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劫辰己世(三十四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147字
  • 2021-07-14 19:20:50

“战斗时间拖得越长,越对我们不利,要做好撤离的准备。”卡拉姆说道。

“我下去看一下实验进展到什么程度。”张千千收回弓箭,迅速走下楼梯。

她来到大厅,只见到小胡与古丁在实验室现场。“那几名学者呢?”

“现如今这局面,敌人随时可能攻进来,为了安全着想,我让他们躲进城堡内部。”古丁答道。

“实验进展如何?”张千千问道。

“不知是何缘故,最近几次实验距离成功,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古丁说道。

“你们都是利用弘石的能量进行实验?”张千千继续问道。

“你真是啰嗦,来到这里就问那么多问题!”小胡叫喊道。

“我问你了吗!古丁都没说什么,你倒是跳出来指责我!”张千千生气道。

“难道我聋了,听不到你说话啊,刚才是谁那里东扯西拉的!”小胡说道。

“你们先停下来!别吵了!”古丁大喊道:“千千小姐似乎提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什么?不会是弘石吧。”小胡随口说道。

“你说对了,我们此前的实验都只是将弘石作为能量的来源,可能忽视它的另一个作用。”古丁说道。

“那是什么作用?”小胡问道。

“无论多么的强烈光束都无法穿透弘石,所以那么多年来,学者界一直怀疑它能吸收光束,但是没有实验结果支持这一理论。”古丁说道。

“我看过一本古老的书籍,里面记载着弘石的作用,说它极其神秘,还未研究透彻,所以我才提出这个问题。”张千千说道。

“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利用弘石进行实验。”古丁说道。

“现在开始实验?那我去叫学者回到实验室。”小胡急忙说道。

“事态紧急,城堡外的战况不是很好,守卫恐怕抵挡不了多久,就由我们三个人来完成此次实验。”古丁说道。

“那就马上开始吧!”张千千刚说完这话,突然间,城堡外面再次响起吼叫声。

吼叫声停止后,古骊人的飞禽军与陆行军开始撤退。

“外面怎么没声音了?战斗结束了吗?”小胡疑惑道。

“并未结束,古骊人有异族人的帮助,现在学会运用战术,我刚才就看出了异样。”张千千说道。

“别管那么多了,我们开始准备实验吧。”古丁说道。

以此同时,城堡二楼。

卡拉姆开启头罩远目镜,望着古骊人撤离城堡,心生疑窦,不知他们有何意图。

几分钟后,他终于明白过来,只见不远处有几百古骊人,带着十几头高壮玛兽,正在缓慢前行,与先头部队汇合。

早上十时,伏首山内洞。

李顾手里拿着两本笔记本,其中一本摘抄“天书”的内容,另一本记录着木牍上的文字。

他翻看着笔记本,喃喃自语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这上面所载的‘肖石'是什么,你的丹方里有这味药吗?”秦慕兰指着笔记本说道。

“不清楚,可能是燃料,亦有可能为制药工具,石头怎么可以作为药材。”李顾说道。

“‘肖'字头上带火,底为月,难道真的作为燃烧用途?”秦慕兰不解道。

“‘肖'通假小与消,‘肖石'即为小微之石或者衰弱之石。”李顾说道。

“衰弱之石的说法颇为怪异,只能解释为小微之石。”秦慕兰说道。

“那我们就去附近找寻一些小石头回来,看有没有特别之处。”希迪正想与利库玛走出内洞。

“等一下!小石头?”李顾似乎想起什么,说道:“希迪,你还记得将军山的内洞那里,与此地一样存在喀斯特地貌。”

“就是遍地奇怪的石头的那个山洞?”希迪说道。

“我打算一个小时后再次炼制丹药。”李顾自信说道。

“那好的,我和利库玛先去暗河取来重水。”希迪走到背包前,拿出一些装备,很快与利库玛走出内洞。

李顾和秦慕兰来到山洞喀斯特地貌区域。

这里分布着许多小而尖的钟乳石,都是从地表或洞顶突起的。

秦慕兰看着钟乳石割痕,便向李顾问道:“这些都是赵治命人割下来的?”

