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劫辰己世(二十七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8字
  • 2021-05-30 15:16:38

卡拉姆走进房间,来到长桌前,坐上椅子,此时屋内一片漆黑,只有几道暗光他的脸部晃动。

五名身着制服的人陆续坐上对面的椅子,这几人中有三男两女,中间位置的女长官率先说话:“卡拉姆,报告你们那里的情况。”

卡拉姆思考一下,开口说道:“三天前,深夜时分,古骊人突然发动袭击,但是我们成功守住基地。”

“此后他们两次展开进攻,规模不是很大,虽然战胜敌人,但是也付出一些代价,我们有几名守卫受伤。”

“是什么原因?”一名长官问道。

卡拉姆答道:“古骊人似乎改变进攻手段,从阵型和人员配合上都有很大的改动,我当时就觉得这几次可能是试探性袭击。”

“果不其然,今天他们集合大批人马,将基地团团围住,伺机而动。我有不好的预感,他们好像找到对付我们的的办法。”

“古骊人已野蛮著称,现在竟然和我们玩起战术,真是不可思议。”女长官说道。

“他们背后可能有高人指点,主要是想困住基地,以此消耗来你们的战力,最后大举进攻。”另一名长官说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卡拉姆问道。“你们有能力脱困吗?”女长官反问道。

“我们现有的装备以及人员配置还行,足以逃脱出基地,但是可能要放弃基地,而且要尽早行动,否则时间拖的越久,对我方越不利。”

卡拉姆说完这番话后,只见女长官与其他人交头接耳,似乎在商议什么。

他已经被屏蔽,所以没听到对方说话的内容,只能坐在原地默默等待。

几分钟后,他们商讨完毕,卡拉姆的眼睛上出现一个立体文件,上面是女长官颁布的一个命令,要求迪海姆基地的全体人员,于明天上午十点前撤离到尼呼。

“接收命令吧!”女长官说道。“是的,长官。”卡拉姆将文件存入虚拟大脑数据库。

随后另外几个长官向他交待撤离过程中,需要注意的事项。

卡拉姆将这些事项的语音文档逐一录入数据库,工作完毕后,他刚想离开,大脑突然接入一名的长官的私密通信,告诉他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缓缓走出房间,通信随即断开。

卡拉姆睁开眼睛,拔出头罩,对旁边的人说道:“会议结束了。”

身旁站着的那个人是小胡,后者向他问道:“长官下达什么指令?”

“长官要求我们明天十点之前撤离。”卡拉姆答道。

“那必须加快实验进程。”小胡说道。“是的,即使实验不成功,我们也要将全部数据记录下来。”卡拉姆说道。

次日早上八点。

基地外围的掩体里,张千千盯着墙壁屏幕视窗,从图像上发现古骊人正在操练进攻队形和战术。

卡拉姆将屏幕拉近到前方阵地的中心地带,自从昨天基地被围困后,他就一直在寻找这些古骊人的指挥官。

一刻钟后,张千千看着卡拉姆操控的屏幕,突然间,她好像看到了什么,“你将屏幕往回倒影五秒钟。”

卡拉姆用手指操作一下,将屏幕回溯到五秒前的画面,“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骑在犸貘上的那个人,他虽然和周围的古骊人一样,从头到脚都用衣物包裹,但是你不觉得他的胸腔和手臂很奇怪吗。”张千千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并非古骊人?”卡拉姆问道。

“从身体线条来看,像是内嵌的盔甲,所以此人体型和古骊人一样壮硕。”张千千答道。

“你确定吗?”卡拉姆开始截取这些图像片段。“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张千千肯定的回答道。

随后卡拉姆将图像传输到所有守卫的头罩,并附上指令,要求在撤退开始后向这些区域攻击。

“希望你分析出来的信息没有错。”卡拉姆说道:“如果此人不是古骊人,那意味着有高等级异族进入古骊人内部,难怪他们能够运用攻击阵型和战术。”

“所以这个人所在的区域肯定有古骊人的指挥官。”张千千说道。

“现在我们就待胡宜那边收集完数据,便可撤离此地。”卡拉姆说道。

“我去实验室一趟。”张千千说道。

张千千脱下头罩,走出掩体,十分钟后,她来到基地中心的实验室。

他进入实验室后,向几名学者打招呼,然后走到小胡身旁,“现在的情况如何?”

