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疏甲惊略:湘西诡变(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28字
  • 2021-09-19 16:43:57

两名黑袍扶起伤者,地上的黑袍也很快起身,并与其余人清理掉落在院子的器具。

半刻时,这些黑袍翻过张宅围墙,来到沅江边,行船西去。

戌初二刻,城郊一座小木屋。

秦慕兰坐在地板上,从包里取出干粮,吃下填腹。利库玛回到木屋,言道:“外面安全。”

“今天是什么时日?”秦慕兰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二月十八日。”利库玛答道。

秦慕兰沉思一阵,起身走到墙角搬来棉被,铺到地板上,“时间紧迫,我们明天再去一趟陈家的主宅。”

利库玛答应一声,随即拿起被子,走出木屋,来到柴堆旁背靠墙壁,盖着被子合上眼睛。

次日凌晨,卯初三刻。

天色蒙蒙,秦慕兰躲在一处楼房角落,她身后的利库玛不停观察四周。

他们对面正是陈府主宅,此时房门已经挂上白布,看来已经得知陈青在其私宅遇害的消息。

不多时,道路上走来两名官府衙役,一胖一瘦,二人手里拎着灯笼,慢悠悠行至宅院大门。

瘦衙役拉起门把手,敲击几下,随后站在门后等候。

“大清早的,派我们来查案,真是遭罪!”胖衙役言道。

“这是没办法的事。永绥和乾州苗人作乱,据传言已经攻陷这两个厅府。城里的百姓听闻此事后,人心惶惶,害怕苗人攻入沅陵,故而纷纷出城避祸,就连府里的不少同僚也是告病归乡。”瘦衙役无奈道。

“我们有一家子的人要养活,俸禄勉强度日,唯有继续领这份差事。”胖衙役言道。

谈话间,宅院大门被打开,一名五十岁年纪的男子探身出来,观此人穿着容貌,应该是府里的看门人,“两位官差大人,来到陈府有何要事?”

“劳烦通禀陈老太爷,奉县衙之令到府上调查陈青命案一事。”瘦衙役言道。

“好的,我进去禀报一声。”看门人言道。

少时,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来到大门,让衙役进府面见老太爷。

“时机来了,这两名官差进去后,必定召集全府上下的人问询。不会有人注意地下秘所。”秦慕兰言道。

利库玛立即朝向陈府左侧方向奔去,秦慕兰跟随其后,途中不时环顾四周。

二人跑到后院围墙,相互配合成功爬上临墙东屋房顶,轻踩脊梁,跃下一处别院。

落地后很快走到里屋前,破开窗户,进入屋内。

利库玛将窗户复原,秦慕兰则来到另一扇窗户,观察别院情况。

“我们应该没有被守院人发现。”秦慕兰言道。

利库玛听闻此言,立即走到书柜旁,使劲全力将其推开,这时书柜后面出现一间密室。他们取出蜡烛并点燃,缓步走进密室。

秦慕兰走到密室中间位置,趴在地上,找到铁环。利库玛双手抓住铁环,很快拉起地上的木板。

二人伸出手里的蜡烛往洞口照明,确定安全后,迅速进入洞内。

他们沿着斜梯,向深处走去,洞内无比寂静,阴森可怖。

顷刻,秦慕兰和利库玛来到一扇铁门前,此门高约一丈,宽约六尺。

秦慕兰往铁门周围观察一番,随后照亮两侧的墙壁,不知寻找何物。

“你在做什么?”利库玛颇为疑惑。

秦慕兰言道:“我们找遍了陈府主宅,以及陈青几处私宅,均未发现钥匙藏于何处。本以为陈青随身携带,不过昨夜与黑袍假扮的陈青对话得知,对方也未能获取钥匙。”

“你刚才在寻找钥匙?”利库玛问道。

“没错,我们找遍各处也未能取得钥匙,唯有原处未找寻。”秦慕兰言道。

“这里与我们此前到来之时,并无贰异。”利库玛言道。

“我再找寻一遍,你到洞口把守。”秦慕兰走到门前,仔细观察铁门。

她四处探查铁门周围,连门隙边缝也不放过。寻觅无果,随即来到左侧墙壁。

少倾,秦慕兰察觉墙底处靠近铁门的一块石头别样怪异,她蹲下身子,微微一动石头,发现其有所松动。心中大喜,赶紧使出气力将石头从墙壁取出。

她手拿蜡烛,照亮此处,果不其然,这里藏有几把钥匙。

“我找到钥匙了!”秦慕兰朝着洞口叫喊道。利库玛听到秦慕兰声音,立即转身走回铁门前。

此时他看到秦慕兰手里拿着两串钥匙,疑惑道:“你怎么不打开铁门?”

