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劫辰己世(二十八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48字
  • 2021-06-01 19:42:07

早上七点钟开始,天气骤变,温度急剧下降,空中下起暴风雪。

时至下午三点,一辆七座商务车在国道上行驶,车子伴着雪花奔驰,窗户被蒙上雨雾,车外的世界一片朦胧。

车内的几个人靠着座椅休息,唯有希迪独自一人,拿着常河的山川图反复查看。

途径一片林区时,利库玛将车子靠边停车,他拿出一个圆形片状装置,用手指操作一下,“老大,我们到了,就在这片森林深处。”

“好的,你找个隐秘的地方停车。”希迪说完便叫醒其他人。

他们几个人陆续醒来,秦慕兰揉了揉眼睛,问道:“我们到常河了?”

“没有,我们还在途中。”希迪说道。

秦慕兰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把车停在此地所谓何事,但她没有向他们过问,只是转头看着窗外,然后伸个懒腰。

“确定是这里吗?”李顾问道。“我此前已经给这个地方标志,定位器是不会错的。”利库玛答道。

“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李顾说道:“马兄和秦小姐,你们留在车里,等我们回来。”

利库玛停好车后,李顾打开车门,外面的风雪呼啸而来,他随即走出去,希迪跟在后面,赶紧关上门,以保持车内温度。

“利库玛,你在前面带路。”希迪说道。

他们各自背着一个大包,在腰上绑着一条粗绳,连接着三人,并开始向森林深处进发。

森林里树木光秃秃,只剩树枝在寒风中孤独的摇曳着。地上白茫茫一片,他们走在雪地上要很小心,不然极易掉入坑洞。

这一路上,三人排成一列缓慢前行,他们以为会见到诸如麋鹿或羚羊之类的动物,但是什么也没遇到。

一个小时后,他们爬上一座小山,此山不高,也就百米不到的高度。

利库玛拿出定位器,操作一番,大声向后方喊道:“我们往右边走下山后,很快就可以达到那里。”

李顾停下脚步,只见右方不远处有一块平地,四周被山峰包围,似乎为山谷之地。

放眼望去,空中雾气腾腾,若隐若现,要不是此时大雪纷飞,他真怀疑此地为仙域。

他们三人走下山坡,来到利库玛所说之处。

李顾这才发现,这块平地为地热带,这里到处分布着地热层,热气从坑洞冒出来,在风雪天气影响下,环绕在山谷四周。

希迪看到几个很大的地坑,走进去查看一下,他感觉很久以前坑内立可能有岩浆,“那只异兽藏身何处?”

利库玛迈步走到其中一个较大的地坑内,“就在这下面。”

李顾和希迪来到这里,他们仔细观察坑底和边沿。

利库玛说道:“一个月前,您和李顾前往东北,我和古丁来到此地。我们按记载中的古老方法,辅与现代仪器设备,逼迫异兽现身。”

“果不其然,有两只异兽不久后从地坑钻出,它们发现我们后便对进行猛烈攻击,我和古丁实在无法抵挡,只能逃离此地。”

“这不能怪你们,我低估了异兽的攻击力,而且古丁并不善于武力。”希迪说道。

“看这情况,今天的风雪估计很难停下,索性不等了,我们开始吧。”李顾说道。

希迪和利库玛放下背包,分别从里面取出一台设备,摆放在坑底,两者距离大约三米,位置正好相对称。

李顾看着眼前的两件金属物体,向希迪问道:“这是什么设备?”

希迪答:“这两台设备是震动仪器,是古丁研制出来的。按照木牍上的记载,古人在森林里砍下百年以上树龄的大树,削去枝叶,将树干运到此地。”

“他们在每一条树干边沿绑上几十根粗绳,放置在原先制作好的大型木架上,再用滑轮挂在上面,统一拉动绳子,树干由上至下震动地坑。”

“由于不知道异兽藏于何处,为了逼迫其现身,所以他们砍伐几十棵大树,动用千人以上人员,将木架布满整个山谷,向地底发出震动源。”

“我们已经知道异兽的藏身之处,不必大费周章,只需在这个地坑里放置震动仪器即可。你别看着这台设备型号不大,但是震频极高,其形成的震级可达七级。”

