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劫辰己世(二十三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05字
  • 2021-04-29 18:48:45

暗影笼罩在天空周围,除了微风轻轻的吹着,一切都寂静无比。

张千千和小胡来到一处高地,趴在地上观察不远处的营地。

旁边的卡拉姆轻声说道:“古骊人的建造的这个营地,已经有五十年的历史。易守难攻,外人极难进入。”

他们在这里等候半个时辰,小胡有点不耐烦,“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全身都湿透了。”

“你如果不愿意等的话,现在就可以回去,但我不保证路途中会出现什么意外,比如岩地喷浆,地陷,也有可以遇到境族人,他们可是肉食族。”张千千说道。

小胡吞了吞口水,感觉胃酸都要从喉咙里喷出来。

一刻钟后,几道闪电出现在营地附近,雷声随之而来。天空中渐渐下起雷电。

“可以行动了。”张千千说道。她话刚说完,三人便拿出浇筑头套,戴上头部。

临行前,卡拉姆交待道:“我们变形后,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保持形态。”

按下按钮后,三人很快变形为古骊人,并且看一下时刻表,调好警戒时间。

他们走到营地入口处,只见这里已经有几十名古骊人,正在排队进入营地。由于天空突然下起雷电,外面的巡查队都需要返回营地。

大概三分钟后,三人顺利进入营地,此时警戒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

营地里有两个关押外族人的牢房,如果三人一起行动,恐怕时间不够。为了节省时间,他们分成两队,张千千和卡拉姆一队,小胡则单独去另一间牢房,

张千千二人根据此前掌握的营地地图,用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找到牢房。

牢房前有两名守卫,卡拉姆用古骊语对他们说道:“我们要进去审问一名外族人。”

守卫将二人上下打量一番,然后举起手掌在他们头顶上方停下,这时信息传入守卫的脑里。他们获得许可,得以进入牢房。

他们走到通道中间时,卡拉姆停下来,闭上眼睛搜索关押在这里的外族人,张千千则跑到在附近寻找。

他们此行目的是要找到一个人,并将他从营地里救出来。

经过张千千和卡拉姆不懈的努力,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找到那个人,古骊人以为他只是一名普通人,并未引起重视,随便找个地方关押。

当二人靠近那个人时,他顿时开始紧张起来,以为古骊人发现他的身份。

卡拉姆走到他身旁,用本族语言轻声说道:“你别慌,我是来救你的。”

他看着卡拉姆,说道:“愿天神保佑我们。”卡拉姆很快便回应道:“感谢灵母泽被大地。”

张千千扶起那个人,走到通道处,这时距离警戒时间只剩下八分钟,他们加快脚步,迅速到达牢房门口。

“我们要带这个人到别的地方审问。”卡拉姆对守卫说道。

他们被放行后,低着头向营地进出口方向前行。

刚走到半程,那个人突然说道:“右侧通道里,有个房间,是一间杂物处,那里放置有一台机器,是我被抓的时候,被古骊人缴获的。我们得将这台机器偷回来。”

“这台机器和我们的计划有关系吗?很重要吗?”卡拉姆轻声问道。“有极大的关系。”那个人答道。

卡拉姆打开存储于眼睛的时刻表,警戒时间只剩下五分钟。

他赶紧走到杂物处,通过基因测试,开启房门,并用极短的时间找到那台机器,抬起来扛在肩上,走出房门。

可就在这时,营地警报声突然响起,与此同时,他们的耳朵里传来小胡的声音:“我被发现了,执行第二计划。”

张千千和卡拉姆立即往牢房跑去,那个人跟在他们后面,三人显得很慌张。

他们刚跑到牢房门口,就击倒那两名守卫,打开牢房,并使用几种外族语言,向里面喊话道:“牢房已经打开,你们可以逃离这里。”

