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疏甲惊略:湘西诡变(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23字
  • 2021-10-02 15:13:40

事毕后,二人从这间密室走出,来到对面密室。打开铁门后,他们并未着急进入。

等待半刻时,利库玛进入密室,他环视四周,觉察到没有危险,便叫道:“里面安全,你可以进来了!”

秦慕兰高举蜡烛缓步走进密室,只见地上有几个木箱,规格较之前室略小,除此以外还有许多木制器具,品类各异,不知作何用途。

少倾,利库玛在角落紫檀木桌下面找到一个铜盒,欣喜道:“我好像找到了!”

秦慕兰赶忙走来,看到摆在桌面的铜盒,她上前查看一番,言道:“此盒外观与那个苗人所述相差无几,应该没错。”

“现在要打开它吗?”利库玛问道。

“我们先取出里面的东西,赶快离开,不能在此逗留太久。”秦慕兰拿出钥匙,打开铜锁。

秦慕兰双手按住盒盖,徐徐打开,突然有一股恶臭气体从里面散出,她赶紧合上,惊言:“不好,毒气!”

利库玛闻言,立即从包里取出二十七号药物,取出针筒吸入药物,疾步走到秦慕兰身旁,快速拉起她的手背,找到静脉后注射药物。

片刻,秦慕兰情绪稳定下来,她再次打开铜盒,只见到里面放置着一叠羊皮,估计有几十张,羊皮表面都有文字。

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人进入秘所。秦慕兰听闻声响,顾不上查看文字,她赶紧取出布袋,装上这些羊皮。

忽然听到哐的一声,利库玛猜测来者进入对面密室,立即示意秦慕兰戴上头套,离开此间密室。

二人步伐很轻,打开房门后悄然走出。他们瞧见对面密室里有三处灯火,应该为三人,不知在翻找什么,发出阵阵响动。

“外面是谁!”突闻室内传出一声大吼。二人得知行迹暴露,撒腿便跑。

他们刚跑没多远,将要到达秘所铁门之时,暗处上方冒出两名黑衣人,迅速跃入地面,执剑袭来。

利库玛率先察觉到杀机,立即拔出短刀,喊道:“小心两侧!”

这声吼叫吓得后面的三人赶紧停下脚步,其中一名老者显得很慌张,他向左首问道:“拦截之人可是你们护院的?”

“好像不是!”左首之人言道。

老者这下更为紧张,自忖偷潜进密所之人可能为杀害陈青的凶手,可拦截他们的人又是谁,是敌亦为友?

只见利库玛扬刀上前挡住长剑,而后侧身甩手移刀划破敌方手臂,再伸出右脚踢向腹部,瞬时倒地,并将其控制。

利库玛转头瞧见秦慕兰正与另一名黑衣人纠缠,此间光影交错,二人交手,攻守交换,难分轩轾。

就在这时,秦慕兰身后突然现出一道身影,快速朝她奔来,借机偷袭,利库玛见势不妙,立即放下这名黑衣人,疾步向前,就在袭击之人快要接近之时,狠狠撞上对方。

秦慕兰这才察觉危险,立即撤至墙边,利库玛攻击偷袭者后,快速跑到她的面前,以保其安全。

“我们立即撤出此地!”手臂中刀的黑衣人向同伙喊道。

那两名同伙听到叫声,立即跑到那名黑衣人身旁将其扶起,快速逃离地下密所。

黑衣人遁走后,利库玛转身面朝秘所深处,言道:“你们暗影蔽隐,此刻还不出来吗?”

暗处没有人应声,少时,利库玛继续言道:“既然不肯应战,我们便离开此地。”

言毕,秦慕兰和利库玛迈步走出铁门,向洞口跑去。

半刻时,老者认为潜入者已走远,方才离开秘所行至地面,合上洞口后,退出密室,并将里屋书柜恢复原处

三人正想离开里屋,别院突然传来声响,左首之人推开房门,此时外面到来十几位护院人,后方还跟着胖瘦衙役。

“你们何故前来?”左首之人言道。

“老爷,何教头,我们听到别院有响动,便前来查看。”前首护院人言道。

老者摆摆手,言道:“并未发生任何事,你们都回去吧。”

护院人听到此令,很快便回到各自职守之处。

胖瘦衙役依然留在原地,二人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相互看一眼。

这时,胖衙役上前,直言道:“陈老爷,府上真的没发生什么事?”

