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劫辰己世(二十九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07字
  • 2021-06-03 14:19:30

尼呼位于古敦域东部,在类古族群生活区域边缘,一千年前,这里附近发现丰富的矿产资源,这座城市便在此地应运而生。

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尼呼城里生活着各个种族,无一例外全都是来开挖矿产的。

虽然种族之间有着各种矛盾,但是建城后首任城主就曾颁布一条重要的法律,城里禁止种族之间私斗。故而那么多年来各个种族的人倒也融洽。

卡拉姆与古驿人首领来到城里的粮食交易市场,他此前向上级长官申请钱款,并在尼呼的基地取得几十枚金币。

他们走进一个很大的仓库,这里主要做的是青粟和草黍买卖。

一个时辰后,卡拉姆购买了几百袋粮食,可以满足古驿人领部一年五个月的粮食量。

古驿人首领命人将粮食扛到车上,很快运出城外,那里有很多古驿人在等候他们。

卡拉姆一路跟随他们,直到与城外的古驿人会合,他才放下心来,因为城外不比城内安全。

临别时,古驿人首领交给卡拉姆一块金属牌,上面雕刻着一个图案,应该是他们领部的图腾。

卡拉姆回到城内的基地,他来到张千千所在的房间:“你和古丁联系上了吗?”

“不知是何原因,他一直处于失联状态,通信装置并未开启。”张千千答道。

卡拉姆坐到椅子上,说道:“他可能遇到什么事,我们只能继续联系。”

“你刚才去购买粮食给那些古驿人?”张千千问道。

“是的,他们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卡拉姆拿出一块金属牌,递给张千千,“这是那个古驿人首领给我的一个信物,并交待说拿此信物到他们领部,可以得到古驿人的帮助。”

“我觉得没什么可用之处。”张千千说道。“你先留着,万一以后真的需要用到它呢。”卡拉姆看着这块金属牌说道。

卡拉姆站起来刚想离开,突然听到咔哧一声,收到加密视信请求,他用大脑控制开启装置,眼前出现一个小视窗。

卡拉姆看到对方是一名守卫,便问道:“有什么事吗?”

“报告长官,刚才有个同伴在这个基地失踪了。”守卫答道。

“什么时候的事?”他继续问道。“我们在五分钟前检查时,发现此人消失在自己的卧室。”守卫答道。

“好的,你将此次视信内容销毁,不要存入数据库。”卡拉姆命令道。“收到,长官。”守卫说道。

卡拉姆断开视信装置,张千千立即问道:“你与何人视信?”

“守卫士官。”卡拉姆说道:“他向我报告说有一名守卫几分钟前在基地内失踪。”

“那我们过去看一下。”张千千说道。

他们走出张千千的房间,经过几道走廊,来到事发现场。

失踪守卫的房间外,有个人守在门口,他见卡拉姆到来这里后,立即打开房门。

卡拉姆查看一下房间,并未见有打斗的痕迹,“事发后这里有人懂过吗?”

“没有,长官。”守卫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你们怎么察觉到他失踪的?”卡拉姆问道。

守卫答道:“吃晚餐的时候,没见他来到餐厅,我们以为他太累想休息,所以并不在意。”

“一个时辰后,有人给他送去晚餐,敲了几分门,都没人应声,感觉有点不对劲,很快就通知守卫士官。”

“守卫士官来到这里后,就让几名守卫强行破门,发现这个人已经不在房间里。士官命令非值班人员立即寻找此人,但是搜遍整个基地都不见其踪影。”

卡拉姆听完守卫的报告后,来到移动架床前,用手摸一下床被,并轻轻按下去,“千千,说出你的看法。”

“这意味着基地并不是很安全。”张千千说道。“是的,我们以后还是小心为妙。”卡拉姆说道。

临走前,卡拉姆命令守卫完全封锁这间房间,未经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入。

冀北常河市区,思语旅馆。

深夜一点多钟,李顾和希迪进入旅馆,此时外面的风雪依然没有停下的迹象。

他们借着微弱的灯光走上楼梯,来到三楼。

李顾在走廊上走动着,他的右手摸一下口袋,寻找房间钥匙。身旁的房门突然打开,着实给他吓一跳。

希迪转过头望向开门的房间,秦慕兰从里面走出来,“大半夜的,你可吓到我们!”

