千千不想理他,要不是李顾在这里,她早就停车暴打他一顿。

“狐狸,怎么说话的。”李顾转头看向张千千:“我看像女超人,拯救地球的时候叫上我们,没准我们能帮上忙。”

“你们两个!哼!”张千千气得火帽三丈,李胡二人则笑成一团。

他们很快来到一家餐馆,进入张千千出发前所订的一间包厢。

小胡进入包厢后便观察周围的环境,对李顾说道:“这里不会有人监视我们吧,不像上次那样,我们的谈话被假的服务员偷听。”李顾听完看着他,轻声说道:“你小子上次明明醒了,还故意装晕。”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你们说什么呢?什么监视的,又有什么偷听的,说给我听听。”张千千问道。小胡刚想回答,见服务员进来,硬生生把话咽回去。

他们点完菜,服务员离开后。张千千靠近小胡:“刚才你们说的是什么事?说一下。”小胡看他那么感兴趣,就把那天的事情经过给她说一遍。

“我就说嘛,昨天我们被绑的时候,你怎么知道是冲着李顾来的,原来是这样啊。”张千千说道。李顾这时咳嗽一下,提醒他们小心隔墙有耳。他们见状便停止谈话。

此后的一个小时里,李顾他们安静的吃完这顿饭。张千千先把李顾送到家,下车前李顾让他们时刻保持警惕,并叮嘱他们随时接电话,以免不测。

李顾进入小区后,在他所住大楼门前遇到王叔,看情况像是刚下班回来,“王叔,那么晚回来,单位加班啊。”

王警官看一眼李顾,回答道:“是啊,最近案子有点多。”他点了支烟,继续说道:“看你小子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想知道什么案子的进展?”

李顾摆摆手,说道:“没有,王叔,我现在正在休假,报社的工作已经移交给别人,我暂时不管了。”王警官有点意外,“看你整天忙这忙那的,正好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上次谢谢您了。”李顾随后说道,王警官吸完烟把烟蒂熄灭丢向垃圾桶,然后再点一支烟,说道:“这不算什么事,随手帮忙而已。”

李顾思考一阵,叫住正想离开的王警官,说道:“王叔,那家古董店命案我可能掌握有关线索,等我弄清楚后我打电话给您,”王警官听完这话瞬间愣住了,急忙说道:“有把握吗?”

“有九成把握,我希望您把这件案子破了,这样可以让您官复原职。”李顾回答道。“能把案子破了就最好了,至于什么官不官的到时候再说吧。”王警官说道。

“那行,有什么重要线索我再给您打电话。”说完李顾向大楼走去。

在距离不远的一辆奥迪车上,西装男看见李顾现身,立刻给辜爷打电话:“辜爷,李顾回蒙城了,现在正在回家。”

电话那头传来辜爷的指令,让他们好好得监视李顾就可以,别的不要做。西装男挂断电话后,叫醒新人司机:“李顾回来了,辜爷叫我们继续监视,你先守上半夜,下半夜再叫醒我。”

新人司机醒来时依然迷迷糊糊的,他隐约听到李顾二字,便点头答应。

李顾回到家后,洗完澡后坐上沙发,闭目沉思。他开始回想沪海在于教授家里以及回程路上的事情。

李顾起身来到书房,书桌上摆放着小时候和他父亲的合影。两人相拥在一起,露出幸福的笑容。但这也只是仅有的那么一次。

他来到书柜前,移走几本书,打开藏在书柜里的暗格。从里面拿出一封信和一个小匣子。这是那天他和虎子从隆余斋里取出来的两样东西。

片刻钟后,他将信和小匣子放到书桌上。自己坐在椅子上,拿起那封信,只见信封上书写几个隶书:“壶上束”。

这算是他们父子之间的默契,可以说的暗号。因为这种书写方式及笔法只有李顾才知晓。见到此三个字便知道,这是他父亲专门写给他的信。

李顾打开信封,取出信纸,将其展开。只见这张信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起码几百字。

李顾,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你在四岁的时候失去母亲,同时我也失去爱人。在此后的岁月里,你学会如何坚强,敢于面对一切挑战。

对于自己喜欢的事,别犹豫,勇敢的去做。哪怕前途凶险,也要勇敢的去面对。同时也要学会保护自己。

时刻保持一颗善良的心,相信身边的朋友,你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将会得到回报。面对恶人,不要对其抱有同情心,惩奸除恶乃是正义之事。

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勇敢的去表白。人生不会重来,如果不把握机会,可能会面临痛苦,受尽失去所爱的折磨。

希望你能记得我上面所说的话,受益终身,谨记!谨记!

