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劫辰己世(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030字
  • 2021-03-03 10:50:00

时间已经将近中午时分,烈日当空,天空中没有一片云彩。天气异常闷热,一点风也没有,空气仿佛被什么给凝住。

李顾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张千千身旁,将她抱入怀里。伸出左手,用大拇指按住她的人中,差不多一分钟后张千千醒了过来。

张千千睁开眼睛看到李顾,问道:“我怎么倒在地上了?”李顾想了一下,答道:“你刚才中暑晕倒了,我把你抱到这个凉快的地方,让你稍微缓解一下,好让你快点醒来。。”

张千千说道:“原来是这样啊。”片刻钟后,李顾轻声对她说道:“那个,千千,既然你恢复过来了,是不是可以站起来,我大腿有点酸。”张千千听完赶紧站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脸颊红的像个苹果一样。

这时她看到不远处的希迪,他赶紧岔开话题向李顾问道:“他是谁啊?”李顾答道:“他叫希迪,我刚刚认识的朋友。”

李顾走到希迪身旁,小声说道:“你不要说破这件事。”希迪看一眼张千千,微微一笑,说道:“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谈一下。”李顾道:“可以啊,不过先等一下,我给他们交代点事。”李顾说完便向张千千和虎子的方向走去。

“你们先回去。”李顾说道。然后拉着虎子到一旁,“没事的,你陪千千回去,今天发生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李顾和希迪走出小巷子,经过一条街道,来到休旅车旁,他们一起进入车内。

在这一路上,李顾思绪万千,他想从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里面理出头绪来,但没有什么用。看来他只能从身旁这个人找出突破口。

车子开到蒙城的一个公园,他们来到公园中心地带的赋觅湖,并在一张长凳上坐下。望着清澈的湖水,轻风袭来,令他们感受到一丝丝凉意,在这炎热的夏天,实为难得。

“李顾,外号李大腿,出生单亲家庭,英才卓越,少年得志。十五岁考上京城大学,大学期间参军,三年后退役完成学业,然后进入蒙城日报社。”希迪开口说道。

“你调查我?”李顾看一眼希迪,说道:“不过呢,我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从你的身手来看,绝非一般人,调查我的身份是你们这样的人能干出来的。”

希迪听到李顾这话,便说道:“但是我们只查到你公开的资料,很多重要信息我们并未调查到,包括你的少年和参军两个时期的信息,我们竟然完全查不到。”

李顾邪笑着看向希迪,说道:“为什么查不到?有可能被销毁了。”希迪大笑起来:“哦?是有这个可能,哈哈!”随后他继续说道:“我就说以我们的能力怎么可能查不到。”

“我只是说可能,又或者说这时期并不重要,极为普通,所以没有列入档案。”李顾转头看向岸边的垂柳。希迪依然笑着,片刻钟后,他说道:“别说这个了,你那些事我不感兴趣。我想问的是马世杰那天晚上给你的东西,你知道来历吗?或者说有什么线索?”

“我知道一些,现在就要告诉你吗?”李顾回答道。希迪感到很诧异,说道,“你那么爽快答应了?”李顾道:“我打不过你,又跑不了。再说了,你和杀害马叔那帮人应该不是一伙的。”

“何以见得?”希迪问道。“很简单,因为到现在我还能坐在这里和你愉快谈话。以你的能力用其它方法让我开口,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李顾回答道。

希迪倒是丝毫不讶异,从隆余斋到这里,李顾就一直显得很镇定,波澜不惊,没有一定历练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希迪见状便说道:“那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把你所知道的说出来吧。”

李顾向他道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由于我有稿件的任务,所以很晚才睡。时间到半夜一点多钟的时候,我突然接到马叔的电话,叫我马上去他店铺一趟。

这大半夜的,语气那么急促,以他沉稳的性格,不该如此。我觉得事态严重,毫不犹豫的驱车赶往他的店里。

途中,马叔又打个电话给我,但从他的语气来看,极为慌张。他怀疑自己被人监视了,店里不安全。叫我去到距离他店铺几十米的一个小巷子里,还叫我到那里后立刻打电话给他。

等我到了那个小巷子,按照他的吩咐打了电话,然后静静的在那里等候,几分钟后他也赶到巷子里。我看他行色慌张,似乎遇到什么事。但没等我开口说话,他急忙将手里的一个锦盒递给我。

