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疏甲惊略:苗疆祸起(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1字
  • 2021-09-12 15:19:20

那人见机起身遁走,小胡想要追击,被李顾拦住,言道:“别追了,你去看那贼人伤势如何。”

李顾见到地上有东西,不知是何物,速速上前查看,竟然是贼人此前所背的包袱。

那人逃走时,没来得及拾起包袱,故遗留于此。

他俯身轻拿此件包袱,打开后发现里面是一个锦盒,可能为王府盗走之物。

“李顾,你过来一下!”小胡喊道。

李顾听到小胡的叫声,赶紧包住锦盒,背在身上,转身跑向贼人倒地之处。

“他已经气绝了!”李顾用手探试贼人的鼻子,并用中食二指摸其颈部脉搏。

当他将贼人尸首翻至正面时,观其面容,不觉惑矣,此人不似汉人,亦不像满人,“狐狸,你不觉得他像西南那边的人?”

“西南那边?你的意思是说.....”小胡话没说完,南面斜街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就因为你,喊那么大声干嘛!这下可好,如此大的响动将王府侍卫引来这里!”李顾有点生气,随后用双手夹住贼人肩膀,将其拖至什刹海岸边。

“怎么还赖上我,你也不是说话了吗。”小胡应声道。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忙啊!”李顾叫喊道。

小胡颇为无奈,只能上前抬起贼人的双脚。二人很快将尸首搬至岸边。

李顾捡起几块大石头,用绳子绑在尸身上,随后他与小胡合力将尸首扔进什刹海。

事毕后,他们赶紧往北奔去,到达德胜门,二人相互配合,迅速爬上楼顶,又很快跃身而下。

此时天寒地冻,万籁寂静,李顾与小胡消失在德胜门外。

戌正三刻,南城单十胡同。

朦胧夜色下,两个身影站在围墙边,并迅速翻墙而过,轻步行至院子西屋,刚走到门口,正欲开门,这时暗处传来一个声音,“李顾,天色那么晚了,这是上哪去了?”

李顾循声望去,那人缓缓走近西屋,“原来是徐老板啊!您真是吓我一跳!”

徐老板并未应声,而是看着二人。

李顾愣了一下,随后解释道:“胡宜染上风寒,我带他出去找大夫。”

“原来如此,那你们早点休息,明日尽量早起做事。”徐老板言道。

“好的,徐老板。”李顾佯装扶住小胡,推门进屋。

小胡走出几步后,甩开李顾,解开外衣,脱下靴子,躺上暖炕,倒头就睡。

李顾来到门前,朝外探头而出,并未察觉异样,便关上房门。

他徐徐来到桌子前,点燃蜡烛,坐上板凳,静呆片刻。随后放下行囊,解下包袱放在桌面上,打开后将锦盒取出。

此盒外观素朴,不像宫廷造办处所制,非王府自用之物,可能为外臣内属所馈。

盒子侧面有锁,李顾不善开锁,又不知盒内有何机关,故而不敢强行破开。

唯有将其放入行囊处,以待寻与能匠打开。

“李顾,你在做什么,既点烛,又是嘶嘶作响,不打算让人睡觉啊。”小胡懒语道。

李顾闻之,随即吹灭蜡烛,窗外月光霎时泄入桌面,此番情景,令他心中意虞。

他随后从衣物内取出一块玉佩,此玉纯白透澈,如明眸一般。中间刻有兰花,边上双凤展翅飞舞,栩栩如生。

屋内寂静无比,李顾手里拿着玉佩,睹物思人,只是不知她在湖南现况如何。

次日早晨,胡同大院声沸彻耳,人来人往,有的拖着箱子,还有的搬移道具。

李顾躺在炕上,被此声响吵醒,他急忙起身,穿上衣服,来到院子里。

只见小胡已然在此,故自搬动器物,李顾赶紧上前帮忙。

这时徐老板行至二人身旁,言道:“李顾,你这番形容,刚睡醒吧!”

李顾馨然自若,随口言道:“徐老板,我很早便起来做事了。”

徐老板微微一笑,“我们虽然相识时日甚短,但你的习性,我还是懂的,并未有责怪你之意,先干活吧。”

他说完此话,拂袖既行。小胡见其离去,便对李顾言道:“我可是叫过醒的,你自己起不来而已。”

“别说了,赶快搬东西吧。”李顾言道。

已初一刻,李顾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他喝了点粥,吃下一个馒头,随即走出胡同。

胡同口小道上,几辆马车满载十几箱物品,合聚于此,以待出行。

李顾坐上其中一辆马车,少倾,徐老板一声令道:“大家出发吧!”

