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劫辰己世(二十七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36字
  • 2021-05-25 19:55:01

希迪拿起纸张,看一下清单下方的总额,“九十二万啊,这样吧,我给你凑个整数,加上八万,不过你得答应一个条件。”

“您尽管吩咐。”张天临说道。“不要向外人透露,我在你这里买过这些老物件。”希迪说道。

“那是肯定的。”张天临说道。

完成交易后,希迪向张天临告辞,带着这些老物件走出四合院。

张天临送走客人后,回到客厅,那名老者从内室缓缓走出来,“那个人离开了?”

“是的。”张天临来到老者身旁,把清单放在桌子上。

老者坐下椅子,拿起清单,看了一眼,“事情办妥就成,组织不会亏待你的。”

四合院外面街道上,停靠着一辆轿车。

“现在回去吗?”马世杰问道。“我们先回宾馆,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希迪答道。

希迪启动轿车,几分钟后,他将车子驶入一个暗巷,下车从后车厢里拿出带有封条的木盒。

他回到座位后,立即拆开封条,丢到身旁,马世杰捡起来,看一眼上面的文字。

封条上有封箱的单位,后面有个年份:一九五二年三月封。

马世杰感叹道:“这木盒竟然尘封四十二年!”说完转头看向希迪,只见他正在盯着木盒上的锁头。

“我来开锁吧。”马世杰从他手中拿来木盒,三两下就把锁头打开。

希迪接过木盒,迅速将其开启,里面有一个根茎类的植物体,灰白色,形似人参。

他从背包里拿出移动电话,拔出天线,拨通一个电话,“喂,李顾。”

“办好事情了?”李顾问道。“是的,我刚从那名商人那里购买木盒,此盒年份和此前得到的信息大致相同。”希迪答道。

“那木盒里的物品呢?”李顾继续问道。“里面的东西和木牍记载的完全相同,应该不会错。”希迪答道。

“好的,话不多说,你立即动身来京城。”李顾说完便挂断电话。

“你和谁通电话?什么木盒?”李顾身旁的秦慕兰问道。

“那是希迪。”李顾赶紧岔开话题,“我们在这里监视整个上午,也没见楼房里有什么动静。”

“他们是不是在防范我们啊。”秦慕兰说道。

“感觉不太像,如果他们发现我们埋伏在此地,早就动手了。”李顾轻声说道。

下午两点钟,李顾正在仰着身体闭目休息。

“李顾,现在有几辆货车停在门口。”秦慕看用手肘推一下他的肩膀。

李顾突然醒过来,赶紧翻身拿起望远镜,他看到那几辆车货下来十几名黑衣人。

“他们想干什么?”秦慕兰问道。“不知道,我们先观察一下。”李顾说道。

四点多钟的时候,有七八辆轿车来到楼房门前,停靠在货车旁边。

此后一段时间里,楼房里的人进进出出,他们好像搬运什么重要的东西。

“看情况,他们想撤离这里,等一下我们跟住这些车辆。”李顾说道。

“也只能如此。”秦慕兰轻声说道。

就这这时,楼房里走出一些人,从衣着打扮来看,他们应该是原先在这幢楼里的工作人员。

李顾和秦慕兰立即起身,回到轿车里。

几分钟后,李顾启动车子跟那些车辆后面。“我先休息一下。”副驾座上秦慕兰感觉有点困意。

“刚才打了几个哈欠,就知道你很累,毕竟我们在那个草丛里蹲守将近十个小时。”李顾说道。

秦慕兰没有说话,此时她已经睡着。

李顾用余光瞄了她一眼,将轿车缓慢停下,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

片刻钟后,李顾启动车子,快速向前追去。

他追踪那些车辆一个多小时,那伙人终于在京城西郊的一个仓库前停下。

李顾将轿车停靠在距离仓库不远的地方,这时秦慕兰还未醒来,李顾见她熟睡的样子,不忍心叫醒她。

由于冬天的缘故,傍晚六点时,天色已暗,那伙人在刺骨的寒风中搬运东西。

有一名黑衣人从仓库里走出来,并没有回到货车那里搬东西,而是独自一人往野外走去,似乎想小解。

李顾看着此人渐渐走出同伴的视线范围,思考一下,很快打开车门,向那个人的方向轻步前行。

李顾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这个人的身后,用右手捂住口鼻,左手用力击打颈部动脉。