他先是交代一些关于我个人的事,这一部分我就不告诉你了。谈话到最后时,他让我一定要保管好锦盒里的东西。我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块玉。

我拿起这块玉,借着微弱的光,只看见有雕刻的图画,以及周围的一些文字。但我没有细看,很快将它收好放回锦盒里。然后他告诉我,这块玉事关一个重要线索,而且可能与我父亲有一点关系,同时他也察觉到有人监视他,估计和这块玉有关。

他还说与这块玉一起的还有一幅古画,但他不明白这幅画里面有何玄机。所以他先留在店里,探究一番。

“还有一幅画?”男子打断李顾,他没想到欧阳度那个长盒里的竟然是一幅画。李顾点点头,然后他示意李顾往下说。

等马叔回去后,我看到一个身影从墙角处走出来跟着他,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人是你吧,身型和你差不多,我估摸着不会错的。希迪微微一笑,表示那个人就是他。

我不放心,所以在后面悄悄跟着你,不过当我发现你只是监视马叔,并不会伤害他,我就安心的回去了。没想到他还是遭遇不测,马叔遇害当晚你在现场吗?

希迪见李顾把一些重要的事情告诉他。作为回报,他就把当晚马世杰被害的细节告诉李顾。

“你是说那把用作凶器的古剑是你的?”李顾惊讶道。“所以警方并没有查出什么线索,也是这原因。”希迪说道:“现场没有指纹,凶器还是一把古剑,你说怎么查。”

李顾陷入沉思,说道:“世上无绝对,我觉得能查出来。因为有作案动机,那幅画被抢走了,他们是还想让我交出我手上的那块玉。”

“我可以帮助你,但是有个前提,就是你得把对那块玉所了解的事情告诉我。”希迪把手压在李顾的肩膀上,他身子立马沉下去,而且还有点痛。这更加确定他旁边的这名男子绝非一般人。

随后李顾继续讲述他所知道关于那快玉中图画的含义及来历。但他表示搞不清楚里面的文字是什么,只知道是古越文,至于是什么含义,可能要请教熟识相关古文的专家才懂。

“那我就去找懂得这些古文的专家。”希迪说道。“我觉得很难,估计全国能懂得这些文字的专家屈指可数。”李顾摇摇头。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寻找懂得这方面的专家,就不信找不到。”希迪说道。李顾有点惊讶,心想:眼前的这个人难道和这块玉有什么渊缘,非得一探究竟。或许能通过此人得知马叔死于何人之手,也能从中知晓父亲的一些事情。

“我想知道你为何迫切的想知道那块玉的线索?有什么目的?”李顾问道。“恕我不能告诉你,就算我说了,你也可能把我当成疯子。因为这超出你所能理解的范畴。”希迪回答道。

“从你的姓氏来看就难于理解了。”李顾开玩笑的说道。“我用的名字只是我真名的一部分而已。还有我想说的是,我没有姓氏。”希迪默默的说道。

李顾听完,吃惊之余,他陷入沉思。随后起身走到湖边的栏杆旁,说道:“这不是我要关心的,我关心的是凶手以及他们的目的,当然,这也关乎我个人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必须要查清楚。”希迪同样也走到李顾身旁,双手扶着栏杆,静静的看着湖水。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销磨。唯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这是唐代诗人贺知章的诗歌。”李顾说道。

希迪感到莫名奇妙,“你说的什么诗歌的,我不懂。我知道家乡两字,还有春风,但是现在是夏天,哪来的春风。”李顾这下不知道如何言语了,只好说道:“我就随口那么一说,而且这只是比喻。”不过他还是听出点什么。然后他继续说道。“这首诗道出了思乡之情。”

希迪沉默一阵,转身向公园外走去,而李顾则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半个小时后,希迪开车送李顾到他家楼下,下车前希迪对他说:“如果找到专家,我会通知你的。”听完这话李顾有点犯难,说道:“我手机被摔坏了,这几天也没来得及去买一台新的手机。”

希迪没有说话,他从后座的一个公文包里拿出一台手机。说道:“这是马世杰的手机,我换了张新卡,号码只有我和复都姆知道,你先用着,随时等我们的电话。”

希迪将手机扔到李顾怀里。他有点错愕,说道:“我就说警察怎么没查到我和虎子身上,原来马叔的手机在你手上。”

希迪听完这话,差点忘了他还有隆余斋大门的钥匙。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李顾:“他们就是用这把钥匙打开隆余斋的大门,我想这会对你查清楚案件有所帮助。”李顾接过钥匙,说道:“你竟然拿了那把大门钥匙。”