马车队伍从南城一路向北,三里路程后,一行人抵达东城。

东城宅院以官员府第居多。深宅大院里,亲与众且侍从多,既余行乐,或有喜事,时常请戏班杂耍到府助兴。

自乾隆五十五年起,南方四大徽班陆续进京,从而平剧这一戏种,民间也称京戏。

其后徐老板率众弟子来到京城,组成戏班,名唤福厢班,如今搭台表演也有两年。

福厢班来到东城后,马车在瑞祥铺落脚,等待东家来人引路。徐老板昨日接到此活,并不知晓东家为谁。

东家为防止刺客,亦或贼人,混入戏班,不会言明院府为何。

半刻钟后,一名管家模样的男子,带着几个下人来到瑞祥铺,接启福厢班到府。

他们来到一座宅院后门,随后戏班的杂工开始搬下马车里的箱子。

官员府院一般都建有小园子,并搭有戏台,便于观戏。

李顾与小胡将箱子搬进戏台后台,即在此休息。少时,二人溜出后台,作下人装扮。

未初二刻,戏台下人声鼎沸,几十张四方桌旁站满了人,府内男女老少皆来此观戏,前桌上坐着老夫人以及身着便服的官员。

台下之人全部落座后,福厢班的戏角开始登台表演。开演的剧目为《辕门射戟》。

此戏的剧情发生于三国年间,袁术驻扎淮南欲进取吕布所占据的徐州,但因刘备屯驻小沛,恐刘备和吕布联合起来对抗。

于是袁术派先锋大将纪灵攻打小沛,并预先带这一份厚礼送给吕布。这时,刘备也写信求助于吕布。

处在举足轻重地位的吕布,却已看破袁术的野心,于是一面收下礼物,一面却在徐州设下酒筵,分别下书请纪灵和刘备赴宴。

席间,吕布明言要为他两家解和,并且施展本领箭射画戟,威胁纪灵不得不收兵复命。于是袁与刘的战争,遂然暂时中止。

戏台上表演开始,吕布上场。

吕布:辕门站立三千将,统领貔貅百万郎。自幼生来盖世奇,手使方天画杆戟。虎牢关前曾交战,战败桃园三结义。

某,姓吕名布字奉先。昔日在丁原帐下为将,因他不仁,被俺斩首。

后投董卓,可恨老贼,霸占俺爱妻貂蝉,被俺戟刺当胸而死。且喜得了徐州。今日身坐虎帐,不知有何军情?来,伺候了。

四兵士:啊,来了

下书人甲与中军出场。

下书人甲:奉了将军令,送礼到辕门。来此已是,门上有人么?

中军:做什么的?下书人甲:烦劳通禀,下书人求见。

中军:候着。启禀温侯,下书人求见。吕布:传。中军:是。

下书人进帐。

下书人甲:遵命。参见温侯。吕布: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下书人甲:奉纪将军所差,现有礼单在此。吕布:呈上来。

吕布且看此信。

吕布:下面去用酒饭。下书人甲:是。

下书人甲退下,下书人乙出场。

下书人乙:奉了使君命,前来下书文。来此已是辕门,门上哪位在?

中军:什么人?下书人乙:烦劳通禀,下书人求见。

中军:候着。启温侯:下书人求见。吕布:传。中军:下书人,温侯传,小心了。

下书人乙:与温侯叩头。吕布:罢了,你奉何人所差?

下书人乙:奉了刘使君之命,前来下书。

吕布:呈上来,下面伺候。下书人乙:是。

下书人乙下场

吕布:刘使君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吕布看此信。

吕布:唔呼呀!原来那刘备请我拔刀相助,只是纪灵又送来这份厚礼。这便怎么处?哦,有了。待我修书二封,请他两家到此,与他两下解和。

来人,溶墨伺候。看过了花笺纸二张,手提着羊毫写几行。一封拜上纪灵将,一封拜上刘关张。亦非是待客葡萄酿,军中大事共商量,二封书信忙修上,

下书人甲、下书人乙自两边分别上场。

吕布:明日午时候驾。

下书人甲接书下场

吕布:回去你对使君讲,叫他只管放心肠。明日清晨早光降,请过营来共商量。

下书人乙接书下场

吕布:忆昔当年战疆场,众诸侯见某心胆慌。丁原不仁被俺斩,戟刺当胸董卓亡。虎牢关,打一仗,杀败桃园翼德张。一人能敌千员将。

四兵士与中军同下场。

吕布:谁不闻名心胆慌。

吕布下场。

半个时辰后,此戏终场,下一出戏开演。小胡站在侧台边上昏昏欲睡,李顾拍一下他肩膀,“看你无精打采的模样,听不懂京戏?”

“可能我是南方人的缘故,完全听不明白。”小胡无奈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