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劫辰己世(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174字
  • 2021-03-05 12:09:39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空隙照射进屋内,床头柜上的花瓶里插着一束郁金香。

室内相当整洁,四周墙壁上除了两张视力表,别无他物。此处显然是一间病房,但空气里并没有福尔马林的味道,这就和别的医院或者诊所有所不同。

两张病床并排靠近外墙窗户。病床上躺着两个人,他们没有穿着病服,只是身着普通便装。

“进叔,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小胡突然惊醒,然后双眼慢慢睁开,原来是在做梦啊,随后他闭上眼睛。

“我怎么在这里!我是不是死了.....我不要死啊.....”几秒钟后小胡又突然醒过来大声的喊道。他眼神迷茫,他看了看四周,件到隔壁床上的李顾,顿时又开始吵闹道:“李大腿,醒醒,这里是哪里啊?”

“别在那鬼哭狼嚎,你活得好好的。”李顾用被子盖住耳朵,他实在是忍受不了,嘴里嘀囔道:“大清早的,睡个觉也不安稳。”

“你最罪谁了?最近你在报道什么?是不是为了吓唬你?”小胡仍然不依不饶。“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我该答哪个?都没有,你让我多睡一会儿。”李顾显得很不耐烦。

“你还没说这是哪呢?被绑了还能住的那么舒服的?”小胡继续问道。见李顾有没反应,便下床到李顾旁边使劲拍打他的肩膀:“这里到底是哪啊?”

李顾奈何不了他,只能回答道:“这里是一间诊所,你别拍了,我的肩膀都要脱臼了。而且我还有点内伤,虽然经过治疗有所恢复,但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原来是这样啊。”小胡说道:“你被打了?伤哪了?重不重?”李顾答道:“我还能和你说话,你认为我现在状况怎么样。别吵着我睡觉就行,我要休息一下”

小胡见此情形便不再说话,默默的回到床上继续躺着。

中午时分,李顾已经醒来,他在床边做着手和脚的拉伸运动。

以昨天晚上的情形,他先是被撞车。然后又被绑架,身体被注射药物,别说药效产生的后果,就是副作用也难以承受。后来被救之前,他还被那伙人拳打脚踢的。要是换普通人可是受不了这般折磨。

小胡在屋内不停的到处走动,还时不时的出去和诊所的李医生询问自己的伤势。李医生只能一次次的耐着性子告诉他,他只是受了点轻伤,至于昏迷药物只是在短时间内有些副作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减弱。

正在进行恢复运动的李顾也懒得管小胡,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也就由着他胡闹,只要不过分就行。

“有人来看你们了。”李医生打开房门说话道,只见有两个人跟着他进入房间。李顾转身望去,来者为张千千和徐主编。“李顾,你怎么样,没伤着哪吧?我今天一直在报社,还没来得向李叔问及你的伤情。”张千千一进来就走到李顾身旁。

“没事,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像是有事的吗,你就放心吧。”李顾边做着拉伸边说道:“徐叔,你怎么也来了。”徐主编道:“我怎么就不能关心下属了,我一听到千千说你们出了事就从报社过来。”

李顾道:“徐叔,你这样让我有点不习惯,要不我们出去走走?”诊所外面是一处小院落,景色怡人且雅致。徐主编看一眼窗外:“好啊。”说完他们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张千千!你当我不存在是吧,我也受伤了。”小胡见张千千没有理他,有点生气。张千千向小胡迎面而来:“你不是活得好好的?至于这么大喊大叫的!”

小胡咧咧嘴:“张千千,你被家里人保护得好好的,当然不了解痛苦是什么。”他说完躺回床上。张千千心想:他们两人是怎么回事啊,包括徐主编也是神神秘秘的。

在庭院里,树梢上的蝉肆意鸣叫着。

“你老实说,真的伤的不重?”徐主编向李顾问道。“不瞒您说,被歹人打得胸口有点痛。不过还行,吃了点止痛药好多了。”李顾答道。“那就好,知道是谁绑了你们的吗?”徐主编说道。

“不知道。”没等徐主编说话,李顾继续说道:“徐叔,你您来这里不完全是来关心下属的吧,这可不像是您那雷厉风行的性格。”

徐主编停下脚步,愣了一下,然后开怀大笑。说道:“这的确不像是我的性格,我来探望你最主要的因为你父亲的缘故。”李顾道:“我当然知道,你和我爸爸认识很久。我得到这份工作也是我爸和您的关系。”

“其实以你的能力,本来不必屈就于此。当然,我也不会过问是什么原因。”徐主编说道。“这几年我给您添了很多麻烦,但您还是这么容忍我。”李顾说道。

“你还知道自己净给我找麻烦,这要是换了别人,早把你辞退了。”徐主编拍了拍李顾得肩膀。“那您.....”没等李顾说完,他继续说道:“因为你父亲救过我的命,无论如何我都要替他好好照顾你。”

李顾没想到他爸和徐叔竟然是这层关系。徐主编道:“想不想知道事件的经过?”李顾答道:“洗耳恭听。”

他们走到一棵槐树下,徐主编抬头望着枝繁叶茂的大树,缓缓道出当年发生的事。

二十几年前,我刚进蒙城日报社,由于是新人,所以经常被派往蒙城一些偏僻的地方寻找新闻素材,或者进行采访报道。

有一天,我独自前往一个地方做当地农民的丰收报道。那个地方是山区,交通极为不方便,行车至其所在的乡镇后,只能用走路的方式进出当地。我本来打算当天就回蒙城市区的。

可天不遂人愿,那天在归途中开始下着滂沱大雨,你知道的,我们记者这行最重要的就是采访素材,相机和采访稿等要是被淋湿,那当天的工作就白费了。

我只能就近找个地方避雨,正巧在我视线范围大概二百米的地方有个山洞,我急忙跑过去。那个山洞洞口不大,洞内深不可测,但是这人啊,总有一颗好奇的心。

我见这场大雨极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在稍微休息一下后,便拿着自备的手电筒走进洞中,刚进去就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此洞洞内十分空旷,极其阴森,我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里面遍地的奇石。

