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劫辰己世(二十五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946字
  • 2021-05-14 14:20:00

略显狭窄的房间里,放置着一张小木床,有些陈旧,但床套、枕头和棉都被很干净,闻之气味清香。

木床旁边有一个书柜,几排书籍陈列其中。书柜前方有一张四方桌,桌旁围坐着几个人,上面摆放有几盒鲑鱼罐头,手里拿着一碗米饭。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简陋地方,吃着一顿简单的午饭。

李顾觉得房间里的氛围不太对,都安静的坐着,这时需要活跃气氛,便微笑道:“那么美味的鲑鱼,我平生难于品尝得到啊。”

他对面的男子接话道:“这些罐头都是进口用于储备,味道肯定是极好的。”

“我叫李顾,旁边这位叫古丁。”李顾说道。

“原来是本家啊,我叫李乘风,她叫秦慕兰。”男子说道。

李顾抬头看一眼李乘风,停顿一下,转头向秦慕兰望去,说道:“秦慕兰,好名字,真是人如其名。”

秦慕兰没有作声,可能是李顾此前的行为,让她的观感不是很好。

“前几天在广城跟踪你真的是一场误会,我只想.....”李顾没说完话,秦慕兰便说道:“你这是承认跟踪我了!”

这下可好,李顾越描越黑,只能无奈道:“真的是误会,我是.....算了,现如今无论如何怎么也说不清。”

古丁倒是很机灵,他见气氛有些尴尬,开口向李乘风问道:“这里似乎是人工建筑,用来做什么?”

“这是我们单位的科研基地,”李乘风说道。

“你们单位是进行物理量子力学相关研究的吧。”李顾随口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乘风语气急促,表情凝重。

李顾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知道这些事。他想了一下,便以秦慕兰为借口说道:“这位秦小姐是在物理研究所工作,此前在她被绑架到京城时候,我们无意中偷听到谈话。”

当然,李顾也仅仅知道李乘风是物理学家,其它的一概不知。

李乘风听完这话,陷入沉思。倒是秦慕兰说道:“你们偷听到什么,我那时候有透露什么吗?”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你没有说出王教授的实验结果内容,我们在最关键时刻,出手将你救出来。”李顾说道。

“小秦,这是怎么回事?”李乘风说道。“风哥,我此前还没来得及和你说这件事,他们就突然出现了。”秦慕兰说道:“是这样的,几天前,王教授被人杀害了。”

“什么!王教授去世了?被谁加害的?”李乘风心里一惊,急忙问道。

“不清楚。”秦慕兰继续说道:“王教授遇害前,将研究成果资料交给我,并吩咐我将其烧毁。”

“我照办了,可没过几天,我被一伙人绑架到京城,这些人估计就是加害王教授的凶手。我被带到一个秘密的地方,交由其他人审问。”

“这期间,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我没有说出研究成果内容。随后我被注射药物,之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现在只知道这两个人救了我。”

“你说说的研究成果,不会是?”李乘风问道。“没错,就是一年前王教授向你透露的那个实验。”秦慕兰答道。

李顾转头看向古丁,后者插话道:“无需向我们隐瞒什么,不就是在实验室里捕获光粒子吗。”

秦慕兰与李乘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李顾看他们这样子,只能解释道,“我们在救出秦小姐前,偷听到谈话内容,知晓实验的名称。”

“原来如此。”李乘风说道:“等下吃完东西,你们随我去一个地方。”

“是什么地方?”古丁好奇的问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建造在此地的实验室。”李顾说道。

李乘风微微一笑。

半个时辰后,他们吃完午饭,休息一阵,出发前往山洞里的实验室。

路上,秦慕兰轻声向李乘风问道:“为什么要带他们去实验室?”

“我想知道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还有一点最为重要,他们带着一个机器,我从来没有见过。”李乘风小声回应道。

秦慕兰转头看着李乘风,知道后者的意图,因为她此前也注意到古丁手上的机器。

“他们好像在谈论什么,难道是想对付我们?”马世杰说道。

“马兄,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他们两个是科学家,并不是什么坏人。”李顾小声说道。

几分钟后,他们到达一间密室,从外墙和大门来看,这里显然被改建过,可能是为了便于开展科学实验。

经过身份认定后,在更衣室换上实验服,随后一行人走进实验室。

李顾在实验室里看到几台圆形或椭圆形的机器,旁边还有一些辅助设备。

“这是一台小型的粒子对撞机,旁边的是电子脉冲仪,还有光电设备,电磁波发动仪等等。”李乘风指着这些机器设备介绍道。

“那么大的实验室,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古丁问道。

李乘风回答道:“刚开始设立这个实验室的时候,我们单位有三十几个人在这里工作。但是一年多前,单位收到上级的指示,需要派人参与新项目的科研。”

“由于这个实验室的科研工作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所以单位决定暂停实验室,将这里人员派往那个新实验室”

“我不忍这么多年来的前期实验成果付之东流,便申请留下来看守实验室。这些日子我都是独自进行科研工作,直到你们的到来。”

“我看了一下你们这个实验室,也就是这台叫什么粒子对撞机的有点作用,其它的设备都太落后。”古丁对李乘风说道。

“这些都是国内最先进的设备,哪怕在国外也是遥遥领先。”李乘风颇为生气,但他不能随便骂人,这点涵养还是要有的。

“粒子对撞机耗费极高,就算是国外也只有几台,不过人家为超大型,你这台太小,试验的效果应该不是很好。”李顾说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李乘风摆摆手说道,“小秦,你还记得王教授实验的设备参数吗?”