老马是可靠的,所以我把这封信和小匣子交由他来保管。至于匣子里面的东西,等你想要将它打开时自然会打开,这件东西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还有,替我向老徐问好。

李顾看完这封信,前面的部分容易理解,但到了后半部分实在是令人费解,特别是最后一句话。

但他没有多想,把信和匣子放好,回到自己的卧室。

第二天凌晨。

李顾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他虽然把铃声调成震动,但由于他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声音依然不断的传入耳朵。

李顾把手伸向柜子,拿起手机:“喂,你好。”片刻钟后,手机那头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大概十分钟后,我们到你家里。”刚说完就挂断电话。

果不其然,李顾家房门响起敲门声。他下意识的看一下闹钟,时间才六点半。李顾打开门,来者为希迪和复都姆。

李顾连眼睛都睁不开,迷迷糊糊的,“两位大哥,这才几点钟,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说完便向卫生间走去,他们两人则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李顾洗漱完出来,他们两人依然坐在那里。“你们一大早的来我家有什么事?”

“不是说回来后一起商讨下一步的计划吗?”希迪说道,李顾一脸茫然,“怎么把这事给忘了,看来我还没清醒过来。”

李顾继续说道:“我先回去补个觉,你们还没吃早餐吧,看冰箱里面有什么,你们煮点东西吃。”他正愁没有借口呢,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卧室。

希迪和复都姆略显无奈,正好也饿了。他们翻找李顾家里的冰箱,随便弄点东西填饱肚子。

快到八点钟的时候,李顾醒过来,他缓缓步入客厅,希迪二人还坐在沙发上。希迪看到李顾醒来,便对他说道:“餐桌上有早餐,你先吃东西。”

在李顾吃早餐的过程中,希迪告诉李顾,两人趁着李顾睡觉时间里,查看大楼周围的情况,发现楼下有人在监视,屋内没有发现窃听器,意思是屋里任何地方谈话都很安全。

李顾显得很淡定,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随后他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上,同时将窗帘拉下去。

“我在刚才睡觉前,发个信息给狐狸,叫他八点多的时候来我家一趟,看这时间点,他应该快到了。”李顾吃完早餐后对男子说道。

“你想让他参与进来?”希迪有点疑惑。李顾随后解释道:“放心,我既然叫他来就表示他能帮到我们,再说了,他不是已经参与到我们所做的事?”

希迪并不是很在意,“既然如此,多个人好办事。”李顾并未接话,只是微微一笑。

他们很快便等到小胡的到来。“李大腿!”打开房门后小胡就大声嚷嚷道,不过当他看到是希迪开的门,也就没有接着往下说话,而是改变语气,说道:“哦,是你们啊,李顾他人呢?”

希迪手指李顾的卧室说道:“他在里面。”小胡二话不说,直接走到李顾的卧室,看见他不知道在翻找什么,东找找,西看看的。“你在找什么?”小胡问道,

“我记得我爸生前留下一本日记本,我好像在这里见过,不知道放哪里了。”李顾答道。小胡听完后眼睛也在扫视着间屋子,突然好像瞄到了什么东西。

“你说的日记本,不会是长大概三十厘米,宽十八厘米左右吧。”小胡轻声对李顾说道。李顾停下来想了想,“应该差不多是这样。”

小胡用手指向角落里的一个铁盒子,“这本日记本,该不会藏在那里吧。”

李顾看向那个铁盒子,“我想应该就是了。”他移走垫在它上面的几双球鞋,拿起铁盒子,想将它打开但并未成功。

小胡走向前把铁盒子抢到自己手上,仔细观察一番,说道:“这里面好像有什么机关。”李顾把铁盒子拿回来,“算了,反正现在也用不着,以后在说吧。”

“李大腿,你叫我来你家里有什么事吗?”小胡问道。“我想请你帮个忙,去一趟外地。”李顾答道。

“你说的外地不会是冀北吧。”小胡说道。“没错,其实陪我去一趟冀北对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李顾说道:“昨天从沪海回来得路上,你不是说了你父母知道那块古玉上面的信息。你难道不想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吗?还有,他们是怎么失踪的。”

小胡沉默一阵,说道:“其实你说的这些,我昨晚有想过。既然这样那我陪你去一趟冀北。”

