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劫辰己世(二十二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6字
  • 2021-04-22 10:10:16

广城的夜如眸子般明亮。江边街尾的一间酒吧,里面的装饰中西并存,现代复古交融,整体偏暖色,极富情调。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噢.....赞扬

你带我走进你的花房,我无法逃脱花的迷香,我不知不觉忘记了,噢.....方向

你说我世上最坚强,我说你世上最善良,我不知不觉已和花儿,噢.....一样

你要我留在这地方,你要我和它们一样,我看着你默默地说,噢.....不能这样

我想要回到老地方,我想要走在老路上,只是我再也离不开你,噢.....姑娘

这首歌极具感染力,调子也很优美,李顾如痴如醉,听得心里绵绵似雨,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首歌名叫《花房姑娘》。

半小时前,李顾接到希迪的电话,得知任务已完成,他们已成功取得冉遗鱼甲。

挂断电话后,李顾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心想着今晚也是辗转难眠,故而起床穿衣,出门来到宾馆大厅,从服务员口中知晓广城江边有一条街,这里的夜生活极其丰富,有夜市、歌厅、舞厅以及小型酒吧,

李顾选择这间酒吧,因为这里客人少,很安静,而且有浓厚的人文气息。

刚才那名歌手翻唱完《花房姑娘》后,酒吧里换上另一个歌手,与李顾年纪相仿,短平头,身着黑裤子和白衬衫。

歌手手里拿着吉他,坐上高脚椅,他首先开口说道:“晚上好,我接下将为大家演唱,本人今年最新专辑《黑梦》里的一首歌曲,名叫《悲伤的梦》,并将其从摇滚改为民谣,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舒缓的歌声传到李顾的耳朵,他听到这唱腔便知这名歌手为京城人。片刻钟后,他猛然想起,眼前的这人竟然是国内著名的摇滚歌手。

正当李顾陶醉在这动人的歌声时,他隔壁桌上有位青年男子,突然大喊大叫起来,嚷嚷着叫台上的歌手别唱了,要是再唱就上去揍他。

李顾转头望去,见此人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感觉很温文儒雅,没想到脾气如此暴躁。

歌手赶紧停下来,酒吧的服务员立即走到青年男子桌子旁,试图安抚他,身旁的朋友则向服务员解释说他酒喝得有点多,再加上失恋,所以心情不太好。

最后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其友人扶着他走进卫生间,让他醒醒酒,期间嘴里依然不断的喃喃自语。

李顾见此情形,叹气一声,他觉得美好的气氛被打断,有点可惜,付完酒钱后起身向酒吧门口走去。

快要走到门口时,有一桌客人正巧也想离开,他们共有五人,在门口处停留一下,其中有个人拿出烟,递给其他四个人,点燃香烟后,他们还玩起吐烟圈。

随后一行人走出酒吧,看起来都有些醉意。李顾默默跟在他们后面,走出差不多十米距离后。

李顾突然听到身后的几个人似乎在谈论一件事件,尽管很小声,但还是被其灵敏的耳朵听到。

“刚接到组织的指示,命令我们劫持一名女人前往京城,目标职业是研究员,住址为粤东省物理研究所宿舍区。”

李顾心里颤抖一下,脚步开始缓慢下来,随后听到他们其中一人问道:“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明天中午十二点行动,因为目标如果在研究所,我们不容易进去,但是她每天中午都会出来一趟,这时劫持她最好的时机。”

“一个小时后,我们会收到目标的体貌特征,具体的行动计划,我们回去后再商议一下。”

他们这时正好也吸完烟,丢掉烟蒂后,走到旁边的一辆桑塔纳,驾车离开这里。

李顾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轿车离开的方向,默默的记下车牌号码。

回宾馆的路上,他心想着难道还有这么巧的事,粤东省物理研究所,女研究员。联想到此前在餐厅时,见到那名女子慌张的样子,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如果他料想是错的话,那也不打紧,既然知道有人将要被劫持,他也不能坐视不管。

况且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就觉得这几个人,从体态身形和气质上看,与早前在宾馆偷听他和古丁谈话的那个人极为相像。

李顾回到宾馆后,敲开古丁的房间,几分钟后,古丁才起床开门,和料想的一样,他一开门就把李顾大骂一顿。直到他骂舒服后,才让李顾进入房间。

李顾这么晚着急找古丁,就是和他商讨一下明天的计划。

第二天中午,粤东省物理研究院附近。

一辆轿车停在路边,李顾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直直盯着研究院大门口。

此时正值下班期间,门口很几辆轿车出来,还有一些人推着自行车前行。

李顾看着手表,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半,他们斜对面的那辆桑塔纳迟迟没有展开行动,这就意味这目标还没走出大门。

李顾只能留在车里继续等待,古丁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嚷嚷道:“他们再不行动的话,我可要开车走了。”

他急忙对古丁说道:“你先别激动,我们再等等。”

时间接近一点钟,一名女子从里面走到门口安检处,检查完毕后缓缓走出大门,向右侧人行道前行。

李顾定睛向前方看去,此人便是昨晚在餐馆见到的那名女子。突然间,那辆桑塔纳开始启动,缓慢向女子行走的方向行驶而去。

果不其然,这伙人来到研究院就是想劫持这名女子。只见那辆车跟在女子后面,古丁则驾驶轿车在其后方不远处默默的跟着。

那名女子走过几个路口,她似乎发现身后有辆车跟着自己,斜眼看一下,立即加快脚步,然后走进一个巷子里。

桑塔纳车突然停下,里面的几名男子打开车门走出来,并跟在那名女子的后面追上去。

就在女子快要走到警察分局的门口时,几名男子拦住她的去路,并将她拉至墙角处。

“别想着逃跑,更别想喊人,你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一名男子说道,显然他是领头人。