就在希迪说话的同时,利库玛正在调试这两台震动仪器。

几分钟后,利库玛回到希迪身旁,“老大,我已经调试好设备。”

“很好,我们向后方撤离吧。”希迪转身向山谷外围走去,李顾和利库玛紧随其后。

他们撤至一百米开外的地方,俯身趴在雪地上。

“利库玛,现在可以启动震动仪器了。”希迪命令道。利库玛接到指令后,立即拿出遥控装置,用手操作一下,最后按下按钮。

“设备坏了?怎么没有听到震动声?”希迪问道。

“可能是传输信号出现问题。”利库玛无奈道:“古丁曾经抱怨过这里的设备材料和元件质量太差,要不然怎么还用远距离手动操控,这么原始的方法来启动设备”

利库玛只能继续尝试远距离操控,片刻间,震动仪器开始运转。

李顾的身体瞬间受到剧烈晃动,头有点晕,只能起身,身子没站住,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希迪站起来扶住李顾,他看到那个地坑涌出一些岩浆,特别是那个流出热气的孔洞,源源不断的喷发热浆。

岩浆慢慢覆盖震动仪器,直至消失在坑底,几秒钟后,震动仪器彻底关闭。

地底震动消失后,地坑的岩浆仍然在喷发,突然间,他们似乎听到一声鸣叫。

声音从地底传来,接下来发出第二声,然后是第三声。

“大家赶紧趴下!”希迪大声叫喊道。

几分钟后,地坑里飞出两只红色异兽,全身包覆这岩浆,随着风雪吹拂,它身体的岩浆慢慢坑却凝固,并且掉落在地上。

李顾这时终于看清异兽的样貌,身高约三米,体长大概为五米,头部很小,全身都是红色羽毛。

他轻声说道:“这两只异兽应该就是唐代《神物志》里记载的祝神鸟,全身如火焰般通红,性喜热,常年居于地下。”

“那木牍上为何称之为‘火凤'?”希迪问道。“那些木牍上的文字内容为汉代记载,而祝神鸟则是唐代以后的叫法。”李顾解释道。

“那这两只祝神鸟与传说的凤凰有何关系?”希迪继续问道。“这就不懂了,可能是凤凰的后代,亦或为同类。”李顾说道。

“我们最好别出声,它们似乎在捕猎我们。”希迪看到祝神鸟已经分开行动,四处找寻吵醒它们沉睡的人类。

李顾展开双手向他们打手语:“我们也要分开,我和利库玛向左侧移动,希迪向右侧爬行。”

随后李顾和利库玛缓慢向这两只祝神鸟靠近,他们手里各自拿着一长一短两把刀。

二人突然一个跳步,高高跃起,他们在空中双手握紧长短刀,刺向一只祝神鸟的背部。

他们用尽全身力气,也没能刺破祝神鸟的身体,哪怕是皮毛。

李顾暗道:“怪不得它们能在地底高温地带生存,原来有着坚硬如铁的外层皮肤。”

