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疏甲惊略:湘西诡变(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354字
  • 2021-09-26 19:33:27

少倾,几名穿着褐色葛布的男子,从不远处走来。他们面前竟然整齐排列着十几个人,观以面容,似乎都为女子。

这些女子面无表情,颜色蜡黄;发乱无髻,身着白衫青褛。她们将手塔在前一人的肩上,双目凝视前方,以此行进。

然此奇怪之处,女子双脚没有弯膝,亦未迈步。她们何以行走,令人疑惑。

这几名男子不时呐喊几声,继而趴到地上,不知作甚。

“这似乎为传说中的秘术,名唤‘湘西赶尸'。”秦慕兰低语道。

“赶尸?不过这些女子看上去确为死人。”利库玛言道。

“她们还活着,那几个人是歹人。”杜叙不知何时爬到二人身旁,忽然出声,着实吓人。

“吓着我了,你这个书呆子!”秦慕兰生气道。

杜叙并不在意秦慕兰骂自己,他双眼凝视那几名“赶尸匠”,“他们很快就要走远了。”

“既然不是死人,那就必须前去营救她们。”利库玛从腰间拔出短刀,伺机而动。

杜叙起身正欲奔去,秦慕兰使力按住他,“你待在此地别动!”她说完便持剑朝“赶尸匠”奔去。

利库玛也快速冲出,影随秦慕兰身后以作策应。

只消片刻,这几名“赶尸匠”便倒在草地上,鲜血顺着茅草滴入泥土。

杜叙见状,急行而去,表情极其紧张,快速朝着这些女子的面容打量一番。

利库玛见杜叙举止颇为奇怪,但并未理睬他,而后行至其中一名女子侧身,拉起手臂仔细观察。

秦慕兰环顾四周,既已安全,遂放下戒心,收起短剑,回身走到二人近处。

她俯身查看地下,只见一件巨大的板状物具于女子脚下,而下方竟然装着木轮。

最令其惊讶的是板块物里面还有十几个齿轴,且为木制的。齿轴由粗绳牵引,动力由人力转动,每隔一段时间需要进行搅制。

秦慕兰待在原地思考器具的原理,这时,她耳旁传来利库玛的声音。

“秦.....公子,这些女子都感染不明病毒,她们体内病原体侵入大脑,控制大脑中枢神经,使人非清醒状态做出超越自有意识的举动,如站立、行走或者摆臂。”利库玛言道。

“那有办法让她们苏醒吗?”秦慕兰问道。

“我身上有特效药物,但是药量极少,如今染病之人如此多,恐怕不够。”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思索一番,观以面前的女子,言道:“天色渐晚,惟今之计只能带着她们,回到集栅镇,再作打算。”

杜叙并未找到所寻之人,心情低落,自认为来晚一步。他听到秦慕兰言语后,没有作声,只是默默整理女子服饰。

准备妥当后,这些女子在脚下器物的协助下,缓缓前行。三人弄脏衣容,使人难以辨认,继而随辑扈斯。

夜色之下,道途陌然,利库玛惟有上前探路。不多时,他见后方一阵响动,心惊恐变,立即折返而回。

利库玛回行少许路程,只见前方火光四射,秦慕兰和杜叙已然被一帮歹人包围。

他浅行向前,走到几丈远之地,眼瞧秦慕兰将要被歹人用粗绳绑住,正欲奔去营救。忽然看到秦慕兰用右手打了几个手势,意为自己潜入歹人老巢,找寻解药,让利库玛影踪及后,便于行事。

这帮歹人行走不足一里路,便来到一处山寨。

此寨占据整个山头,四周险峻,只留一条小径直通寨内,路上有几处把守,利库玛轻而易举的通过守卫,很快行抵寨门。

只见寨门两侧竖立碉楼,利库玛躲过楼顶放哨之人,急速朝寨内奔去。

他爬上靠近寨门的楼顶,环视周围,其前方有一座楼房,左侧亦并排两座,而后院则盘踞巨大的堡楼,两旁各有厢房,整个山寨呈现一个“雨”字型。

此类型山寨极为少见,而且还是汉居,极有可能为特殊风水格局所置。

这帮歹人将秦慕兰、杜叙以及那些女子关押至西厢房。

利库玛并未着急营救二人,而是先行探查清楚这座山寨,他游走于各处楼房,瞭明敌情。

半刻时,利库玛悄然来到西厢房楼顶,落入地下,行至南房窗前,并用短刀刺破油纸。

往里瞧去,只见几名女子侧卧在塌床上,面容憔悴。他移步来到另外两间房间,尽然如此,只是女子的状态各有异同。

行至第四间房间时,利库玛看到里面站着此前那些女子,其体内的药效应该还未恢复。他猜测隔壁房间关押着秦慕兰和杜叙,待到此处时,果然没错,二人就在里面。

利库玛拆开一片窗楹,潜入房间,此时,他忽然听到秦慕兰的声音:“你去解开杜叙的绳索。”

原来秦慕兰早已挣脱绳子束缚,她走到窗前观察外面。

少倾,杜叙身上的绳索被解开,行至遭破坏的窗户前,探身出去,却又退回来,反复无常,犹豫不决。

利库玛则来到秦慕兰身旁,轻声道出山寨的情况。

“如你所言,东厢房没人居住,应该是堆放物品的地方,解药可能藏在那里。”秦慕兰低语道。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利库玛轻声言道。