此人倒地后,李顾解开他的身上的衣服,随后将其藏于横沟内。

李顾脱下外套,穿上这个人的衣物,整理一下仪容,戴上墨镜,缓缓走向货车。

这些黑衣人必须在七点前完成搬运工作,所以没有理会易容的李顾,甚至没有看清他的样貌。

李顾默默抬起几个小箱,跟随在黑衣人后面,他走进仓库里面的一个小房间。

那里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清点搬运物品,似乎要整理入库。

李顾第四次搬运东西回仓库的时候,走廊深处有两名工作人员在谈话,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他灵敏的耳朵听到。

那两个人谈话内容透露一个重要的信息,组织高层命令他们部门的人员于明天赶往冀北常河,执行重要任务。

李顾获得这个信息后,表情没有一丝波澜,他将东西搬到仓库房间,然后默默折返回去。

他走出仓库大门,快要接近货车时,趁着别人不注意,快速逃离此地。

秦慕兰突然被车门声惊醒,转头看向李顾,“你刚才去哪了?你怎么换了这身衣服?”

“我开车追踪这伙人到达这里,见你没醒,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儿。”李顾轻声说道。

秦慕兰这才意识到她身上披着一件男装外套,停顿一下,开口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们先回市区,然后找间餐馆吃点东西。”李顾还是没有应答。

秦慕兰看到前方有亮光,猜想那里肯定那个组织的秘所,那伙人的藏身之地。

半个小时后,他们回到前门大街。

李顾在西单胡同找到一间中餐馆,停好轿车后,他和秦慕兰走进餐馆。

老板个中年女子,言语京味很浓,她给李顾和秦慕兰介绍很多京城菜肴。

李顾点了七道菜,还有一锅老鸭汤,然后对老板说道:“我还有朋友要来,你们这里有包厢吗?”

老板急忙回答道:“有的,我带你们去一间舒适且典雅的包厢。”说完便带着他们走进内室。

李顾走进包厢,果然如老板说言,这里的为古典中式装饰,极为清雅。

一刻钟后,希迪、马世杰和利库玛来到餐馆。“马兄,你怎么也来到京城?”李顾看到马世杰时有点疑惑。

“是我让马世杰来京城的,他的专业应该对我们此行有所帮助。”希迪说道。

“你们想要去什么地方?”秦慕兰急忙问道。

希迪正想回答,李顾打断他并说道,“马兄既然来到京城,那就与我们同行吧。”

“搞得那么神秘,你们去哪里,我也要跟着一起去。”秦慕兰生气道。

“我们去的地方可能有危险,你就别参合了。”李顾说道。

马世杰喝一口老鸭汤,随口说道:“常河那里会有什么危险?”可这话一说出来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原来你们要去的地方是常河啊。”秦慕兰微笑道:“那我跟定你们了。”

“我主要是担心你的安全,既然你执意要去的话,那可要说好,这一路上都得听我们的,不可擅自行动。”李顾说道。

“你们的事情如果办妥,回到京城后,要帮我查出王教授因何而死。”秦慕兰说道。

“那倒不用,此前我们追踪的那伙人也要去常河,但不知道和我们做所的事有无关联。”李顾说道。

“这是在怎么回事?”希迪问道。李顾略显无奈,只能将这两天的事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希迪说道:“秦小姐,你就随我们一起去常河吧。”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秦慕兰问道。“大概在明天中午吧。”希迪答道。

