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劫辰己世(三十二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11字
  • 2021-06-20 19:45:21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他们从洞口出来后,一阵清风徐来,令人心旷神怡,可能周围都是大山的缘故,故而谷地气温较高。

前方生长着一片草地,零星的雪花粘附在小草上,唯有惊叹生命如此顽强,才能在寒冬中出现绿意盎然的景象。

走过草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湖泊,湖面没有结冰,平静且清澈。

李顾来到湖边,蹲下来伸手进去试水温,感觉有点冰凉,他将湖水捧在手里尝一下,略微有点苦涩,可能是重金属含量过高的缘故。

秦慕兰她手里拿着望远镜,缓步走在草地上,观望不远处的大山。

希迪走到李顾身旁,轻声说道:“那幅画里隐藏的线索,说的是‘地图'在一条河流里面,可这里却为湖泊。”

“‘宝藏深河'的线索应该没错,唯一的可能性可能湖底连接着暗河。”李顾说道。

“什么‘宝藏深河'?你们是来寻宝的?怪不得这一路上都在瞒着我。”秦慕兰大声说道。

“秦小姐,你的耳朵真灵敏,这么远都能听到。”希迪苦笑道。

“我们在一幅山水画的题字上,得到一个线索,就是‘宝藏深河'这四个字。”李顾解释道。

“你所说的山水画,就是此前提到的过的那副画?”秦慕兰问道。

“是的,只不过呢,我们不是来此寻宝。”李顾说道。

“那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秦慕疑惑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李顾微笑道。

“你们弄得那么神秘,难道这湖里有什么怪物啊!”秦慕兰走向湖泊另一边,继续欣赏这里的景色。

半个时辰后,利库玛戴上特制氧气面罩,进入湖泊游到湖心,然后潜到湖底。

一刻钟后,利库玛浮出湖面,回到岸边,“湖底最浅的地方都有十米,而最深处未知。”

“趁着夜色还未来临,我们潜到湖底最深处探究一番。”李顾说道。

“也只能如此。”希迪无奈道。

李顾让秦慕兰留在岸边,并叮嘱她千万别随意走动。三人准备好后,一起潜入湖底。

他们先在湖泊浅水区探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这里生长着水草和藻类植物。鱼类种类也很少,都是一些小鱼。

李顾慢慢向湖底深处潜入,希迪跟在他后面,利库玛则到处游动。

越往深处潜行,李顾越觉得诡异,因为水生植物几乎不见踪影,水体浑浊不清。

十几分钟后,他们浮上湖面换取氧气,随后继续潜入湖底。

他们潜行过程中,遇到几条大鱼,看不清是是什么鱼类。二人潜入更深的地方,李顾这才知道这个湖泊是深水湖,而且深度超过五十米的湖底面积很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探查,二人没什么重要的发现,此时天色渐暗,李顾示意希迪要放弃此次潜行,回到湖岸。

但是希迪还继续往深处潜入,李顾没办法,只能跟在他身后,就怕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

几分钟后,希迪潜到湖底,他发现这里的水流不太对劲,于是顺着水体流动的方向,潜到一处地方,此地有一个很大的漩涡。

希迪欣喜若狂,正想游过去,但是被李顾拦住,后者伸出双手向他打几个手势,意思是天色已晚,不利于行动;而且面罩的氧气含量已经很少,不足以支撑他们穿过漩涡地带。

希迪很快从腰间取出一个定位装置,狠狠插入淤泥中,随后与李顾一起朝着湖面奋力游上去。

他们回到湖边,利库玛早已上岸。

秦慕兰给他们外套,并问道,“你们有什么发现?”

