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劫辰己世(三十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980字
  • 2021-06-12 13:59:10

几秒钟后,张千千取消攻击模式,二人脸朝地狠狠摔在地上。

卡拉姆和古丁站在树杈上,喃喃自语道:“刚才真是太险了,没想到这么落后的武器,竟有如此能效。”

“看你们怎么躲过我这招!”机甲男再次跳跃到空中,身体完全展开,聚集所有能效,发射几十道密集的声束。

卡拉姆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无法使用空间环形器,只能将大脑反应加速器调至人体最高极效值。

他拽着古丁行至机甲男的身后,随时后松开古丁的衣服,片刻间,双脚膝盖落地,勉强用手支撑。

机甲男落入地下,四处寻找卡拉姆和古丁的身影。以此同时,几名披风男拔出长剑,急速向他们袭来。

“不好!他们有危险!”张千千刚想启动反重力装置,但是怕伤害卡拉姆,这个攻击手段可是敌我不分的。无奈她只能从背后取出箭弓,向那几名披风男射出翡金箭。

机甲男转身看到卡拉姆弯着腰,并且双手撑地,觉得他已经耗尽身体能量,迈步向他奔袭而来。小胡见状赶紧冲上前,并令轻甲加强拳头的力度。

只听见嘭的一声,机甲男想用机械臂挡住小胡的攻击,但是后者的拳头强度实在太大,机甲男无力招架,二人各自后退几步。

小胡挡在卡拉姆身前,眼睛直视对方,“你还能站起来吗?”

卡拉姆没有出声,他此时努力恢复大脑机能。

机甲男见战况不太妙,大吼一声,“我们撤离此地!”那几名披风男听到指令后迅速向城郊逃去。

小胡正想追击上去,张千千拦住他,“别追了,卡拉姆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如今最要紧的事情就是送他回基地进行治疗,”

半个时辰过后,他们回到城内基地。

张千千在治疗室对卡拉姆进行理化治疗,小胡则陪着古丁来到基地住宿区。

他们来此目的是与学者见面,这几个人作为团队一直在迪海姆基地研究新型光子武器。

一个月前,研究团队领头人辛汉,带着一名学者及其助手,外出执行机密任务。

但是途中不幸被古骊人袭击,他们抓获了辛汉,助手当场毙命,只有那名学者逃出生天。

古丁刚为了获得辛汉的信任,刚见面就向他表明自己的身份。

辛汉看着眼前视窗画面的个人名片,他感到很惊讶,竟然会有职位如此高的人来这里。

“你们的研究进展到什么程度?”古丁问道。

“我们研究的东西有很强的专业性,我用简单的方式回答你的问题。”辛汉说道。

他想继续说下去,但是被古丁打断,“你可以讲述得专业一点,我能听得懂。”

辛汉略微有点惊讶,不过他很快说道:“我们团队对光子武器研究有预期目标,就是攻击敌方人员后在其身上形成能量场,并且瞬间转换成量子光洞,令其消失在当前空间。”

“既然没有达到预期,那你们对光粒子的研究呢?”古丁问道。

“团队对光粒子激发到一定的能级后,发现这些光粒子进行折射,然后消失不见。”

“我们以为研究有进展,没想到几次试验下来,消失的光粒子,就是单纯的消失,没有跃进到另一个空间。”

“没办法,团队只能另辟蹊径,尝试着将能态折射的光粒子进行曲线运动。经过几个月的研究,我们成功将光粒子能级减弱至零,在其停止运动后,再减弱到负值,此时光粒子终于能够进行环形轨迹运行。”

古丁开始有点不耐烦,“这些我都能够明白,请你说出重点。”

辛汉继续说道:“我们团队已经可以变动能级的情况下,改变光粒子的运行轨迹。”

“这样已经不错了,我此前获得一项很重要的研究成果,可能会帮到你们。”古丁说道。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辛汉说道。“什么事?”古丁赶紧问道。

辛汉看一眼小胡,后者知道他要说什么,“这里没有外人,说吧。”

“我们前几天从古骊人那里获取弘石,这项研究肯定会有飞速的发展。”辛汉说道。

“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有弘石,你们确定是真品吗?”古丁惊讶道。

“你过来看一下。”小胡走到一个储藏柜,解开保护系统,从里面拿出弘石。

古丁拿到手里,查看一番,说道:“这个的确是弘石,你们是怎么得到的?”