“当然记得,实验操作过程,我也记得一清二楚。”秦慕兰说道。

“很好,你写下来,我们明天开始按照王教授的方法进行实验。”李乘风说道。

“我加入你们的实验团队吧,我可以帮你们改进这些设备,而且可能还要制造新的设备。”古丁说道。

李乘风沉默一阵,不知道如何开口回应。

秦慕兰倒是说道:“这些设备非常昂贵,哪能随便改动的。再说了,如果损坏了,那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李顾站出来说道:“我的这位同伴也是物理学家,你们如果信任他,就让他加入你们的团队。如果什么损坏,我照价赔偿。”

他从内袋里拿出几张存折递给李乘风,继续说道:“这里有一千多万,足够吗?”

李乘风看到李顾坚定的眼神,且从语气中充满自信,犹豫一下,接过存折。

几分钟后,李乘风终于做出决定,让古丁加入他们的团队,并且可以按照他的方法进行实验。

“风哥,你这样做会有很大风险。”秦慕兰想要阻止古丁参与实验。

李乘风知道她的疑虑是什么,缓缓的说道:“小秦,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秦慕兰劝阻无果后,转身走出实验室。李乘风望着她离去的背影,颇为无奈。

李顾追上秦慕兰,只见她眼眶里泛着几滴眼泪,安慰道:“秦小姐,你别哭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的同伴也不会参与你们的试验,放心吧。”

秦慕兰流下泪水,“我是怕实验失败的话,王教授这么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她转身走进一间卧室,只留下李顾站在原地,“你太傻了,王教授让你烧毁实验资料,不就是害怕这个研究会威胁到人类,所以才选择不要这么重要的荣誉。”

随后他心里暗道:“王教授在实验成功后发现了什么,让他执意烧毁资料。还有,古丁为什么这对这项研究那么感兴趣,这一路上都没有抱怨,就是想要跟踪秦慕兰,这不像他的风格。”

在实验室里。

李乘风对古丁说道:“你需要多长时间来改进这些设备。”古丁初步检查实验室的设备,说道:“可能需要两天的时间,后天就可以进行实验。”

说刚说完,古丁就开始动手拆卸设备。李乘风则默默的站在旁边协助他,看有什么需要帮忙。

马世杰在实验室里有些无聊,便独自起去找寻李顾。

在一间卧室里,马世杰看到李顾正在整理床被,看着像是要准备休息,“李兄,看着情况,我们要在这里待上几天了”

“古丁说要参与实验,我就知道肯定需要几天时间。还有,你就直接叫我名字吧,你应该比我大一些,我听着有点别扭。”

马世杰站在他身旁,既不说话,也没有离开房间。

李顾转身看着马世杰,问道道:“马兄,还有什么事吗?”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块铁片和玉璋两者肯定有什么关系,我说得多不对。”马世杰说道。

李顾沉默一阵,随后说道:“告诉你也不妨,但是我不能说道它们是用来做什么。”

“铁片里的内容是洛书的一部分,玉璋的制作者是南越国君赵佗的儿子,而且我怀疑洛书的拥有者也为赵佗。”

“这世界上真的洛书啊!”马世杰惊讶道。

“洛书这个名字其实为所武则天修改,它的原名叫‘天书'。”李顾说道。

“那玉璋上译出来的内容是什么?”马世杰问道。“你没看纸条上的文字?”李顾反问道。

“师父只交待我拿张条给你,我可不敢乱看。”马世杰说道。“我此前在车上大致看了一下,内容有些看不明白,我想等有时间再慢慢琢磨。”李顾说道。

“说起玉璋的文字,你怎么知道我师父认得古越文?”马世杰继续问道。

这下让李顾愣住,他该如何回答,要说是老爷子亲口告诉他,那也不对,正常来说昨天他二人才是第一次见面。

李顾只能说道:“是向一位行内人打听到的。”其实这样回答也有漏洞,老爷子连自己的徒弟都没说出有这本事,外人如何得知。

老爷子年少之时,就跟着父亲学过古文。

他的父亲是一所大学的中文教授,主要研究的方向是古文,对待老爷子特别严厉。在他熟识汉字后,便教他古文。

从象形文字到小隶,再到地方民族古文,都教与给他,而且还是逐字教授,无论是字形,亦或是字义。

每写错一个字或说错字义都会被他父亲用戒尺打手心,直到弄懂为止。

老爷子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经过十几年时间,他熟练掌握多种古文,包括古越文。

由于这段痛苦不堪的岁月,老爷子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曾对外人说起年少的过往。

“看来我师父懂得蛮多的。”马世杰说道。

马世杰这番话,打断李顾的思绪,后者微微一笑,说道:“马兄以后有得学了。”

“我可不学这些晦涩难懂的古文,宁愿多看一些玉器和瓷器。”马世杰苦笑道。

李顾听完哈哈大笑,马世杰也跟着爽朗的笑起来。

晚上十点钟,在实验室里。

古丁正在重新组装改动过的光电设备,一刻钟后,工作完毕,随后他接入传输线,连接平板机器,在上面调试一段时间。

“这台设备我已经调好了。”古丁对李乘风说道:“明天再来修改粒子对撞机,可能要费点时间和精力,因为需要很大的改动。”

李乘风心想:“按照古丁话里的意思,这台粒子对撞机需要大改。但是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着其做用也要改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