“我们一个小时前进行最后一次实验。”小胡说道。“你们怎么还在实验,不是说要收集数据吗?”张千千有点疑惑。

小胡解释道:“我们昨晚收集数据的时候,发现等量时间与维度空间存在异点,所以想在今天撤离前再进行一次实验。”

“那实验结果怎么样?”张千千问道。

“没有成功,但是过程中产生某些量效,会对我们以后的实验有所帮助。”小胡回答道。

“你们什么时候能够完成这些工作?”张千千带上头罩,准备与卡拉姆连接视信。

“可能需要半个小时。”小胡说道。

张千千获得小胡的答复信息后,打开眼睛视窗屏幕,上面出现卡拉姆的身影。

“他们大概半个时候后结束工作。”张千千将这句话传输到卡拉姆那边。

“好的,等下我会派守卫去实验室,你们跟着这些守卫一起撤离,到时我们在原定地点会合。”卡拉姆将话语传入张千千的大脑。

卡拉姆断开视信,说话道:“现在时间为八点四十三分,大家做好准备,九点十三分开始按原计划撤退。”

他将这段指令输入数据库,然后传输到各个守卫的头罩。

半个小时后。

十几名守卫全副武装来到实验室门口,此时张千千和小胡穿上简单的装备,带着几名学者走出大门。

两名守卫随后进入实验室,在地上装上一个小型空气加速装置。

启动装置后,二人快速跑出实验室,关上大门,几秒钟后,实验室内部被急转气体爆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全部销毁殆尽。

他们一行人在守卫的护送下,急忙向基地外围前行。

以此同时,卡拉姆正在指挥守卫向此前定位的区域展开攻击,他们利用力子武器,向那里投射逆向力弹。

力弹落地后,附近古骊人受到攻击,身体引力加重,纷纷倒地,面露狰狞,片刻钟后,这些人又开始失重,身体飘向天空,骨骼断裂。

守卫攻击区域的古骊人哀嚎不断,其它区域的古骊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那片区域是指挥官的所在地,所以他们开始向那边靠拢。

卡拉姆见到古骊人的阵型发生改变,心想:“张千千果然没看错,指挥官肯定在那片区域。”

“加大攻击力度,以此来牵扯所有的古骊人,让他们分心。”卡拉姆说道:“然后按计划分阶段进行撤退。”

一刻钟后,大部分守卫撤退完毕,卡拉姆带着两名守卫最后留守基地。

“长官,此地不宜久留,古骊人要攻过来了。”一名守卫轻声说道。

“我们再等等。”卡拉姆看着时间记录仪,走到掩体边缘。

卡拉姆用光相镜不断搜寻那片区域,终于发现那名异族人,他赶紧拿出定向仪器向那个人射出分子基因武器。

“开始撤离。”卡拉姆命令道。两名守卫听到指令后,立即起身向后方奔跑而去。他看一眼前方的异族人,随即转身跟在守卫后面走出掩体。

津城市区,临街的一处四合院。

客厅里,马世杰坐在楠木椅子上,手里拿着茶杯,品着龙井茶,“此茶味道清香,一口回涎,上好的茶叶,你不品尝一下吗?”