“我们在湖底深处发现异常水流,这个湖泊可能连接这暗河。”李顾说道。

此时天色昏暝,希迪和利库玛赶紧找来一些干柴,生起火堆。

他们吃点干粮,围坐在火堆旁取暖,并且烘干衣服。利库玛率先站起来,从背包里取出简易帐篷,在不远处搭建起来。

时间过去一个时辰,希迪和利库玛走进帐篷,不知道捣鼓些什么。

李顾和秦慕兰聊着大学发生的逸事,后者谈起这些事情,都是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样子。反观李顾,他只是默默的听着,偶尔报以笑容,并拍手鼓掌。

不久后,二人感觉困意连连,便起身回到各自的帐篷休息。

次日早晨。

李顾一反常态很早就起来,他走出帐篷后来到湖边,双手捧起湖水洗把脸,突然间,好像感觉到哪里不对劲。

他心里一颤,湖水竟然涨潮了,潮汐作用?不对,这个湖泊那么小,应该不会受到月球引力的影响。

唯有自然涨潮能解释得通,他赶紧来到希迪所在的帐篷。

“希迪,我们得马上出发了。”李顾在账外叫唤道。

希迪听到这话后,立即走出帐篷,“李顾,怎么回事?”

“湖水涨潮了。”李顾急忙说道。“涨就涨呗,用得着大惊小怪的吗。”利库玛在帐篷里面回应道。

“利库玛,你别乱说话,李顾自有其用意。”希迪说道。

“湖水从昨晚开始涨潮,就这意味着湖底连接这暗河,而且暗河水流也暴涨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容易到达暗河流经的山洞。”李顾解释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准备出发吧!”希迪兴奋道。

“好的,我先去叫醒秦小姐。”李顾立即说道。

一刻钟后,希迪和利库玛各自背上一个防水盒子,并递给李顾和秦慕兰新型氧气面罩。

这种面罩和防水盒子一样,是他们昨晚临时改装过的,可以在水下提供半个时辰的氧气。

他们在腰上绑上粗绳,将四人连在一起,戴上新型氧气面罩后,慢慢游向湖心,很快潜入湖底。

希迪手里拿着定位仪,游在最前方。李顾则留在队伍后方,一旦出现意外,可以随时保护秦慕兰。

他们游过一段时间后,定位仪指示灯突然亮起,希迪知道目的地就在不远处,赶紧加速向前游去。

此时水体流动越来越急,这与李顾所料想的一样,暗河的水不断涌向湖泊。

一行人终于游到漩涡处附近,希迪没有从淤泥里取出定位器,因为回程的时候,还需要其进行方向定位。

他们来到漩涡处,希迪转过身打出几个手势,意思是将要进入那里,大家要注意安全。

其他人伸出大拇指,向希迪示意已经做好进入漩涡的准备。

四人展开四肢奋力向漩涡处游去,很快被卷进漩涡中心,随后进入深处。

李顾身体受到水流的冲击,并且前面三人也在牵扯着他,自己完全不用游动,任凭惯性力向前移动。

突然间,李顾看到秦慕兰的四肢微缩,身体似乎没有在动,他心里一惊,使劲拉动粗绳,当他靠近秦慕兰时,保住她的身体用手拼命敲打面罩。

几秒钟后,秦慕兰惊醒过来,她发现李顾正在抱着她,正想挣脱他的手臂,但是很快二人被急流冲上暗河。

他们的头部探出水面,李顾的双手立即松开秦慕兰背部,打开氧气面罩,游到岸边。

这时秦慕兰游到李顾身旁,后者眼睛盯着秦慕兰,很害怕她生气。

但是秦慕兰显得很平静,李顾这才开口说道:“刚才你晕过去了,我是怕你出事,所以才有这番举动。”

“哦,我没事了。”秦慕兰低头轻声说道。

“那我上去吧。”李顾爬上岸后,伸出右手拉了秦慕兰一把。

站在岸边的希迪解开粗绳,抬头望向洞顶,“原来我在水下看到光点,原来是上方那些小洞透出的亮光。”

