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疏甲惊略:湘西诡变(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986字
  • 2021-09-19 16:44:12

傍晚时分,沅陵城烟波雾罩,红日徐徐落下。沅江波光粼粼,山峰倒映江面上,在太阳余晖下渐渐拉长。

一艘渔船摇晃着,轻轻掠过水面,船头燃起朦胧的灯火。身着蓑衣的渔夫,在微弱亮光下,身手熟练的拉起渔网。

大雁划破长空,惟余嘶鸣声惊起。渔夫觉然,遥望这群北归的候鸟,悉然意悸,他双手摇着木浆,抒已怀赋,嘹声唱道:

“汉子莫惹,空荡荡;黑沉沉的夜,我的阿妹,盼着郎儿归;汉子背着箩筐,晃荡荡;思念阿妹哟,郎儿隔江相望。”

悠悠歌声传到秦慕兰耳边,蓦然顿首,思绪万千。“秦小姐,你怎么了?”利库玛问道。

“我没事,只是想起往故。”秦慕兰再望一眼沅江,既以转过身朝向前方。

“张青待在屋内许久,未见其有任何动静,我们是否进去看一下?”利库玛问道。

“那就行动!”言毕,秦慕兰立即跳下木楼,轻步行至房门。

这时,屋内突然传来张青的声音:“你们进来吧!”秦慕兰心里一惊,赶紧躲到一旁,利库玛则快速走到窗前。

利库玛用短刀轻轻戳开油纸,往里面瞧了一下。他伸出左手向秦慕兰打出暗号,其意为屋内只有张青一人。

秦慕兰让他先行进屋,自己随之而入。

利库玛推开房门悄然迈进屋内,这是他首次走进张青的内室,此前两次见面都是在前厅。

他环顾周围,不禁感叹,张青不愧为沅陵有名的富商,屋内装饰华丽,瓷器、铜具和挂件随处摆设。

秦慕兰随后进到屋内,惟见张青卧坐于藤椅上,其面前立有一张褐色的桌子。

二人并未作声,只是默默看着张青。

“你们此番到来,是否遇到难处?那几把钥匙不晓得怎么用?”张青张口言道。

利库玛听闻此言,正想说话,秦慕兰赶紧轻拍一下其肩膀。他愣住了,转头看一眼秦慕兰,立即退却一旁。

“就是不懂如何使用,才选择回来的找你。”秦慕兰言道。

张青嘴角微微上扬,很快恢复原容,不想二人看出,问道:“这几把钥匙你们带在身上?”

秦慕兰沉思一阵,不知如何言语。

“放心罢了,我既已交给你钥匙,就没有想过要回。”张青言道。

“如此甚好,钥匙如今就在我手上。”秦慕兰言道。

“那就拿出.....”张青话音未落,利库玛突然拔出短刀,疾步朝其刺去。

短刀将要刺中之时,张青突然间变化成一个黑影,屋内瞬间变暗,黑影乘机逃到到墙边,蹿出窗外。

“别追了,外面情况如何未知,不可擅自行动。”利库玛劝阻秦慕兰。后者刚跑到窗前,立即停下脚步,不断观察窗外。

利库玛点燃桌面的蜡烛,见到面前的情景,赶紧向秦慕兰喊道:“你过来一下!”

秦慕兰猛然转身,随即心里一怔,张青仰身趟在藤椅上,胸前一片大红,她急忙跑向前,用食指探一下鼻子。

张青气息全无,而且面容惨白,手脚冰凉,抢救时机已然过去。

“他的致命伤胸前,对方用长剑准确刺中心脏处。”利库玛言道。

少倾,秦慕兰检查一下尸首,随后查看掉在地上的物品,并未发现有用的线索。

她向利库玛问道:“你刚才怎么察觉那是假的张青?”

“首先屋内过于整洁,桌面上竟然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再者声音模仿太像,显得有点太假;更重要的一点,我自己感觉到面前充满诡异。”利库玛言道。

“此前我也有所怀疑,张青并未交给我们钥匙,难道他自己不晓得?不过亦有此可能,他以为我们盗取其钥匙,于此,我便打消疑惑。”秦慕兰言道。

“我觉得假张青没有取得钥匙,故而想利用这招来向我们套取钥匙的线索。”利库玛言道。

“还好你及时识破,不然我们身中幻术太久的话,大脑恐怕承受不住。”秦慕兰言道。

“我们并未身中对方的幻术,而是真实所见。”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望着利库玛,后者眼神坚定,不像说谎的样子,惊讶道:“看到的是实境?此地竟有如此诡术?”

