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劫辰己世(二十六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10字
  • 2021-05-27 16:23:48

“那我先回去了。”希迪站起来,离开李顾的房间。

次日早上。

李顾来到酒店大门,看到路旁有一辆出租车,他走向前,打开后车门,“师傅,去铭宇街。”

出租车到达铭宇街时,隆余斋还没开门营业。李顾敲了敲大门,片刻间,尤迪打开店铺旁边的小门。

李顾说明来意,是来找马世杰。尤迪迟疑一下,探头出去看一眼四周,只有李顾一人。

尤迪心想在他印象里,师兄似乎没有这样的朋友。不过他让李顾进到店铺,并从内室请出马世杰。

马世杰见李顾到来,便请他进入后院,此时王老掌柜在院子里打太极。

李顾和王老掌柜交谈一下,主要是关于铁片和玉块的事情,他口风很紧,并未向王老掌柜透露两件东西是何用处。

王老掌柜没有为难他,继续打太极,几分钟后,李顾仍然留在院子里。

“还有什么事吗?”王老掌柜问道。

“我想请马兄帮个忙,让他随我的朋友去一趟津城,看几个老物件。”李顾说道。

王老掌柜收起太极拳,看一眼马世杰,说道:“世杰,这件事由你自己决定,为师就不替你做主了。”

“师父,这.....”马世杰不知如何是好。

王老掌柜知晓马世杰性格,既然如此犹豫,那就表示有意出去闯荡一下,“世杰,到外面历练一番也是极好的。”

“我会给贵斋相应的报酬。”李顾说道。

“不用,上次你给的一百万已经很多了。”王老掌柜说道。

“什么时候出发?”马世杰问道。“你收拾一下自己的随身物品,现在就跟我走。”李顾说道。

“我带几件衣物即可。”马世杰走上店里二楼,整理一下东西。

他下楼后,来到后院向师父拜别,并与李顾一起离开隆余斋。

一刻钟后,二人来到赋觅湖。

李顾在湖边道路旁边,看到自己租赁的轿车,便径直走过去。

李乘风从倒车镜里瞄到李顾和马世杰向这里走来,随即打开车门,走出轿车,向他们招招手。

“你什么时候回到蒙城市区?”李顾问道。

“你们离开后,我回到实验室,拿了药箱和一些个人物品,帮那个人包扎好伤口,不久后便驱车驶离山洞。”李乘风答道。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一下。”李顾望着赋觅湖说道。

“我今天起床太晚,还没吃早餐呢,我先去吃点东西,就不陪你们了。”马世杰说完便向街道对面走去。

李顾和李乘风来到赋觅湖岸边走在小道上。

由于冬天的缘故,湖边的树光秃秃一片,冷风从湖中袭来,竟然有少许寒意。

“实验室的设备已被毁坏,你们单位追究下来该怎么办?”李顾开口问道。

“实验过程中出现意外在所难免。”李乘风说道。

“那你如何应对?”李顾问道。“我肯定会承担责任,明天我去沪海市,向单位说明情况,并提出辞呈。”李乘风说道。

“这样啊!我不该让古丁参与实验的!”李顾急忙说道。“没事的,谁也不想出现这样的事故。”李乘风安慰道。

“我给你的那一千万应该可以赔付这些设备吧。”李顾说道。

“足够了。”李乘风说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这次实验的结果,我该如何单位报告。”

“你认为你们单位会相信这次实验的结果吗?捕获光粒子,再进行加速,使其超过光速,时间与空间相融合。这些你怎么解释,他们只能认为你是疯子。”李顾缓缓说道。

李乘风陷入深思,他抬头望着静谧的湖水,“你说得对,我只能以普通实验事故上报给单位。”

不知不觉间,二人走过赋觅湖的栈桥,来到湖中的小亭。

他们坐在小亭的石凳上,李顾看着李乘风,说道:“你辞职后,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今年三十五岁了,这些年来,由于工作的关系,与爱人聚少离多。”李乘风说道:“这此次去沪海办理辞职手续,休息一段时间后,就和爱人一起搬到蒙城。”

“你和妻子来蒙城定居是个不错的主意,这里环境很好,人文气息浓厚,生活安逸。”李顾微笑道。

“蒙城大学的校长是我的校友,他曾经多次叫我去那里任教。”李乘风说道。

“那也不错,大学教师工作量不大,假期多。”李顾说道。

“是的,辛苦十几年,没什么时间陪伴爱人,这样其实也很好。只是脱离一线工作,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李乘风说道。

“你可以慢慢调整过来,时间是最好良药。”李顾说道。

李乘风听完,不明白这番话是何用意。

几分钟后,李顾起身走到小亭边上,李乘风静静望着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心头。

“我们在此之前有见过面吗?”李乘风问道。

李顾停顿一下,然后笑道:“我们几天前才是第一次见面。”

“哦,那你什么时候离开蒙城?”李乘风继续问道。“我今天要和秦小姐去一趟京城。”李顾答道。

“这趟行程和王教授有关?”李乘风倒是很聪明,很快就猜出来。

李顾点点头,转身回到石凳上坐下来。

“小秦是个好姑娘,你以后要好好对待她。”李乘风微笑道。

李顾有点不知所措,急忙说道:“我们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是什么关系啊,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天我都看出来了,你喜欢她。”李乘风轻声说道。

“你可别乱说。”李顾语气有些慌张。李乘风没有说话,依然他静静的望着赋觅湖。

“那我先走了,你多加保重。”李顾站起来,正想离开,李乘风叫住他,“车钥匙在我这呢,你想光脚走回去酒店啊。”