“马哥怎么样了?”秦慕兰急忙问道。“他在医院吊了点滴,吃点药,体温恢复到正常水平,现在休息了。”李顾说道。

“要不是我执意要去往你们遇到异兽的地方,他也不会着凉,患上感冒发烧的重症。”秦慕兰话语中充满歉意。

“没事的,他现在的情况比之前好多了。”李顾说道:“你也无心之失。”

“不管怎么样,都是我害他成这样。”秦慕兰轻声说道。

“走廊有点冷,我们进李顾的房间吧。”希迪说道。“正好我也睡不着觉。”秦慕兰说完随手关上房门。

他们三人很快进入李顾的房间。

“天气那么冷,我给你们倒杯热水去。”秦慕兰走到电视柜旁边,拿起水杯放在桌子上,她提起水壶将热水倒进杯里。

李顾接过水杯,先用双手搓几下杯身,然后一口喝下去,他此刻感觉心里很暖和。

“你们明天要留在市区吗?”秦慕兰试探性的问道。“看天气情况,如果明天还下暴雪的话,我们恐怕连旅馆大门都难于迈出。”希迪喝完水后说道。

秦慕兰坐到沙发上,缓缓说道:“你们打算去哪里?”

李顾看一眼秦慕兰,明白其用意,“我们要去偏远的山区,那里可能会有危险,你就别跟着去。”

“是的,秦小姐,你就留在市区照顾马世杰,等我们回来以后,如果他没见好转,就带他去京城治疗。”希迪说道。

“我看出来了,你们不愿意带着我,怕我成为你们的累赘。”秦慕兰说道道。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这趟行程真的有危险。”李顾轻声说道。

“那我先回房间了。”秦慕兰起身打开房门走出去。

李顾站在原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如何是好。希迪拍一下他的肩膀,“李顾,你还在看什么呢,人家都走了。”

“我们明天早上先去购买一些必需物品,如果天气转好的话,中午就出发。”李顾岔开话题说道。

“我们目前缺少野外生存物品,以及少量的装备,这些都可以购买,但是马世杰的位置谁来顶替,这可用钱买不来的。”希迪说道。

“现在去请一个考古专家过来常河不太现实,况且让一个我们不熟悉的人参与进来也有很大的风险。”李顾说道:“要是狐狸在这里就好了,他比我懂得多。”

“那你只能多担待一些。”希迪说道。“到时候再说吧。”李顾默默的说道。

就在这时,希迪走到窗户旁,向马路对面望去,“那个人还守在那里。”

李顾听到这话后,走上前去,“这大半夜还在蹲守,我们又跑不了。”

“那么大的风雪,守了一整夜,也怪可怜的。”希迪说道。“要不你下去顶替他?”李顾微笑道。

“我可做不来,你倒是挺合适的。”希迪跟着笑起来。

“看着此人的模样,应该是被雇佣而来的,人家就是挣一份辛苦钱。”李顾说道。

“那就让他继续守吧,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希迪颇有自信的说道。

希迪走出房间后,整个旅馆归于平静,李顾经历今天所发生之事,极其疲惫,他钻进被窝倒头便睡。

次日早上十点多,李顾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然后闭上眼睛。

几分钟后,他突然想到什么,赶紧身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手表,看一眼时间,心想:“糟糕了!这怎么给忘了呢!”