“应该是的,此前我不明白他此举是何用意,现在总算知晓。”李顾说道。

秦慕兰这下兴趣就来了,急忙问道:“是什么?”

“钟乳石酸性强,含有小量的硫磺与碳化物,可以用来调节药性。”李顾说道。

“怪不得汉代以后的道士,以硫磺与碳化物入药制丹,原来是受此影响。”秦慕兰说道。

“确切说应该是受到武则天的影响,她也看过‘天书'。”李顾说道。

“武则天看过这本奇书?”秦慕兰顿时着李顾,颇为不解。

“是的,她还将‘天书'改为‘洛书'。”李顾答道。

“武则天和‘天书'竟然有如此渊源!”秦慕兰惊呼道。

“别讨论这些了,我们先割下几块钟乳石。”李顾取出短刀,向钟乳石底部猛戳。

一刻钟后,他们割下三块钟乳石,立即赶回内洞。

李顾取出药材,重新配好药方,然后将钟乳石碾成粉末。

时间过去不久,希迪和利库玛回到这里。他们之所以前往暗河取重水,那是因为昨晚李顾分析出炼制丹药,需要重金属含量高的洁净水。

赵治寻找暗河的原因也是在于此,千辛万苦找到重水,并且遇到暗河深洞,成功将“地图”秘藏此地。

李顾按照昨天的炼制程序,倒入重水,然后将六个方药逐一放进去,只是在熬药之前多了一道工序,那就是洒下钟乳石粉。

他完成这些步骤后,立即放下顶盖,封住青铜鼎。

“是什么人!”希迪察觉有人在内洞暗处,迅速转身疾步跑向左首。

不出半响,希迪便抓住那个人,并将其带回内洞。

李顾看着面前的杨晋,惊讶道:“你竟然还活着!”

“我还得谢谢你们打退那些怪物。”杨晋说话的声音软绵无力。

“那你是怎么在湖泊里逃出生天的?”李顾问道。

杨晋答道:“我们跳入湖泊后,那群怪物也跟着跳进来,并很快追上我们。”

“那两名同伴被它们抓住,并被咬死,我只能加速向前游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遇到一股很强的水流,并迅速卷进去。”

“等我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躺在湖边。时值午夜,我赶紧站起来回到内洞休息,直至你们来到这里。”

“你命真硬啊,这都死不了。”李顾嘲讽道。

随后他叫利库玛用绳子将杨晋绑住,以防其再生事端。

几个时辰后,丹药练成,李顾从鼎内取出成药,从粗布包裹住,放在地上冷却。

片刻时间,大家一起展开粗布,秦慕兰看着这些成药,说道:“丹药的颜色怎么与昨天炼制的不一样,竟然变成淡红色。”

“这是丹药的正常颜色,丹者朱红也。”李顾说道:“可能含有重金属的缘故,所以才会变红。”

丹药一般会制做成圆形,便于保存与服用。

李顾取出短刀,将成药分割成几十个小方块,并将这些小药块搓成圆形,放进一个小匣子里。

秦慕兰随手拿过小匣子,看一眼里面的丹药,然后合上盖子,“我将这个小匣子放好。”

突然间,几道嘶吼声从暗处传来,一个身影快速奔来,正想夺走秦慕兰手中的小匣子。

李顾见状立即上前护住秦慕兰,击退那个身影。希迪也迅速做出反应,握紧拳头迈步向前袭去,但是被对方躲闪,并未击中。

那个身影后转身,随即几个空翻,来到杨晋身旁,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抵住他的喉咙。

利库玛刚想上前,被李顾拦住,并说道:“先别冲动,还不知道来者是什么来路。”

直到此时,李顾这才看清对方的样貌,一身破布烂衣,头发蓬乱,皮肤为黑褐色,身体干瘦且没有一丝血色,眼睛突起,面容恐怖,如同死人一般。

这个怪人与他们遇到的“尸人”大抵相似,但是形态略微不同。

“这又是什么怪物!”秦慕兰尖叫道。

怪人听到这话,显得什么生气,他大声吼叫道:“吾非怪物,乃为人!”