几分钟后,他们两人走出卧室。

李顾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希迪和复都姆,说道:“大家都喝点什么?”他们两人摆摆手表示不用,但李顾还是从厨房倒了几杯白开水,捧到客厅的桌子上。

“我们坐下来商讨一下吧。”男子说道:“李顾,你先说说看。”李顾看一眼希迪,他倒是不疾不徐,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从我手上的这块古玉得到的线索,主要涉及到古越国的,具体的你们从小胡和于教授那里已知晓,就不细说了。”

李顾继续说道:“至于那幅画,我那天看了几分钟,能记得个大概的内容,从构图、画法、线条和用墨来看的确是董其昌的大作。但有几处地方总觉得不对,画中的人物和山水明显是刻意而为。这两天我反复思考,唯一的能解释得通的,就是此画一幅藏宝图。”

小胡听到此处颇有兴趣,打断李顾的话:“藏宝图?藏什么宝?”李顾答道:“藏宝图只是现代人通俗的讲法,古代叫匮书。”

李顾喝口水,继续说道:“而且不一定是藏有价值的宝物,也可能是埋藏人的一些旧物,或者不值钱但对其而言很重要的东西。将其埋藏后在羊皮或者其它易保存的介质上,刻画一些藏物地点的线索。”

“可惜了,当时我没怎么在意,没有完全记下那副画的全部内容。”李顾叹气道。复都姆听完后看一眼希迪,得到后者肯定的眼神,说道:“我已经把那幅画的内容全部记在脑里了。”

李顾有点惊讶,不过很快便平静下来。心想:这两个人果然异于常人。“这幅画可能和古玉的线索存在某种联系,我们按照于教授提供的信息,去一趟常河。”

“我们先去晋安。”希迪说道。“为什么?”李顾赶紧问道。希迪并不想隐瞒,对他说道:“我有个伙伴在跟踪一个人,就是卖给马世杰那幅画的人。他交易完的第二天回到晋安,我那个伙伴也一路跟随他到晋安,但不久后就失踪了。”

李顾思考片刻,说道:“既然和这件事有关,那就先去你说的那个晋安。”然后对小胡说道,“你查一下晋安在什么地方。”

小胡立刻打开手机想要进行搜索,希迪拦住他:“用我这个手机,你的不安全。”说完便拿出手机递给他。

不一会儿,小胡把搜索到晋安的相关信息,讲述给他们听。“原来晋安在常河的旁边不远啊。”希迪说道。

李顾解释道:“常河所在的冀北省就在晋西省隔壁,而且还巧合的是,我们要去的两个地方正好是相邻的两个市。”小胡听完后补充说道:“其实历史上它们同属一个地方管辖。”

“既然你们同意,那就这么定了。”希迪说道。李顾毫不犹豫的说道:“那好,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那就明天出发,我们这边要准备点东西。”希迪回答道。“那我们电话联系。”李顾然后对小胡说道,“狐狸,为了你的安全,你今晚就住在这里,明天出发前再到你家收拾行李。”小胡听完点点头。

希迪和复都姆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很快便离开李顾的家。

在李顾家楼下的奥迪车上,西装男看见希迪二人从大楼出来,“你看那男的,像不像那天袭击你的那个人。”新人司机向他所说的方向看去,“是有点像,我们要不要跟住他们。”

“不行,我们的任务是监视李顾,其它的事先别管,我给辜爷打个电话,他会做出安排的。”说完拿起手机拨通辜爷的电话。

临近中午时分,小胡在沙发上玩游戏,“那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他不听的问李顾同样的问题,着实令李顾很烦躁。

“要不要问一下我们的同事,让他们打听一下考古队那边有没有熟人。”小胡随口说道。李顾听完突然眼前一亮,“你说什么?”小胡被这叫声吓得一哆嗦,说道:“问一下有没有熟人在考古队。”李顾立刻打断他的话,“上一句。”小胡吓得赶紧说道:“我们同事。”

“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李顾继续问道。小胡放下手机,来到李顾旁边,他知道李顾想到办法了,“报社记者啊。”

“是记者就好办了,我给徐叔打个电话。”随后他拿起手机拨通徐主编的电话。

“喂!你好。”手机那头传来了徐主编的声音。“徐叔,我是李顾啊。”李顾说道。

“哦,是你啊,有事吗?”徐主编问道。“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帮个忙。”李顾回答道。“说吧,要帮什么忙?”徐主编说道。