女子听到这话倒是挺淡定的,不慌不忙的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秦小姐,你的导师王教授已经死了,他生前应该有交给你什么东西。”领头人说道。

女子心想,果然没错,这帮人就是为了王教授前段时间的研究成果而来。

“我不会将这些资料交给你们的。”女子说道。“我就料到你会那么倔。”领头人叫一名手下拿出录音机,随后他将一盒磁带放进录音机。

“麻烦你,我想买一张前往谭沙市的火车票。”这段录音传到女子的耳朵,她心里一惊,开始紧张起来。

“你母亲现在就在广城至谭沙的五四七八号列车上,我的一名手下也在这列火车上,正巧和她在同一车厢。”领头人邪笑道。

女人听到这话后,沉默一阵,随后说道:“只要保证我母亲的安全,我愿意配合你们。”

“放心,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你的母亲肯定会没事。”领头人说道:“王教授交给你的资料,你藏在哪里了?”

“我全都烧毁了。”女子说道。领头人显得很生气,正想动手,女子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呢,我没骗你们,我是真的已经烧毁这些资料,不过我已经将这些资料的内容记入脑里。”

领头人恶狠狠看着她的眼睛,一个人有没有说谎,从眼睛就可以看出来。

片刻钟后,领头人知道女子并没有撒谎,便说道:“我们的任务是拿到这些资料,既然你已经将其毁掉了,那我的只能带你到京城,交由组织处理。”

“那我母亲呢?”女子问道。“只要你肯随我们一起去京城,到时候你母亲也能安全回到家。”领头人说道。

女子无奈的点点头,并跟着他们走出小巷。

“李顾,他们出来了,那名女子也在其中。”古丁说道。“有意思啊,这名女子竟然乖乖的跟着他们走出来。”李顾说道。

他们上车后,李顾示意古丁启动轿车跟在后面,想弄明白这伙人究竟想干什么。

李顾和古丁一路跟着这辆桑塔纳,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机场。只见车里出来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他两个人则驱车离开机场。

古丁停好车后,李顾走出轿车,跟在他们后面进入机场大厅。

一刻钟后,李顾回到轿车,对古丁说道:“他们买了下午四点飞往京城的机票,你查看一下现在是否有同一航班的的机票。如果没有机票的话,你就进入机场的运行系统。”

古丁看一眼手表,距离四点还有两小时,“老大和利库玛几天后会去往京城,我们正好先去那里等候他们。”

“赶紧订票,你在那啰嗦什么!”李顾大声说道,古丁的眼睛白了他一眼,从后座位的一个旅行包里拿出一台类似计算机的机器。

古丁在这台机器上操作一下,说道:“查到了,幸好今天是星期一,客流量少,那架航班现在还有剩有十几张机票。”

“那就好,我们拿好物品,去机场售票处买票。”李顾说道。说完走出轿车,来到后车厢,取出两个行旅箱。

李顾刚想叫古丁来拿自己的行旅箱,抬头一看,见他背着一个行囊径直走向机场大门,甚至没有回头看李顾。

李顾提着两个行旅箱,嘴里骂骂咧咧的走进机场大厅。

格朗日山峰,半山腰。

由于风雪很大,希迪一行人下山的进程十分缓慢,从早上走到下午五时,才行走三分之一的路程。

他们找一处平地搭起帐篷,因为一到晚上温度急降,北风的强度也就加大。

喀布和洛桑到附近找了很多干柴,以备不急之需,他们燃起火堆,用细长的树干搭起简单的炉灶,将几块干净的冰块放进锅里。

喀布手里拿着两杯热水,连同干粮走进帐篷,递给希迪和利库玛,并说道:“趁热喝点水,吃点东西。”

希迪接过水杯和干粮,但是喀布并没有离开他们的帐篷。

几分钟,希迪和利库玛吃完东西,喀布依然留在这里。

希迪看一眼喀布,觉得他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便开口问道:“喀布,有什么事吗?”

喀布答道:“希迪哥,虽然我不知道你来这里寻找什么,你也可能不会告诉我,毕竟我们是你雇佣而来的。我猜一下啊,你们来此寻找昆仑山神兽。”

希迪默默的听着,没有作声,喀布继续说道:“我母亲的家乡在昆仑山脉的西边,距离我们村庄有几百公里。”

“小时候,我经常随着我的母亲回到她的家乡,有一年冬天的晚上,我外公给我讲述一个他们家族世代相传的秘事。”

“两千年前,也就是当时中原地区的西汉年间,十几名汉人千里迢迢的来到昆仑山脉西边。”

“他们雇了我外公祖先作为向导,共有三人,他们是父子,其中一对是兄弟,主要是给这十几名汉人带路。”

“经过十几天的努力,在我外公祖先的带领下,登上当地最高的一座山峰,摩奇里山。”

“他们在山顶找到一个秘洞,一行人进入那里。但是第三天后,只有一名汉人和我外公祖先两个人活着走出那个秘洞。”

“父亲和小儿子回到家里,此后几十年时间,他们都没有向族人说出摩奇里山上发生什么事,大儿子为什么会死。”

“直到小儿子临终前对子孙说出当年所发生的事,原来他们父子三人和那几名汉人,进入秘洞后,发现了神兽,而且不小心将其惊醒。”

“经过一番搏斗,他们一行人死伤惨重,最终在大儿子的掩护下,只有三个人逃出秘洞”

“逃走前,那名汉人从神兽的身旁盗走了两颗蛋,下山后,他向外公祖先辞别,并给他们几块黄金作为此行酬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