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劫辰己世(三十二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56字
  • 2021-06-19 20:54:18

他们没有闻到任何气味,故而里面的确很安全。

这间石室面积不是很大,约五十平方米,除了一副石棺外,里面空荡荡的,别无他物。

石棺比常见的棺材要大将近一倍,由整块石料雕凿而成。可是这个山洞内没有那么大的石头,而且从质地来看,与洞内石壁亦有所差别。

此棺很有可能是从外面搬运进来,可见工程量巨大,难度极高,没有百人以上的劳工恐怕很难实施。

李顾观察一番石棺,表面光滑,全部都是素面,“我们要打开石棺。”

希迪和利库玛放下防水盒子,从里面拿出两把小型铁锹。

“石棺里面是否有那个叫赵治的骨骸?”秦慕兰问道。“说不准,要打开棺盖才知晓。”李顾答道。

他们用条布将口鼻围住,以防止棺内滋生细菌侵袭或病毒感染。

希迪和利库玛走到石棺旁,尝试着用铁锹铲入棺盖缝隙,但是难以将其撬开。

李顾取出短刀,轻撩缝隙,慢慢将周围石料捅碎,“从这里撬开。”

片刻工夫,棺盖开始有所松动,他们继续撬动,直至棺盖完全松开。

随后,四人合力推开棺盖,李顾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并没有发现尸骨,棺内中间位置放着石盒,上面包裹着厚厚的土层。

李顾刮掉外层泥土,只见石盒表面有三个小凹槽,里面阳刻密密麻麻小点。

他靠近这些小点,并且仔细查看,随后惊呼道,“这些竟然是文字,而且还是反体字。”