二人来到窗户,见到杜叙站立于此,不知何故。“我们要去找解药,你想来的话,可跟随于后。”秦慕兰言道。

杜叙别无他法,独自在此,恐有危险,惟有紧随二人身后。少时,他们便行抵东厢房。

连续搜查三间房间后,并无寻获,此处堆放都是一些器具以及杂物。

直至进入第四间房间,三人欣喜而然,这里放置着几个中药柜,亦有几张木桌,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铜瓶。

他们开始找寻解药,半刻时,所获无果,然而发出阵阵声响却惊动外面的巡夜人。

几名巡夜人循声而至,发现房间里有光影,其中一人赶紧取出牛角,吹响号声,此令三短二长,其意为敌方潜入山寨。

秦慕兰听到号令,已然知晓暴露,立即加快手脚,希冀在敌人赶来之前寻得解药。

利库玛砸开一个药柜下方的暗屉,找到几个铜瓶,其中一个书有“以作僵人解用。”

他见到这几个字时,欣喜道:“我找到解药了!”

秦慕兰疾步走来,拿过铜瓶,仔细辨认上面的文字,果真为解药,“我们赶紧撤退!”

三人冲出房间,此时道上有几名歹人拦住去路。

“杜叙,你往后撤几步。”言毕,秦慕兰拔出短剑,迈步朝他们奔去。

短剑划过衣衫,面前之人迅速倒下。后仰伸出右脚踢向歹人颈部,随即落地。回收短剑,双手握住剑柄往后刺向偷袭歹人,瞬时血流不止。

利库玛也迅速解决其余几人,急言道:“我们赶快前往西厢房!”

杜叙听闻此言,头也不回,撒腿便跑。秦慕兰见此状,噗呲一笑,随之奔去。

此时,山寨的歹人全部行动开来,他们手持火把极力追击。

三人快要到达西厢房之时,众多歹人应声而至,将他们合围于此。

“尔等速速就擒,不然刀剑伺候!”歹人首领命道。

“你此般言语,不似匪类,倒像是领军之人。”秦慕兰直言道。

“我此前的确上过战场。”歹人首领言道。

“废话少说,动手吧!”利库玛说完便持刀迈步上前,瞬时与十几名歹人戟战一处。

杜叙见状赶紧躲进屋内,心生怯意,不敢移步,亦未言声。

秦慕兰弄剑挥舞,劲击集攘。顷刻间,夜色之下,歹人鲜血染地,惨不忍睹。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吼:“你们全部退后!”

秦慕兰与利库玛亦往后撤步,直至房门。他们不知对方使何阴招,故而不敢冒然向前。

突然间,二人面前火光全无,一片漆黑。顷刻,天色骤亮,瞬时模糊,半空中飘着许多鬼魅,身着黑袍,面容狰狞,脸颊朱墨交间,阴森可怖。

地上亦然如此,这些鬼魅半跪着,脸朝向他们,不时发出怪声。

此般恐骇,换做他人早已畏惧胆寒,可是二人却安然可状。

少时,鬼魅迅速退去,他们眼前瞬间变化成一条河流,十分湍急,还能听到流水声。

秦慕兰见势不妙,便向屋内叫道:“杜叙,你出来取解药,给这些女子服用,让她们醒过来!”

杜叙犹豫一下,还是走出房间,从利库玛手上取得铜瓶。回去后将急忙其打开,里面足有百余颗药丸。

以此同时,利库玛拔出短刀,走出几步,大声喊道:“几日前便已见识你们这些诡术,如今还在装神弄鬼呢!”

对方沉默片刻,其后有一个声音回应道:“原来是你们!那更不能让你们活着出去!”

言毕,半空中忽然射出暴雨般的暗器,二人纵身一跃,成功躲开攻击,并朝前奔袭而去。

霎那间,二人高高跃起,跳到半空中,刀剑合璧,一并刺向对方暗器发射处,很快冲破诡境。

歹人纷纷落地,这些人不善搏斗,惟有四处逃窜,遁入暗处。

“你们是苗人,为何与汉人为伍!”秦慕兰言道。

对方没有应声,而后方的歹人迅速围过来。

利库玛随即攻击几名歹人,夺取火把后,疾步跑向山寨中间位置的楼房。顷刻,此房楼顶冒出浓浓黑烟。

“武器库走水了!大家快来灭火!”留守库房歹人叫喊道。

秦慕兰见机回到西厢房,看到里面的女子已然醒来,便言道:“你们赶快离开此地!”

这些女子听闻此言,赶紧跑出房间。

可是杜叙还没有离开,他身旁躺着两名女子,此时并未醒来。“你怎么还不走!”秦慕兰叫道。

“我想等她醒来后一起离开!”杜叙言道。

“已经来不及了,外面的人将要冲过来!”秦慕兰背起另一名女子往屋外跑去。杜叙见此情形,只能紧咬牙关扶起面前女子,并艰难将其扶上后背逃离此地

利库玛随后赶到西厢房,并与前方的歹人相搏,以作掩护。半刻时,三人逃出山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