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劫辰己世(二十一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4字
  • 2021-05-27 20:32:40

“你拦着我做什么?”古丁问道。“我们已经难以追上其人,再者,我想知道此人背后究竟是何目的。”李顾答道。

“不就是想得到那块玉吗?”古丁说道。“我觉的不像今天下午那位姓赵的所为。”李顾说道:“以此人的身手来看,并非寻常人。”

“我也觉得很奇怪,从那幢楼阁回到宾馆的路上,并未发觉有人在跟踪我们。”古丁说道。

李顾陷入沉思,随后说道:“古代有一类专门用以侦查的士兵,俗名叫探子,在军中称为斥堠。”

“他们经过特殊的训练,专职刺探军情和敌方动态,虽不谙武力,却身手敏捷,善于伪装。”

“原来如此,看来还有另一个组织对我们所做事感兴趣。”古丁说道。

李顾听到这话,突然想起那些黑衣人,不知其所在组织与刚才逃走的男子有何联系。

格朗日山峰,谷奚林底下的山洞。

希迪和利库玛在山洞里小心翼翼的行走,经过一条暗道,他们来到一处空旷的地方。

希迪从包里拿出两把柴火,丢给利库玛一把,两人很快将火把点燃,洞内瞬间被照亮起来。

地上堆积着密密麻麻的骨头,他们上前查看一番,从头骨上辨认,这些都是牛、羊、鹿、狼和狗等动物的遗骨。

“这些应该是先秦时期,居住在这里的游牧民族用于祭祀的生牲。”希迪说道。

“这里起码有几千只动物遗骨,山洞深处可能还有其它遗骨。”利库玛说道:“这就意味着此地的祭祀活动有上千年历史。”

“先不管这些了,我们开始工作吧。”希迪找个地方坐下来,从背包里拿出部分小型设备,全都摆在地上,并将这些设备启动。

“我从激光探测仪中看到,右侧通道深处似乎有暗河。”利库玛说道。

“探测到有其它出口吗?”希迪问道。“没有,只有一些小的孔洞。”利库玛答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的声音,听着特别像婴儿的叫声。

希迪赶紧吩咐利库玛收好装备,他看了看周围,发现一个隐秘处,那里有一块大石头挡在前面。

他转身跑过去,藏在石头后面。利库玛则留在原地,从大腿两侧拔出双刀,正面迎战。

只见十几只怪兽向他们爬过来,快要接近时,怪兽突然转变声调,发出咉咉的长鸣声,似乎是进攻的信号。

利库玛疾步上前,一个长跳,从空中顺势向下,双刀狠狠的刺入一只怪兽的颈部。

随后一个侧身,左手单刀划破另一只怪兽的肠肚。这只怪兽一个右转身,张开大嘴,向利库玛吐出泡沫。

利库玛的衣服迅速被这些泡沫溶解,还好这只怪兽吐出的毒剂量不是很大,他赶紧解开外套,将其丢到一旁。

怪兽趁着利库玛脱衣服的空隙,嘴巴张开,想继续攻击,就在这时,两支弓箭嗖的一声,射中怪兽的脑袋。

利库玛看着这只怪兽倒下,立即捡起着两把长刀,向第三只怪兽劈去,而且正好砍中它的身体,嘶叫一声,倒地不起。

另一边,希迪也快速解决一只怪兽,他向其身体一共射中六支弓箭,死状惨烈。

后面的怪兽见状,立即转身往洞内深处逃去。利库玛正想追上去,却被希迪叫住,他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不敢贸然前去。

希迪走过来,查看地上四只怪兽的尸体。他发现怪兽有着鱼一样的身体,长长的尾巴;脑袋为椭圆形且有明显的五官,与人脸相似;身下有四肢,形如掌。

他往包里藏着木牍的盒子里翻找,拿出几片木牍,看着里面的记载,再和现场的怪兽尸体对照一下。

“这些怪兽应该是传说中的尾鱬。”希迪说道。“那我们还要继续往深入前行吗?”利库玛问道。

“肯定要往下走。”希迪说道:“这里既然有木牍里记载的尾鱬,那就表示我们已经来对地方。”

