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劫辰己世(三十三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928字
  • 2021-06-23 20:38:07

大山深处充满荒凉感,山上没有任何植被,只有破旧的机器坐落于深坑之中。

山坳间弥漫着厚厚的黑雾,高高的云朵漂浮在空中,山峦四周显得如此寂静。

这座城堡位于半山腰,面前为十几丈高的悬崖,其它三面山体环绕,坡险陡峻。

悬崖东侧,有一条险径从山底通往半山腰,宽度仅为两米,这是唯一能够抵达城堡的小道。

卡拉姆命令守卫前往山上搜寻大块石头,他们首先在小道外围建造防御工事。

城堡大门完好无损,只需要加固即可。二层以上房屋的窗户历经几百年风霜侵袭,受损严重,必须用石料予以修缮。

偌大的客厅以及餐厅,布满厚厚的灰尘,没什么遗留物,应该是有计划的撤离此地。

几百年前,城堡附近的矿山被挖空,故而这里的人只能选择搬离,整座城堡遭到废弃。

古丁携带的实验设备放置在客厅,都是一些小型机器,包括光反仪、光具台、磁暴装置和示波实验箱等设备。

以此同时,几名学者打开装箱,他们从迪海姆基地撤离时,带走几件重要的仪器,其中包括实验储存器,里面存储着大量的实验数据。

几个时辰后,守卫完成小道上的防御工事。

扎礼合与三名随从走小道抵达城堡。他们看到一个碉堡式的防御掩体挡在城堡面前,似乎为新建筑。

守卫发现有人到来,便让他们停留于于此。扎礼合让守卫代传他的口信,说是古驿人族长之子来此,请求进入城堡。

一名守卫赶紧打开通讯装置,向卡拉姆报告有几个人在城堡防御掩体,并传达此人的口信。

卡拉姆疾步迈出城堡,来到掩体,他从圆孔看到来者,正是扎礼合,立即放人进入碉堡。

“你们在那么短的时间就完成防御工事,真是佩服啊。”扎礼合对卡拉姆说道。

“我手下的人训练有素,执行力强。”卡拉姆说道。

扎礼合行至城堡一层大厅,见到几个人在拆卸旧机器,不知所为何事,便问道,“他们在做什么?”

卡拉姆不想透露他们的身份以及所做之事,“没什么,这些人只是在装备武器。”

古丁和学者昨夜在古驿人聚落的地下交易场里面,购买一些机器,虽然陈旧,但依然可以使用,只是古驿人不懂而已。

经过重新组装,即可成为新的设备,用于临时实验室辅助仪器。

扎礼合跟随卡拉姆走上二层,这里的房间很多,他们来到瞭望台。

“你为何事而来?”卡拉姆问道。

“我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你们。”扎礼合答道。

“放心吧,应该不会什么人来骚扰我们,这座城堡所处之地可是你们的领域。”卡拉姆说道。

“如果是古骊人呢。”扎礼合压低声音说道。

“古骊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座城堡里。”卡拉姆说道。

“万一他们刺探到你们就藏在此地呢。”扎礼合轻声说道。

“你是否得到什么确切消息?”卡拉姆问道。

“虽然不是很肯定,有消息说古骊人可能会进攻这座城堡,不过按照路程来看,他们到达这里需要两天时间。”扎礼合说话声音时大时小,略显心虚。

卡拉姆倒是不觉得意外,他趴在眺望台上,看着面前高山与草原,缓缓说道:“两天的时间,已然足矣,既来之,我们则全力守备。”

