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疏甲惊略:苗疆祸起(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429字
  • 2021-09-12 14:50:21

“这出戏讲述三国时期,吕布宴请纪灵与刘备。席间,吕布施展射戟之术,威逼纪灵退兵,袁刘之战既已休止。”李顾言道。

“吕布射术如此好,那他与希迪相比,谁更强呢?”小胡问道。

“这就不晓得了,吕布射术有可能是希迪教授的。”李顾笑言道。

“你真会胡扯!”小胡不想再听他说话,自行离开侧台。

李顾依旧听着戏,戏台上开演的这出戏为《四郎探母》。

少时,此戏演出过半,有几个人从李顾左侧行至院门,脚步急促,似乎有急事要离开。

李顾瞥一眼为首之人,其面容很熟识,好像在哪里见过。顷刻间,他终于想起来,昨夜参与朝会的大臣之中就有其人。

此前在后台,李顾从徐老板口中得知,此府主人系福长安,然矣,其为军机大臣,固然能够入宫觐见。

福长安离开小园子后,他并未跟随出去,而是继续听戏。

半刻时,台上戏者下场,此间,李顾见小胡许久未归,担心其安危,故而离开此地,去往别处找寻。

李顾行至内院,在一棵槐树下,发现小胡留下的暗记,他循迹直抵后院。

小胡半蹲在一处房屋角落里,双眼凝视屋内,似乎观察什么。李顾轻步上前,拍一下他的肩膀。

他转过头来,见到李顾时,赶紧示意别出声。

李顾不明何意,移步朝前凑近窗户,瞧见里面有三人,均端坐在椅子上,不知商议何事。

左首为福长安。右首处坐着一人,此人背对他们,并未看清面容,不过从身型来看,似乎为和珅。右次座上,亦有一人,不知何人。

“和琳此番调任四川,我别无他想,惟有参与平乱,既此,以取得皇上信任,亦为救己。”和珅言道。

福长安不知和珅末语之意为甚,故言道:“何以谓之救己?”

和珅默而不言,福长安更为疑惑,自忖此前其隐瞒苗祸,然今如此言论,不知何为。

少时,次座之人望向和珅,见其面容缓弛,便拉扯一下衣襟,故作镇定,言道:“和珅大人,我的事您考虑得如何?”

和珅闻言,沉思片刻,随即言道:“纕蘅,你是文臣,不善武事,领兵既否,但可担任钦差一职。我明日上疏一道奏折,向皇上保举你担任钦差大臣,前往两江筹措粮饷。”

话锋一转,和珅继续言道:“然而江南虽然富饶,却不可竭取。你只需尽职即可,筹饷多寡,不必强求。事毕后,你速往贵湖两省,以运送粮饷为名,督办后方辎重事宜。”

“属下明白!”次座之人言道。

李顾听完对话,方才知晓此人身份,原来系此后任职湖广总督的毕沅。

就在此时,小胡向李顾打手势,示意三位大臣商议快要结束,留在此地,恐遭暴露,须立即撤离。

二人快速离开此地,并未惊动屋内之人。

他们回到小园子戏台,此时徐老板正好下场回到后台,看到李顾后,便对其言道:“刚才没见你,又跑到前台看戏了?”

“这都瞒不过您的火眼金睛。”李顾奉承道。

“你这小子,话尽挑好的说。还有一出短戏就结束了,你先收拾一下后台。”徐老板笑道。

申初三刻,演出完毕。杂工将戏服和道具装入木箱,抬上马车,戏班启程回南城。

几辆马车行至正阳门,李顾看到天桥上各种撂地杂耍,拉画片和抖空竹,还有许多能人巧匠也在此讨活。

他突然想起昨夜那个锦盒,遂跳下马车,小胡见状,并没有阻拦,亦未随其下车。

天桥里各色人等混杂其中,只为讨口饭吃,故而杂耍表演相当卖力。

此时,他看到有人表演木偶戏,很快便走上前去。

戏者年纪三十上下,其面前摆放一张不大的方桌,上面却有六只木偶,均为武士模样,手持长刀。

戏者手指仅绑有六根线,分别对应那六只木偶,且绑在其腰部位置,这令李顾感到十分诧异。

一般而言,木偶戏只有两只木偶,其手脚绑有四根线,连接戏者,并用双手操控木偶表演。

李顾并未出声,静观戏者的表演,他只是控制木偶的位置和方向,其它并未有任何动作,底下木偶却在表演打斗戏。

观此整场表演,李顾亦未能参透其中奥秘,悻悻然矣。

李顾正想离去,这时他看到旁边有个锁匠,刚想上前询问。锁匠身后的房屋突然冒起滚滚浓烟,火光四射。

他立即跑到房门前,大脚踢开木门,进入小院后,看到起火的是东屋,迈步向前推开小门,

屋内烟雾弥漫,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李顾用手捂住嘴,这时,他听到西侧有声响,赶紧转身冲过去。

