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劫辰己世(二十二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66字
  • 2021-05-20 15:21:58

希迪听完这个传说,默默的拿起水杯,趁热喝了几口,说道:“既然是传说,你也不必当真。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想探明格朗日山上的矿产资源。”

利库玛瞄一眼希迪,他知道希迪在撒谎,但是没有出声,依然大口吃着干粮。

喀布知道自讨没趣,便说道:“希迪哥,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的话叫我一声。”

晚上十二点,京城万华酒店。

“古丁,你确定他们就住对面?”李顾从包里拿出一瓶水,咕噜喝几口,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

“是的,他们三人就住在对面的房间。”古丁说道:“那两个男的住在一间,女子单独一间。”

“他们二人就不怕女子半夜跑了?”李顾说道。“可能女子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上,再者,这一路上也没见这女的有什么反抗举动。”古丁说道。

李顾思考一阵,说道:“我先休息一下,大概四点钟起来接替你,在这期间如果他们有什么动静的话,随时叫醒我。”

中午十二点,酒店大厅。

李顾靠在沙发上,眼睛闭着。旁边的古丁双手拿着报纸,但他的注意力并不在报纸上,而是不停的观察大厅四周,尤其是电梯口所在方向。

一刻钟后,昨天跟踪的那几个人走出电梯,来到大厅,领头人走在前面,一名手下和女子跟在后面。

三人来到酒店服务柜台,领头人拿出房卡和钥匙交给服务员,似乎是想退房。

几分钟后,三人走出酒店,李顾和古丁也迅速跟上去。

他们三人在门口停下,应该是在等车。李顾从女子身边经过时,眼睛瞄了她一眼。

李顾走到停车场,打开轿车门,坐上驾驶座,古丁则在副驾坐下,拿出一台平面板状机器。

一辆黑色轿车从右边行驶过来,停靠在酒店门口,三个人立即进入车内。

黑色轿车走到一个路口,然后转弯向右边道路前行。李顾见状赶紧启动车子,不知是何原因,车子并未启动,他接连尝试几次,也都失败了。

“我昨晚就说了,别租这辆老旧的轿车,这下可好,走不了。”古丁抱怨道。

片刻时间,车子还是启动了,万幸的是那辆黑色轿车并未走远,李顾驾车很快追上他们。

黑色轿车行驶很长一段路,来到京城郊区,李顾和古丁则一路跟在他们后面。

车子停靠在一幢老旧楼房门前,三人下车,进入楼内,这幢楼房很大,每一层的面积超过一千平方米,共有三层。

他们走到一间很大的房间,将女子交给一名中年人,随后中年男子领着女子走上三楼,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一间密室,

密室只有一个出入口,四周墙壁为灰白色。里面摆设有两张沙发、四把椅子和一张长桌。有一盏台灯放在桌子上,灯光昏暗。

这里幽静且充满窒息感,中年男子示意女子坐在长桌中间的椅子上,然后离开密室。

女子在密室等待漫长的一段时间,显然对方是在考验她的心里承受力,目的让她恐慌。

不过女子内心很强大,她只是静静的坐在椅子,从脸上丝毫看不出慌乱的表情。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走进密室,男的大概六十岁左右,头发快掉光;女的年纪为四十岁上下,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资料盒。

光头男拿起一张椅子,放置在门口左侧角落,坐下后,拿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钢笔。

眼镜女走到女子对面,坐上椅子后,把资料盒放在桌子上,并缓缓的将其打开,拿出几张资料。

她看完资料后,问道:“你把王启教授的试验资料藏在何处?”

“我昨天已经说过,早就烧毁了。”女子回答道。

眼镜女重复刚才的问题。“刚才不是说过,已经烧毁了。”女子依然很平静。

她继续重复此前的问题。“还在问这个啊,都说了我把这些资料全烧毁了。”女子眼睛看着她,不明所以。

她还在重复这个问题。“你真啰嗦啊,我是真的全烧毁了。”女子开始有点恼怒。

“这个女的在干什么,她就没有别的问题要问?”古丁对李顾打着手语。

“她是在用逼迫式的问法,试探对方。”李顾大手语回应。

半个小时前,他们进入楼房的通风管道,古丁利用热像定位,再进行人影模型重塑,找到女子,并爬到她所在的密室。

“我最后在问一遍,你把王启教授的试验资料藏在何处?”眼镜女睁大眼睛看着女子。

她把吓的女子身体颤抖一下,不过很快镇定下来,缓缓回答道:“我也是最后回答你一遍,我确实已经将这些资料烧毁了。”

眼镜女停顿一下,然后说道:“看来你说的是实话。”

“王启教授生前研究的是光粒子,我说得对不对。”眼镜女微笑道。女子听到这话,心里一惊。

女子心想:“王教授的实验内容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可能从其它渠道获知,就连该项目也只是以物理光学研究进行申报。”

“你们就是为了王教授的实验研究成果,派人杀害他?”女子问道。

“我们是派人接触过他,只是想购买实验研究资料,但是他的死与我们无关,他极有可能是自杀的。”眼镜女说道。

“怎么可能。”女子惊讶道。“信不信由你。”眼睛女说道:“你昨天坦诚自己记得实验研究内容,你现在就说出来吧?”