几分钟后,他们整理好个人物品和设备,向此前探测到暗河方向行去。

不知过了多久,希迪二人已经到达暗河边缘处,他们熄灭火把,拿出手电筒,缓步向前。

希迪走到暗河岸边,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他往河面照射过去,可能山峰底下温度较高的原因,暗河并未结冰。

“应该是这里了。”希迪放下背包,拿出一台电波仪。利库玛心领神会,也从包里拿出两台电波仪。

希迪将电波仪放置在暗河中间位置,利库玛则走到暗河两头并各自放置一台电波仪。

准备完毕后,他们退到距离暗河十几米的地方。

利库玛拿出操控器,得到希迪的指令后,手指按下按钮,三台声波仪随即发出电子震荡冲击波。

一刻钟后,暗河里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动静。

“看来得调整震冲波的波形和振幅,扩大信号。”希迪轻声说道。

利库玛慢慢走过去,调整电波仪的各种参数。随后他回到希迪身旁。说道:“老大,这三台电波仪的电源由于在路途中受损,可能使用不长时间。”

“知道了,你现在就启动它们。”希迪默默说道。

大约半个时辰后,暗河里终于传来真阵响动,希迪赶紧示意利库玛关闭电波仪。

片刻时间,暗河的水流开始快速流动,并形成一个大漩涡。突然间,一只怪兽从里面窜出来,头部直直伸到洞顶,差点撞到石壁。

只见怪兽脑袋是蛇头,有着长长的蛇颈;身体为鱼身,并布满厚厚的鳞片;下方有六只脚,像八爪鱼一样是软长的触手。

这只怪兽站立的身高足有十米高,身长达到二十多米。

“看来怪兽已经沉睡很久了,我们费那么大劲才将其唤醒。”希迪抬头望着怪兽,“和木牍里记载的一样,这只怪兽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冉遗鱼。”

这只冉遗鱼怪嘴里伸出舌信,眼睛不断的发出短波,似乎在探测希迪和利库玛。

突然间,冉遗鱼怪伸出一只触手,暗河的河水溅到岸边,这给他们泼得一身的水,把二人的衣服弄湿。

随之而来的是巨大触手,正在向他们袭来,两人同时一个后撤步,躺在地上,成功躲开冉遗鱼怪的攻击。

以此同时,另一只触手从空中拍下来,他们而且赶紧起身,一个跃步,高高跳起,在空中迅速拔刀,同时由上至下划伤触手表皮。

这只触手迅速收回到暗河里面,很快便伸出来另外三只触手展开阵势攻击,但依然被他们化解。

冉遗鱼怪最终还是走出暗河,来到岸边,眼睛继续发出短波。

“根据之前对木牍里冉遗鱼的记述推测,它是利用眼睛震动回声波进行定位。”希迪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利库玛问道。希迪思考片刻,说道:“我们只能拖住它,然后寻找其它机会。”

此后的时间里,冉遗鱼怪不停的袭击他们,二人利用身形优势,快速敏捷的躲开攻击。

他们这样来回差不多有一刻钟,冉遗鱼停了下来,但是它肚子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发出阵阵声响。