“反体字?”希迪疑惑道。“就是常见印章上雕刻的字体。”李顾说道。

“你不觉得这些文字有点熟悉。”希迪说道。

“你猜得没错,就是玉璋上的古越文。”李顾拿出那三块玉璋,按照文字内容顺序,逐个放进小凹槽。

玉璋上阴刻文字与小凹槽阳刻反体字正好切合,石盒内部发出嘎吱一声,李顾轻轻打开盒盖。

石盒里面放置一个黑色金属盒子,李顾靠近距离打量一番,犹豫着是否拿出这个盒子

“我先看一下。”秦慕兰立即伸出双手取出盒子。

“别拿!”李顾大喊一声,不过为时已晚,秦慕兰已经将盒子拿到手上。

就在这时,石室外面传来几声响动,不知是否触发什么机关。

“我们赶紧离开此地!”李顾叫道。

希迪从秦慕兰手里接过黑色盒子,轻轻放入防水盒,随后与其他三人一起离开石室。

他们着急火燎跑到暗河岸边,快速戴上氧气面罩,绑上粗绳。

希迪和利库玛率先跳入暗河,李顾和秦慕兰紧随其后。

河水流动越来越急,湖泊可能正在落潮,希迪在急流中拿着定位仪,寻找出口方位。

几分钟后,一行人潜出漩涡,希迪顾不上取出定位器,立即向湖面游上去。

突然间,希迪发现自己身体停住,完全游不动,他低头朝下方望去,湖底一片浑浊,什么也看不清。

李顾也发现异常情况,转过身体向秦慕兰方向游去,当他靠近秦慕兰时,看到她在水里不停的挣扎。

秦慕兰左手碰到一个人的手臂,得知来者为李顾,赶紧抓住他的胳膊,同时右手指向自己腿部。

李顾向下望去,隐约看到几只黑褐色诸如手臂之类的东西,正在抓着秦慕兰的双腿。

他立即向下方游过去,刚一蹬腿,没前进几步,就被什么东西抓住双手。

希迪和利库玛同时赶到二人身旁,见此情景,他们感觉湖底可能有什么怪物,很快拔出短刀,游向下方。

当他们看到几只手臂时,径直刺向那里,这些怪物受到攻击,立即缩回手臂。

希迪见状双手抓住秦慕兰小腿,并向上方推开,自己挡在她身前。

李顾在利库玛的帮助下,成功摆脱怪物的包围,并且快速向湖面游去。

希迪见到二人成功脱困,从腰间位置取出一块拇指大小的装置,名为震波弹,他按下装置头部的按钮,向下扔去,自己则拉着秦慕兰手臂逃离此地。

几秒钟后,震波弹向四周发出动波,很快产生震荡效应,水体急速流动,湖底受到强烈的震波攻击。

以此同时,四人受到水流冲击,顷刻间被冲上湖面。他们不敢耽搁,赶紧游向岸边。

秦慕兰一上岸便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说道:“刚才湖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是水鬼吧!”

“世上哪有什么鬼,传说中所谓的水鬼,就是水猴。他们一般在河流里捕猎事物,形体像人类,所以才被人误会。”李顾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怪物为水猴?”希迪问道。

“似乎是水猴,不过我看不清模样,而且体型比较大,总感觉不太对劲。”李顾说道。

“不管那些怪物是什么,我们能安全回到岸边就好。”秦慕兰望着天空,缓缓说道。

下午六时,古驿人领部。

经过两天的行程,卡拉姆带着一行人终于抵达目的地。

这个领部名叫图安,是古驿人族落规模较小的领部,此前护送他们到尼呼的首领走出部外,迎接队伍的到来。

他们在古驿人首领的带领下,回到聚落地。

图安的古驿人与其他类古人一样,能征善战,每一个成年男性都是勇猛过人。

“你们先去见我的父亲。”首领说道。“你的父亲?”卡拉姆疑惑道。

“哦,此前忘了告诉你们,我是图安领部族长的儿子,叫做扎礼合。”首领说道。

“我叫卡拉姆。”卡拉姆使用头罩上的翻译装置传出声音,随后他向扎礼合介绍其他人。

“我只能带两个人去见族长。”扎礼合说道。

张千千走下驮脊兽车,对卡拉姆说道:“我陪你一起吧。”

小胡带着车队来到一间食肆门口,喂饱驮脊兽后,一行人走进食肆休憩。

卡拉姆与张千千跟随扎礼合来到一座宫殿,说是宫殿倒也抬举他们,这里只有几间小房连结在一处,也就是比较富丽堂皇,仅此而已。

他们宫殿里见到了族长,年岁较长,服饰装扮很简便,眼睛炯炯有神。

“父亲,他们就是我此前向您提到过的异族人。”扎礼合走到族长身旁,并且向他行一个礼节。

卡拉姆赶紧行礼,并问族长问候道:“愿天神保佑你们!”族长回应道:“感谢地母赐予我们土地和粮食!”

他用手肘碰一下张千千,后者立即明白其用意,从袋里拿出一块金属牌递给族长。

“没错,这是我们领部的信物。”族长瞥一眼扎礼合,似乎对他很不满,“任何人得到信物,都可以得到我们的帮助。”

“我们从尼呼带来十几车的粮食,你们领部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全部留给你们。”卡拉姆说道。

族长听到这话,紧皱的眉头这才舒缓开来,卡拉姆见到他的表情,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

“你们需要我们帮什么忙?”族长坐到椅子上说话道。

“我们希望能够在图安暂住几日,不受任何人打扰。”卡拉姆说道。

族长眉宇间又开始紧锁起来,表情略显凝重,他思考着如何应对这个难题。

就在这时,他似乎想到什么,“我们图安西北处,有一座废弃几百年的城堡,建造一座山上,你们可以暂住在那里。”

“那里安全吗?”张千千急忙问道。

“这位女士,你别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这座城堡虽然地处偏僻,但是地形极佳,易守难攻。”族长缓缓说道。

“谢谢你们的帮助。”卡拉姆有点无奈,只能点头答应。

“现在天色已晚,你们一行人今晚就住在聚落,明天一早我派人带你们去往城堡。”族长说道。

“那好的,我们先行告退。”卡拉姆行礼后与张千千走出宫殿。

他们二人离开宫殿后,扎礼合并未回去,而是留在此地。

“父亲,我不该交给他们族里的信物。”扎礼合说道。

族长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扎礼合身旁,“算了,你都把信物给出去了,我们必须信守承诺。”

