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劫辰己世(二十六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2字
  • 2021-05-16 20:58:31

冷雨寒风弥漫整座山头,让人感到凛冽刺骨。

半山腰上停着几辆越野车,其中一辆车后座上,坐着一名老者,年纪大约七十岁左右。

“杨晋,你让那么多人守在此地,是想干什么!”老者说道。

“父亲,您都这把年纪,就别参合我所做的事。”杨晋说道。

“我不远千里来到蒙城,就是想知道你此番兴师动众,究竟为何。”老者说道。

就在二人谈话之际,一名装着黑色雨衣的手下,走到越野车旁边,轻轻的敲了敲车窗。

杨晋摇下车窗,并问道:“什么事?”

“九爷,我们都等了一天,现在天色渐晚,雨又下得那么大,那个人怕是不回来了。”手下说道。

“再等等吧。”杨晋缓缓说道。

以此同时,山洞内一片狼藉,泥土遍地,灰尘充满整个地道。

几分钟后,灰尘逐渐消散,李顾一行人回到古丁消失的地方。

“刚才那声巨响是怎么回事?洞顶怎么塌陷了?”马世杰惊讶道:“还有,古丁怎么不见了!”

李顾一阵苦笑,只能解释道:“古丁爆破了山洞顶部,然后独自离开了。”

“原来如此!”马世杰说道。李乘风与秦慕兰对看一眼,他们隐约觉得事情肯定不一般。

“那里好像躺着一个人。”马世杰突然看到墙壁旁边似乎有什么,急忙跑过去。

李顾跟马世杰后面急奔而去,李乘风与秦慕兰也赶到这里。

只见一名男子躺在地上,全身都是布满泥土,手里拿着手电筒,身旁有个背包。

马世杰检查此人的身体,“他还活着,只是腿部受点伤,已经昏迷过去。”

李顾拿出一瓶水,倒在手上,抹去男子的脸上泥土。他看着此人,思考一番,随后说道:“这个人受伤了,需要有人留下来照顾他。”

“我留下来吧。”李乘风说道:“只有我才能进入实验室,找到里面医疗箱。而且我还需要回去那点东西。”

“也只能这样了,你要小心点,虽然大门已经被反锁,不知道那伙人会不会找到这个出入口。”李顾说道。

“放心吧,你们赶紧离开这里。”李乘风说道。

“我把轿车留给你。”李顾拿出一张白纸,凭着记忆画出藏车地点,递给李乘风,“纸张下方有我的电话号码,我这辆车是租赁而来,需要归还租车公司,你回到蒙城市区后就联系我。”

李乘风看一眼纸张上的图画,然后放入口袋。

李顾、秦慕兰和马世杰走出山洞,冒着大雨来到藏车处,并拨开车身上的树枝。

“我来开车吧。”李顾说道。秦慕兰看一眼李顾,从口袋里拿出车钥匙扔给他。

李顾坐上驾驶座,马世杰打开副驾车门进去,秦慕兰默默进入轿车后座位。

轿车离开藏车地点,由于下着大雨,加上路滑,李顾驾车行驶的速度极慢。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大约半个时辰后,轿车进入一处山涧,道路两旁是高耸的大山。

“九爷,有辆轿车正在行驶过来。”一名手下急忙跑过来向杨晋报告。

“肯定是那个人,让他们立即行动。”杨晋说完走出越野车,老者随后也打开车门,拿着一把雨伞,走到他身旁。

那名手下吹出几声短口哨,最后吹了一声长哨。不远处的几名手下接到指令后,赶紧推倒一棵快要折断的大树。

李顾眼疾手快,就在大树倒在道路中间的极短时间内,将轿车刹住。

后座位的秦慕兰惊慌失措,“发生什么事?”