李顾起身穿好衣服,来到希迪所住房间,他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利库玛,“李顾,你起床了。”

“希迪在吗?”李顾说道。“老大在里面呢。”利库玛答道。

李顾走进房间,看到希迪正在收拾物品,显然是他们刚买回来的,“你怎么不叫醒我。”

“昨天折腾了一天,你应该很累,我不想打扰你休息,就和利库玛一起出去。”希迪说道。

这样啊,那你们买的东西够用吗?”李顾问道。“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希迪答道。

“外面的天色好很多了,我们要不然中午就开始行动吧。”利库玛说道。

李顾立即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向外面望去,他发现风雪似乎有少许变弱。

“李顾,你有什么看法?”希迪问道。“收拾好东西,我们午一点钟前出发前往西部山区。”李顾答道。

一刻钟后,李顾从希迪房间出来,正好碰到秦慕兰,她在走廊里迎面行走而来。

“李顾,我把马兄接回旅馆了。”秦慕兰说道。“秦小姐,你竟然从医院将马世杰接回来!”李顾惊讶道:“他现在人在何处?”

“他在我的房间里。”秦慕兰答道。“那我过去看一下他的情况如何。”李顾走到她的房间门口,打开门进去后看到马世杰躺在床上。

“医生告诉我说,马兄的高烧已经退去,但是身体依然很虚弱,需要调养。”秦慕兰说道。

“马世杰住在这里,那你自己呢?”李顾轻声说道。“我跟你们去山区呀!”秦慕兰说道。

李顾停顿一下,他看着秦慕兰,微微一笑,“原来你早有计谋。”

“意思说你答应了。”秦慕兰欣喜道。“那马兄怎么办,谁来照顾他啊。”李顾说道。

“旅馆老板已经答应我,让服务员每隔一段时间来探望他。”秦慕兰说道:“当然了,我也是花了点钱。”

李顾听到这话,噗呲一下笑出声来。

秦慕兰有点无语,“你笑什么。”李顾摆摆手说道:“没什么,我们打算中午一点前出发,你准备一下。”

李顾离开房间后,秦慕兰开始整理个人物品。

中午十二点多,希迪敲开秦慕兰的房门,递给她一件连身的软甲,并交代她需要羽绒服套在外面。

一刻钟后,秦慕兰来到旅馆一楼客厅,李顾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她。

“希迪,你给我的这件东西实在太难穿上身,我试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成功。”秦慕兰抱怨道。

“秦小姐,这件软甲很有实用性,对你有极大的用处。”希迪说道,“这件东西虽然不能防止高速撞击,但是普通的东西还是可以抵挡,包括一般的拳脚攻击。”

“那还行。”秦慕兰朝着旅馆外面走去,李顾和希迪拿起背包向门口前行。

他们三人将背包放置商务车后备箱,并坐上后座,利库玛随后启动车子,向西部山区进发。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他们一行人来到太行山区边缘地带。

希迪用手轻轻抹去车窗上的水雾,望着外面层层叠叠的大山,“李顾,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将军山就在这附近吧。”

李顾睁开双眼,转头看向车外,“没错,这座山应该在我们右侧不远处。”

“我们要下车去那里看一下吗?”希迪问道。“那倒不用,将军山的秘密已被我们知晓,现在去那里用处不大。”李顾答道。

“可能里面有.....”希迪还没说完话,车子突然响动一下,停在道路上。

“利库玛,怎么回事?”李顾赶紧问道。

“车子抛锚了,我下去看一下。”利库玛解开安全带,走到车身前面。

利库玛打开车盖,检查一下发动机,希迪随后也走下车,来到他身旁。

几分钟后,希迪敲开车窗,对李顾说道:“车子在这两天时间里走了几百里的路,导致引擎烧坏,”

“这样啊,那能修好吗?”李顾问道。“小事一桩,不过需要一些时间。”希迪答道。

秦慕兰打开车窗,看着一望无尽雪山,感到莫名的悸动。她随后关上车窗,走下商务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