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劫辰己世(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7917字
  • 2021-03-05 12:08:43

是月亦非月,只身亲祈,竭尽与难;及任却别顾,已敛感同,了却寰世。

这是一辆开往沪海市的动车,途径蒙城。欧阳度目的地就是此地,这时正坐在车厢尾部的位置,此趟行程他极为低调,所以才故意选在不显眼的位置。他不断的打量周围的人,哪怕是途经身旁的旅客,他也用怪异的眼神望着他们。

欧阳度斜对面有三名男子,他们打扮得极其普通,不想过于招摇,其中二人侧着脑袋在睡觉,另一个人则在玩手机,这一切都显得很自然。

那名男子一边看着手机,还时不时的用余光瞄向欧阳度。

蒙城,晚上十一点。

宾馆旁边的一条道路旁有一辆休旅车,车里有一名男子,已在此等候多时。就在此时天气骤变,大雨从天上倾盆而下,雨水不断拍打挡风玻璃,大风吹着路边的梧桐树发出吱吱的声音。

雨逐渐变小,挡风玻璃冒起雨雾。眼前的世界被笼罩密如蛛网的雨丝中,道路两旁的楼房和路人都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车内驾驶座的男子戴着一只耳塞,显然是在和别人通话。“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对方回答道:“一切如故。”

此名男子及其同伴已在宾馆附近监视整整一天。自从昨天上午欧阳度来到蒙城后,他们便一直秘密监视欧阳度。可自从他入住宾馆后就一直没出过房门,生活用品及三餐都是叫宾馆柜台直接送到房间。

几分钟后,车门被打开。有个人进入副驾室,见到男子满脸愁容,他没敢开口说话。片刻钟后,男子缓缓说道:“复都姆,怎么了?”复都姆答道:“没什么。”

复都姆看着街道对面的宾馆,陷入沉思,他对男子说道:“我们在这里等了那么长时间,他都好像没什么动作,要不直接闯进他房间将其捉住,由我来拷问她。”复都姆看起来有点愤懑。

“别冲动,听我的。”男子说道:“复都姆,你跟我那么长时间了,你是懂我什么性格,没有十足的把握就没有必要行动。再者,我们这么鲁莽,恐怕会打草惊蛇。”复都姆听完后没有作声,一阵沉默。

男子看一眼手表:“都那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你继续在这里监视他,如有什么状况,及时打电话给我。”男子说道。“好的,你就放心把。”复都姆从后座拿出雨伞递给他,男子接过雨伞走出车门消失在雨夜中。

第二天中午,从昨晚开始下的的雨终于停住。雨后的天空万里无云,碧空如洗,如美玉一般澄澈。

欧阳度把房间收拾妥当,走向窗户拉起窗帘,眼睛望着宾馆外的街道。但显然他并没有反跟踪的能力,以为自己处于安全的状况。不一会儿,他便走出房门。

“阿姆,欧阳度从宾馆出来了。”复都姆耳塞里传来了同伴的声音。“阿姆!阿姆!”同伴见他没反应然后继续叫道。复都姆突然被惊醒:“阿谷,有什么事?”同时出于身体本能双手直接握紧方向盘,以为出现什么变故。

同伴重复说道:“欧阳度出来了。”听到同伴的话,复都姆身体才放松下来。“好的,你下车跟住他。”复都姆说道。以此同时,同伴在走出轿车,很自然的往欧阳度方向跟去。

“老大,欧阳度刚从宾馆出来。”复都姆拨打一个电话。“我现在就赶过去,你们别轻举妄动。”男子回复道。

十几分钟后,副驾车窗外出现一个人影,轻轻敲打车窗,复都姆很快伸手过去打开车门。“他人到哪了?”男子一进到车里便问道。“阿谷已经跟住他。”复都姆答道。

“我们也跟过去,但别离他太近。”男子随后说道。“好的。”复都姆说完便启动车子。休旅车在靠近欧阳度约一百米的地方停下。“阿谷,老大到了,报告欧阳度的情况。”复都姆说道。“他在吃面食。”阿谷回答道。“他身边有可疑的人出现吗?”复都姆问道。“暂时没有。”阿谷小声回应。