“这里有两串钥匙,一串两把钥匙,另一串三把,不知何意。”秦慕兰言道。

“我们查探到的消息是陈青手里有三把钥匙。既然如此,那另一串钥匙只能为别人的。”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仔细查看两串钥匙,此时,她发现这两串之中有一把钥匙式样竟然相同。

她思考一下,手指着其中一把钥匙,言道:“这把应该是铁门的钥匙。”

利库玛没有作声,而是直接从秦慕兰手里拿过钥匙,打开暗锁。

只听到嘭的一声,铁门有所松动,利库玛伸出双手,推着铁门缓缓向前移动。

“这扇铁门也太重了吧!”利库玛收回双手后抱怨道。

利库玛说这无心,可是秦慕兰听着有意,她赶紧走向前去,查看铁门。

“此门厚度达一尺多,门内布满机关!还好我们用对了钥匙,否则一旦触发机关,后者不堪设想!”秦慕兰惊呼道。

“没事就好。”言毕,利库玛径直走进密室。

这间密室面积大,堪比一般院落。可见陈氏父子耗费巨大财力,以此修建这么大规模的地下密所。

地上摆满大小不一的木箱,里面装满了珍珠翡翠,金器玉石,铜鼎银盘,还要许多瓷器。

“这陈家实在太有钱了!”利库玛感叹道。

秦慕兰言道:“陈老太爷年少时便走南闯北,在各地行商,直到三十岁方才回到沅陵娶妻生子。”

“次年其妻出生一子,名为陈奇;两年后诞下次子,名曰陈青,可怪异的是,此后夫人便不再生育,且陈老太爷亦未纳妾。”

“据沅陵县内百姓的传言,陈家次子出生后,陈老太爷便请术士算了一卦,且言陈青为福星,陈家此后便会大富大贵。”

“但是术士同时留下箴言,陈老太爷不能再有子嗣,也不可纳妾。果然,自此以后,陈家自此生意越做越大,父子三人成为沅陵县富绅。”

利库玛言道:“如此说来,传言还真是不可信啊!这与我们查到的完全不同,陈家发迹源于陈青年少时便在苗地闯荡。”

“他与苗人互通商贾,主要做茶叶、皮革和药材生意,不久后,其父兄合伙加入,以此将生意延伸至云贵。”

“确实如此。”秦慕兰走到几个大箱子前,拿起一些翡翠和玉块,她看一下质地,应该是滇南开采的原料制作而成。

“陈家大部分财产只怕都秘藏于此。”利库玛手里拿着蜡烛,到处翻看。

秦慕兰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只能往深处走去。刚走出十多米,便发现一条廊道。

这时,利库玛找到墙壁的几盏油灯,并将其点燃,秘所瞬间亮起。

秦慕兰朝着廊道行去,疾步距离便来到尽头,此处为一面墙壁。不过其两侧有两扇铁门,此与大门的规格一样,只是型号略小。

利库玛打量一下这两扇门,用手推一下,没能将其打开。

秦慕兰取出钥匙,现在她终于明白过来,钥匙为何会有两串。“愣着干什么,赶快打开铁门啊!”利库玛言道。

“不能贸然行事,铁门里可能有机关。”秦慕兰看着手里的钥匙,沉思一阵。

陈青是次子,上面有父母与兄长,古时以左为尊,如果此两间密室,其中一间为陈青所有,那另一间无论属于何人,其必为尊长。

秦慕兰转身背靠墙壁,言道:“右边的密室是陈青的,我们先打开左边的铁门。”

利库玛此时一头雾水,直言道:“这为何意?不是应该打开陈青的密室?”

“我们不晓得陈青这间密室里面,是否暗藏机关,为稳妥起见,还是先打开另一间,探明情况,以策万全。”秦慕兰言道。

利库玛颇为无奈,只能接过钥匙,将其插进那间铁门的暗锁。

房门刚被打开,密室里面瞬时散发一股浓烈的臭味,令秦慕兰阵阵作呕,她赶紧从包里取出一块丝巾,捂住口鼻。

少倾,利库玛确定密室没有致命机关,便先走进去,秦慕兰则跟随在后面。

这间密室里充斥这大量的动物表皮和骨骼,腐味刺鼻。“此处是用来做什么的?”利库玛疑惑道。

秦慕兰看到里墙边上有几个铁锅,她走向前去,蹲下来查看一番,言道:“有人在这间密室里炼制某种药物。”

“炼制药物?此事与陈青有关吗?”利库玛问道。

“我觉得应该不是,陈青不懂得炼药。你收集一下锅里的药渣,以及地上的动物表皮,妥善保存。”秦慕兰言道。

利库玛拔出短刀,在锅里刮蹭几下,刀刃上沾满药渣。他取出恒温瓶,迅速将药渣倒入瓶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