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劫辰己世(二十三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49字
  • 2021-05-28 15:32:25

赵东旭心里颤抖一下,但是他依然面不改色,“你等一下,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走出包厢,叫手下拿出移动电话递给他。

接到电话后,他拔出天线,用食指点着上面的号码,电话一接通,他便急忙说道:“九爷,是我。”

“这件事你搞定了吗?”九爷问道。“现在正在谈,他坚持要一千万。”赵东旭答道。

“这样啊,那就先拖住他,只要东西还在他那里,我们总会有机会弄到手。”九爷说道。

“既然是杨六爷的亲戚,您可以去求他帮忙。”赵东旭说道。

“如果要是六大爷家的亲戚,那就好办了。他们家的亲戚,我都认识,根本没有这号人。”九爷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们就用强硬的手段,从这小子的手上,将那块玉抢过来。”赵东旭说道。

“这事需谨慎,我这几天都在琢磨,六大爷为什么让他冒充亲戚,还让杨昔配合他,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还是说这小子的身份特殊,六大爷不敢对他怎么样。”九爷说道。

“那我见机行事吧。”赵东旭说道。“只能这样了。”九爷说道:“还有,明天和我去一趟蒙城。”

李顾听到蒙城两个字时,心里咯噔一下。

赵东旭回到包厢,李顾并未理会他,此刻正在若无其事的听着戏台上小曲。

“他们唱的是冀北的地方小曲,词牌名叫《长相思》。”赵东旭说道。

“还蛮有韵味的。”李顾转过有看一眼赵东旭,“明后两天我还在京城,至于价格还有得商量。”

李顾说这番话,是试探一下赵东旭,想知道他刚才有没有听岔。

“我明天要出京城一趟,等过些日子再说。”赵东旭递给李顾一张名片,“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外面那位朋友已经等了很久,先告辞了。”说完便起身走出包厢。

赵东旭看着李顾离去的背影,恨得直咬牙。

茶馆外,路边停放着一辆轿车,李顾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上副驾。

“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李顾问道。“原本以为追查不到那名女子的下落。”古丁说道:“没想到峰回路转,她在邮局打了几个长途电话,被我追踪到。”

“长话短说。”李顾说道。“她现如今正在搭乘一架航班,目的地是一个叫做蒙城的地方。”古丁答道。

李顾思考一番,对古丁说道:“你查一下,看今晚有没有抵达或者途径蒙城的火车。”

古丁打开平板机器,操作一下。几分钟后,他查到晚上八点钟有一列火车到沪海市,途径蒙城,预计次日中午抵达。

李顾叫古丁订两张火车票,随后给希迪打一个卫星电话,告诉他自己今晚将要去一趟蒙城,并让他几天后到蒙城与二人会合。

李顾和古丁回到宾馆后,休息一阵,并收拾好东西,到附近餐馆吃点东西,然后驾车前往京城火车南站。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李顾回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他们从火车站大门出来,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路旁。李顾坐上出租车便说道:“师傅,麻烦您载我们到丽景酒店。”

“你们是第一次来蒙城吧。”司机师傅启动车子后说道。

这下李顾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应付说是来蒙城探亲,顺便在此游玩一段时间。

半个小时后,他们抵达丽景酒店。

入住酒店后,他们二人来到酒店餐厅吃午饭,点完菜后,李顾轻声问道:“那名女子还没有出过房门?”

“是的,她从昨晚到现在还没出来过,是不是出什么事?”古丁说道。

“应该没事,那伙人还未取得研究成果资料,不至于伤害她。”李顾说道。

“那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古丁问道。“你继续监视这名女子,不要和她有任何接触。”李顾说道:“我下午休息,晚上去一个地方,在这期间,如果出什么事立即通知我。”

吃完饭后,二人回到各自的房间。

晚上七点钟,铭宇街热闹非凡。有些人当街吆喝;也有伙计在店铺门口站着,随时招呼客人。

李顾来到一间古董店门前,抬头望去,上面牌匾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隆余斋”。

他此时打扮成另一个模样,贴上假胡子,戴着假发和眼镜。走进隆余斋后,一名伙计迎面而来。

“先生,您好,欢迎来到隆余斋。”伙计眼角瞄一眼李顾,见没搭理他,便继续说道:“您随便看,等看好了东西,您再叫唤我。”

“我到贵斋是想出手一样老物件。”李顾望着墙柜上的瓷器,随手拿起一件白瓷,并托起来往瓷底瞧一下。

伙计听到这话,再看李顾这番举动,知道是行家,赶忙说道:“您先在此等候,我师父不在店里,我到后堂叫师兄过来一趟。”

几分钟后,一名年轻人走到前室,刚才的伙计跟在他后面,“师兄,这位先生想出手东西。”

李顾循声望去,只见这名年轻人器宇轩昂,眉宇间英气十足。他微笑道:“这位是?”

年轻人说道:“我们大掌柜不在,我叫马世杰,旁边这位是我师弟,叫尤迪。”

李顾听完介绍,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见到这名年轻人容貌时,便知此人是马世杰。

“你好,我姓李。”李顾伸手过去,马世杰一下没反应过来,急忙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

“李先生,请到内室一叙。”马世杰说道:“尤迪,你去沏壶茶。”

他们二人走到内室,尤迪上完茶后回到前室看店。李顾看了看内室,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马世杰喝一口茶,缓缓说道:“李先生,可否拿出老物件给在下看一下。”

“我来贵斋并不打算出手东西。”李顾说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此前说有老物件要出手。”马世杰听到这话,有点生气。

“马兄,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李顾说道:“我是想请贵斋帮忙鉴定一样东西。”

还没等马世杰说话,李顾便继续说道:“至于鉴定费,我可以出到一万元。”

