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疏甲惊略:梵山险行(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06字
  • 2021-10-02 17:14:55

夜幕笼罩大地,仿佛浓墨洒满整个天际。月缺半悬空中,惟有几颗星星微光闪烁。

晚风轻拂,林中树叶沙沙作响,李顾用小木棍轻撩火堆,燃苗瞬间势起。

“这肉真肥嫩!”小胡手里抓着羊腿,洒上少量盐粒,趁热大口吃下,嘴呫鼓油。

“你慢点吃,别噎着,像个饿鬼一样。”李顾拿着几张手工绘制的地图,不停的查看,自行规划路线。

小胡才不顾这些言语,然许己悦,“你真是不懂烤肉的滋味!”

“有吃的就行,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李顾放下手中地图,取出小刀割下熟肉。

小胡用丝巾抹去嘴边的油渍,抬头看一眼李顾,直言道:“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

“我父亲从小就对我很严厉,要求生活自立,所以家里都是各自煮食。可是我哪懂这些,全靠自己摸索,饭菜好坏全然不顾,只要不饿着就行。”李顾无奈道。

“我就说你从来不挑食,原来是这个原由!”小胡言道。

“你以前也没问过啊!”李顾吃下几口羊肉,这时,他似乎听到林子里什么动静,很快便停止。

少倾,李顾咽下片肉,声响再起,瞬时传至耳内,好像是碎步声。他赶紧起身,望向东边的树林。

小胡转移位置,淡然吃着羊肉,“我就不跟你去了,享受美食要紧。”

“那你留守此地!”李顾箭步朝树林深处奔去,光影错致,树叶随风零落,幕夜身隐,急速掠过,刀刃抵喉。

宿营处,小胡盈盈满腹,叙然惬意,亦身趟火堆旁,却不管林间安否。

不多时,树林里传来脚步声,小胡一听便知是李顾,他已然回到营地。李顾身后并行两个人,一男一女,双手均已被束缚,随之而至。

“狐狸,赶紧起来!你先看住他们,我去溪边取些水!”李顾抬脚踢一下小胡,然即转身离开此地。

小胡缓缓起身,看着面前的二人,蓬头垢面,完全看不清容貌。男子略胖,女子瘦弱些许。

半刻时,李顾回到这里,只见他拿着两个牛皮囊,这里面满装清水。

小胡迅速拿过牛皮囊,并从包里取出一块粗布,清水倾湿后,往二人脸上抹去。

李顾看清男子面容后,颇为讶异,然而当他看到女子时,瞬时大惊,思索一番,随即解开二人双手的绳索。

女子恢复行动后,径直来到火堆旁,双眼盯着着烤架上的羊肉。“饿坏了吧!”李顾走到女子对面,从火堆上取出烤肉递给她。

少倾,二人拿到烤肉后竟然狼吞虎咽起来,看得出他们已然饥肠辘辘。

待男子吃完东西,李顾便问道:“你跟随我们有何目的?”男子沉默片刻,低声言道:“不知你所言为何,我们只是途径此地而已。”

“这片森林并非通衢所经之道,你们何故来此?”李顾厉声道。

男子神态维诺,面露恐色,颤声言道:“我们二人今早误闯森林,迷途不知方向。”

李顾观此男子,形容忽矜,哪会不知其所言为虚,故而试探道:“你此前只说途径,后语道迷途,到底哪一句是真的?”

男子知晓行迹败露,左顾右看,却不敢应声。

李顾见其不语,便继续言道:“你也不必隐瞒,我在京城时还救过你一命。”

“原来你早已认出我。”男子言道。

“你们从京城依始便一路跟随我们?”李顾问道。

“你所言不错,既然如此,那你应该知道我此举是何目的。”男子言道。

李顾打了马虎眼,随口言道:“不清楚,也不想弄明白。”

男子默然,他不知李顾是何用意,便拉着女子正想离开。小胡拦住他们,“你们留在这里过夜吧,森林里猛兽毒虫众多,只怕不安全。”

女子瞧一眼小胡,再观李顾神态形容,觉得他们不像坏人,“我们就听这位大哥的。”

李顾听到女子的口音特别拗口,然即坚信自己的猜测。

男子颇为无奈,只能随女子在此过夜。小胡见二人已然答应,便言道:“请问二位如何称呼?”