“马兄,在下对品茶不感兴趣。”希迪说完站起来,走到客厅里面,抬头望着墙壁上的几幅山水和人物画。

马世杰瞄一眼希迪,说道:“这几幅画,从画风来看,应该是清末以及民国时期的画作。”

“这位先生好眼力!”声音从内室传来,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从内室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位老者。

“这位就是司先生吧,鄙人姓张。”男子来到马世杰面前,并伸出右手。

马世杰赶紧起身,握住他的手,尴尬的说道:“我不是司先生,您身后的那位才是。”

男子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向希迪方向走去,他微笑道:“司先生,您请入座。”

希迪看着男子,缓缓说道:“你就是张天临?”

“正是。”张天临见希迪没搭理他,继续说道:“您喜欢哪幅画,您尽管出声,我摘下来送给您。”

“不必了,我就是看一下。”希迪走到马世杰旁边坐下。

张天临见此情形,只能坐在他们对面的椅子上,老者则站在他身旁。

“司先生什么时候到达津城?”张天临说道。“我们昨天下午抵达津城。”希迪答道。

“那晚上有没有到津城老城区逛一下。”张天临微笑道。

“我们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是在太累了,便留在宾馆休息。”希迪说道。

“真是太可惜了,老城区有很多小吃。”张天临说道。“那只能怪我们没有这个口福了。”希迪说道。

张天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司先生,你此番前来,我没有好好招待,失敬了。”

“没事的,我们谈正事吧。”希迪说道。

“司先生真是太爽快了。”张天临站起来,说道:“您跟我来吧。”

张天临走出客厅,希迪和马世杰默默的跟着出去。

他们来到西厢房,张天临命人打开中间位置的房间,里面摆放着很多藏品,琳琅满目。

“这是您想入手的青瓷。”张天临端起一件瓷器,递给希迪。

希迪接过瓷器后,稍微看一下器底,便交给马世杰。

“不错,这件瓷器是宋代青瓷,系吴地龙泉窑出产。”马世杰上下打量手里的瓷器,“薄胎,釉色青黄,器型好,品相佳,”

“张老板,你给个价钱吧。”希迪缓缓说道。“那您就给十万吧。”张天临微微一笑,从马世杰手里接过瓷器。

“成交!”希迪并未还价,而是来到房间里面,瞧一下这里的物品。

张天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来到书架前,拿起一块墨宝,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司先生,你是您要的墨宝。”

希迪看一眼马世杰,后者领会其用意,他靠近墨宝仔细查看一番。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此块墨宝为天下第一砚著称的端砚。”马世杰说道。

“这位先生虽然年轻,懂得可不少啊。”张天临称赞道,“你是行内人?”

“不才,在下是蒙城隆余斋王老掌柜门下徒弟。”马世杰弯腰拱手道。

“原来如此!”张天临惊讶道。

“其它老物件呢?”希迪打断他们的谈话,很显然,他对古董行里的事情不感兴趣。

“我现在就给您拿过来。”张天临急忙说道。

几分钟后,张天临将几件老物件摆放在桌子上,“这些都是您要的东西。”

“好的,我们先看一下。”希迪打开一个铜盒,里面放着一块玛瑙,他拿起来假装摸一下。马世杰也在一旁帮忙鉴定其余老物件。

在这过程中,希迪时不时瞄一下桌子右侧的一个长方形木盒。

几分钟后,他拿起这个长方形木盒,递给马世杰,轻声说道:“别打开它,你只需要鉴定一下木盒的年代。”

马世杰接过木盒,上面有两个封条,他用手掂一下,起码有十斤重,靠近闻一下,感觉像是檀木。

木盒全身剔黑,表面有脱落的痕迹,所用的漆料极为讲究,古时一般用于漆盒的制作。

“是老物件,我估计有五百年以上的历史,可能是两宋时期的。

“很好,等下你别出声。”希迪说完转身对张天临说道:“我全都要了,你列一张价格清单给我。”

张天临欣喜道:“您在这里等一下,我叫人拿张纸和笔过来。”

几分钟后,他将纸张放在桌子上,用钢笔写下这几样老物件的价格明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