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劫辰己世(二十九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10字
  • 2021-06-04 14:49:40

李顾见秦慕兰下车,他迅速打开车门,紧随在后,很快追上秦慕兰。

两个人默默行走着,四行脚印深埋于身后的雪地上,在此期间他们没有任何言语。

他们一路行至山崖处,底下是山脊,对面为此山另一个山头。

李顾望着下方,白雪覆盖着整个山脊,只见几棵翠绿松树点缀其中。

雪花如棉絮般飘在空中,缓缓落入地下。

“天山雪云常不开,千峰万岭雪崔嵬。北风夜卷赤亭口,一夜天山雪更厚。”李顾开口说道,“这是唐代诗人岑参所做的诗句。”

“我对岑参这位诗人略有所闻,但是这首诗不是描写天山的吗,与太行山有何关系。”秦慕兰说道。

“我只是见到眼前的雪景,突然想到这首诗,也就随口说出来。”李顾轻声说道。

秦慕兰继续山崖边上行走,她走过一段距离后,停下脚步,并伸出双手,雪花缓缓落入手心。

“李顾,你说前面山脊里会不会突然跑出几只雪怪出来啊。”秦慕兰微笑道。

李顾大笑起来,说道:“怎么不可能啊,昨天你也见到那两只祝神鸟,往后见到什么怪物或异兽也不要觉得稀奇。”

几分钟后,他们向着商务车抛锚的地方走回去,此时车子也快要修好。

希迪回到车上,对李顾说道:“我们不仅修好引擎,还加大了性能。”

利库玛启动车子,只听见发动机嗡嗡作响,犹如赛车的声音一般,片刻间,这辆商务车在山路上飞驰而行。

尼呼城基地内。

卡拉姆教导小胡搏击术,他先示范动作要领,小胡学了一遍,他再纠正几个错误动作。

“胡宜,你的身体太单薄,需要炼一下肌肉,并且还要增加体重。”卡拉姆说道。

小胡甩出几个拳头,但是力道不是很足,“没办法,天生如此,我会好好锻炼的。”

“你可能使用兵器会好一些。”卡拉姆走到兵器柜前拿起一把长剑,随手扔给小胡。

小胡接过长剑,一个后空翻,在空中做出甩剑动作,落地后岔开双腿半蹲,长剑刺向前方,整个招式行云流水,潇洒利落。

“好一个翻江倒海,仙人指路!”卡拉姆拍手叫好,“你还是适合用剑。”

“这里太小,很多招式没能施展出来。”小胡叹气道。

“你装上轻甲,我们到城外找个宽阔的地方。”卡拉姆说道。

几分钟后,二人装备完毕,戴上头罩,一起离开练习场。

他们走在廊道上,快到基地大门时,卡拉姆接到一个视信请求,启动装置后,张千千的身影出现在视窗画面里。

“我已经联系到古丁,具体什么情况,等你到来再说。”张千千说道。

“好的。”卡拉姆断开视信后,从通讯记录上删除此次视信内容。

“发生什么事?”小胡问道。“我们先去千千那里,此前我说的那件事有进展了。”卡拉姆不能把话说得太过直白。

小胡并未继续追问,而是默默跟在卡拉姆后面。

他们走过几条廊道,拐个弯就到达张千千所住的房间。就这这时,小胡被卡拉姆拦住。

张千千房间门口站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穿着黑色披风,另一个人身穿守卫重装机甲。

卡拉姆见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似乎想破门而入。他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你们想干什么!”那两名男子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叫一声,披风男正想转身,瞬时被一个大脚飞踢过来,他的脑袋被击中。

机甲男刹那间感觉到一股剑气袭来,他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从背后拔出一把长剑挡住对方的攻击。

小胡的偷袭被机甲男抵挡,他赶紧向后撤步,随后一个跃步,跳在空中,扬剑挥下,机甲男快速侧斜身体,躲开攻击,朝着廊道另一个方向跑去,

披风男倒地后立即起身,举起拳头向卡拉姆袭来,后者瞬间开启光盾,挡住他的重拳。

“不好!他在我的身后!”卡拉姆暗道。

披风男攻击无果后,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跃身来到卡拉姆身后,用一招迅风腿踢向其大腿内侧。