“你们两个留在车上,千万别出来。”李顾打开车门,走出轿车。

雨水淋在李顾的身上,瞬间湿透,他向前方望去,只见不远处有很多星光般亮点。

李顾回到车内,从背包拿出手电筒,朝着倒下的大树照射一番。

亮光越来越近,在李顾身前不远处停下来,“都现身吧,畏畏缩缩的算什么好汉。”

杨晋迈步走向前,身旁有一名手下撑着伞,老者站在他的右边,几十名手下紧跟在后面。

“原来是你啊,李先生。”杨晋旁边的赵东旭认出李顾。

“没想到我们再见面竟然是这个地方。”李顾说道。

“我们上次见面不是在隆余斋吗。”赵东旭说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几天前,在隆余斋里,阻止我们抢夺铁片的应该就是你吧。”

李顾微微一笑:“没错,正是在下。”

“识相点,交出铁片以及玉块。”杨晋威胁道。“如果我不交呢?”李顾说道。

“隆余斋的马先生应该在车里吧。”杨晋说道:“以你的身手,可以顺利逃离此地,但是我们要想捉拿他,应该绰绰有余。”

李顾心想:“他说得对,自己打退这些人,可以逃脱,但是马世杰和秦慕兰怕要被他们擒住。”

突然间,李顾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我和利库玛攻击侧翼,你留在原地,随时策应。”

九爷以及手下也听到这个声音,但是语速太快,都没听清说什么。

只见两个身影急速奔向队伍两侧,九爷和老者立即退至后方。

希迪和利库玛击倒几个人,不过这些人很快就站起来,向他们二人进行攻击。

利库玛展开双臂,正面迎敌,强力推开走在前方的两个人,然后用肩膀顶开三人。

“好大的力气!”倒地的手下惊呼道。

希迪和十几名手下进行缠斗,他虽然以寡敌纵,不落下风。但是以他的能力,不至于此。

“你带来的这些人有点实力啊!”李顾说道。

杨晋没有应声,他看着两旁双方的战斗,感觉情况不太妙,“看来你这两名手下是绝顶武术高手。”

“他们不是我的手下,而是出生入死的同伴。”李顾说道。

“既然是同伴,那你还.....”杨晋似乎想到什么,“你们全都去攻击轿车旁边的那个人。”

随着杨晋一声令下,这些手下纷纷向李顾方向奔袭而去。

希迪急忙转头,追身上前,几个回旋踢,踢倒后方几个人。利库玛同样反应迅速,他手攥拳头,双拳出击,击倒两个人。

李顾快速伸出右脚,踢向跑在最前方的那个人头部,此人口吐鲜血,抱头倒地。

随后见到前方有两个人握紧拳头,来势汹汹,向自己袭击,他急忙后仰侧身躲过二人的攻击。

利库玛一个跳跃,来到李顾面前,举起双手挡住二人的后续攻击,他随后使出一招扫堂腿,将此二人踢倒在地,疼得哇哇直叫,痛苦不堪。

希迪疾步跑到轿车旁边,打开车门,进入驾驶室,并大喊一声:“你们赶快进到车里!”

李顾和利库玛听到这话,立即迈步走到轿车后座。

希迪从后视镜看到他进入轿车后,立即扭动车钥匙,启动车子,向前方驶去。

秦慕兰见此情况,极为恐惧,大声尖叫起来。“车里怎么还有个女的!”利库玛惊呼道。

李顾并未理睬利库玛,而是用急促的语气对希迪说道:“前面一百米的地方有棵大树倒在道路中间!”

“我知道。”希迪加大油门,急速向前,杨晋和他的手下见状赶紧躲到道路两旁。

轿车快要接近大树时,希迪突然将方向盘向左边打转,车身朝路旁的斜坡驶去。

由于车速极快,轿车顺利通过斜坡。希迪立即向右方行驶,进入道路,扬长而去。

几分钟后,希迪见没有车辆跟过来,已经确定安全,便向李顾问道:“车里的两个人是谁?”