“辛汉学者获救后告诉我们,他关押期间获得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古骊人藏有弘石。”小胡随后将偷取弘石的过程讲述一遍。

古丁看着弘石,喜行于表,“有弘石的话,可以帮助我们加快计划进程。”

“那我带在身上,以防不测。”小胡将弘石放入大腿外侧机甲。

“这样也好,这些日子一路奔波来到这里,有点累了,我们明天早上商议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实验。”古丁说完这番话后,转身离开。

小胡向学者交待一些事情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打开手臂上的立体时刻表,时间已经九点半钟,洗漱完毕后,躺在移动床架上,很快进入睡眠状态。

老房子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抱着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给他喂了一颗糖。他们走到田野里,小男孩不停的采摘鲜花。

在山坡上,三个人洋溢这笑容奔跑在山路上,小男孩在前面摔了一跤,这对夫妇赶紧跑上前去,扶起小男孩。

片刻间,夫妇二人将要离开这里,小男孩大哭大闹,声嘶力竭的喊着不要走。

“你们别走!”小胡突然惊醒过来,发现是一场梦,闭上眼睛,可是翻来覆去,已经难以入眠。

他看一下时刻表,现在才五点一刻,起床后,往杯子里倒入热水,咕噜几口喝下去。

几分钟后,小胡打开房门,经过几条廊道,来到治疗室。

张千千低着头坐在背椅上,可能已经睡着,小胡轻轻走到她身旁,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她缓缓张开双眼,抬起头看到旁边的小胡,很快将外套丢到小胡身上,“你怎么来了?现在是什么时间?”

“凌晨五点多钟。”小胡看着躺在床上的卡拉姆,“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还行,我们给他注射了大脑养液后,身体机能恢复了不少。”张千千答道。

小胡起身走到医疗床旁边,卡拉姆的脸色确实变得红润。

张千千正想站起来,基地内部警报声突然响起。

她立即跑到小胡身旁,后者赶紧看一圈周围,然后弯下腰用手拍几下卡拉姆的脸颊。

“卡拉姆,醒过来!”张千千大声喊道。

卡拉姆睁开眼睛,转头看着二人,这时他也听到警报声,“发生什么事了?”

小胡拿起头罩装入卡拉姆的头部,“你马上询问一下守卫长。”

“基地出什么事?”卡拉姆看着视信窗口,守卫长正在快速跑动,表情很慌张。

“报告长官,基地被古骊人攻陷。”守卫长答道。

“你们立即前往那几名学者的住所,确保他们的安全!”卡拉姆命令道。

“我们已经分成两队,一队已经前往学者的住所,我带着另外一队人正在向治疗室赶过来。”守卫长说道。

“我这里不用你们来,有同伴在此,你们全部都去学者那里。”拉姆大喊道。

“收到命令!我们立即改变行动路线!”守卫长说道。

卡拉姆断开通讯,他拿起轻甲快速穿上,“我们也要赶往学者那里。”

张千千和小胡同时也装备完毕,跟着卡拉姆走出治疗室。

此时基地住宿区一片狼藉,按照守卫长的部署,他们分开几队人员守在几个重点区域。

古骊人向他们发动几次进攻,但是战力悬殊,不断的有古骊人倒在地上或者受伤撤退。

卡拉姆三人赶来的路上,他们遇到机甲男和几名披风男。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们搞的鬼!”卡拉姆说道。

机甲男看着卡拉姆说道:“你昨晚受那么严重的伤,还能恢复得那么快,身体素质实在太强了。”