老者默不作声,容颜大变。瘦衙役见此情景,赶紧疾步向前将胖衙身挡在身后。

“我这位同僚是个直性子,说话不知轻重,冒犯了陈老太爷,请您见谅。”瘦衙役拱手言道。

“陈青被害之事,你们调查得差不多,请便吧!”老者说完后离开别院。

胖瘦衙役怔然,唯有默默向后院行去。二人从后门走出,步入小道。

“刚才你为什么要拦着我?”胖衙役言道。

瘦衙役转头朝后瞧一下,随即低语道:“陈胡已经面露杀气,我只能如此,帮你躲过这一劫。”

“难道他还能如此穷凶极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官府差役!”胖衙役愤言道。

“陈胡性烈暴恶,刚才你也瞧见,他连自己儿子死了,脸上都没有显露悲悯苦堪之色,况乎微不足道的衙役?”瘦衙役言道。

“确实如此,此事颇为怪异!”胖衙役言道。

“我早有耳闻,他们父子不和,不知陈青之死是否与他有关。”瘦衙役言道。

“此事我们该如何上报府衙?”胖衙役问道。

“我们只能述报陈府并无牵涉陈青之死,余事不可多言。”瘦衙役言道。

谈话间,二人便走到小道转角处,利库玛听到声响,赶忙拉着秦慕兰躲到墙角处。

原来他们逃出陈府后,刚跑出后门不远,秦慕兰感觉身体不适,便停下脚步,利库玛走到她身旁观察一番。

这时,胖瘦衙役从小道行走而来,他们唯有躲到一旁角落。

待此二人走远后,利库玛转身发觉秦慕兰已然倒下,他赶紧将同手探一下鼻息,呼吸微弱。

再观其面容,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利库玛暗道:“难道不是中毒?”他立即用手摸一下颈部脉搏,跳动无力且缓,那就表示心脏将要停止,可能是血液无法正常流动。

利库玛迅速拉起秦慕兰长袖,果然如此,手臂已无血色,心脏肯定受到病原体的攻击,但不知道病原体是什么。

他赶紧从包里取出九号药物,快速注射入秦慕兰手背的静脉处。

此时天色渐亮,如果停留太久的话,会引人注意,他立即背起秦慕兰逃离此地,往城外奔去。

城郊小木屋。

夜色寂寥,凛风袭来,铜铃声响起,窗户边站着一只夜莺,少倾,不知何故,夜莺突然展翅飞出木屋,鸣叫声响动夜空。

秦慕兰猛然惊醒,徐徐睁开眼睛,随后开口叫道:“利库玛!利库玛!”

屋外熟睡的利库玛似乎听到屋内有声音,立即掀开被子,推门进入里面。

他见到秦慕兰已然醒来,嘴里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刻钟后,秦慕兰喝下温热的小米粥,体力恢复了些许,她看着窗外,发现天空昏暗,轻声言道:“现在什么时日?”

利库玛取出时刻表,言道:“今天是二月二十一日,亥时。”

秦慕兰听闻此言,使尽力气起身,坐在地板上,思考一阵,言道:“难道我昏睡了两天?”

“是的,前天你身患重症,随后昏迷两天。”利库玛答道。

“什么重症?我不是中毒了吗?”秦慕兰继续问道。

“并非如此,你吸入的并非毒气,我怀疑是某种有机物,此物所携病原体能攻击人体心脏。”利库玛言道。

“难道是传说中的蛊虫?”秦慕兰在湖南出生,故而知晓湘西蛊虫的传说。

“蛊虫?我不清楚此物为何。”利库玛疑惑道。

“算了,我跟你说不明白。此后如在遇到类型的病症,我再详述。”秦慕言道。

“我们在此地耽误两日,李顾和胡宜已经在前往贵州的路途中。”利库玛言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明日启程。”秦慕兰言道。

“你的身体还未恢复,不宜长途跋涉。”利库玛有些担心她身体,急忙劝说道。

“不碍事,我的身体支撑得住。”秦慕兰言道。

“这样吧,我们明天下午出发,晚上到达泸溪,在那里休息一晚。”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微微点点头,然后身体缓缓躺下,合上眼睛。利库玛见其已经睡下,便起身走出木屋。

次日,未正三刻,沅陵行船码头。

秦慕兰来到码头后,看着江面,此时她书生打扮,身着男装,面容也改变不少,已然看不出原貌。

她询问几位船夫,都不愿意搭乘他们到泸溪。

天色渐渐昏暗起来,似乎要下雨,秦慕兰有些着急。

此时,利库玛问到一位船家,赶忙抬手招呼秦慕兰过来。

这位船夫面色黝黑,身长力壮,秦慕兰一看便知此人常年在沅江上行船,“这位大哥,劳烦载我们去一趟泸溪。”

船夫犹豫一下,言道:“如今永绥和乾州苗人作乱,泸溪已经闹哄哄的,许多人避祸都来不及,你们竟然还想去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