李顾接过钥匙,然后笑出声来,李乘风也跟着大笑起来。

他回到停靠轿车的地方,马世杰早已在此等候。

“你们两个男的,有什么话能聊那么久。”马世杰说道。

李顾打门车门,进入驾驶室,“我们两个人在讨论,准备买下你们隆余斋,然后将你赶出去。”

“别啊,就赶我一个人走,我师父和师弟呢?”马世杰微笑道。

“肯定留你师父和师弟在隆余斋,就你是多余的,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李顾说道。

“我听出来了,你嫌我多嘴。”马世杰说道。

“到津城后,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其它的别管,也别多问。”李顾缓缓说道。

马世杰瞥一眼李顾,总觉得他处处充满神秘感。

李顾回到酒店后,很快与秦慕兰会合,他们订了中午的机票,整理好个人物品后,便出发前往京城。

他离开酒店前,向希迪交待一些事项,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情况,随时联系他。

时光飞逝,下午五点钟,李顾和秦慕兰抵达京城。

他们来到早上预定的酒店,按照行前计划,二人将在今晚深夜时分,前往那天那幢楼房,一探究竟。

办理入住手续后,他们回到各自房间,先行休息。

晚上十二点多,秦慕兰敲开李顾的房门,后者心领神会,立即收拾好东西,装入背包,

片刻时间,李顾走出房门,只见秦慕兰一身素装,身背行李包,看来已经做好万全准备。

李顾记忆力极好,他依然记得当初跟踪那伙人到那幢楼房的路线。

一个小时后,二人来到楼房附近,“进去以后,你得听我的,不可擅自行动。”

秦慕兰看着前方的楼房,轻声说道:“我们能从里面找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尽力而为吧。”李顾弯着腰缓缓走向前,秦慕兰则紧跟在后。

他们轻轻行至楼房后面的墙面,秦慕兰望着头顶上的方形管状物,“这就你们此前进入的通风口?”

“是的,等下我们进去后,要缓慢行走,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李顾说道。

秦慕兰点点头,随后跟着李顾爬进通风口。

他们通过网状的管道,来到此前关押秦慕兰的那间密室上方。

密室里空无一人,李顾闭上眼睛,陷入深思,他来这里的目的是想以此为基点,将内部结构与记忆相结合,在脑里构造出楼房的立体模型。

秦慕兰静静的看着李顾,并不想打扰他。

李顾突然睁开眼睛,向右侧爬行,几分钟后,二人来到一个区域。心想:“这里应该是住宿区。”

随后他们爬到几个房间上方,探查到里面是几个年轻人,应该不会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李顾继续查看一些房间,终于在一个房间,发现里面住着那天催眠秦慕兰的那名秃头男子。

他打开防护栏,轻轻跳入房间,来到床前,迅速将其击晕。

这时,秦慕兰也爬下来,来到李顾身旁,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药瓶和注射器。

李顾拧开药瓶盖,并用注射器吸入药水,然后注射入秃头男子的手臂。

几分钟后,李顾按住秃头男子的太阳穴,后者缓缓醒过来,目光呆滞。

“把你所知道有关组织的事情说出来。”李顾轻声说道。

但是秃头男子并未作声,李顾有点疑惑,他觉得药物应该没有问题。

李顾查看秃头男子眼睛情的况,似乎有些异常,然后摸一下颈动脉,发现心跳正在加快跳动。

原来大脑里有防催眠术,李顾伸出双手,食指按住太阳穴,拇指按住承泣穴,并念出一段古骈文。

片刻钟后,李顾终于催眠成功,他收回双手,停住话语。

我们组织的成立超过千年的历史,至于组织名称,我这个等级无法得知。

我十年前进入这个组织,此前是一名精神科医师,后来学习催眠术,成为大师级催眠师,从而被招进组织。

我的工作是利用催眠术,审问特定人群,以此获取对组织有用的信息。

这个组织等级森严,部门众多,而且分工明确。我所知道的那么多,其它的一概不知。

“你们杀害王教授的目的是什么?”李顾继续问道。

王教授并非被我们所杀害,他是自杀身亡的,我们组织的人潜入他家时就已经断气,在此之前没有外人进入那里。

不过我们搜查过王教授的房子,还移动过尸体,所以才让人误会是他杀。

我们组织想获取王教授的研究成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懂,我只知道光粒子和重力因子,还有时间。

“他是不是有所隐瞒。”秦慕兰说道。“我的催眠术采用的是问答模式,被催眠术不能做出抵抗,只能真实回答。”李顾说道。

秦慕兰听到这些没用的信息,感到很失望。

他们正想离开,可就在这时,秃头男子突然表情狰狞,表现出很痛苦的样子。

我在几年前,无意中得知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一名等级很高的老者去世前向我透露组织内部隐秘的事情。

现在组织高层内部分成了两派,一派名为“守护者”,另一派名为“秩序重置联盟”。

我所在的部门头领似乎属于“秩序重置联盟”那一个派别,王教授的事情可能与之相关。

李顾听到这个信息,身体颤抖一下,感觉这个组织竟然如此神秘。

“此地不能久留,可能会惊动守卫,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李顾轻声说道。

他将秃头男子身体平躺好,盖上被子,脚步轻轻爬上通风管道。秦慕兰待在在原地,似乎若有所思。

片刻间,秦慕兰回过神来,见李顾离开密室,很快便跟随其后。

半个小时后,二人从通风管道里爬出楼房外面。

突然间,有几道亮光照射到附近的草地上,可能是守卫听到这里有响动。

他们立刻趴在地上,没有作出任何动作,守卫没有照射到什么东西,很快关上手电筒。

李顾拉着秦慕兰的手臂,缓慢前行,一刻钟后,二人来到藏车处。

他们驱车回到京城市区,由于正值冬天,街道上行人很少,李顾看着道路两旁的路灯,只见灯光映照秦慕兰脸庞,如兰花般典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