“机会来了,我们用刀刺向冉遗鱼的触手,然后站在上面,当它回收时,我们再乘机跳到其身体上。”希迪大声喊道。

利库玛执行能力相当强,二人同时一个跳跃,在空中急速向冉遗鱼怪的一只触手刺去。

不出所料,他们在触手回收到肚子旁时,迅速跳到冉遗鱼怪的身体上,二人均用刀插入其中一块鳞片里,另一只手抓住旁边的鳞片,以防止掉落。

他们不停的用刀猛烈戳着这块鳞片,几分钟后,终于砍掉一小块鳞片,长约四十厘米,宽约三十厘米。

希迪将鳞片拿到手上,随后示意利库玛往跳到下方的触手上。

利库玛明白希迪的用意,他先跳到触手上,接过希迪丢下的鳞片,并快速跳到地上。

希迪则分散冉遗鱼怪的注意力,他继续用刀刺向其身体。等利库玛回到地上后,他一个跃身跳到地面,然后顺势几个前空翻,缓冲惯力。

利库玛将鳞片装入背包,走到希迪身旁。

突然间,冉遗鱼怪张开大嘴,似乎想要吐出什么,希迪这才反应过来,此前它的肚子为何阵阵作响,原来是在酝酿体内的毒液。

“它肚子里的液体有剧毒,我们要马上跳入暗河里。”希迪急促的说道。

希迪刚说完话,冉遗鱼怪嘴里发出恶臭味,难闻至极。两人对视一眼,拿出面罩并且戴上,同时疾步向暗河奔去,快速跳入暗河。

片刻间,冉遗鱼怪向地面喷出大量的毒液,不过随后它发出的震动回声波探测到希迪二人已经在暗河里游动。

冉遗鱼怪大吼一声,迅速跳到暗河里。这条暗河水非常深,达到一百米以上,而且河水还流向其它地方。

希迪和利库玛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们,突然心里一惊,可能是冉遗鱼怪追了上来。

他们赶紧速加快度,往暗河深处游去。

就在冉遗鱼怪快要追上他们时,希迪发现右侧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洞口,而且他还隐约发现里面有漩涡。

既然有漩涡,那就表示有出口,希迪立即用手拽住利库玛游向那个洞口。

片刻时间,他们游到那里,希迪往里面看了看,犹豫一下,但他转头看向后方,冉遗鱼怪已经到达他们身后。

希迪赶紧钻进去,不过利库玛满了一步,他被身后的冉遗鱼怪触手缠住一只脚。

希迪使劲拉住利库玛,他咬紧牙关坚持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成功的将其拉回洞内。

由于洞口太小,冉遗鱼怪无法进入洞内,只能悻悻离去。

希迪和利库玛二人顺着漩涡向上方游去,十几分钟后,他们游到一处冰层下方。

二人从背包里拿出冰凿,拼命向冰层凿去。

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终于凿开冰层,爬上冰面,随后脱下面罩,大口的喘气,这可把二人累得够呛。

休息片刻后,他们立即回到那个水潭,从牦牛身上的袋子里拿出衣物,替换已经湿透的上衣和裤子。

此时,冰雪依然不停的落下来,寒风不断向他们袭来,并发出阵阵的嘶吼声。

一个时辰后,他们牵着牦牛来到喀布和洛桑的宿营地,二人走到帐篷前,用力拍打篷布。

喀布惊醒过来,走出帐篷,看到希迪和利库玛时,一时间以为看到什么怪物,赶紧回帐篷拿出长刀走出来。

希迪看到喀布手持长刀向他们靠近,着实给他吓一跳,立即开口说道:“喀布,是我们。”

喀布听到这话,急忙走过去,放下长刀,迅速将二人扶起来,只见他们全身布满着雪泥,只看到两双眼睛深陷在雪里。

喀布将他们扶进帐篷,这时洛桑也醒过来,和喀布一起到附近捡起一些干柴回来。

几分钟,喀布和洛桑在帐篷外燃起火堆,希迪二人躺在在火堆旁边,身体渐渐暖和下来,体温也慢慢上升。

喀布看着他们,感觉不可思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希迪从包里拿出一袋钱币,递给喀布,并说道:“这里有三十万,算是额外付给你们的。”

喀布连忙推开希迪的手,说道,“你已经付给我们报酬,这些钱万万收不得。”

希迪看着喀布淳朴善良的脸庞,说道:“这是你们应得的,在这样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你们还能留在这里接应我们,实在是难能可贵。”

“还有,上山前,我偶然间听到你们用藏语谈话,大概意思是你们村庄牧民想明年开春的时候,集体从外地购买一批幼牛回来牧养,需要很大一笔钱。”

喀布听到这话,思索一番,最终还是默默接过钱袋,随后回到帐篷。

一刻钟后,希迪从木盒里拿出一台卫星电话,检查一番,发现并未透水进去,还能使用,他立即拨通李顾的电话。

此时,李顾已经在睡梦里,他听到电话声响起,立刻起身,接通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