“我是不会错过任何线索的,还有记得我说的话。”男子说道。李顾寻思片刻,说道:“看这情况,我们只能合作了。”

李顾下车后,看了看车尾的车牌号,心想:此一遭,祸福难料啊。

李顾走上楼梯,把房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人是虎子,他躺在沙发上正在玩游戏。“顾哥,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吧。”虎子站起来说道。“没事,我这不是挺好的嘛。”李顾边脱鞋边说道。

李顾一屁股坐上沙发,身体背靠沙发,抬头望着天花板。虎子在一旁默不作声。几分钟后,他开口说话道。“虎子,我们认识那么多年了,没什么给你的,过几天我给你账号转点钱。”虎子听完显得很平静,显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哥,你已经很照顾我,这钱我不能要。”虎子说道。“说给你就给你,别啰嗦。尽快离开蒙城,除了你的家乡,想去哪都行。”李顾说道。

虎子不明所以。李顾拿出钥匙递给虎子,问道:“这是你们店铺大门的钥匙,你知道这把钥匙是属于谁的吗?”

虎子接过钥匙仔细观察一番,说道:“我们店铺大门一共有三把钥匙,我们两位掌柜那里各有一把,还有一把在我这里。但有点极为重要,就是大门的锁是特制的,钥匙没法复制,因为店里贵重的东西太多,就怕贼人惦记,所以我们三个人时刻把钥匙放在身上。”

虎子从鞋垫上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李顾,后者拿到钥匙后特意将两者比对一下。

李顾道:“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告诉你们二掌柜老马和别人那幅画的事。”虎子道:“有的,那天晚上回家后二掌柜打电话给我,在谈话过程中我将此事给他说了。”

李顾思考一阵,说道:“结合我刚得到线索,你们二掌柜靠不住,马叔的死可能与他有关,但他应该不是凶手,他极有可能被收买了。看这情况你得马上离开蒙城。”

虎子有点疑惑,说道:“那店里的生意怎么办?那里有些很贵重的古董,都是马爷的心血。”李顾说道:“只怕你们二掌柜要彻底掌管这间店铺了,你留在那里也很危险。其实吧,你不用过于操心,俗话说得好,人心不古必自噬。”

“说得文绉绉的,意思不就说自食其果。再说了,这句话也不是俗语。”虎子喃喃自语道。“虎子,说什么呢?”李顾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感慨而已。”虎子答道。“你得赶紧离开蒙城。”李顾说道。

“行吧,那我什么时候离开?”虎子说道。“你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轻装简便,明天就走。”李顾站起来,虎子看了他一眼,便起身走到门口,“哥,我走了。”虎子小声说道。“好的,记住了,永远别回蒙城。”李顾看着他离去,心里莫名的有点感伤。

在李顾家楼下不远处,停着一辆奥迪车,车里坐着的正是西装男和新手司机。此时两人正在监视李顾,见到虎子从大楼门口出来。西装男拍了拍新手司机的肩膀,“你瞧,那不是昨晚和李顾一起的那个人吗?”西装男说道。

新手司机身子向虎子出来的方向望去,“俺看着有点像,但又觉得不像。”他拼命的在脑中回忆。“蠢货!我看就是他!”西装男呵斥道。

“俺们要跟住他吗?”新手司机问道。“不需要,上头叫我们专门盯住李顾,他就先别管了,反正知道他住什么地方。”西装男回答道。

傍晚七点钟,在蒙城市郊区。

一名老者正在悠闲的品着龙井茶,只是表面上看来平静,可内心却是无比焦虑。但他不能让别人看出来,毕竟经过岁月的洗礼,绝不能让人看出自己内心的变化。

院子的木门被打开,一名年轻人走到他面前。“他们仍然在监视那个叫李顾的记者。”说完站到他后面。“知道了。”他轻声说道,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一刻钟后,他缓缓的张开眼睛,拿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上次没能从那个记者的口中得到线索,下一步你们有什么计划。”

年轻人听完感觉有点紧张,“不是说继续监视吗?”他瞥了一眼老者,见他没有说话,便继续说道:“那下一步怎么办,我们听您的。”