“既然如此,那您为什么不安排他们留在聚落。”扎礼合说道。

族长说道:“几天前,你成功带领族人归来,而且还带了几十车的粮食,我真替你感到高兴。”

“因为我已经老了,你总有一天会继承族长之位,必须让族人对你有充分的信任,这就是我让你带领族人出征的原因。”

扎礼合说道:“我们与抵达迟安领部后,发现敌人已经撤退,只能回到领部,没想到在途中遇到古骊人袭击这伙人,所以才出手帮助他们。”

“你有没有想过,古骊人为什么要袭击这些人。”族长说道。

“父亲,您的意思是这其中有隐情?”扎礼合急忙问道。

“这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由于你带领族人帮助他们,从而得罪古骊人,这才是最大的症结所在。”

“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办?”扎礼合继续问道。

族长说道:“由于我们帮助这些人,古骊人那边肯定非常恼火,这是既定的事实,现在我们唯有静观其变。”

“万一古骊人进攻我们领部,我们恐怕无力对抗古骊人大军,只能祸水东引。我明天去信给古骊人首领,告知他这些人如今在那座城堡里内,而且我们不打算保护他们。”

“同时,我们也要留一手,古骊人不能完全信任。你带着我的手信,去往各个领部,请求援军。”

“这样做的话,我们就成了言而无信的小人。”扎礼合说道。

“扎礼合,我也是无奈之举啊,若非如此,图安会遭到灭顶之灾。”族长坐回椅子并说道。

扎礼合没有说话,他缓步走到窗户旁,看着卡拉姆和张千千离去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路途上,张千千看着来来往往的古驿人,同时他们也用异样的眼光望向二人。

“你为什么要答应族长去那座城堡。”张千千说道。

“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人家根本不想我们留在这里,只是碍于那件信物,迫于无奈,才做出这样的选择。”卡拉姆说道。

“我们是否会得到他们的保护?”张千千问道。

“看情况应该不会了,此刻开始做好迎敌的准备,直至城堡,我们到那里后做好防御工事。”卡拉姆答道。

一刻钟后,他们来到食肆,小胡和古丁正在吃着晚餐,守卫和学者则回到驮脊兽车上。

小胡看到他们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知道事情没谈拢,所以没敢说话,只是默默的递给二人食物。

古丁倒是开口问道:“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没有完全成功。”卡拉姆答道。“什么意思?到底怎么回事?”小胡抢话道。

“就是你们理解的字面意思。”张千千随后将他们和族长谈话的内容告诉他们。

“看来只能去那座城堡,今晚我和学者商讨一下,需要开始做前期准备工作。”古丁无奈道。

“嗯,也只能如此。”卡拉姆说道。

一行人吃完晚餐后,来到食肆柜台。

卡拉姆对老板说道:“我们有三十几个人,还有十几台车辆,想在你们这里住宿一晚。”

“可以啊,刚在族长派人来对我说,你们有什么需要,要我尽量满足你们。”老板爽快说道。

“谢谢了,老板。”卡拉姆说道。“不用客气,我今晚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老板说道。

就这样,他们就在这间食肆住一宿,晚上一切如常,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次日早上八时。

有几名古驿人来到食肆,并且一直催促他们做好准备,去往那座城堡。

卡拉姆留下大部分驮脊兽车,停放在食肆大院,等族长派人来取走。

他们只在这里呆几天,故而带着一辆驮脊兽车的粮食,可以满足一行人的口粮。

一个时辰后,他们在这几名古驿人的带领下离开聚落。

中午时分,扎礼合与八名随从到达一个岔路口,他走下骑行兽,望着去往城堡的道路。

扎礼合还在犹豫着是否前往城堡帮助他们,最终他还是下定决心,将信件交给五名随从,自己带着三人走上另一条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