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劫辰己世(二十四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42字
  • 2021-05-28 15:32:24

清凉境界梵王宫,碧染芙蓉耸昊穹。万古云封五顶寺,千株松纳四时风。

盘迥鸟道珠幡里,缭绕炉烟画障中。石立俨然如接引,疑逢青髻化身童。

清雍正元年初春。

胤禛命粘杆处派人乔装成普通人,前往秦地,一行人刚出城门,就被渤海会的人盯上。

不知渤海会用何种方法,刺探到此行人的目的,粘杆处奉胤禛的密令,前往咸阴乾陵。

乾陵为唐高宗与武则天龙息之地,陵园内有几十座胡人石像。渤海会只知胤禛要取得石像的人头,却不知是何用处。

渤海会首领鼠王知晓此事对胤禛相当重要,便派乙酉和丁丑二人急速前往咸阴。

他们日夜兼程,终于到达咸阴,比粘杆处的人还早一天。

二人用不少时间来探究石像人头的奥秘,但始终未能得解。最后决定割下一颗人头,等拿回去后再行研究。

此时,乾陵到来一队人马,走在陵墓神道上,他们正是粘杆处的人。

乙酉和丁丑见有来人,赶紧将头像装入麻袋,向陵墓外逃跑。粘杆处的人瞧见胡人石像处有动静,分派几人追上去,留下的人则继续完成任务。

他们跑了十几里路,行至一处小山坡时,背着麻袋的乙酉,突然脚下一滑,跌落山谷,丁丑立即下坡营救他。

几分钟后,丁丑在山下找到乙酉,后者已经倒在地上,满头是血。

丁丑帮乙酉包扎止血,随后打开麻袋,查看头像,他发现后脑部位已经脱落,从中掉出一块铁片,上面布满文字。

不远处传来粘杆处人马的声音,正在到处寻找他们。丁丑顾不上探究文字,便把铁片藏入秽衣。

他在附近挖了一个坑,将头像埋进里面,背起乙酉慌忙逃窜。

十几天后,他们回到京城,在渤海会秘密总部,丁丑将铁片交给鼠王,并告诉他整件事情的经过。

鼠王吩咐手下召集会里的几名老前辈前来总部,他们看了看铁片上的文字。

他们经过讨论后,认定这里面记录的是某些炼制丹药所需之物,但不知是何。

鼠王见他们并未探明铁片的用处,十分失望,便将此物交由丁丑保管并让他继续追查。

但是直到丁丑去世前,他也没能追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粘杆处的人将其它头像上交宫廷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无人知其下落。

此后的几代丁丑继任者也没能获得任何线索,只能放弃追查,最终这块铁片落入家族分支。

王掌柜泯一口茶,继续说道:“我那位朋友就是乙丑家族分支的后人,解放后,他一直保管着铁片。”

“他妻子早亡,膝下并无子嗣,直到去世前,家族的人也没有向其索要此物。”

“我的朋友觉得铁片很宝贵,不忍其无人保管,便在临终前交给我,并交代一些事情。”

“大掌柜,我倒是想起一则旧闻。”李顾说道:“一九七四年深秋,就在距离乾陵不远的地方。”

“有个农民在地里种地时,无意间挖出一个石制头像。后经过专家认定,此头像为乾陵胡人石像割下的残缺人头。”

“你说得没错,我们行内的人都知晓此事。”王掌柜说道:“那位朋友去世后,我还托人到博物馆看一下那个头像,除了后脑遭损坏外,其余部分并无异样。”

“要是能找到其它的铁片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知道雍正找寻这些铁片是何目的。”马世杰搭话道。

李顾听到这话,立即起身走到门前,看了看前室,随后坐回椅子上,“我见过其余的胡人头像,它们后脑部分的确嵌有铁片。而最重要的是,我也知道雍正的目的何在。”

“那这些头像现在藏于何处?雍正的目的是什么?”王掌柜急忙问道。

“您问的这两个问题,请恕晚辈不便告知。”李顾知道不能将这些事情告诉他们,就怕有杀身之祸。

王掌柜眼睛看着李顾,他年近古稀,十六岁便跟着师父走南闯北,怎会不知眼前年轻人为乔装打扮。

联想此前讲述铁片来历时,此子镇定自若,加之身手不凡,王掌柜觉得其非同常人。

他思考一阵,开口说道:“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过多为难。但是你必须回答我这个问题,你要这块铁片是何用处?”