他们没能伤害祝神鸟,反而被其展开的翅膀甩到在地。

于此同时,希迪射出几支弓箭,同样没能射穿另一只祝神鸟的身体,箭头纷纷朝下落地。

李顾快速站起来,跑到祝神鸟身旁,侧身卧倒,朝着它的大腿猛戳,但是依然没有效果,根本刺不破外皮。

希迪跑向前方十米左右,靠近祝神鸟之时,他拔出两支弓箭,移动中射向它的腹部,未能伤其分毫。

“异兽的软肋可能在头部。”利库玛攻击无果后,大声喊道。

李顾立即跳上祝神鸟的背部,后者几次晃动身体,他紧紧抓住翅膀。

祝神鸟见挣脱不下李顾,便展开翅膀飞向天空,由于它很久没有飞行,有点生疏,没有飞得太高,只有十米。

飞行过程中,李顾乘机爬到祝神鸟的颈部,他左手抓紧祝神鸟,右手则反手握住短刀,狠狠刺入头部。

还是没有成功,随着祝神鸟头部一阵甩动,李顾掉落至其喉咙处,他看着祝神鸟的食道,突然想到什么。

李顾用刀划过喉咙外层皮肤,片刻间,他心中大喜,因为祝神鸟竟然流下几滴血液。

他赶紧跳到雪地上,蹲在祝神鸟下方,抬头看向其颈部。

“希迪!喉咙是它们的软肋!”李顾大声喊道。

希迪听到这话后,立即拔出三支弓箭,使尽全身气力,将弓弦拉到最底部,同时眼睛瞄准祝神鸟的喉咙处。

咻的一声,三支弓箭快速射出,随着空中雪花的散落,成功射进祝神鸟的喉咙。

这只祝神鸟在空中惨叫一声,弓箭没有射入太深,它挣扎一番后缓缓倒在雪地上。

李顾丝毫不犹豫,迅速向祝神鸟奔去,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密封瓶,打开瓶盖后,同时拔出弓箭,血液瞬间流入瓶子。

另一只祝神鸟正与利库玛缠斗,看到同伴倒在地上,急忙将翅膀展开,飞向空中想要攻击李顾。

利库玛见状立即跳到这只祝神鸟的背上,希迪也发现情况不妙,他赶紧收好箭弓,向李顾所在方向急奔而去。

“李顾!小心身后!”希迪跑动中大声喊道。

李顾向后看一眼,立刻封住瓶盖,放入口袋,一个大跃步跳到倒地祝神鸟脑袋后面。

那只祝神鸟攻击李顾失败后,立即转身甩动翅膀奔向希迪。

希迪止住脚步,并侧身倒地,双手抓住祝神鸟的翅膀,身体不停的晃动,使其无法正常飞行。

就在此时,山脚下有个人突然大声喊道:“啊!这是什么怪物?”

李顾循声望去,这声大叫是由马世杰发出来的,他旁边是秦慕兰。

这声大叫惊动这只祝神鸟,它转过头来,向马世杰和秦慕兰所在方向奔袭而去。

希迪赶紧爬上祝神鸟的背部,并拔出短刀,与利库玛一起快速向祝神鸟的头部移动。

李顾犹如猎豹一般,飞奔而去,途中的雪花仿佛已经消失,只留下一阵阵风声。

他挡在二人前面,不经意间左手里多出一把短刀。

手持双刃的李顾发出一声怒吼,迈步向前,使尽气力高高跃起,向祝神鸟喉咙处刺去。

而在另一边,希迪和利库玛同时跳起来,正想配合李顾进行攻击。突然间,他们察觉身后有高热量的东西袭来。

希迪转身看到那只受伤的祝神鸟,在空中飞行,它嘴巴张开,正想向自己和利库玛喷射火焰。

虽然火焰强度不大,但足以将他们烧伤。

希迪作出极限的反应,他一手拉住利库玛,同时收回短刀,跳入雪地上,躲过火焰攻击。

李顾将短刀刺入祝神鸟喉咙,并拔出短刀,跳到地上后,快速跑回二人身旁。

他所刺伤口不是很深,这只祝神鸟想要继续攻击他们,不过另一只祝神鸟发出一声叫声。

这只祝神鸟停住脚步,片刻钟后,它引项朝向天空,长鸣一声,随后展开翅膀,与那只受伤的同伴一起飞回岩浆地坑,并且很快钻入地底。

李顾大口喘着气,他身后的马秦二人站在原地震惊不已,眼睛直盯着那个冒着热气地坑。

希迪跑到他们身旁,问道:“你们没事吧?”

秦慕兰首先回过神来,“我没事,刚才那两只是什么怪物?”

“它叫做祝神鸟,也叫做‘火凤'。”希迪答道。“世上竟然有祝神鸟,真是不可思议。”马世杰惊讶道。

“你没见过的东西可多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利库玛也走过来,他收回长刀,“李顾,你收集到‘火凤血'了吗?”

“我已经装入密封瓶,就在我的口袋里。”李顾答道。

“那就好,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尽早离开吧。”希迪说道。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绑好粗绳,马世杰和秦慕兰走在队伍中间,利库玛继续在前面带队,希迪则在队伍最后面。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一行人返回藏车地点。

在商务车上,李顾从背包里拿出一些干粮,递给马世杰和秦慕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