披风男明白自己身处敌营,并不想与对方多过纠缠,他果断跟着机甲男逃离此地。

卡拉姆和小胡向二人逃去的方向前后追击,在快要跟上的时候,机甲男突然停下来脚步,转过身来,左手机械臂开启攻击模式。

“胡宜,那是声束攻击装置,我们赶紧开启大脑反应加速器。”卡拉姆说道。

“为什么要启动反应加速器?还有声束攻击是怎么回事?”小胡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卡拉姆这时发现来不及了,因为机甲男已经发射声束,他将反应加速器极效调到最大值。

就在声束快要射进小胡大脑之时,卡拉姆飞身向他扑去,他们躲过第一波攻击。

小胡从自己说完话直到落入地下,仅听到音爆声,其它的什么都没看到。

“开启大脑反应加速器!”卡拉姆朝着小胡耳朵大声喊道。

小胡立即启动加速器设备,大脑的反应速率提升不少,他终于看到第二波声束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袭来。确切来说应该声束画面显现在大脑里,并非正常的眼睛所看见。

小胡成功躲开第二波声束的时候,机甲男已经被卡拉姆击倒在地。

“卡拉姆,你可是够快的啊!”小胡起身后迈步向披风男追去。

就在这时,基地的警报声响起。

“解除警报,基地内的人员不得擅自离开岗位,调休的人员回到原来的岗位。”卡拉姆开启通讯装置,发布几项命令。

机甲男趁着卡拉姆发布命令的时候,恢复机甲性能,他伸出右手机械臂,聚集能量。

“卡拉姆,小心身后!”发出喊声的是赶到这里的张千千,她此前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有响动,觉得可能出什么事,便跑到装备室装上轻甲,打开房门走到廊道,见到那里有打斗痕迹,很快朝这里追上来。

卡拉姆转过身来,看到机甲男正在朝自己发射光炮,他纵身一跃,跳到空中,躲开攻击。

这几个光炮击中廊道的墙壁,形成几个大窟窿。

机甲男迅速收回右手机械臂,逃离此地。张千千见状赶紧向他离去的方向奔去。

卡拉姆落地面,翻了几个跟斗后,他立即断开通讯装置,并追击机甲男。

机甲男逃跑途中,突然转过身,双手启动机械臂装置,同时朝着后方发射密集的声束和光炮。

张千千和卡拉姆停下脚步,躲开攻击。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机甲男离开基地。

几分钟后,小胡回到基地与他们会合,他追击披风男到基地外面的时候,就不见去踪影。

他们三人战斗现场检查一番,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只能回到张千千的房间。

“他们其中一个人身穿基地的重装机甲,我怀疑与昨天那名守卫的失踪有关。”卡拉姆说道。

“我怎么没见过这样的机甲。”小胡说道。

“这件重装机甲是这个基地特有的装备,已经被淘汰了,攻击方式很落后。”卡拉姆说道:“另一个人身穿盔甲的整体形状,我好像在迪海姆基地见到过。”

“千千,你还记得吗,当时围攻我们的古骊人那里有个神秘的异族人。”

“古骊人首领身旁的那名异族人?”张千千问道。“不确定是否为同一个人,但肯定是同族人。”卡拉姆说道。

张千千听完这话陷入沉思,她想不明白那名异族人到底有何企图。

“别讨论这些了。”小胡坐到椅子上说道:“张千千,你不是说已经和古丁联系上了吗,他们来这里可能想刺探你们通话的内容。”

“有这个可能!”张千千突然惊醒过来。

“古丁现在身在何处?”卡拉姆问道。

“他正在前往这里,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到达。”张千千答道。

“古丁如今在路途中?”卡拉姆问道:“那他有没有说出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没有说出原因,只叫我们在尼呼等候他。”张千千答道。