“既然王教授没有将这些资料交给你们,我也会尊重他的意愿,世上不会有第三个人知晓实验的数据。”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眼镜女说道:“如果你不肯说出试验研究的内容,那我们就用第二种方法。”

她说完这番话后,转头向光头男示意,后者立即起身,打开房门,走出密室。

几分钟后,光头男回到密室,还带着一名年轻人,他一进来就走到女子身旁,反手抓住她的双臂,令她动弹不得。

光头男手里拿着注射器,强行将药水注入女子的手臂。

随着药效作用开始,女子渐渐昏睡过去,光头男开始用言语引导,以唤起女子脑中的记忆。

“那个男的在干什么?”古丁打着手语。“应该是对那名女子进行催眠,让她说出男子想要知道的。”李顾回应古丁。

“那不是和你炼制的一百四十五号药物,所产生的药效相同?”古丁继续打手语。

“不一样,催眠术不能一定能让对方说出想要的东西,而我炼制的药物,能唤醒本来已经遗忘的记忆,并且对方不受自己控制,将其知道的和盘托出。”李顾打着手语,同时观察下方的光头男施展的催眠术。

在诱导女子说出几个问题后,光头男知道催眠已经成功,他开始问出关键性的问题,“王教授是否在进行光粒子的实验?”

女子做出肯定的回答。

光头男问道,“他是否从光束中分辨出光粒子?”

女子也很快点点头。

“他所做的最后几次实验中,是否已经成功将光束中的光粒子分离出来,并且将其捕获。”女子停顿一下,最终说出肯定的答案。

就在这时,古丁突然大叫一声:“赶紧拦住他。”并且一个大脚,踢开通风口护栏,一个纵身跳下去。

李顾虽然不知古丁是何缘故,阻止光头男施展的催眠术,但他还是跳到密室。

他们用极快的速度,击倒密室里的三个人。随后李顾背起女子和古丁一起跑出密室。

在走廊里,两人还袭击几名年轻人,并且来到一个大型的通风口,俯身窜进去,在管道里饶了几个弯后,他们很快便从出风口走出这幢楼房。

他们将女子放在轿车后座躺下,并且坐上前座,启动车子迅速逃离这里。

一个小时后,李顾驱车回到市区,后座的女子由于药效已经消退,睁开眼睛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身处一辆轿车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大声大叫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古丁回过头来,对她说道:“放心,是我们把你救出来的,你现在很安全。”

女子不相信古丁的话,“我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完话她便打开窗户,正想探身出去。

李顾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子的举动,立即紧急刹车。女子在停车后赶紧打开车门,走到人行道,并向轿车的反方向跑去。

古丁打开车门,真想追上去,李顾叫住他,“古丁,别追了,这里是京城市中心,我们此举会引起群众的骚动。”

他回到车内,李顾很快便启动轿车,离开此地,“那个组织还没有这个胆量在这里随便抓人,她肯定会没事的。”

他们驱车回到酒店,收拾好各自的东西,办理退房手续,找了一间小宾馆就住。

次日早上,潘家园。

李顾和古丁来到一间名为“定新斋”的古董店,进入店内,向伙计报上姓名。

片刻钟后,伙计领着一位中年男子出来,他拱手对李顾说道:“没想到李先生那么早来到本店,有失远迎。”

“是我们叨扰你们了。”李顾说道:“请问这位先生是?”

“忘了自我介绍,鄙人姓丁,单名一个侃字,是小店的老板。”中年人说道。

“丁老板,恕在下冒失。”李顾拱手说道。“没事的,请二位到内室一叙。”丁侃微笑道。

李顾二人跟随在丁侃后面进入内室,坐上椅子后,伙计给他们倒了两杯茶。

丁侃等他们坐下后,喝了一口茶,说道:“张老先生大概会在九点钟左右到来。”

“那我们在此等候他老人家。”李顾说道。

伙计给他们上了第三杯茶后,张老先生终于来到定新斋,他进入内室后,李顾起身迎接。

张老先生年纪已过七旬,杵着一根拐杖,缓缓的走到丁侃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李顾首先开口说道:“张老,我叫李顾,是和你交易的事主。”

张老先生听到李顾的介绍,看一眼丁侃,然后说道:“不是说事主姓司马?怎么改换姓李的?”

丁侃刚想解释,李顾拦住他,并拿出移动电话,拨通了希迪的卫星电话。

电话接通后,李顾递给张老先生,“喂!是司马先生吗?”

他们交谈了几分钟,最后将移动电话交还李顾,说是司马先生有什么事要交待。

“喂!迪哥,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李顾说道。

“你按照我们昨晚商量好的价格给他,最高不超过五十万。”希迪说道:“还有,我后天早上到达京城。”

李顾挂断电话后,对张老先生说道:“您看是否可以方便拿出龙甲给我们掌个眼?”

张老先生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上的锁,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李顾起身来到桌子旁,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块巴掌大的龙甲,说是龙甲,只为表明此物的珍稀,它其实是龟甲,并且还是取自存活千年以上的龟王。

他戴上手套,轻轻拿起龙甲,近距离的查看甲面上的纹路,以及磨损情况。

在这过程中,张老先生说道:“小伙子,你慢慢看,咱们有的是时间。”

随后继续说道:“要不是我家道中落,儿子着急用钱,我绝不会买到这件宝贝,这可是祖上世代传下来的,子孙不孝,有负于祖宗。”

一刻钟后,李顾将龙甲放入盒子,对张老先生说道:“您开个价?”

“八十万,你看怎么样。”张老先生说道。“有点贵,我只能出五十万。”李顾说道。

张老先生说道:“七十万。”李顾思索一番,说道:“一口价,六十五万,我是真的只能出到那么多。”

张老先生看一眼木盒,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就这么定了。”

半个时辰后,李顾给张老先生账户转了五十八点五万,给丁老板转账六点五万,这是行内的规矩,必须给他百分之十的佣金。

李顾和古丁走出内室,来到前室店面,有一名中年男子正好走进定新斋,他看着此人,开口说道:“几天不见,竟然在这里遇到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