“具体计划,我们回去再进行商议。”李顾说道。

一个小时后,他们吃完晚餐,一行人回到李顾和秦慕兰所住的酒店。

徽州市郊,会凌山顶。

傍晚时分,杨晋和老者走在一条狭长的山路上。

“快到了吗?”杨晋问道。“杨爷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身后的一名年轻人回答道。

他们继续向前两三百米,看到凉亭旁边一个人影正在做伸展运动。

“六哥,你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啊。”老者微笑道。

“杨潭?你怎么会来这里。”杨泽惊讶道:“我们兄弟俩很久没见面了。”

“快三年了吧。”杨潭说道。“岁月不饶人啊!我们此前有点误会.....算了,不说这些。”杨泽说道。

“六大爷,您老近来可好?”杨晋开口说道。

杨泽戴上老花镜,走到杨晋面前,“原来是老九啊!”

他脱下眼镜,缓步走到凉亭里,杨潭父子跟随在他后面。

“我老了,以前爬上这座山都很轻松,可今天竟然如此劳累。”杨泽说道。

“六哥,您看着可比同龄人年轻多了。”杨潭说道。“既然老了就要承认。”杨泽无奈说道。

就在这时,杨晋走上前,对杨泽说道:“六大爷,您可曾听说过长生不老药?”

“长生不老药?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杨泽说道。

“要是真的存在呢?”杨晋微笑道。杨泽听完这话,他的眼睛直盯着杨晋。

杨泽从眼神里看出来,他不像是开玩笑。

“你们来这里找我,所谓何事?”杨泽表情很严肃。

“六大爷,您还记得杨昔手上的那块玉吗?”杨晋说道。

“当然记得,前些日子,她已经将此玉交给一位姓李的医生。”杨泽说道。

“那个姓李的人不是医生。”杨晋说道:“您收藏的那块玉是汉代南越国王室专属玉璋。”

“我当时就觉得他不是医生。至于你说的这块玉,我十几年前曾经让古董行的人鉴定,此玉确实是汉代的玉璋,而且断定上面的文字是古越文,由此推测为南越国所属。”杨泽说道。

“这块玉上面的文字内容可能与赵佗炼制的长生不老药有关。”杨晋说道。

“老九,你又在说胡话!”杨泽呵斥道。“六大爷,我说的都是实话。”杨晋说道。

杨泽转头看着杨潭,“你相信老九这番言语?”

杨潭坐到石板上,缓缓说道:“六哥,我觉得您可以让老九继续说下去。”

杨晋说道:“几年前,我在京城遇到一个人,他无意中向我透露自己姓赵,他的祖先和赵佗的后人有些渊源。”

“我们后来过几次见面,他告诉我说,十几年前,他见过和您收藏的玉璋相似的一块玉,只是文字不同。”

“你确定那个人见过相似的玉璋?”杨泽惊讶道。“是的,六大爷,您几十年一直收藏这块玉璋,外人如何得知。”杨晋答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世上有两块形制相同的玉璋。”杨潭缓缓说道。

“那个人告诉我说玉璋上的文字,暗藏长生之药的线索。他最后向我述说一件关于他们家族的事,那就是其祖先曾经帮助雍正炼制长生丹。”杨晋说道。

杨泽陷入沉思,说道:“我收藏的那块玉璋,已经交给那名叫李顾的人手上,你们怕是难于夺回。”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您好像有点害怕他。”杨晋问道。“别问这个了,总之此人有点手段,你们惹不起。”杨泽说道。

“我们倒是领教过了。”杨潭说道。“你们见过他?”杨泽问道。

杨潭父子没有应声。他知道二人不想提起,也不为难他们,“十二弟,我已年近八旬,外面的事情我不想管,也没这精力了。”

“不管有没有长生之药,能找到最好,没有的话,你们也别勉强,外面的世界比你们想象中还有凶险。”

“我会动用家族所有的资源暗中帮助你们,但是你们父子以后所做之事与家族无关。”

杨潭父子明白其用意何在,他们起身告辞后,默默向山下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