“想尽办法得到线索,实在不行,把那名记者请过来,我想亲自见他一面。”老者缓缓的说道。

年轻人点点头,随后疾步走出院子。

第二天临近中午。在李医生的诊所内,张千千来看望小胡。“你来看望我也不带点水果,那么小气。”他见张千千空手而来有点生气。“没来得及买,你那么喜欢吃,我下次带几框给你,慢慢吃。”张千千说道,而且最后三个字还故意提高音调。

“别,别,我错了,姑奶奶。”小胡听完这话有点认怂得意思,他随后岔开话题,“李大腿呢?两天没见他了。”张千千并不想理睬他,随口说道,“不知道。”

小胡微微一笑,“别人可以不知道李大腿在干嘛,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张千千大声说道。小胡看着她,说道:“看来李大腿惹怒我们家大小姐了。”

张千千用手轻轻的拍了他脑袋,“就你多事,其实李顾现在就在他家,可能在休息吧。”然后她继续说道:“你找他干嘛。”小胡听完咧咧嘴:“我就不能问一下啊。”

“能啊,随便你。哎,狐狸,感觉你的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张千千调侃道。“不,我不能出院。什么都比不上我的命要紧,我还要待在这里。”小胡说道。

“你看人家李顾生龙活虎的,你的体质也太差了吧。”张千千继续调侃小胡。“我能和他比?人家外号就叫李大腿,壮得像头牛似的。”小胡说道。“其实你就是一个书呆子。”张千千说道。

诊所外的一辆奥迪车内,西装男正在盯着诊所,向新人司机问道:“你确定和李顾一起的那个人还在这间诊所内?”新人司机答道:“确定,俺问过老二了,他说那人就没出来过。”随后新人司机继续说道,“还有,他还说,那天那个女的刚才进去了。”

几分钟过去了,新人司机觉得有点无聊,“搞不懂上头叫俺们来这干啥。”他开口说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蠢货!”西装男大骂道。“说了别骂人,说到蠢,你比俺蠢一百倍!”他反骂道。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们两人在李顾家楼下监视他。新人司机买两个汉堡正想回到车里,可是没想到李顾突然跑出大楼,在西装男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进入了一辆越野车里。等新人司机回来启动车子想要追上那辆车的时候,李顾乘坐的车已经快要驶离他们视线范围了。

等他们追了几条街后,李顾乘坐的车辆已经彻底离开他们的监视范围。被甩开后他们都不知所措,过一段时间才从蒙圈状态回过神来。西装男赶紧给辜爷打个电话,告诉他人给跟丢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办。辜爷想了一阵,吩咐西装男叫他们去一趟上次的那个诊所,听命行事。

而在李顾那边,在摆脱追踪后,复都姆开车将他送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进屋后他见到希迪,“接到你的电话就赶过来了,并且还摆脱了他们的跟踪,你这名手下还挺厉害的。”李顾说道。

“复都姆有这方面的能力,算了,不谈这个了。知道找你来有什么事吗?”希迪说道。李顾并未着急回答,他慢悠悠的坐上沙发,“除了我手上这块古玉的线索,你还能找我做什么。难道你找到能破译古物上文字的专家了。”

“你猜的没错,我找到专家了。”希迪说道。李顾看一圈房子周围,回过身来对希迪说,“速度挺快的啊,那是不是现在就带我去见那个专家?”希迪没有回答李顾的问题,而是在李顾旁边坐下,“不急,先吃完午饭。”

李顾顿时有点无语了,心想:找人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去见人反而不着急了。虽然他有点生气,但是他还是忍住没有说出声。

“这饭菜是你们做的?挺不错的。”李顾边吃饭边说道。希迪抬头看向他,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而复都姆则一个劲的拼命夹菜吃饭。

“我们把这些饭菜都吃完吧,别浪费。”希迪示意李顾继续夹菜。“我有点饱了。”李顾放下筷子说道。不过很快眼睛瞄到希迪用锐利的眼光望向他,感觉像是要吃了他一样,李顾心里一惊,立马拿起筷子夹菜到碗里。

他们三个最终还是把饭菜吃个精光。在收拾好碗筷后时间已过中午十二点。

“昨天我回去后就开始找人,很快就通过熟人找到一名专家。他现在人在沪海市,是沪海大学的历史系教授。”希迪说道。李顾并未接话,而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然后他继续说道:“他是专门研究古文的,尤其精通古越国文字。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通过熟人找到他,我觉得他应该能帮助到我们。”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出发?”李顾问道。男子听完后看一眼手表,“大概一点钟出发,蒙城距离沪海有三百多公里,开车的话下午就能到那里。”

李顾这下彻底明白了,原来他们都有计划的,怪不得一点也不着急。男子继续说道:“我们下午到沪海,找个宾馆稍微休息一下,晚上去见那名教授。还有,那块玉你带在身上了吗?”