“我姓许名山,她是内人,名叫舒玉。”男子言道。

小胡听到二人名字,欣然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真乃是天作之合!我叫胡宜,旁边这位是个粗鄙之人,你们可唤作李大腿。”

“如此不妥,观二位年纪,稍长我们几岁,应该称作兄长。”男子言道。

“许兄弟,不必客气!”小胡笑道。

此时,天色已晚,许山与舒玉随以宿寐,他们睡在火堆旁。李顾与小胡就眠于两侧,以便守夜。

次日清晨,卯时刚过,李顾怏怏而起,收拾好东西,浇灭火堆。随后叫醒小胡。

不久后,天蒙蒙亮,二人很快启程,赶到神农林时,东方已翻白,许山与舒玉一直跟在他们后面。

李顾并未理睬,任由他们追随。三刻时,一行人行至神农林深处。

此地树高荫密,日光难进,浊气靡驰,虫鸣鸟叫,林深幽然不见底。

“与昨日相较,并无贰异,我们难道来错地方?”小胡低语道。

“我上前查探一番,你看好他们,保护其安全,不要随意走动。”李顾说完便轻步向前,行至一棵参天大树前,迅速爬上去,俯瞰而下,以观幽处。

已然多时,亦不见人迹,李顾心生疑惑,自忖道:“难道那个人给的信息有误?”

他正思索着,突然树下蹿出个身影爬来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小胡,“你怎么来此?他们二人呢?”

“他们已经爬上较矮的树,自行隐藏起来。”小胡言道。

“狐狸,你此前所言或许是对的,我们似乎来错地方,”李顾声缓音低,看来心情有些低落。

“要不我们再等上几个时辰。”小胡言道。

“只能如此,这些人惟有白天出来打猎,再等等吧。”李顾拿出几张地图,并往上面进行标注。

一个多时辰后,几只山雀飞到树枝上,它们吱吱喳喳的鸣叫,李顾顿时醒来,转过身对着山雀一通叫骂。

“你对它们发什么火啊!”小胡面对枝头的山雀吹起口哨,并且还模仿鸟鸣声。

“这些小鸟吵醒.....”这时李顾停下说话,他忽然想到什么,“狐狸,你会模仿鹿羊的叫声吗?”

“相当熟识,不仅如此,我还会虎豹各种吼叫声。”小胡言道。

李顾喜形于色,有手拍一下小胡的肩膀,“你先模仿鹿和羊的叫声,半个时辰后开始学老虎的吼叫,声音模仿得越像,成功的机率就越大。”

“我试试看!”小胡清一下嗓子,随即发出野鹿的各种叫声,然后传去山羊的咩咩声,时而两种声音交错或者混杂。

小胡还未吼出老虎的叫声,便听到林间传来动静,李顾赶紧让他模仿的声音清响些,可传至更远。

不多时,森林深处走出一群男子,他们身着兽皮,面容黝黑,轮廓深邃,身材健硕,嘴里不时发出奇怪的叫声。

李顾给小胡打几个手势,其意思是等这些人离去后,便跟随他们。

就在此时,这群男子发现了许山和舒玉,他们在树上被揪下来,绑住手脚。

二人并未作挣扎,很快就被这群男子带回去,李顾和小胡则紧随其后。

少倾,这些人淌过一条溪流,不远处突然传来几声吼叫,这群男子听闻此声,赶紧围成一团,并迅速扬起长矛。

“这下糟糕了,听着声音像是老虎,可能是小胡模仿鹿羊声祸引而来。”李顾暗道。

小胡向李顾打出几个手势,其意为不止一只老虎朝此地奔来。

李顾大惊,一来害怕老虎伤人,再者如果这群男子因此走散,便找寻不到他们的住地。

“看这情况,我们必须出手帮助他们!”李顾急言道。

小胡还未应声,李顾然即起身迈步向前跑去。“李大腿,你急什么,我还没说话呢!如果因此丧命,多不值当啊!”他气言道。

李顾很快来到这群男子面前,直言道:“别紧张,我到此是来帮助你们。”但是他们一脸疑惑,似乎听不懂李顾在说些什么,却不敢离开防御阵势。

片刻间,老虎便已袭来,拢共两只,它们身形巨大,面露凶色,双眼凝视前方,伺机而动。

李顾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惟有主动出击,涉身引开老虎,方可保护后面这些人。他迅速拔出短刀,疾步朝前奔去。

这两只老虎见李顾这番举动,惊慌失措,上蹿下跳,它们没想到人类竟有如此胆量。

李顾跃身跳至老虎身后,前一只老虎立即转身朝其扑去,他后撤几步躲开攻击,随即另一只老虎张开虎爪急速袭来。李顾迅速做出一个后仰动作,挥刀划破老虎的后腿。

此时,不远处突然射出一支弓箭,他赶紧退至老虎腹部,只听到咻的一声,瞬时射中老虎背部,鲜血直流。

“狐狸,你如果射术不精就别逞能,差点射到我!”李顾大声喝叱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