几分钟后,欧阳度吃完午饭,在自己的座位上稍作休息,只见他拿出手机,似乎在翻找通信录,随后便拨打电话。

“老大,他好像在和别人在通电话。”阿谷从耳塞里传出声音。“你能离他近一点吗?”男子吩咐道。“应该可以,我尽量靠近他。”阿谷小声应答。

阿谷来到欧阳度旁边的邻桌旁,询问一名正在吃面的大姐。其实在车上他就已经看到那位大姐,见她面善,极易配合。他开口问道:“这位大姐,您好,我刚来蒙城,人生地不熟,问您一下,百货大楼怎么走?”大姐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和料想的一样,她还是回答阿谷的问题。

阿谷一边听这那位大姐讲述,两人还用手在比划具体方位;他一边聚精会神的偷听欧阳度说话。但没怎么也没听清欧阳度在说什么,只是断断续续的听到几个词语。

欧阳度讲完电话后,阿谷也回到自己车内。“老大,他刚通完电话。”他刚坐下座位便立刻向男子报告。“那你偷听到他在说什么?”不等阿谷说完话,男子便向他问道。显然男子急切想知道欧阳度的电话内容。

“大部分没怎么听清楚。”阿谷说道:“我只听到几个模糊的名词,洛书、画和雍正。”男子听完后有些疑惑,洛书和画比较好理解,雍正是什么?

“你查一下这个叫雍正的,是物品还是人?”男子吩咐复都姆。“嗯,好的。”他刚想用手机查询,发现不会写这个词。他唯唯诺诺的说道:“那个,老大,雍正这个词我都不懂是什么,怎么搜索?”

“你问我,我问谁去?”男子有点生气。“老大,这个我知道,可以用语音输入进行搜索。”阿谷听到他们的谈话后小声说道。

复都姆对着手机说出“雍正”这个词语,手机搜索栏瞬间显示几万条的信息。“老大,他好像是皇帝。”复都姆小声向男子说道。“皇帝?哦,知道了。”男子听完缓缓的说道。

欧阳度在宾馆附近逗留整个下午。他要么在宾馆大厅休憩,此后便去隔壁的商场逛一圈,但是没有买什么东西。要么就在街上溜达。他这些举动主要是为了不引人注意。

终于在四点多的时候,他在路边拦住一辆出租车。男子和同伴见状赶紧启动车子跟住那辆出租车。

大约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在铭宇街停下。欧阳度下车后左顾右盼,神色极为慌张。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隆余斋,可他并没有进入隆余斋,而是在其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徘徊。

“老大,他想要干什么?远远的盯着那家古董店。”复都姆向男子问道。“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来此地应该和他盒子里的东西有关。”男子回答道。“要不把那个盒子抢过来。”复都姆继续说道。

“抢什么!我们是有能力可以抢回来,但是我们清楚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以及它的用处吗?”男子呵斥道:“我们首先要弄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复都姆听完后默不作声。

这是时耳塞里传来阿谷的声音:“难道与他在长安和那个女人的谈话有关?”男子说道:“是有这个可能。”

几天前,男子得知欧阳度将要动身去往长安,便与同伴急忙赶往此地。因为他知道这是欧阳度将要开始行动的信号。

到长安后的第二天晚上,欧阳度在一幢废弃的大楼里见了一个人,那个人为一名中年女性。他们交谈了近一个小时。期间欧阳度有几次言语极为激烈,情绪颇为激动。中年女人不停劝说他,使其情绪稳定下来。

谈话完毕后,中年女人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撕开一角。然后在上面写了一行字递给他。

晚上八点过后,铭宇街人流渐渐稀少,欧阳度进入隆余斋。

“老大,他进那间古董店了,让阿谷跟着进去吗。”复都姆说道。“不用,我们留在车里继续监视。”男子说道:“还有,这间古董店的情况查清楚了吗?”

“据我查到资料,这间古董店是百年老店,老板姓马,叫马世杰,能知道的就这么多。”复都姆回答道。“有点意思。”男子看着隆余斋说道。

欧阳度将盒子夹在腋下,右手托着长方盒子。左手推开玻璃门,进去后他看到一名伙计在收拾东西,正想出声,伙计突然转过身来眼睛望向他,着实让他有点紧张。随后欧阳度见到马世杰,还顺利的完成交易。

差不多一个小时候后,欧阳度从隆余斋走出来。手上的盒子不见了,显然已经卖给隆余斋。在欧阳度离开后,男子看见这间店铺正在关门,伙计也下班回去了。但是这些举动让男子心生疑窦。

“提拉谷,你跟住欧阳度,我们留在这里。”男子吩咐道。片然后他对复都姆说道:“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六点钟再来。”