李顾突然灵机一动,既然你们耍了我,那我也要耍你们一回。“我没带。”李顾说道。男子身子颤抖一下,说道:“你刚不是说猜到我叫你来干什么的吗,怎么会不带那块玉出来。”

李顾倒也不急,他缓缓的说道。“你来电话叫我马上去你那里一趟,我这一着急就忘了带出来。”说完他心里异常爽快,也给你尝尝被人耍是什么滋味。他看一眼希迪的表情,感觉到他心里略显凝重。

现场气氛瞬间凝固,他们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时间过一小会儿,李顾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便开口说话:“我骗你的,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放在家里,这得多危险啊,我把它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希迪听完后李顾的话后,心情才渐渐舒缓下来。

片刻钟后,希迪对李顾说道:“快到一点钟了,我们现在去把那块玉取出来,然后出发去沪海。”男子说完便示意准备出发。

与此同时,在诊所外的奥迪车里,西装男和新人司机仍然在监视着张千千和小胡。

几分钟后,西装男接到辜爷的电话,命令他们将诊所里面的两个人绑了,并且要求他们在绑完人后给他打个电话,等候下一步通知。

新人司机在得到命令后立刻打开车门正想冲进诊所内。西装男赶紧叫住他,“你这蠢货,想干嘛。赶紧给我回来。”新人司机听完这话挺不情愿的,但他还是回到车里关上车门,说道:“不是叫俺们绑人吗?”

“说你蠢还真的就是蠢,行动前要计划一下。”说完便在对讲机里呼叫附近的几个伙伴,让他们来到奥迪车里,一起商讨行动计划。

“这种事还讨论个啥,直接冲进屋绑人,然后走人。”新人司机喃喃自语。西装男听完这番话都无语了,真的是蠢货一个,但他并没有理睬新人司机。

商讨完毕后,西装男交待新人司机留在这里,等绑到人就立刻开车。

绑人行动进行很顺利,他们几个人冲进诊所后,直奔病房,见到张千千和小胡后,便开始动手限制两人的行动能力。他们两人哪有什么能力反抗,直接服软了。然后被带到奥迪车内,新人司机见状立马启动车子,疾速开走。

途中,新人司机看一眼西装男,开口说道:“那个啥,俺们要带他们去什么地方?”西装男眼睛没有看着他,直接说道:“辜爷不是说了,让我们等候通知。”

西装男眼睛直盯着手机,几分钟后,西装男接到了辜爷的电话,叫他们带人去往郊区的一个地方,并在那里附近停车,会有人来接应他们。

十几分钟后,他们来到郊区辜爷所说的那个地方,随后在附近停车。果不其然,很快便有人来带走张千千和小胡,并叫他们按照原路折返开回市区。

在另一边,李顾他们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成功取走那块玉,正想驱车开往沪海市。突然间,李顾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一眼旁边的男子,同时男子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表示自己并未拨打他的电话。而复都姆正在开车,也不可能打电话。

“喂!”李顾接通电话后并未多说话。电话那头在停顿几秒后,开口说话道:“张千千和胡宜刚才被人绑了,目前他们人在郊区溪口村三巷十九号。”说完便挂断电话。

李顾听完后傻愣一下,随后对希迪说道,“你确定这个电话号码只要你们两个人知道?”希迪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是的,怎么还有人知道这个号码,出什么事了?”

这时,李顾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那几个黑衣人,对希迪说道,“别人是如何知道号码的事,等以后再说。电话里的那个人说我有两个朋友被绑了,他们现在人在郊区的一个地方。”

“你先别管,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沪海。”希迪说道。李顾摆了摆手,“不行,我必须去救他们。”随后他继续说道:“被绑的那个人里面其中有一个人,就是说出玉中图画来历的那个人,他必须和我们一起去沪海。”

“你确定他会对我们有帮助?”希迪说道。李顾很快便回答道,“是的,他有这方面的能力。”希迪沉思一阵,最终还是决定让复都姆将车开到李顾所说的那个地方,设法营救被绑的那两个人。

在去往郊区的路上,李顾的心里惴惴不安。他望着窗外,路旁的一幢幢大厦仿佛怪物一般直冲他而来,令他不寒而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