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劫辰己世(二十一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33字
  • 2021-04-26 19:29:28

灰色云层在天空奔腾驰骋,刺骨的寒风肆意吼叫着

格朗日山南侧,几头牦牛在狭窄的小道上缓慢前行,几位藏民不停的拉住牦牛,以防它们在风雪中迷失方向。

“这该死的天气,这叫我们怎么上山啊!”一位叫做洛桑的藏民拽着纤绳,不小心摔倒在地。

“会不会是山神发怒,警告我们不要进山。”另一位藏民脸色苍白,神情恐慌。

“听说山里面是阿鼻地狱,进到那里的人全部都死了,而且死状惨烈。”洛桑说道。

就在这时,有个人走了过来,此人身材壮硕且高大,满脸黑胡子。他名叫喀布,是这几位藏民的领头。

“洛桑,没事吧?”喀布问道。“我没事的,如果接下来还是这种天气,恐怕到不了谷奚林。”洛桑说道。

希迪停下脚步,静静的望着他们,虽然他距离那几位藏民十多米,但还是听到他们在谈论什么。

“喀布,你们怎么停下来了,出现什么变故?”希迪来到他们什么身旁,坐在一块石头上。

“没有什么事,我们只是想休息一下。”喀布用蹩脚的汉语说道。

“你们刚才说什么山神和地狱,难道这座山峰曾经发生什么诡异的事?”希迪看一眼喀布,然后站起来,走到一头牦牛旁边,查看驮在其身上的物品。

“原来你懂得藏语啊!”喀布有点惊讶。“略懂一点。”希迪微笑道。

“这些都是村里的老人以前经常给我们讲述,关于格朗日山的一些传说。”喀布说道:“你们既然出了那么多钱,我们一定会信守承诺。”

就在前一天,由于天气异常恶劣,喀布他们一开始不愿意上山。直到希迪把雇佣金提高至每人六万,这几位藏民才勉强同意。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能到达那里。”利库玛说道。

希迪用望远镜看着山顶,起身拍掉身上的雪,迈步向前。

经过几个小时的艰难前行,一行人抵达山顶,往西下坡后,距离两公里多的地方,有一处平地,名叫谷奚林,那里是原始森林,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湖泊。

山顶冷风呼啸而来,把这几位藏民冻得脸色青白,他们赶紧拿出辣椒往嘴里塞,嚼了几下,这才缓和下来。

可这就在此时,天空中下起冰雹和雪花,好在冰雹很小,不足以伤人,但是让他们衣服湿透,加上山风,且温度极低,已经快要到达人类身体极限的临界点。

喀布走到希迪身旁,对他说道:“看这情况,我们无法带你们去谷奚林了,要提前下山。”

希迪看这西边的谷奚林,沉默一阵,随后说道:“那你们下山吧,反正距离谷奚林已经不远,我不会让你们以身犯险。”

他从背包里,拿出几叠钞票递给喀布。利库玛则走到那群牦牛旁,将他们的物资和一些设备集中放在三头牦牛身上。

喀布数一下钞票,他们此行共有五人,数目正好为三十万。他看这手里的这些钱,抬头望着希迪和利库玛,两人正在搬运东西。

喀布思考一阵,将这些钱交给一位藏民,并交代一些事情。片刻钟后,他走到希迪身旁,说道:“我还是陪你去一趟谷奚林吧,此地随便距离那里不远,但是途中雪坑较多,比较危险。”

希迪一开始不答应,但是喀布坚持一定要带他们去谷奚林,他实在拗不过喀布。

这时,洛桑对喀布说道:“喀布哥,你一个人既要带路,又要照顾牦牛,恐怕不行,我也留下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希迪没想到看着那么胆小的洛桑,竟有如此义气之举。