卡拉姆听到这话后,一言不发,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张千千与小胡并未打扰他。

冀北常河太行山区深处,一辆商务车在道路上快速行驶。

后座的三个人靠着背椅正在睡觉,利库玛觉得有点无聊,他打开车里的音响设备,将其调到一个说评书的频道。

就在这时,只听路边有人喊了这么一声:“反贼马超休伤吾主。”随着这喊声有一员大将拦住了马超的去路。

谁呀?曹洪。他是举刀就劈呀。马超挺枪迎战。那曹洪血气方刚刀法纯熟啊,可是曹洪今儿在马超的马前呐,只走了三十几个回合刀法就乱了,就有点儿招架不住了。

正在这危机的时候,夏侯渊杀过来,他们双战马超啊。

这时候曹兵是越聚越多,马超一边儿打着用眼这么一看啊,曹操不见了,马超也无心恋战。一带坐骑,向潼关的方向跑下去了。

夏侯渊和曹洪啊,也没敢苦追,马超回去啦。我的个天呐,咱没见过这么横的人,快找找咱们的丞相。

大伙儿找了半天找着了,曹丞相在那石头旁边儿那草窠里边儿那儿蹲着呢。夏侯渊和曹洪过来赶快把丞相搀扶起来,扶上了马,回到大营。

来到大营才知道,幸亏曹仁据守着营寨,不然呐,老窝都让人家给端啦。

诶哟!众将都过来了,全给曹操道惊啊。一边儿道惊一边儿瞅着曹操那相儿谁也不敢乐,心说我们丞相怎么这相儿啊。

曹操不在乎这个,这叫大丈夫等屈能伸。该摆谱的时候啊,得摆,丢人呐,也是常事儿。曹丞相又乐了,“哈哈!列位将军,为我担心啦。确实也很危险呐。这马儿十分凶猛,老夫险险受了他的暗算。”

大伙儿一听,还暗算呐,人家明扎的,这是什么暗算呐。谁跟丞相抬这杠啊。曹操看了看曹洪,“嘿嘿,幸亏是曹洪啊,如果我要不听众将的说劝,杀了曹洪,老夫今日命也休矣。”吩咐人,重赏曹洪、曹仁,功赏过罚嘛。

曹操刚赏完了几将,就听有人来报,“报!”

“报上来。”

“马超讨战。”

“啊?”曹操用手这么一拢,他想拢拢胡须呀,什么全没了。众将也笑了,曹操自己也乐了。“嘿嘿诶,他又来了。诶呀,这是真干呐。别理他,免战牌高悬。从今日起,深沟高垒,绝不出战。”

众将一听,泄气了。怎么了?咱们丞相叫人马超给打怕了。从今儿个起呀,深沟高垒不出站了。把免战牌挑出去了。

马超领着军校在营前大骂。探报进来:“启禀丞相,马超在营门外骂阵。”

曹操一听,微微一笑,“嘿嘿,他不嫌费力气就让他骂去呗。来呀,击鼓答之。不要理他,他只要在咱们营门那儿骂阵,你们就敲鼓。”

一连十天,曹操一仗也没开。

李顾迷迷糊糊听到什么,似乎为马超讨战曹操,他突然醒过来,转过头看一眼窗外。

“这好像是《三国演义》的评书。”李顾说道。

“什么评书?我不知道,我觉得这老头说得挺好玩的,就这么听下去了。”利库玛说道。

“什么时候到目的地?”秦慕兰这时也醒过来。

“我们到前面两公里的地方停车。”利库玛说道。

几分钟后,利库玛把车开到路边,熄火停车,“我们已经到了那座山的山脚下。”

李顾、秦慕兰和希迪下车后,走到后备箱取出背包。

希迪来到驾驶座车窗前,“利库玛,你将这辆车开到隐秘处藏起来,我们在这里等你。”

一刻钟后,利库玛与他们会合,只见他背后有一个很大的旅行包,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冬天日短夜长,我们赶紧上路吧,最好在夜色昏暝前抵达目的地。”李顾说道。

就这样,他们一行人背着厚厚的行囊,在李顾的带领下向深山进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