马世杰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听到有一万元的鉴定费,他立马心动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李顾见他有所犹豫,便说道:“马兄如果嫌少的话,我可以多加一万。”

马世杰赶紧说:“别,这已经很多了。麻烦你拿出老物件,我给掌个眼。如果我看不准,可以请我师父他老人家帮忙鉴定。”

李顾从衣服暗袋里拿出一个囊袋,并从里面取出一块玉,轻轻放在桌子上。

马世杰靠近玉块,观察一番。随后戴上手套,拿起玉块,细细查看。

“这是一块好玉,从用料到做工,都是上品。至于年份,可以断代到秦汉时期。从形制上看,此玉应该是玉璋或者玉圭。”马世杰缓缓说道。

李顾听完并未作声,马世杰有些诧异,便继续说道:“李先生,你还想知道什么,我能解答的尽量给你说明白。”

李顾拿起茶杯,喝了几口,缓缓说道:“我此番前来,是想请贵斋帮忙破译玉块上的古越文。”

马世杰就知道这钱肯定不好挣,哪有鉴定真伪就给一万元的。不过细想一下,人家也没说要鉴定此玉是否为真品,而且破译玉块的古文也可视为古物鉴定。

“我虽然略懂古文,但是古越文与古汉字有很大的差别,晦涩难懂,怕是难于鉴定。我师父和师弟也一样,并未通晓古越文。”马世杰说道。

“你就知道大掌柜不懂得古越文?”李顾说道。

可没等马世杰说话,内室门外一阵响动,尤迪推门进来,走动他身旁耳语一番。

“不好意思啊,李先生,我有重要的客人要接待。”马世杰说道:“至于破译古越文,恕在下难于办到,你请便。”

他起身拱手作揖,表示歉意,很快走出内室。

李顾在内室呆了一阵,他把杯里的茶喝完,将玉块放回囊袋并藏入衣服暗袋。

李顾来到前室,马世杰正在接待两名客人,当他看到其中一个人的面容后,大吃一惊。

此人正是赵东旭,而另外一个人,可能就是昨天在茶馆包厢外面与他通话的九爷。李顾并没有打扰他们,只是默默的走出隆余斋。

“杨先生,不是说好明天见面吗?”马世杰说道。“我刚下飞机,就从机场赶过来。”九爷说道。

“你们先去内室等候,我随后便到。”马世杰说完后,眼睛看向尤迪,示意后者好好招待他们。

一刻钟后,马世杰回到内室,手里拿着一个铜盒,上面的锁已经被他打开。

“我想先看东西。”九爷说道。“那是当然,这是行规。”马世杰说完话便将铜盒递给九爷。

九爷打开铜盒,拿出一片铁片,“东旭,你过来看一下。”

赵东旭急忙起身,走到九爷身旁,看了看铁片上的文字,然后拿到手上,掂量一下,并摸一下上面的锈迹。

他查看完毕后,朝九爷点了点头。

九爷吩咐随行的两名手下进到内室,他们手里各自提着一个箱子。“箱子里装有六十万元,这是我们之前商定好的价格。”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你师兄呢?”尤迪立即回答道:“师兄在里面接待客人。”

说话的人赶紧进入内室,看到九爷手上的铜盒,一个疾步,上前夺走铜盒。

九爷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到一名老者已经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师父,您怎么回来了。”马世杰说道。

“我要是不回来,就再也见不到这件东西。”说完打开铜盒,查看里面的物件。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王大掌柜,失敬了。”九爷说道。“你是谁?”王掌柜看了他一眼。

“晚辈姓杨,从京城来的。”九爷答道。“你想买我手上的这个物件?”王掌柜问道:“这件东西不值这些钱,你买来有何用处?”

“恕晚辈不便相告。”九爷答道。“那你们回京城去吧,这件东西我不买。”王掌柜摆摆手说道。

“师父,我已经答应他了。”马世杰说道。“你住嘴!”王掌柜怒斥道。

突然间,九爷向王掌柜急速跑来,欲抢走他手上的铜盒。

但是王掌柜比九爷的更加灵敏,他急忙伸出左手,抓住九爷的右手腕,然后往左边狠狠甩去。

赵东旭和其他两名手下也快速跑向王掌柜,马世杰见状赶紧走向前,但是被赵东旭用手肘顶开,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就在这关键时刻,从门口跑进来一个身影,一个大脚踢向赵东旭,然后伸出手掌击倒其中一名手下。

另一名手下察觉有人袭击他们,便握紧拳头,向那个人攻击。但很快被此人躲开,并一个转身,甩出左脚,扫过这名手下的小腿,将其撂倒在地。

九爷转身看向这个人,发现他身手了得,他们恐怕不是此人的对手。

只听到九爷大喝一声:“走!”几个人便慌忙跑出隆余斋。

但是那个人并未追上去,任由他们逃离此地。

马世杰站起来,见到这个人,惊讶道:“李先生,是你啊,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我离开这里后,走到你们店铺的后院,然后偷偷潜进来。”李顾说道。

“小杰,这个人又是谁?”王掌柜问道。马世杰惊慌失措,不知如何回答。

李顾看着马世杰,不想让他难堪,“王掌柜,您好,晚辈姓李,此前来过你们店。”

“那你帮我们打退刚才这伙人,是何目的?”王掌柜问道。

“很简单,我也对你手上的东西感兴趣。”李顾微笑道。

“哦?没想到你那么实诚。”王掌柜也报以微笑。“我觉得无论做人,还是做事,还是坦坦荡荡的最好。”李顾说道。

“听你这番话,让我想起送给我这个铁片的那位朋友。”王掌柜说道:“一年前,在他临终前,我去见他最后一面。”

李顾走到一张椅子前,默默坐下来,他看着王掌柜旁边的马世杰,心里极为复杂,难以言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