太行山区深处,伏首山。

李顾侧身躺在帐篷里,身上盖着被子,旁边放置着一个黑色盒子,四人从暗河内洞石棺里取出来后,他就一直思索如何将其打开。

几个小时前,他们从湖泊爬上岸边,缓过劲来,换上干衣服后,很快开始探究这个盒子。

此盒没有锁,故而不存在找寻钥匙的问题。

盒子表面极其光滑,侧面有个正方形的小孔,其余各处密不透风,就连盒盖亦是严丝合缝。

希迪从腰间刀鞘上拔出短刀,撩动几下插入盒缝,效果不是很明显,盒盖并没有松动的痕迹。

他们只能将重点放在这个小孔上,李顾往小孔瞄了一阵,没能发现里面暗藏什么东西。

“如果复读姆还在世的话就好了,他有能力看到里面到底有何机关。”李顾说道。

“我来看一下吧!”希迪手里拿着盒子来到帐篷外,他在光亮处眼睛慢慢靠近小孔,看到深处有小铜片,旁边是指针之类的东西,还有几个微小的铁制小轮子。

令人惊奇的是,小孔内上方位置竟然还有一个针孔。

“孔中生孔啊,有点意思!”秦慕兰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个暗锁。”李顾说道。

“暗锁?那怎么打开它?”希迪赶紧问道。

“隆余斋的老掌柜曾经对我说起暗锁的内在结构,而且还几次向我展露身手,教我如何打开暗锁。”李顾说道。

“那意思是说你有能力打开这个盒子。”秦慕兰说道。

“呃,这个嘛,其实我从来没有亲身实践过,所以不晓得能不能打开暗锁。”李顾苦笑道。

“倘若马世杰在此,那就好办了。”希迪无奈道。

“没办法,只能由我来动手。”李顾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开锁。秦小姐,你有缝衣服的钢针吗?”

“我还真带有针在身上,不过现在放在帐篷那里。”秦慕兰回到自己的帐篷,取来几枚短针。

李顾接过钢针,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磨几下,使其变得更加细小。

“插入里面小孔时,要尽量小心,不能碰触旁边的机关,否则暗锁会遭到破坏。”李顾手拿钢针,插进方孔,然后借助余光,缓慢移动。

现场三人一动不动,都不敢大口喘气,生怕惊扰李顾,后者正在聚精会神的观察方孔。

李顾成功将钢针插入里面的小孔,随后向左搅动一下,再向右搅动一下。

虽然时值冬季,但是李顾由于太过紧张,他的额头上流出几颗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流入前胸。

最后,李顾用点力气,重重的摁进钢针,并迅速拔出来。

他这才舒了一口气,用手擦拭额头上汗水,“现在可以打开盒盖。”

希迪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打开黑色盒子的盒盖。

“怎么回事!里面怎么还有机关?”希迪惊呼道。

李顾赶紧靠近盒子,他发现里面覆盖一层青铜板,锈迹斑驳,中间位置有一个圆孔,口径约莫三厘米,深度未知。

“这个圆孔怎么那么像一个容器啊。”秦慕兰说道。

希迪盯着这个圆孔,“是否要倒入什么东西,机关才会开启。”

“利库玛,你拿一个瓶子到湖泊里取些水过来。”李顾说道。

不多时,利库玛手里拿着一瓶水回到帐篷,李顾立即将水倒入圆孔,他们等待几分钟,盒子机关并没什么做出反应。

李顾倒出这些水,从地下挖出泥土,装入圆孔,依然没能打开机关。

“难道是重量的问题,与倒入什么东西无关?”李顾从圆孔取出泥土,然后缓慢往里倒水,他每一次都倒入一点点,直至倒满,还是没能成功将其打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李顾的耳朵。“会不会是血液。”秦慕兰不经意间说道。

李顾赶紧取出短刀,往食指刺去,血液滴入圆孔,机关依旧没有动静,但是与此前有所不同,血液被吸进去盒子里面。

“秦小姐,你往里面滴血,我再观察一下。”李顾欣喜道。

秦慕兰二话不说,很快刺破手指,往圆孔滴下血液,刚滴几下,很快就被吸进去。

李顾赶忙拦住她,“可以了,血流多了对身体不好。”

“看来真的与血液有关,要不让我和利库玛来试一下”希迪说道。

“不必了,我们滴入血液都没能成功,你们更不行。”李顾说道。

他们望着这个盒子,没有想到任何办法将其开启,只能暂时放弃。

此时李顾躺在被窝里辗转难眠,他起身将黑色盒子拿到面前,仔细查看其表面,从用漆到纹路,无所不查。

“李顾,你醒了吗?”希迪在帐篷外喊道。“进来吧。”李顾应声道。

希迪走进帐篷,看到李顾端详这个盒子,问道:“怎么,还没想出来怎么打开它吗?”