李顾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我要这块铁片不为己用,而是为了很多人。我只能回答那么多。”

“很好,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这块铁片就给你了。”王掌柜说完便将铁盒递给李顾。

“无功不受禄,这样吧,我还是按照此前那伙人,他们所出的价格买下这块铁片。”李顾接过铁盒后说道。

“那倒不用,你尽管拿去。”王掌柜推托道。“我还是出钱吧,这样让我安心些。”李顾看着马世杰,然后打开铁盒,确定无误后,便将其合上。

片刻间,李顾从衣物内拿出一本存折,并从包里的笔记本里撕开一页纸,写上密码,夹在存折里,递给王掌柜。

王掌柜连忙摆摆手,表示不能要这本存折。马世杰见状,急忙上前接过存折。

王掌柜转头看向马世杰,思考片刻,并未说话,而是默默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怎么是一百万!这已经超出那个价格!”马世杰打开存折,看到里面的数字后大吃一惊。

“我没有存款六十万的存折,都是百万以上的本子。”李顾说道:“你就拿着吧。”

马世杰见李顾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些钱,便收下这本存折。

“还有一件事,还请王掌柜帮个忙。”李顾说道。“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王掌柜说道。

“不敢,我想请您帮我破译这块古玉上的文字。”李顾拿出玉块并轻放于桌子上。

王掌柜拿起玉块,查看一番,很快便说道:“西汉时期的玉璋,上面的文字为古越文。”

“您真不愧是行内的泰斗!”李顾心里极为欢喜,因为他知道王掌柜此话的意思。

“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破译上面的文字。”王掌柜说道:“方便将此玉留在这里吗?明天定会完整归还。”

“你们店里应该有照相机吧。”李顾知道一些规模较大的古董店,都会配备有进口照相机,用于古董存档。

王掌柜知道李顾的用意,便吩咐马世杰取来照相机,近距离拍摄几张玉块的相片。

照相完毕后,李顾拿回玉块,并取出笔记本,撕下一角,写上酒店地址和房号,递给王掌柜,“您可以将破译出的内容写在纸条上,派人送过来。”

王掌柜看一眼纸条上的地址,向他点点头。

李顾很快便向二人告辞,手里拿着铁盒走出隆余斋。

马世杰送李顾出门口后,回到内室,径直跪在地上,“师父,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哪了吗?”王掌柜问道。“没有经过您的同意,私自联系买主,向外出手您认定的非卖品。”马世杰答道。

“知道就好,你起来吧。”王掌柜站起来走到他身前,“你向来做事谨慎,为何此次自作主张卖掉这块铁片。”

“您这两年在外面入手很多老物件,但是店里出手的东西不多,导致收支不平衡,店里的贮备资金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用完。这些日子我东凑西凑,就是为了填补资金缺口。”马世杰眼眶泛红,自始至终都低着头。

“我真没想到店里竟然到了如此地步。”王掌柜说道:“那你为何不将此事告知我。”

“我是怕您担心。”马世杰说道。“隆余斋弄成这样,我有很大的责任。”王掌柜叹气道。

“现在有这一百万,可以解燃眉之急,并且几年内店里都不愁资金。”马世杰安慰道。

“算了,此事过了。”王掌柜说道:“说起买主,此前那伙人怎么知道铁片在我们这里?”