“你们现在是困兽之斗,此次不会像之前那样随便逃脱。”卡拉姆说道。

“是吗,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机甲男大笑道。

卡拉姆突然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心里暗道,“看来我们被包围了,那边应该是古骊人。”

“你们小心身后。”卡拉姆说完话后,开启通讯装置,“守卫长,立即派一队人员来第五区廊道。”

张千千取出箭弓,装入三支翡金箭,指向后方廊道,古骊人刚跑进她的视线范围,咻的一声,弓箭直射向古骊人的头颅。

卡拉姆和小胡拔出长剑向那几名披风男奔袭而去,就在这时,机甲男也加入战斗行列,十几个人相互缠斗。

他们等到一队守卫赶来这里,迅速解决那些古骊人,并对机甲男以及那些披风男形成包围之势。

“长官,古骊人太多了,我们恐怕守不住。”守卫长出现在卡拉姆眼前的视窗里。

“那你们赶紧撤离到我们这里!”卡拉姆命令道。

几分钟后,大批守卫撤至此地,卡拉姆感到什么讶异,“你们怎么那么快来到这里?那些古骊人怎么没有追过来?”

“我们撤退前,基地里突然涌进很多侍卫,袭击那些古骊人。”守卫长说道。

“应该是尼呼城府的卫兵,那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卡拉姆继续问道。

“我们无意发现一条密道,所以才安全抵达这里。”守卫长答道。

“竟然还有密道。”卡拉姆思考一番,随后说道,“如今出现这种情况,基地不能待下去,城府卫兵随时攻到这里。”

“长官,那我们该怎么办?”守卫长说道。“你带我们去密道。”卡拉姆命令道,“守卫听令,立即使用乌弹。”

机甲男和那几名披风男突然间眼前漆黑一片,十几秒钟后,他们恢复视力,没看到对方的身影,他们早已消失廊道里。

太行山深处宿营地。

三顶帐篷安置在平坦的雪地上,帐篷前方有一个火堆。

秦慕兰用手拿起一块烤肉,很快吃下去,她赞叹道:“这肉烤得真好吃。”

“那是当然,我亲自挑选的牛肉,能不好吃吗。”希迪微笑道。

秦慕兰瞄一眼李顾,然后问道:“刚才你们所说的‘羊壁'和‘伏首'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顾没有作声,只是起身走向自己的帐篷,回到火堆旁边时他手里多了三块玉。

“这是玉璋,‘羊壁'和‘伏首'这四个字就刻在其中一块玉正面,这些文字是古越文。”李顾说完将玉璋递给秦慕兰。

秦慕兰仔细看这上面的文字,皱起了眉头。“你看不懂的,这三块玉璋上面的文字,讲述的是两千年前的一个故事。”李顾说道。

南越国国君在咸阳为将时,无意中得到两本奇书,书里记载着各种奇闻异事,以及修仙炼丹之术。

不久后赵佗征讨越地,此后入主为君王,发现两本奇书竟然暗藏长生之术的奥秘,他用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研究并且炼制“长生丹”。

某一天夜里,深藏在宫廷密室的两本被人盗走,赵佗疑系内廷之人所为,命人暗中调查。

最终追查到其幼子赵治,赵佗密令内侍查抄赵治府院,并未找到那两本奇书。

虽无确凿证据证明奇书为赵治所盗,但是赵佗依然迁怒于赵治。他命赵治到宫廷殿前,并令内官宣读诏书。

赵治被放逐至恒山郡真定县,其所有下属罪已连坐而诛杀三族。

以此同时,赵佗令臣属不得议论此事,言官表疏亦被驳回,并给予惩诫;所有史官不能记载此事,否则罪论诛族。

赵佗此后逐渐退隐归政,命人营造一处宫院,以养天命。

秦慕兰听完这个故事,将这三块玉璋归还李顾,默默看着火堆,似乎若有所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