李顾顿时愣住了,没想到怪人竟然能开口说话,但他还是待在原地,不敢行动。

“那你是什么人?”秦慕兰问道。

“吾为何人?是否为人?吾乃为人!”怪人喃喃自语道。

李顾看到怪人的衣物为丝绸,绝非寻常人所拥,便试探性说道:“汝为常山人,姓赵,名讳治,越国皇子。”

对方此时竟然大笑起来:“吾乃皇子!待父皇殡天,即可登极为帝!”

怪人这番言语,间接承认自己即为赵治。

“你既为天子,可放开刀下之人,此番行径并非仁君所为。”李顾说道。

“仁君?父皇亦非向善之人。”赵治说道。

“只因你盗取‘天书'与‘地图',才落得如此下场。”李顾说道。

赵治迟疑一阵,很快便说道:“汝等既已见过玉璋所刻之字,所述之事真假各半,详情不想过多隐瞒,盗者实为吾之属下,此人入府前武艺非凡。”

“某夜,宫殿内设宴席,吾亦前往,父皇上首正座,与臣子共举盛宴。”

“吾属为已私利,潜进内殿,卫所以宴席守之,内防空虚,只身进入书房,窃取‘天书'与‘地图'。”

“是日,父皇得知奇书被盗,大怒,命人查之。吾属见以事败,便将此书藏于匝,交与吾,出城北逃。”

“二日,吾属被擒,秘押入殿。父皇只其为吾之属下,便命内侍查抄吾府,无获。”

“父皇诏吾入殿,述罪之,吾辩称此事与己无关,父皇却已失心智,颠狂怒语。吾心哀已,便秘藏革匝。”

“此后便如玉璋所言,吾逐北流之,回赵氏故地常山。几年间,吾查阅此书,叹兮,乃谓之奇书,内载长生之术。”

赵治说完后不再言语。

“你此后的几十年便独自炼制‘长生丹',而且现如今你还未死去,这意味已经成功了。”李顾说道。

“实未成之,吾现今人无完人,死亦难事。”赵治无奈道。

“没有成功?”希迪疑惑道。

“他和此前的‘尸人'不同,如今已经是活死人,除了有自己的意识外,其实与死人无异。”李顾轻声说道。

“吾已知晓汝之言语,我确系活死人。”赵治说道。

“昨晚袭击我们‘尸人'从何而来。”李顾问道。“吾之下属,为炼制失败的丹药所造成。”赵治缓缓说道。

“你竟然用手下的人试药!实在太残忍了!”李顾惊讶道。

“属随吾年岁数载,皆为膀臂伶谊,实难以为缙,吾非已衾。”

李顾陷入深思,随后说道:“所以你刚才抢去我们炼制的‘长生丹'。”

赵治一阵冷笑,说道:“汝等既已知晓,吾可言名明事惟。”

“你先别言道,我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李顾说道。

“竖耳听之。”赵治说道。

李顾说道,“你研究这两本奇书多年后,便找寻到一处山洞,还在上方立了个冠冢,掩人耳目,自己则潜心炼制‘长生丹'。”

“但是炼制许久均未能成功,加之战乱,故而放弃此洞,到他处另觅良地。”

“没过多久,你便找到此山,以山形命名为‘伏首山',途径的小道唤作‘羊壁'。”

“你在此地亦是研究奇书多年,并派人到各地寻觅炼制材料。经过努力,你练成‘长生丹',但是自己不敢吃,只能让下属试药,可没曾想,他们吃下丹药后,都变成非人非鬼的‘尸人'。”

“此后,你改进方药,继续炼制丹药,以为已经成功炼制‘长生丹',便定期服下丹药,可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长生丹'依然药效不足,且药性已经改变,让你变成这副模样。”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的配方缺少两味药物,它们需要五千年以上方可长成,你当时急于炼制丹药,故而放弃了这两味药,让功用相近的药物代替。”

“汝寻得冥莲与虎手?”赵治问道。

“你说的没错,我们找到这两味药物。”李顾说道。

赵治突然大笑起来,说道:“汝等莫不予‘长生丹',亦否身死!”

言毕,赵治张开大嘴,脸朝洞顶嘶吼几声。片刻间,洞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