“这我就不清楚了。”马世杰说道:“那伙人的头领叫九爷,年初的时候就联系我了,但我一直不答应。不过前段时间店里的资金所剩无几。”

“没办法,我只能主动联系那位九爷,商定好价格,趁着您这几天外出,就想着尽快出手这块铁片。”马世杰说道

“尤迪昨天给我打了个长途电话,听到此事后急忙回蒙城,还好在交易成功前阻止了你,要不铁片怕是落入歹人之手。”王掌柜说道。

“您既然不想卖掉铁片,那刚才为何改变主意?”马世杰问道。

“说给你听也无妨。”王掌柜说道:“俗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我拒绝那伙人后,他们抢夺铁片的那一刻,我想明白了。”

“有些东西不是你该拥有的,容易招来杀身之祸,如果牵连到我自己倒不打紧,可要是连累隆余斋,那就不值得冒这个险。”

“再者,我那位朋友临终前,委托我保管铁片,同时还交待,如果有人想要此物,可以问他要来何用,若是回答不为自用,就可交付此人。”

“况且,如果不将这块铁片交出来,你觉得我们能能力阻止他吗?”

“我见这位李先生正气凛然,应该不会利用这块铁片做出伤天害人之事。”马世杰说道。

“也许吧。”王掌柜走出内室叫尤迪过来,随后对徒弟二人说道:“这几天,隆余斋关闭门谢客,对外就说是东家有事。”

“那什么时候开门?”尤迪问道。

“看情况吧,没我的口信,你们不许开门。”王掌柜说完后,吩咐尤迪收拾好店铺后关门。

王掌柜抬头看着马世杰,缓缓说道:“世杰,为师年事已高,精力大不如前。你终有一天会接替隆余斋大掌柜的位置,到时你要好好照顾尤迪,他不比你聪明,但为人老实。希望你们两兄弟能替先辈守好这家百年老店。”

马世杰听到这番话,立马跪下,连磕三个响头。

隆余斋外面道路上,有一辆轿车,后座上坐着九爷和赵东旭。

“九爷,刚才袭击我们的那个人出来了。”副驾上的一名手下说道。

“他手里拿着那个铁盒!”赵东旭惊呼道。

“彪子,你下车跟住他,别轻举妄动,我只需要此人住在哪里即可。”九爷吩咐道。

副驾上的那名手下听到指令后,迅速打开车门,走出轿车,朝李顾方向前行。

几分钟后,赵东旭看到隆余斋的伙计,似乎在收拾店铺,准备关门。

“这间古董店好像要关门。”赵东旭对九爷说道。

九爷看一眼手表,时针指向八点,“现在关门也未免太早了。”说完想了一下,拿出移动电话,拨通一个电话。

“你立即调一些人过来蒙城,需要五十人以上,让他们尽快出发,最好在明天中午之前达到蒙城。”

说完便令司机驱车离开铭宇街。

次日早上七点钟,古丁敲开李顾的房间。

这时李顾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古丁对他说道:“刚才那名女子打了一个电话,具体内容没有透露,只是说八点半出发,前往一个地方。”

“好的,你回去收拾一下,八点钟来我房间。那名女子出发后,我们就在后面跟随她。”李顾说完话后,整个身体直接倒在床上。

古丁翻了个白眼,悻悻的离开里李顾的房间。

八点多的时候,李顾的房门被敲响了,他以为是服务员,打开房门后,发现来者竟然是马世杰。

“马兄,有什么事?”李顾问道。马世杰看到李顾时,先是愣一下,然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李顾。“我师父叫我过来这里给你送一样东西。”

李顾打开纸张,原来王掌柜已经破译出玉块上的古越文。

但是他没有时间阅读纸张上的文字,只能将其收好,放入背包。

“我还以为你师父还需要时间破译这些文字呢。”李顾说道:“本来想过几天再去你们店一趟。”

“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马世杰说完便走出房间。

李顾觉得马世杰有点奇怪,但他没多想,现在最迫切的是收拾好随身物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