就这样,三位藏民提前下山,临走前他们把一些干的棉衣交给喀布和洛桑,可在途中更换。

剩下的四个人继续向谷奚林进发,希迪和喀布走在前面,利库玛和洛桑牵着牦牛跟在他们后面。

由于天气恶劣,路途险峻,他们用一个小时才抵达谷奚林。

希迪并未让喀布和洛桑一同进入谷奚林,而是让他们边上扎营,不想其他人知道此行目的。他和利库玛把所需东西装进一头牦牛身上,向森林前行。

临行前,希迪交待喀布如果明天早上他们没有回到这里,可以自行下山。

希迪按照木牍上的提示,在森林深处找到一个水潭,这里面积大概有三百平方米,水面已凝固成冰。

他一边看着木牍,同时观察水潭周围的地形地貌。

“老大,这里似乎没什么特殊之处啊。”利库玛在走到希迪身旁,看着冰面,并蹲下来,向冰面敲了敲。

希迪说道:“据木牍上的记载,先秦时期格朗日山一带附近居住这一支游牧民族,他们每年都在冬天宰牲节的时候,到山上祭祀。并且每逢到山上时,太阳便会出来。”

“他们来到一个水潭上,等到申时太阳照射之处,便凿开此处的冰面,跳入冰洞,然后到达一个山洞,并在这里完成祭祀仪式。”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选择冬天来这里的原因。”利库玛说道。

“木牍上记载的宰牲节的日子,正好就是今天。”希迪说完看一下手表,“快到三点了。”

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森林里虽然下着雪,但是似乎有阳光从南面照射过来。

“古时人们不懂太阳内在构造和运行规律,其实在宰牲节前后的几天里,太阳日冕表面一块地方的离子突然高速运转,产生光闪现象,所以就这个时候从南面出现阳光。”希迪说道。

“我们还要等到四点多才可以行动,因为有时差。”希迪继续说道。

他们在等待过程中,从牦牛身上,取下一些设备,替换背包里不需要用到的东西。

一个时辰后,他们手持大冰凿,当阳光准点照射到水潭冰面上的一处地方时,两人赶紧在阴影圆弧顶上拼命凿挖冰层。

一刻钟后,他们终于凿开冰层的一个大窟窿,随即往里面丢下探测仪,测量水下的深度以及温度。

他们戴上面罩,背好行囊,跳下冰窟窿。就在二人跳下去的那一刻,水潭里突然出现一个漩涡,将他卷入一个地下深渊。

就在极短的时间内,他们顺着漩涡到达一个地下湖泊,二人浮出水面,打开面罩,发现已经来到一个山洞。

广城市,一幢阁楼里。

此时三人坐在客厅里,空气中弥漫着窒息的氛围,令人难以呼吸。

中年男子还是开口说道:“杨小姐不是说一百万交易,怎么提高到一千万,再说了这块玉市场行情为十万左右,我是看来杨老的面子上,才答应以那么高的价格收购。”

杨昔停顿一下,看一眼李顾,缓缓说道:“这一百万的确是木盒的价格,如果你想收购这块玉,那还得要加上九百万。”

“一千万可是天文数字,杨小姐是不打算出让这块玉?”中年男子说:,“此玉值不了那么多钱。”

李顾知道他出不起这个价钱,而且从此次见面也知道对方的意图,便说:,“既然你没诚意,那就算了,等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们。”

中年男子听到这番话,暗骂道:“到底是谁没诚意啊!”不过他还是微笑道:“容我考虑几天,毕竟一千万不是小数目。”

“那行,我们先回去了。”杨昔说完后起身,正想走出房间。中年男子拦住她,并拿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上,“名片上面有我的移动电话号码,杨小姐如果改变主意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李顾用余光瞄一眼名片,心里一惊,名片上印着中年男子的名字:赵东旭。

他心里暗道:“眼前的男子难道真的是欧阳度的父亲?如果是真的,那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