“我们之所以会产生幻觉,是由于药物作用。但是此前大脑中枢给我反馈,刚才眼前景象并非幻觉。”利库玛解释道。

“这种诡术太厉害了!从灯光,到屋内陈设,再到人物扮相和声音,如此逼真,真乃神乎其神!”秦慕兰言道。

“先别讨论这些了,我们先查看一下现场。”利库玛言道。

随后二人在屋内查找一番,并未寻获任何有用的线索。

他们正想离开房屋,就在此时,屋外响起几声鸟鸣,亦有阵阵沙沙声响传来。

利库玛察觉不对劲,赶紧停下脚步,并蹲下来。秦慕兰见状立即趴到地上。

“我们已被包围。”利库玛低语道。

秦慕兰听闻此言,快速爬到他身旁,轻声问道:“大概有多少人?”

“估计来者有十人以上。”利库玛言道。

“我们不能在此逗留太多,以免暴露身份,横生枝节。”秦慕兰言道。

“唯有速战速决,等下我先出去,你跟随后面掩护我。”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从腰间拔出短剑,右手紧紧握住。利库玛推开房门后,并未着急走出,而是躲在房门旁边。

片刻,利库玛快速走出房门,秦慕兰紧随其后。当二人看到前方时,瞬时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小心!”几枚暗器向他们射来,利库玛立即转身推开秦慕兰,二人赶紧回屋,并关上房门。

“外面怎么是山谷啊!我们不是在陈青的宅院?”秦慕兰惊慌道。

利库玛与秦慕兰正好相反,他此刻相当沉着冷静,“此情景与刚才假陈青一样,都为实像。”

“即为实像,那是否有突破点。”秦慕兰问道。

“有的,刚才暗器射出之处,便是此诡术的破绽。”利库玛爬到门后,从地板拔出两枚暗器。

利库玛随手扔给秦慕兰一枚,后者接到暗器后仔细查看一番,此物形似中原地区的飞镖,却又不尽相同,器身较长,与戟首极为相像。

少倾,利库玛推开房门,俯身前跃将手里的暗器射向空中,但是面前的景象并未发生变化,他赶紧后撤进屋。

刚关上门,便听到哚哚几声,多枚暗器射到房门上。

“成功与否?”秦慕兰急忙问道。

“没有,我刚才朝向那处地方射出暗器,但是他们好像移动过了,已不在原位。”利库玛言道。

“看来只能在他们行动的同时,快速朝向那里发射暗器。”秦慕兰言道。

“唯有如此,等下我先出去吸引火力,你发现目标后立即行事。”利库玛言道。

“我不善射术,只能先行出去掩护你。”秦慕兰言道。

“这样太危险!”利库玛急忙劝道。

“没事的,既然确定敌方的攻击方式,就不像刚才那般被动。我应该可以躲开那些暗器,况且还有软甲护身。”秦慕兰言道。

“既然如此,那你小心点!”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将另一枚暗器扔给利库玛,自己手持短剑,缓慢爬到门后,随即起身推开房门。

这时,暗器袭来,秦慕兰飞身一跃,接着几个前空翻,成功躲开攻击。

利库玛锁定目标后,眼疾手快,瞬时射出暗器。

对方躲闪不及时,被暗器射中肩膀,从空中径直摔到地上,血流不止。

此时,山谷景象逐渐消失,显现陈宅原貌。

秦慕兰看到面前至少二十人,大部分人站立在空中,这些人身着长黑袍,他们本体被发现后,立即向两侧移动。

地上做蹲的几个人,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逮个正着,秦慕兰和利库玛急速上前,拳打脚踢,全部都被掀倒。

“你先看着周围,我过去检查一下那名身中暗器的男子。”秦慕兰行走几步,来到男子身旁,此人侧躺着,已经昏过去,但伤势无大碍,其胸前散落着一个木箱。

她双手托起木箱,外表并无特别之处,随后左右摇动一下,箱子里面有响动,听着像是钝器发出的身音。

既然如此,那些暗器便是此人控制木箱发射出来的。

秦慕兰正想拆开木箱,此时,咻的一声,几支弩箭同时射来。她察觉到危险,赶紧丢开箱子,趴到地上。

利库玛急速奔来,站在秦慕兰前方,展开双臂,“如今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处于劣势。”

“利库玛,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不可将事情闹大,这不利于我们后面的行动。”秦慕兰赶紧劝阻道。

利库玛听闻此言,立即收回双手,转身扶起秦慕兰,快速离开陈宅,消失在夜色中。

“加鲁首者,我们要追击上去吗?”一名黑袍言道。

“他们已经跑远,恐怕追不上了。你们清理一下现场,立即回去禀报此事。”加鲁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