此后的几个小时里,街道很安静,并没什么事情发生。直至深夜两点钟后,有个人从隆余斋出来,手里拿个袋子。行走在街道上一小段路程后,进入一个巷子里。

在这期间,男子悄悄的在后面跟住他。看清楚那个人的面容后,男子终于想起来,早前欧阳度进入这间古董店后,有个人也跟着进去,原来就是此人。

在漆黑的巷子里,男子不敢过于靠近,怕惊动到那个人。他隐约的听到此人正在和另外一人在交谈,由于距离有点远,男子并未听清楚他们的谈话。也未能看清楚另一个人的外貌,但他记住其身型特征。

十几分钟后,那个人终于走出巷子,没见第二个人的身影,显然是从后巷溜走了。他回来时步伐急促,在回到古董店后,把店里所有的灯关闭。

男子回到车内,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个人去巷子里干什么?然后又急冲冲的赶回来。

此后的几个小时,男子都在平静的时间里度过。直至凌晨六点时,复都姆并没有准时来这里顶替他。男子实在有点困,眼睛眯了几下。突然从隆余斋方向传来一阵声响,店门被几个人打开了。

“你们是谁?怎么会有我们店铺大门的钥匙?”隆余斋里的人看到门被打开后惊呼道。男子在听到响动后立马惊醒,赶紧从车里出来轻轻的走到店门旁边。

“这你就管不着了!马世杰!”其中有一个人说道。“你们来这里想干什么?”马世杰惊恐万分。

男子从门缝里看到那几个人把马世杰架起来进入内室,他则悄悄的跟在后面。

此时马世杰被他们死死的摁在椅子上,身后被两个人驾住胳膊。其余几个人在内室里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几分钟后,那几个人并没有找到东西。为首的一个人从裤腰处拿出一把小刀,向马世杰方向走来。他用刀轻轻的抵住马世杰的脖子。

那个人开口问道:“说吧,东XZ在那里了?”马世杰微微张开眼睛,说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收回小刀,然后一个拳头打在马世杰的腹部上。马世杰痛苦的叫出声来。

“说不说!”那个人继续喊道。马世杰依然没有作声。又一个拳头打在马世杰的身上。只见他脸色泛青,痛苦万分。

马世杰小声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那个人见他还在装糊涂,便说道:“今晚早些时候,不是有个人卖给你一个盒子吗?我们要的就是这个。”

马世杰听到这话,心想:果真如此,他们真的是为那幅画而来的。既然这样那他们可以直接在半路抢了卖家的盒子。岂不是更好?何必多此一举。难道他们是想确定东西的价值才行动的?这着实让他想不明白。

几分钟后,马世杰还是不肯交待出东XZ在哪里。那个人见状只能威胁道:“既然你不肯说,那我们只能砸了你的店铺,然后一把火把它给烧了。”

马世杰听到这话,立马慌了,这间店凝聚了他毕生心血。要是都让他们给砸了,怕是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况且还有几件东西极其珍贵,马世杰抬头看了看这间内室。他十分纠结,最终他还是下了决定。

马世杰对领头的那个人说道:“我可以将东西交给你们,先把我放开。”那个人听完不为所动。马世杰知道他在顾虑什么,便说道:“放心吧,我人在你们手上,跑不了的。我不会拿假的东西来糊弄你们。”

那个人寻思片刻,对马世杰后面的两个人说道:“放开他吧,你可别耍我们。”

马世杰走到一个柜子面前,从里面夹层里拿出一个长方盒子。然后递给领头的那个人。后者将盒子拿到手里,打开盒子确定里面的东西,果真是一幅画。他喃喃自语道:“难道线索就藏在这幅画里?”

虽然那个人说得极为小声,但还是被马世杰听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疾步上前,将那个人手里的盒子抢过来,想撒腿便跑。

领头的那个人见状立马擒住马世杰,身后的几个人很快将他围住。

以此同时在内室门外的男子立刻行动,他用极快的速度向那几个人撞上去,那几个人被撞了个踉跄。在男子快要倒地的同时来个回旋踢,一个大脚踢向领头的那个人。

男子倒地后立刻从裤腿里拔出一把短剑,伺机而动。而倒地的那个人这时才看清男子的样貌,他心想:自己做了特种兵那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有如此速度的人。他示意他们几个人一起上,得到命令的几个人一拥而上。

但仅用一个回合,他们几个人便败下阵来。男子不仅速度极快,身手敏捷,而且爆发力强。只怕他们都不是男子的对手。

此时领头的那个人眼睛瞥到已经站起来的欧阳度,疾步向他奔来。男子见状便起身,一个不留神,被身旁的几个人擒住右手,夺下短剑,并顺势丢给那个人。男子心里一惊:不好,中计了。