片刻时间,关押在这里几百名外族人一涌而出。张千千和卡拉姆这时也变回原来的模样,他们与救出来的那个人一起,走在慌乱的人群中间。

十几分钟后,三人成功逃出营地,回到此前的高地上,他们见到小胡。

“你们也太慢了吧。”小胡微笑道。“你只有一个人,我们可是三个人一起行动,自然比你要慢一些!”张千千生呵斥道。

“大家能安全回来就好。”卡拉姆说道:“幸好这个营地等级比较低,我们才得以顺利逃离。”

京城筒子胡同,老益茶馆。

这间茶馆自清末开馆营业,至今已有一百年历史,与传统的会馆一样,里面建有一个戏台,底下摆放几十张八仙桌。

此馆一般下午和晚上都有京剧、相声、京韵大鼓和评书等戏曲演出,茶客可以品着茶,吃点甜糕,同时观看台上的传统曲艺。

戏台上有一说书人,七十岁上下年纪,身着灰色大褂,站在桌子后面,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桌上放着一块醒木。

只见那名说书人醒木往桌上敲打,稍作停顿,缓缓述说道。

黎民百姓都认识张飞,以前有的时候啊,玄德往广庭大众前一坐呀,关张两个人垂手站立在两旁,那是终日不倦。

都知道,刘关张是结义的兄弟。张飞两步走到跟前,“父老们,你们因何跪倒在这馆驿的门前。”

“三爷,您有所不知,是有这么一回事。”

“哎呀!”张飞气得大叫一声。“可恼哇,可恼哇呀。”好家伙,这声音像半悬空打了个霹雷相仿。把那天使军吓得是抖衣而站呐。张飞叫这些父老,“赶快闪开了呀!”

这些父老往两旁一闪,张飞大踏步的就进了馆驿。他到了院子里一看,孔先生正在那儿挨打呢。

他过去,左边一脚,嘡的一声,把那天使军,踹到东墙外边儿去了。右边一脚,嘣的一声,把那天使军给踹屋里去了。随后一扽绑绳,突儿一下子把绳子就给解开了。

他先救了孔先生,然后提溜着绳子,他就进了厅堂了。督邮大人正在这儿坐着呢,他还纳闷儿呢,这谁这么大胆子,吃了熊心了,还是喝了豹胆了。敢在本行院的馆驿门前吵吵嚷嚷。

这督邮当时吓得眼睛就直了,看见外边进来一座镔铁塔呀。张飞往他跟前一站,张飞认识他,在城外边接过他呀。

“咄!狗官!你不是要勒索金银吗?来来来,你家三爷这儿,有的是蒜条金!”

这督邮还没等张嘴说出话来呢,翼德一抬手,啪!好家伙,这一巴掌,好像一扇磨盘一样。督邮这脑袋嗡的一下子,当时就晕了。那金冠都给打瘪了。

翼德一抬手就把他头发给抓住了,嘣儿的一下子,像提溜个小鸡崽子似的,由打馆驿里就把督邮给提溜出来了。

他把督邮往栓马桩子那一放,用绳子就给捆上了,哪来的绳子呀,就是刚才,捆孔先生那根绳子啊。他把督邮捆好之后。

哎!我得拿什么揍他呀?自己身上什么都没带啊。鞭剑都没有,诶,有了。

馆驿门口这儿有一拉溜十几棵大柳树,他一抬手咔嚓一下子撕下十多根柳条子来。嘣儿嚓嚓往一块儿一拧,拧成了个大蒜辫子一样,他就走到督邮的跟前。

“你不是要蒜条金吗?你家三爷爷,这里有的是柳条银!”说这话,他就把这柳条子举起来了,“我先打死你这害民贼!有话再讲呐!”

噼!啪!噗!诶哟,把这督邮打的是狼嚎鬼叫直喊救命。谁救他呀,他那天使军呢?不知道全钻哪儿去了。

正在这功夫就打那馆驿旁边小巷之中,急急忙忙走出一个人来。谁呀?来的正是刘备。

玄德不是找那侧门去了吗,也没进去,那侧门锁着呢,他只好返回来。玄德刚走到巷口这儿,就听着馆驿前这个乱喏。

他走出小巷这么一看,哎呀,张飞正在用柳条子抽那督邮呢。这怎么能行呢,那督邮,是十常侍的心腹之人呐。他赶忙上前,拉住了张飞。“三弟,不要打。”

这时督邮也看见刘备了。“玄德公!你救我一命吧!”张飞一看,“大哥,您不要管,待小弟,将这害民贼活活打死作罢!”