李顾很快向希迪和利库玛介绍他们的身份,但是二人依然惊魂未定,静静的坐在那里,呆若木鸡。

“古丁怎么没你在一起?”希迪继续问道。

“他回家了。”李顾特意重音说出“家”字,以便希迪理解其中含义,“具体经过等我们回到蒙城后再细说。”

以此同时,杨晋和老者回到越野车。

赵东旭坐上副驾驶室,立即问道:“九爷,我们还要追击他们吗?”

“不用了,只要确定阻止我们购买切片的那个人身份,那以后的事就好办了,没想到,此人竟然是杨昔交与玉块的李先生。”杨晋说道。

“什么切片?还有这件事和杨昔有什么关系,你们千万别打她的主意。”老者呵斥道。

“父亲,您先别动怒,这件事与小妹无关。”杨晋并不打算隐瞒,他随后将此事的前后经过和盘托出。

“连六哥都惧怕的人,此人是何方神圣?”老者说道。“我通过多方调查,都没能查出这个人的身份。”杨晋答道。

老者思考一番,说道:“老九,你明天随我回一趟徽州。”

晚上十点钟。

李顾一行人回到蒙城市区,他送马世杰回到隆余斋,随后开车来到酒店。

在酒店大厅,希迪和利库玛办理住宿手续。

李顾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他对面是秦慕兰,此时正在翻阅杂志。

“你要回广城吗?”李顾轻声问道。

秦慕兰看着手里的杂志,回答道:“我已经向单位请了半个月的假,本来打算回一趟潭沙探望我母亲,不过刚才在车上想了一下,决定去京城。”

“你想调查王教授的死因?”李顾很快便猜出来,她此番去往京城的用意。

“是的。”秦慕兰说道:“我想知道那伙人觊觎王教授的实验成果,到底是何目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李顾问道。“明天就出发。”秦慕兰答道。

李顾心想:“不能让她以身犯险,从这几次交手来看,那伙人并非善茬。”

“我陪你一起去吧。”李顾说道。“这.....不太好吧。”秦慕兰望向李顾,表情略显慌张。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对付那伙人,就这么定了。”李顾说道。

秦慕兰正想说话,就在这时,希迪走到他们面前,“住宿手续办妥了,我们回房间吧。”

她立即起身,向酒店电梯方向走去。

李顾静静的看着秦慕兰离去。“看什么呢,走吧。”希迪说道:“等下我去你那里,商量一些事情。”

几分钟后,李顾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李顾知道是希迪到来,便起身走到门前。

他打开房门后,希迪走进来,坐到椅子上。

“你们来蒙城做什么?”希迪问道。

“我们获得第三块玉璋,但是需要破译上面的古越文,隆余斋的王掌柜懂得古文,所以来这里找他帮忙,”李顾答道。

“那你们怎么去往那么偏僻的山区?”希迪继续问道。

李顾只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最后向希迪问道:“你和利库玛是怎么找到那里的?”

“古丁给我们留下行迹线索。”希迪说道:“但是在途中,我们遇到此前那伙人,他们在言语交谈中提及到你们,所以我们隐藏在那里附近,以防不测。”

“原来如此。”李顾说道:“说起古丁,他为什么对光粒子的实验那么感兴趣,而且还没来得及和你们告别,就急忙赶回去。”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希迪说道:“我们找到了‘仙草'线索,为津城一名叫张天临的商人所收藏。”

“你的意思说,我们要是去津城一趟?”李顾问道。

希迪点点头,反问道:“难道你有其它打算?”

“我明天要去京城,调查一起命案。”李顾说道。“就是你所说的那位王教授死亡案件?这趟行程是和秦小姐一起吗?”

“是的。”李顾说道:“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由你和利库玛去津城。”

“我们此行是以古董商的身份去那位商人家里作客,你懂这行,所以想让你假扮行内人。”希迪说道。

李顾思考一阵,随后说道:“可以让马世杰陪你们去一趟津市。”

“马世杰?他现在还是学徒吧,能行吗?”希迪问道。

“他跟着王老掌柜学了不少东西,应该有能力应付那位商人。”李顾说道。

“那行吧。”希迪无奈的答应道。“我明天早上去一趟隆余斋。”李顾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