“你就是循着这些光点游向这里?”李顾问道。

“是的,我觉得既然亮光,那就表示此地有山洞。”希迪答道。

“李顾说得没错,这里的确有条暗河。”秦慕兰说道。

希迪打开防水盒子,取出手电筒递给李顾和秦慕兰。

李顾拿到手电筒后,往身后的暗河照射一番,“这只是暗河一小段,不知其通往何处。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海拔应该和湖面几乎相同,因为河面与湖面水平是一致的。”

“此前湖水涨潮,我们才可以顺利到达这个地方?”希迪问道。

“没错,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寻找‘地图'。”李顾说道:“此洞可能在湖泊周围的某座大山深处。”

就在他们谈话的同时,利库玛回到这里,“老大,这个山洞没有出口。左侧三十米的地方有个石门,里面可能是密室。”

“我们过去看一下。”希迪说道。

他们跟在利库玛身后,走向他所说的石门。

这扇石门深嵌在四周墙壁,高约三米,宽度大概有五米。石门严丝合缝,无法用工具撬开。

李顾上下打量这扇石门,并近距离查看一番,发现上面有厚厚一层灰土。

他从防水盒子里拿出短刀,轻轻的刮去石门表面的泥土。希迪和利库玛见状,立即上前帮忙刮去土层。

几分钟后,石门表面被刨得一干二净,中间位置阴刻几行文字,似乎为小篆。

李顾走近石门,仔细辨认一下这些文字,其内容为“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为天。”

李顾思考一阵,随后说道,“这些文字系郭店楚简本道德经的内容,收录在《太一生水》篇章。”

“这里面有什么含义?”希迪问道。

“我还在思考,你们先看一下附近是否有机关或暗道。”李顾说道。

希迪和利库玛分开寻找有用的线索,秦慕兰走到李顾身旁,“什么‘太一生水'啊,道德经不是记载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你说是现行本道德经所载的内容,石门上是《太一生水》里面的内容。”

就在这时,李顾停住言语,他似乎想到什么。

他从防水盒子里取出那三块玉璋,对照石门上的书写字体,“没错,石门上的文字字体与玉璋一模一样,为同一个人书写。”

李顾仔细查看石门上的文字,突然听到希迪大喊一声,“这里有机关!”

他疾步走过去,原来大门右侧有一个,附着于内墙壁,他用手电筒照射一番,机关上有三块可移动的石板。

“三块石板,这可不不是巧合吧。”李顾心里嘀咕着,他用短刀刨去石板上的泥土。

他惊奇的发现,石板上竟然是隶书文字。

“是不是转动石板上的文字,石门就可以开启。”希迪问道。

“应该是的。”李顾走回石门前,看着上面的文字,再看看手上的三块玉璋。

他心里暗道:“‘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为天。'这几句话到底隐藏什么线索?这和玉璋又有什么关系?”

“反一为天,辅以生水。应该就是这样,不会有错的。”

李顾确定无误后,来到石制机关旁边,从暗袋里取出马世杰交给他的纸条,放在玉璋上,相互对照上面的文字。

“秦小姐,你帮忙转动一下石板上的文字,由上自下分别为‘此'、‘三'以及‘营'”

秦慕兰用了几分钟时间转动石板,最终完成这三个字的摆放。

但是石门并没有什么动静,李顾站在石制机关前,都愣住了,他喃喃自语道,“金木水火土,水的确在第三个位置,没有错啊。”

“汉代的时候,水不一定排在那个位置啊。”希迪随口说道。

“位置不对吗?原来如此!《尚书》所记载的五行,水排在第一位。”李顾惊呼道。

他再次对照纸条和玉璋上的文字,“秦小姐,你再试一下‘而'、‘罪'以及‘兴'这三个字。”

秦慕兰继续转动石板,当她转到第三个‘兴'字的时候,石门内部突然传出几声响动。

“我们过去推开石门!”李顾说道。

三人走到门前,伸出双手,用尽全力打开这扇尘封已经的大门。

“我先进去了。”秦慕兰微笑道。“秦小姐,小心里面有毒气。”李顾赶紧说道。

“哪会有什么毒气,你太过于谨慎。”秦慕兰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