李顾和杨昔向中年男子辞别,走出阁楼,门外有一辆轿车,古丁已经在车里等候他们。

“这幢阁楼的户主是广城是的一家外贸公司,这家公司明面上对外出口瓷器和丝绸,但其主要业务是走私,包括烟酒以及轿车。”古丁启动车子后说道。

“附近有其他人监视我们吗?”李顾问道,“这倒是没有。”古丁答道。

“这块玉我先留着,此玉在我们这里会很安全。”李顾对杨昔说道。

杨昔无奈的点点头,随后古丁驱车送她回到广城大学。

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李顾和古丁在大学城闲逛,他们找到一间餐馆,停好车进去就餐。

他们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就座后,李顾对古丁说道:“你可以品尝一下粤菜,味道应该会不错。”

古丁没有应声,只是默默的闭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

李顾看着窗外,有几辆自行车行驶而过,骑车的几人为少年模样,笑容可掬,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街道对面路口有一女子,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片刻时间,绿灯亮起,女子缓行走过来。

李顾傻呆呆的望着女子,她似乎是向这家餐馆行走而来,落日的余晖洒落她的脸上,犹如一幅瑶碧轻烟佳人图。

女子身着白衬衫,一件谈红色的针织毛衣套在外面;下半身穿着一条浅白色长裤,洒脱利落;一头乌黑的长发,绑着一条马尾。

面容清秀似水,内敛若兰,如天上的仙子一般。古人有云:丹唇列素齿,翠彩发峨眉。质傲清霜雪,香含秋露华。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

女子推开餐馆大门,她看了看餐馆里面,朝李顾对面的座位走去。

她坐上座位,对面也是一名女子,应该是相识的朋友。在这期间,他们好像在谈论一些事情,女子表情很严肃。

大概半个小时后,女子就餐结束后,起身向朋友辞别,缓缓走出餐馆。

李顾见女子离开,便轻声对古丁说道:“你拿着盒子,先回宾馆,我有点事,晚点再回去。”

他说完这番话后,离开座位,跟随在女子后面。这时古丁在后面喃喃说道:“李顾,你跑得倒是挺快的啊!这回又要我出钱!”

李顾走了两条街道后,才最终跟上女子的脚步,他和女子始终保持在十米以上的距离。

女子继续前行,她再经过几条街道,在一个红绿等路口停下。李顾站在她后面,并用余光偷偷瞄了她一眼。

绿灯一亮,女子匆忙跑进斑马线。李顾感觉有点不秒,女子以为自己是坏人在跟踪她。

李顾想要跟上前去和她解释,但晚了一步,女子已经跑到对面。他赶紧转身向一个没有路灯小巷子走去。

只见女子走到一家单位的保安亭,显得很恐慌,她连忙向保安出示证件,然后和保安讲述什么事,在这过程中,她还时不时用手指向对面的路口。

以此同时,保安也在用笔记录在本子上,女子说完话后,保安让他在本子上签字,随后放行。

李顾见到女子走入这家单位,直至消失在视线范围。他眼睛转向到正门旁边,有一块木制牌匾悬挂在那里,上面有几个黑色字体的楷书:粤东省物理研究院。

半个时辰后,李顾回到宾馆,他洗完澡,躺在床上,脑袋里不断联想起那名女子的样貌。

突然间,李顾的房门被敲响,他没有起来开门,任由外面的人敲门。“李顾,我知道你回来了。”古丁在门外喊道。

他不情愿的打开房门,古丁急忙走进来,开口问道:“你刚才去哪里了?”

“这你就管不着了,反正与这次行动无关。”李顾极其不耐烦,他走到电视机旁,点开电视按钮。

“既然是你个人的私事,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古丁说道,“我刚才想给老大打个卫星电话,但是没有信号,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放心把,我相信希迪会.....”李顾突然话锋一转:“谁在外面偷听!”

说完疾步上前,打开房门,只见一个身影快速跑出走廊,晃眼的工夫就跑到楼梯口,同时还听到急促的下楼声。

古丁想要追上去,但是被李顾拦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