“是的,我一点头绪都没有,各种办法都试过了,依然无法将其开启。”李顾说道。

“那我们只能砸开它!”希迪说道。“千万别这样,我们还不清楚机关的构造,强行打开恐怕不行。”李顾赶紧说道。

“你还记得虎子吗?我觉得他要是在这里,肯定会把这个机关拆了,再重新装回去。”希迪微笑道。

“虎子是有这个能力,就是有点可惜了。”李顾刚说完这话,突然间,他似乎想到什么。

他打开背包,找出一个小匣子,“还好我带来这里!”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希迪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李顾撕开封条,然后用短刀试图撬开盒盖。

几分钟后,他成功打开小匣子,里面放置着一个褐色的玻璃瓶。

“这不是恒温瓶吗,你还带来一个?”希迪急忙说道。

“此瓶不是我带来这里的,你还得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天吗,我和虎子潜入隆余斋就是取出这个小匣子,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没打开过它。”李顾说道。

“原来如此,可是这就奇怪了,小匣子里怎么会出现恒温瓶。”希迪说道。

“我并不清楚,此事以后再说。”李顾打开瓶盖,往里面看一下,“竟然是血液!”

他赶紧将这瓶血液倒入盒子圆孔,因为恒温瓶一旦被打开,里面的东西很快失温,同时恒温瓶也会作废。

“瓶底似乎刻有文字!”希迪还是眼尖,他在李顾倒入血液的瞬间,看到恒温瓶底雕刻着文字。

李顾倒翻恒温瓶,只见瓶底雕刻着四个字:“胡宜之血。”

“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希迪问道。“恒温瓶里装的是胡宜的血液。”李顾说道。

“小胡的血?”希迪惊讶道。

没等李顾说话,盒子突然一阵响动,青铜板开始有所松动。“终于成功了!”希迪兴奋道。

李顾用短刀撬开青铜板,发现里面包裹着厚厚的粗麻布。

就在这时,秦慕兰和利库玛同时赶到这里。他们听到希迪的叫声后,立即动身前来李顾的帐篷。

“你们竟然能够打开这个盒子!”秦慕兰感到不可思议。

“我们倒入血液后,盒子就自动开启了。”希迪说道。

“使用的是你的血?”秦慕兰问道。“不是,我们用某个人的血液。”希迪答道。

“你的意思是用特定人群的血,才能打开这个盒子?”秦慕兰说道,“此盒已经有超过千年的历史,古时候怎么辨别特定的血液。”

“古代既然有滴血认亲这一说法,意味着有能力甄别血液。”李顾解释道。

“还是没法说得通,我可是学过生物学。”秦慕兰说道。

“别讨论这些了,我们现在需要关心是里面藏有什么物品。”希迪劝阻道。

李顾走到背包处,取出胶手套并戴上双手。他首先观察一下粗麻布,似乎还有韧性,轻移应该不会造成破裂。

他移走粗麻布后,发现还有一层绸布,虽然有些掉色,但是纹饰依然清晰可见,表面绣有龙纹和云纹。

拿走绸布,密密麻麻的绢帛出现在他们眼前,由于密封完好,绢帛之间的叠压关系良好,并未产生粘连状况。

李顾轻轻取出绢帛,数了一下,拢共二十二块,“数量是正确的,但是真假未知。”

“利库玛,你回去将那五张绢帛拿过来。”希迪吩咐道。

片刻时间,利库玛取来绢帛,递给李顾,后者将这些绢帛与刚刚寻获的绢帛仔细对照一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