男子一个侧身摆脱了那几个人,但还是晚了,短剑刺穿马世杰的腹部,并从他手中夺走盒子。男子急忙上前扶住马世杰。那伙人立即离开现场。

就在这个时候,复都姆正好来到隆余斋,他本来是想接替男子的。却没想到遇到从隆余斋跑出来的那伙人,复都姆见势不妙,便上前拦住他们。

隆余斋内的马世杰眼睛直勾勾盯着内室门口,并且用嘴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男子缓缓的将他放下,并从他的口袋里拿走手机。走到店铺大门前将其关上,拔出钥匙,放入口袋,因为他觉得这把钥匙以后会有用处。随后向那伙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男子走出门口时见到复都姆和那伙人纠缠起来,想上前帮忙。那伙人见状急忙逃脱。他们坐上车快速逃离现场。

男子则跑到街道对面的休旅车上,快速启动车子,开到复都姆身旁示意他上车,向那伙人逃窜的方向追去。

马世杰临死前用尽全身的力气,拖着沉重的步伐,艰难的走到内室门口,将门栓反锁,因为他怕那伙人折返回来。然后走回椅子旁,他想近距离看一眼内室里墙,见里墙完好无损,心里总算放心下来。不一会儿,他身体缓缓倒下,闭上双眼。

当天中午时分,天气异常闷热。

男子休息差不多六个小时后,他来到隆余斋,坐上休旅车。他向复都姆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复都姆答道:“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除了警察,都是一些记者。”男子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看着隆余斋门口。

今天凌晨男子和复都姆追击杀害马世杰的那伙人,但是追到几条街道后便跟丢了他们,所以只能继续监视隆余斋。

这时复都姆突然看到一名记者走进隔壁的店铺,他的举动有点反常,便对男子说道:“老大,你看那个记者,别人都是都是在这间古董店周围活动,他反而进去隔壁的店铺。”男子看到后说道:“可能是想采访隔壁店铺的店员。”不过越看那人越觉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大约十分钟后,男子从隆余斋门口看到刚才那人出来。心想,他不是进了隔壁的店铺了吗?怎么从这里出来,男子看着他的身型,终于想起来,不会错的。男子有着极强的眼力和判断力。

“我们跟住刚出来那个戴鸭舌帽的人。”男子吩咐道:“还有,提拉谷那边是什么情况。”

“他一路跟着欧阳度,现在应该在火车上。有什么情况他会第一时间告知我的。”复都姆回答道。

“你开车跟住他,我今天早上回去的时候没怎么睡好,有点困了,我睡一会。有什么事就叫醒我。”男子小声的说道。“好的。”复都姆看着已经眯眼的男子然后说道。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复都姆叫醒了男子。“老大,那个人和别人见面,不知道聊些什么吗?”男子睁开眼,虽然视线有些模糊,但眼前的事物很快便清晰起来。

“不是交待过你,有情况就叫醒我吗?”男子大声说道。复都姆被他吓到说不话。“算了,知道另一个的人的身份吗?”男子情绪稳定下来。“不知道,不过看他们的言行,两人应该很熟识。”复都姆答道。

“能有什么办法靠近他们,偷听他们说些什么?”男子说道。“很难,他好像特意选了这间餐厅,地方大且空间宽阔。连邻座不会知道他们的谈话内容,而特意靠近他们又觉得很奇怪。”复都姆回答道。

“你先回去休息。”男子说完便示意他下车,随后自己也走出副驾驶座。男子按习惯用眼睛扫一下这里的周围情况,他敏锐的发现,有辆车很奇怪,确切的说是车内的两个人有点怪异。

进入驾驶座后,男子依然不断的观察那辆车。不知道他们和今天凌晨在隆余斋里的那帮人是不是同伙。

半个时辰后,他们两个人从餐厅里走出来,并且坐车离开。但是男子发现那辆车紧随他们后面。

男子不想打草惊蛇,便远远跟在他们两辆车后面。十几分钟后,他突然听到轰的一声,随后他看见那两辆车相撞了。心想:不好,要是出事的话线索就断了。

不过还好,后面那辆车的两人在撞车后迅速把人救出并带走。

男子继续跟踪那辆车。然后拨通复都姆的电话:“你明天起来调查一起交通事故,车牌号我等下发给你。”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男子加大油门,慢慢靠近那辆车。