李顾不想过多透露此次行程的目的,“没什么,冀北省的一支考古队正在常河市发掘一座古墓。我想请您帮我们出个单位介绍信,好让我们能到他们驻地进行采访。”

徐主编并未立刻答复,思考一阵,说道:“要到外省采访啊。”他稍微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正好冀北省日报社的副社长是我老同学,我出个介绍信,然后请他叫人帮忙带你到现场。对了,你们几个人去。”

“我和胡宜,还有两个摄像助理,一共四个人。”李顾回答道,“还有小胡啊,那好的,你把那支考古队的完整名称和那两个摄像助理的名字发给我,好让我写介绍信。”徐主编说道。

“好的,谢谢了,徐叔。我老是给您添麻烦。”李顾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徐主编听完后说道:“没事的。还有,你可千万别干扰到正常的考古活动,至于其它的你自己看着办。”

李顾轻声说道:“我明白的,我等下把他们的个人信息发给你。”手机那头的徐主编缓缓说道:“明白就好,你多保重。”很快便挂断电话。

李顾放下电话,小胡赶忙靠近他,笑着说道:“看你和老徐的对话,感觉你们很熟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李顾说道:“你不是该关心我们怎么样才能混进考古队吗?”

小胡说道:“你这是故意岔开话题啊,我就知道,当时在诊所和老徐单独出去谈话,我就觉得你们有点怪,果不其然。”

“就你多事,我进屋睡一会儿,你继续玩游戏吧。”刚说完李顾就走进卧室。

一直到晚上,西装男和新人司机都还在监视着李顾。“从昨晚到现在都一整天了,他都待在家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西装男说道。

新人司机想了一下,说道:“要不俺打扮成他的邻居或者物业管理员,去他家打探一下。”西装男听话便立刻呵斥他:“你是真的蠢,上次我们绑了他,他肯定会认出我们的声音。”

“他没这么厉害吧。”新人司机说道。“是辜爷交代的,叫我们别轻举妄动,说此人极其聪明。”西装男说完闭上眼睛,躺在背椅上睡觉,不想和他过多争辩。

第二天上午,李顾家房门被敲响,他以为是同事拿介绍信给他,没想到打开门一看,来者的确是同事,不过这同事的名字叫张千千。

“不欢迎我啊,”张千千看到李顾傻愣着站在门口,便说道。“怎么会呢,进来啊。”李顾略显无奈,但他没有在张千千面前表现出来。

这时小胡从卫生间出来,大声嚷嚷道:“这不是张大小姐吗。”张千千瞪了他一眼,骂道:“死狐狸。”随后从手上的文件袋拿出介绍信递给李顾,“这是老徐让我叫交给你的。”李顾拿过介绍信,但没有说话。

张千千看着李顾,不一会儿,她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昨晚给狐狸打电话,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他才告诉我,你们将要去外省采访,所以今天早上我一到报社就请老徐把我的名字加上去。”

“意思说你要和我们一起?”没等李顾说话,小胡却首先开口。“是的,我行李都给带来了。”张千千指着门口的两个大旅行箱说道。

李顾思考片刻,对她说道:“来都来了,那就一起去吧,不过这一路上你得听我的。”张千千听完猛点头,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你看,李顾他们出来了。”新人司机拍了几下西装男的肩膀,才把他叫醒。他醒后揉了揉眼睛,急忙问道:“什么事?”

新人司机指着不远处的的越野车,“他们好像要出门远行,你看他们提着几个旅行箱。”西装男放眼望去,说道,“等的他们的车开了,我们就跟在他们后面。我打个电话给辜爷。”

辜爷接到电话后立刻将此事告知住在郊区的老者,老者得知后欣喜若狂,看来他们已经获得重要的线索。随后他叫来管家,吩咐手下按照原计划开始行动。

十几分钟后,李顾他们来到小胡家,收拾一番,一共装了整整三大箱,在李张二人的鄙视下,人手一个旅行箱,提着下楼并放进车里,还因为差点装不下车被张千千臭骂一顿,说什么怕压坏了车,要把他踢出车外。

在这一路上,小胡察觉后面有车在跟踪他们,他记得车祸那天跟踪他们的好像就是这辆车,他将此事告诉李顾。

李顾丝毫不在意,默默的说道:“昨晚我想的很清楚,自从上次你们被绑后,这伙人就一直没有再行动。我想他们是在利用我们,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来个请君入瓮。”

三人很快便到了火车站,男子和复都姆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在将近一个小时候后,动车开动。李顾一行人开始一段未知的旅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