“哎呀玄德公,我再也不敢了!您赶快让他住手吧!”

正在这时候,关羽也来了。云长一看,“打的好!大哥,咱们就把这害民贼杀了,杀了这个赃官,然后咱们远走高飞。此地,乃棘荆之地,非鸾凤久栖之所。”

玄德点了点头,“二弟说的对,本应该,让三弟翼德,将这害民贼督邮活活打死。”可是玄德是个忠厚之人,“留他一命吧。赃官,你今后必须改恶向善。”

“啊!玄德公,我一定痛改前非。”

说着话,玄德吩咐人,到衙门里,把印信拿出来了,往这督邮颈项上这么一挂。然后刘备,带着二弟云长,三弟翼德,扬鞭策马而去!

他们兄弟三人要投奔何方呢?咱们下回再讲。

二楼包厢里,有两个人正在品茶听评书。

“好!”李顾大喝一声,转头看着赵东旭,“怎么,赵先生不喜欢听评书?”

“我还是喜欢小曲或者大鼓多一些。”赵东旭说道。说完拿起茶杯,靠近鼻子问一下,尝了一口。

“我觉得茶还是慢点喝好,可以细细品尝其中的味道。”李顾缓缓说道。

“我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赵东旭再次喝了一口茶,“你此番来京,是不是想出手那块玉?”

“并不是。”李顾拿起一块点心,一口吃下去。“哦?那你到潘家园做什么?”赵东旭问道。

“不便相告。”李顾说道:“你派人跟踪我?”

赵东旭摆摆手,说道:“并没有,我只知道你来到京城,怕你将此玉出手,所以叫人在潘家园里外盯着。”

李顾思考一阵,岔开话题说道:“你应该多听评书,比如此前台上那位老先生讲评的《三国演义》。”

“我连小说原本看不下去,更别说评书了,不过现如今正在播出电视剧,倒是看了几集。”赵东旭说道。

“方才评书后半段讲述的是,刘关张三人桃园结义后,张翼德驿馆为救民而怒打贪官的故事”

赵东旭并未作声,只是默默的品尝点心。李顾继续说道:“这世上罪恶的来源,不外乎一个贪字。”

“那你也不问一下,他们为什么要贪呢?”赵东旭开口说道:“还不是因为人有无穷无尽的欲望。”

“你倒是挺了解你自己的。”李顾微笑道。“你这是什么话!”赵东旭有点生气,要不是为了李顾手上那块玉,早就翻脸了,此时他也只能压着怒气。

“他们三人在桃园结拜为异性兄弟,此后十几年,关张二人跟随刘备东征北战,占据蜀地。关羽大意失荆州后,刘备并未派兵救援,怕后方失守,蜀地不保。”

“刘备自私自利,没有援助关羽,才导致其败走麦城,遇到东吴强将吕蒙,兵少寡将而落败,最终被斩首。”

“我不懂得这些。”赵东旭说道。“是我多言了。”李顾说道:“说起三国刘关张,他们还有一位兄弟,和你的姓一样,姓赵名云,字子龙。他是真定人,也就是现在的常河与晋安一带。”

“看来我和赵云是老乡啊,我就是晋安人,早年间来京城闯荡,有一点小成就。”赵东旭说道。

李顾暗道:“果真猜对了,怪不得那天看到玉璋就确定为真品。”

片刻时间后,李顾继续试探他,“所以有点钱以后,就想到处买古董?”

赵东旭停顿一下,并未立即接话,他看一眼旁边的年轻人,示意这名手下离开包厢,到外面守着。

“你出个价,我是真的喜欢那块玉。”赵东旭说道。“那天不是出过价钱了吗,一千万。”李顾说道。

“你是不是故意的啊。”赵东旭说道。“那你就叫真正的买家来和我谈。”李顾不假思索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