男子追到一幢老旧的公寓大楼,只见他们把人抬进大楼。男子没有救人,因为觉得他们不想那两个人死,要不他们早就动手了,不会费力把人抬到公寓。

男子还是想办法混进去探究一番,毕竟涉及到重要的线索。他跟随在他们后面,在他们进入屋内后,男子找了一个黑暗的角落蹲守着。

几分钟后,男子正准备给提拉谷打个电话,了解一下他那边的情况。可没曾想,他竟然先打电话过来。

“喂,可以说话。”男子接通电话轻声说道。“老大,我刚到晋安,欧阳度找了一个宾馆住下,我现在就住在他隔壁。在这期间有两帮人来这里找他。”

“好的,如果有什么最新消息及时告知我。还有,别太过于深入,你只管监视他就行,注意安全。”

十几分钟后,一辆车停在楼下。男子听到上楼的脚步声,从脚步声来判断,一共有三个人。他们走到公寓门前,其中一个人用很奇特的方式在敲门,估计是暗号。为首的是一名中年人,很显然他是主事人。

此后的时间里除了从屋内传来的叫喊声以及殴打的声音,并无异常。直到一段时间后,从楼下上来一帮黑衣人。男子赶紧躲起来。

只见黑衣人来到公寓门前,开始定点爆破大门。很快向屋内投入烟雾弹,并顺利救出那两个人,整个过程仅用时两分钟。

一刻钟后,那两个人从黑衣人的车上下来。其中一人迷迷糊糊的躺在地上。另一个人则在自己身上摸了个遍,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男子默默的走上前,从他身后递给他一台手机,这台手机是马世杰的,他本想试探一下他拿到马世杰手机后的反应,可没曾想,他拿到手机后凭着本能拨打了一个电话,还没来得及通话,他便昏了过去。男子只能从他手里拿过手机,尝试着用他的语调和对方通话。

第二天中午,在一间诊所外,男子和复都姆坐在休旅车里继续监视那个人。

在这期间有一辆车进入诊所,从车里出来两个人,分别为中年男子和年轻女人。诊所医生出来迎接了他们,然后三个人在轿车旁交谈起来,医生在和他们讲述昨晚就诊两人的病况。但是看那名医生手舞足蹈的样子,他们似乎还在谈论别的事。

几分钟后,他们一同进入诊所。在这过程中除了那个人和中年男子在诊所小院交谈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提拉谷和你联系了吗?”男子在车里对复都姆说道。“没有,我试图拨打他的手机,但提示为关机。不懂他那边是什么情况。”他回答道。“那你今晚再尝试和他通话。”男子缓缓的说道。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男子看到那个人走出了诊所,似乎是偷偷跑出来的,而且还是单独一个人。

男子和复都姆跟踪他到一间小房子里,他敲开房门,里面出来一个人。男子看清楚出来那个人后,想到一个人,男子大吃一惊,竟然是隆余斋的伙计。男子开始对那个人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男子下车想去到那间房子里一探究竟,途中经过那辆奥迪车,他看到车内驾驶座上的司机,他正好打开窗户在车里抽烟。

他悄悄的从车身走过去,来到驾驶座窗户前,快速将司机击晕,从他身上搜查一些东西,他想知道他们的身份以及意图。但反复搜寻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男子离开奥迪车快速向那间房子跑去,他来到窗户前试图偷听他们的谈话,但成效不大,因为他们故意打开电视机并调大声音。

片刻钟后,那个人发现了在窗户前的男子。他用极快的速度逃离这所房子,有惊无险的回到车内,并示意复都姆赶紧开车离开。

第二天中午,在隆余斋附近。

那个人和那名伙计偷偷溜进隆余斋内。几分钟后,留在车内的女子走出轿车,行走大概几百米,来到隆余斋后门所在的街道。他试图越过围栏走进院子里,她刚想跨脚就被男子击昏,随后男子将她抱入一个小巷子里。

男子刚想从女子的包里搜查东西。那名伙计赶到了这里,他见到躺在地上的女子,二话不说便向男子奔袭而来。但是显而易见,伙计被男子轻松制服。随后伙计大喊一声。

那个人循声赶到这里,他见此情形,握紧拳头向他袭来。但很快他便败下阵来。

那个人躺在地上向男子问道:“你是谁?”男子听到这话,便说道:“我可以先放开你,但你得答应我别动手。”那个人回头看一眼男子,便答应他的要求。

男子双手松开那个人后,缓缓的对他说道:“我叫希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