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疏甲惊略:苗疆祸起(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21字
  • 2021-09-07 19:46:18

庆桂赶紧走上前,彼此打了个照面,言语交谈几句后,他们进入各自的轿子,一同往西面前行。

李顾见三人同行离去,这令其疑惑不已。他赶紧对小胡言道:“我们跟住这三个人,看他们去往何处!”

说完此言,李顾迅速站起,爬下阙楼斜脊,跳下墙垣,从包里取出粗绳,随后拔出短刀,狠狠刺向墙壁,拿着绳头往刀柄上打了个死结。

李顾将粗绳丢下楼底,右手抓住绳子顺势往下跳,随后小胡也跟着跳下来。

小胡落地后,李顾用力一扯,绳子和短刀一同掉下来,他赶紧将二者放进包内。

他们很快向西边追击而去,途径社稷坛,并在距离掌礼司大门不远处追上他们。

三人乘轿经过掌礼司向北前行,直至西华门。李顾本以为他们会停轿,可没成想,轿子依然直行。

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什刹海,并在附近的斜街停轿,此地多为王公大臣府邸。

庆桂落轿后,疾步走到一座宅府大门前,拉起铺首衔环,敲击三下。

董浩与台布随后来到庆桂身后,以待大门打开。

“他们来此做什么?宅府主人又是谁?”李顾喃喃自语道。此府大门没有任何牌匾,古时只有官府才会悬挂府名,平民私宅以及官宦府邸,并不会有显示主人身份的牌匾。

小胡观察宅府一番,言道:“你看门前那对石狮,还有大门左右的挂灯,如此规制,唯有王公级别的大臣,方有资格拥有此等府邸。”

“他们可能是来拜见某位亲王的。”李顾言道。

少时,宅府大门开启,从门后走出一名侍卫,看到三位大臣后,赶紧恭请三人进入内院。

“他们要进去了,我们还要跟随吗?”小胡问道。

李顾看一眼宅府右侧,言道:“我们不能从正门潜入,太过于招摇。”刚说完话,他立即向右前方疾走而去。

顷刻间,二人来到这座宅府的围墙边上,小胡给李顾搭了把手,后者身如轻燕,很快爬上三米高的围墙。

李顾趴在墙头上,伸出右手,接住一跃而上的小胡。

小胡爬上围墙后,看着偌大的府院,低语道:“这么大的地方,人影都没有见着一个,如何找寻那三位大臣。”

“府宅后院居中位置都为主人卧榻之所,我们只可潜入院子后方。”李顾轻声言道。

二人纵身跳入府院,沿着水池边上的小道前行,经过一处园林,此时李顾发现前方有几处星火缓缓移动,可能是下人照明引路的灯笼。

李顾不假思索,毫不犹豫的向前追去。途中,二人脚步轻盈,以免侍卫察觉。

一行人在后院一处房屋门口停下,管家通禀一声后,便与引路下人离开后院。

少倾,屋内传来碎步声,房门随后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婢女,她看到三名大臣后,赶紧躬身行礼,请进内屋。

李顾见管家与下人经过此地,急忙拉住小胡往一旁假山躲避,待他们离去后,二人方才走出假山,来到房屋前,慢慢靠近窗户。

可是他们并未听到屋内声响,故而不知里面情况如何。

李顾抬头望一眼琉璃瓦片,随即向小胡打了个手势,二人迅速攀爬上房顶。

他们沿着房顶后斜梁,来到内室上方。李顾轻轻取出几块瓦片,往里面瞧一下。

果不其然,李顾料想没错,那三位大臣进屋后,直接来到内室,故而没有任何声音传到他们耳中,亦在于此。

房屋内室里共有四个人,其中一人为宅府主人,他们都坐在椅子上。

宅府主人端坐于主位,手里拿了一把扇子,言道:“皇阿玛没有察觉出其中端倪?”

董浩言道:“福长安面容紧张,皇上肯定能看出来他对苗匪作乱之事有所隐瞒。”

此时,李顾这才发觉四人此前已有少许言谈。

“皇阿玛对此番苗乱是何态度?”宅府主人继续问道。

“皇上决意平乱,以绝后患。已然下令拟旨,命福康安与福宁派兵剿之。”庆桂言道。

“不过有一点,皇上同时任命和琳为四川总督,协助平定苗匪作乱,不知何意。”董诰言道。

“臣下亦为疑惑,几年前,廓尔喀戡乱XZ,皇上对此极为重视,击退敌人后,便令和琳镇守XZ,轻易不会调离。”台布急忙言道。

宅府主人思考一番,言道:“皇阿玛之意,我已了然。和珅早已收悉苗匪作乱,然不知何故,不想涉入其中,言称抱恙并未参与朝会。”