只见一名男子已经倒在地上,其左手拽着一个铜牌。李顾双手抱起此人,快速跑出屋外。

他将男子放在地上,其呼吸新鲜空气后,很快便醒过来。

这名男子望着李顾,左手卯足全劲动了几下,不知在捣鼓什么。李顾全然不知,他此刻集中注意力查找男子伤势情况。

西屋一个黑暗角落里,有个浓眉大汉看到男子此番举动,立即拔刀,向李顾奔袭而来。

李顾右耳听动静,瞬时弯腰后仰,躲开浓眉大汉的攻击。以此同时,他快速拔出短刀,刺向其右臂,很快收刀,鲜血瞬间染红衣襟。

浓眉大汉中刀后,后退几步,跑到围墙边,攀爬而上,跃入地上,向西边逃窜。

李顾不知何人攻击自己,怀疑与昨夜在什刹海杀害贼人之事有关联,故而放下这名男子,迅速跑出院子,朝浓眉大汉逃跑的方向追去。

一刻钟后,李顾追至南城西边的一个胡同,浓眉大汉进入四合院后,院子里的人立即关紧大门。

李顾走到大门旁,观察一番后,他迈出右脚踩上门框,并伸出左脚瞪在墙沿上,几下工夫便爬上围墙。

他纵身跃下围墙,进入大院,环顾四周,来到主屋前,推一下房门,已经被门闩反锁。

此时他发现门梁有一个暗记,正想上前查看,突然间,房门被打开,从里面冲出几个人,快速拔出刀剑。

李顾见状立即退后几步,转过身,见到东厢与西厢同时走出不少人,将他围堵在中间。

“你可真是胆大,这都敢独身闯进来!”站在前面的人开口言道。

李顾坦然自若,言道:“看来你是这里的首领。”

“就算是吧!”首领言道。

“我看你不像鼠王,报上你的名号!”李顾言道。

首领内心颤抖一下,不过依然故作镇定,言道:“我不懂你所说为何,速速交出铜牌。”

李顾听闻此言,不知所谓,他摸一下腰间,寻至香囊处,瞬时明白过来,“我见到鼠王后,便予以铜牌。”

“你胡言乱语,这里并没有什么鼠王!”首领言道。

“我可认得房门上那处暗记,你们的组织叫做‘渤海会'。我说得对吗?”李顾笑言道。

首领没有应声,算是默认了。这时他身后有一人走上前,对其耳语一番。

“昨晚在什刹海,那个人不会也是你吧!”首领言道。

“没错,正是在下!”李顾凛然道。

“如此说来,你也是道上的人。交出东西,我可饶你小命。”首领言道。

“我要是不交呢!”李顾双眼直盯前方,右手放在刀柄处,随时拔出短刀。

“那就别怪我了,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还有我可以让你死得瞑目,我叫甲丑。”首领言道。

“真可谓人如其名啊!既然你是甲丑,那其余八人便为乙字以下名号,否则怎会听令于你。”李顾言道。

“你懂得还不少,既然如此,那就更不能让你活着出去。”首领言道。

“那就看你们本事如何。”李顾说完,迅速拔出短刀,向前冲去,右脚踢向首领,被躲开后,侧身伸出左脚踢中另一人的腹部。

霎时,李顾感觉身后一道寒风,快速转身,用短刀挡住双剑刃,并推开二人,迈步向大院门口急奔而去。

他到达门口后,赶紧打开大门,正想跑出去,后面几人已经追上来。

这时,大门旁出突然出现一个身影,向门内抛去一个烟弹,瞬间大院浓烟四起。

李顾与此人很快逃离这里,向东面跑去。

他们一路跑到天桥,见后方没人追来,便停下脚步。

“狐狸,你怎么突然出现在那里。”李顾言道。

“你走下马车后,我本想回去,但没多久,便改变主意。我走到天桥时,看到一处民房着火,急忙跑了过去,发现你救下一个人,然后就跟随你到那个胡同。”小胡言道。

“看这情形,我们得马上离京前往贵州。”李顾言道。

“不是说好三天后出发的吗?”小胡问道。

“如今这局面,计划惟有提前。因为此次苗乱,京城几方势力,各自盘算,暗中角力。我们留在这里太久的话,贵湖两省只怕会出现变故。”李顾言道。

酉正一刻,二人回到单十胡同。

李顾来到后院正屋,敲几下房门,徐老板身披棉衣,开门后见到李顾,遂让其进屋。

“徐老板,承蒙这些日子的照顾,昨日接信,家中突遇变故,我和胡宜需离京回乡。”李顾言道。

徐老板瞧一眼李顾,知道他已经打定主意,既不劝留,言道:“什么时候走?”

“明日便走。”李顾直言道。

“两个月前,我从姑苏返京,途径河间府,遇见你与胡宜。我看你们衣破面悴,便收留你们。”徐老板言道。

“多谢徐老板,您对我们有莫大的恩情。日后再见时,定报此恩。”李顾言道。

“大可不必,我行走江湖三十年有余,三教九流之人都见过。当日并未问道你们来自何处,如今也不想知道你们去往何地。”徐老板言道。

李顾愣了一下,随即言道:“我明白的,您就当没见过我们,而我们也未曾在此住过。”言毕,他躬身走出屋内。

李顾很快回到西屋,确定无人跟踪后,他告诉小胡明日离开京城。不久后,二人熄灯休息。

次日凌晨,寅正二刻。

李顾与小胡趁着夜色,匆匆离开南城,来到京郊一处山庄,取得良驹,策马南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