“皇阿玛命和琳出藏入川,以此告诫和珅,汝之命尽然掌握自己手上。和珅无论何事,须以江山为重,不能置身事外。”

“原来如此,皇上真是深谋远虑啊!”董诰言道。

“皇阿玛还有其它旨意吗?”宅府主人端起茶杯,尝下一口。

“皇上下旨令辽宁绿营调来两万兵马,准备进入贵湖两省平乱。”庆桂言道。

“缘何派兵如此之少,难道是国库银两紧缺?”宅府主人惊讶道。

“王爷所言然矣,如今国库仅余二百万两,不足以支撑大规模战事。故此,皇上任命一名钦差往两江筹措粮饷。”董诰言道。

宅府主人满脸愁容,言道:“此时派钦差前去江南,恐怕短时间难以筹足粮饷,可如今战事紧张,丝毫不能拖延。”

“吾等亦未想到国库竟然如此紧缺,窃国者贼也!”董浩虽未言明,但是在场三人,已然深知其所指为谁。

宅府主人听闻此言,愤懑不已,然而他隐忍住了,此时并未表露心迹。

半晌后,台布用余光瞄一下董浩和庆桂,二人向其抛以颜色,低语道:“王爷,贵湖两省如今发生苗匪作乱,吾等三日前商议之事,是否会有所影响。”

此言一出,房顶上的李顾兴致然矣,自忖三人拜访宅府主人目的恐怕就在于此。

宅府主人并未应声,他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内室房门前,推开门扇,见外室未有人,赶紧关上门。

他很快回到座位上,再次端起茶杯,喝下一口茶,随后言道:“帝舜遗物必须取到,此物对本王继位后有极大用处。”

李顾心里一惊,没想到宅府的主人竟然是嘉亲王永琰,即是后来的嘉庆帝。

这时小胡打了几个手势,向李顾问起帝舜遗物为何物。李顾并不晓得此物来历,对小胡摇了摇头。

“据朱珪大人所言,遗物如今藏于贵州松桃,而且极有可能就在苗人之地。”董浩言道。

“可是苗匪已经攻陷松桃,恐怕难以事成。”台布直言道。

永琰闭上双目,沉思一阵。少时,他睁开眼睛,言道:“我们惟有派几个人,混入辽宁绿营其中,行抵贵州后见机行事。”

台布正欲言语,突然间,屋外传来侍卫几声大叫,“府内着贼了!赶快抓贼!”

李顾与小胡以为被人发现了,赶紧往后爬去,躲在一旁暗处。

可没成想,侍卫所喊贼子却另有其人,那些侍卫并未朝着屋顶爬上来,而是跑向旁边的西厢房。

二人见状,立即爬下屋顶,趁着夜色从屋后向西面奔去。

永琰与几位大臣很快来到西厢房,侍卫见到永琰赶紧下跪,领侍言道:“恳请王爷回避,以防贼子偷袭!”

“不必了,贼子恐怕早已跑远,让人清点一下,丢失何物。”

此时管家也赶来这里,仔细检查整个西厢房后,向永琰言道:“屋内丢失一件物品。”

“丢失何物?速速报来!”永琰厉声道。

管家双眼左右瞄一下,并未言明此物为何,而是站起来到永琰身旁,对其耳语一番。

永琰听闻此言,急忙下令道:“府内所有侍卫速去抓贼!”言毕,随即与三位大臣回到主屋。

管家见侍卫离去后,赶紧锁上西厢房。

“我们是否也前去追击那贼人?”小胡言道。

“在此等候便可,我似乎闻到一股异味,来源就在这附近,可能是那贼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李顾低语道。

“我怎么闻不到!”小胡颇为疑惑。

一刻钟后,西厢房顶传来碎步声,不久后,从上面跳下一名男子,他身着夜行服,很快向后门逃窜。

李顾与小胡紧跟其后,不久后,那名贼人跑至后门,迅速爬上大门,成功逃离这座府宅。

府宅外面,二人依然追随在贼人后面,并未被其发现。

少顷,贼人逃至千佛寺西侧,快要到达德胜门,一旦出到外城,恐怕难以追击。

就在这时,贼人突然间摔倒在地,似乎为阻物所绊。

从暗处出现一人,手持长剑,刺入贼人背部,解开其身上包袱,拿到手里,快速离开现场。

待李顾与小胡赶到这里时,那人已跑开三四米远。二人同时跃步而起,朝其奔去。

不久便追到那人身后,李顾抬起大脚,痛击其背,迅速倒地。小胡一手抓住那人的右手腕,夺去兵器。

不料那人左手微微一动,突然朝向小胡射出暗器,李顾见状,赶紧推开小胡,避免暗器中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