我进入洞内大概十分钟后,隐约听到有些刺耳的声音,忽小忽大。片刻间,突然轰隆一声,脚下开始剧烈晃动,我整个身体随着泥土深陷进去。

我醒来时,你父亲就在我旁边,他给我小腿处伤口用纱布进行包扎,然后告诉我说只是受点轻伤。虽然我的头脑虽然有点晕,但还是处于清醒状态的。随后你父亲见我并无大碍,便问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如实回答。

他见我很诚实,便把记者证和行李包还给我,很明显他检查过我的东西。大约半个小时后你父亲开车送到当地乡镇,下车前他叮嘱我别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

李顾听到此处便问道:“自始至终你只见到我爸一个人?”徐主编点点头。李顾道:“按照您说的,那个地方很偏僻,人烟稀少,交通极其不方便,可是您所说的那辆车是怎么来的?”徐主编答道:“这就不知道了。”

过了几年后,我在蒙城市区偶然遇到你的父亲,他那时候回到蒙城工作,但是具体做什么的,我不是很清楚。

我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很快便成为至交。随后的十几年里每当我一提起此事,他便沉默不言,绝口不谈当年反生的事。但是我一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您还记得那个地方吗?”李顾问道。“记得,后来我还到过那个山洞附近,不过洞口被堵住了。”徐主编回答道。

“那个地方在哪里?小声告诉我?”李顾说道。徐主编犹豫一下,但他还是告诉李顾那个地方的具体方位,还从包里拿出一张新闻稿纸把山洞的位置画出来交给他。

“你猜他们在谈什么?”张千千瞧一眼窗外,向小胡问道。“不知道,这也不是我们要关心的事。”小胡答道。“哼!你就知道关心自己。”张千千骂道。“我没那么自私,我只是觉得他们既然不想让我们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我们何必多此一举。”小胡说道。

十几分钟后,李顾和徐主编回到诊所内。徐主编说道:“你们两个好好养伤,我会安排别人接手你们的工作。”

“还有,你们想什么时候回报社都行。”徐主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说道,然后目光停留在李顾身上。最终还是走出房门,关上房门后喃喃自语:“我能做的就那么多了。”

“这是老徐吗?”小胡站在原地都惊呆了:“他什么时候变得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了。”李顾道:“可能是看在千千的面子吧,毕竟她爸的公司给我们报社投了那么多广告。”李顾不想过多透露他和徐主编的关系。

“你知道你昨晚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有多紧张吗,到底出什么事了?”见徐主编离开诊所,张千千便对李顾说道。“没事的。等一下,不对啊,我什么时候电话给你?我怎么不记得了?再说了我的电话都摔坏了。”李顾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你当时晕乎乎的,都给忘记了。”张千千说道。

这下李顾愣住了,他实在想不起来昨晚从那辆越野车下来后发生的事,不过今天凌晨他醒来后发生的事却记得一清二楚。

时光飞逝,很快便到了晚上八点。

诊所房间窗户被人推开,一个人探出头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后便从窗户爬出来。不到几分钟,此人来到路边,很快便搭乘一辆出租车,然后前往一个地方。

随着一阵敲门声,虎子从房间走到门前。他用猫眼看一下,赶忙打开门。“顾哥,你怎么来了。来我家之前怎么不打电话?”虎子见到来人是李顾便开口说道,“手机摔坏了,还没来得及换。”他答道。

进门后,李顾左手做一个手势,右手拍一下虎子的肩膀,然后对虎子说道:“最近怎么样(安全状况)?”说完坐上沙发。“还行(状况一般),隔壁家有个小孩昨晚整夜的哭闹,吵得我都睡不好觉(我好像被人监视了)。”虎子回答道。

李顾站起来,来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探查外面街道的情况。虎子则打开电视,调高音量,并示意李顾进入卫生间。

“这里应该不会有窃听器。”虎子小声说道。李顾看了卫生间各个角落,这里的确很难安装窃听器,因为在四周光滑的墙体上突然多个东西,会显得很突兀,哪怕是一个小点。

“老马死了,是不是以前的事.....”虎子说道。“不是,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而且老马和我们以前的事又没有什么关系。”李顾回答道。“也对,不过我还是很担心,要不叫他们过来蒙城,好有个照应。”虎子显然很担心李顾。“就不麻烦他们了,我自己解决。”李顾坚定的说道。

虎子试图劝他改变想法,但还是没有说出声。李顾看出虎子的顾虑,说道:“放心,没事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在人为吧。”

李顾走出门口,看一圈房子周围,然后回到虎子身旁,小声说道:“把你所知道的事告诉我。”

虎子随后开始述说当天事情的经过。

前天晚上,大约八点钟多的时候。店里只有我一个人守着铺子,有一名男子进入店内,从他的神情来看,感觉到他有点慌张,一进来便要找我们店里的掌柜。

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长方盒子,显然是来出手东西的。我说只有我在店铺,先给我看一下,他极不情愿的同意了。

此时老马回到店内,当他得知该男子有东西要出手,便亲自在内室招待了那名男子,男子从盒子里拿出一幅画,老马鉴定完毕后,很快完成这桩买卖。

但我觉得哪里不对劲,首先,那名男子知道老马的名头,似乎还是冲着他来的;还有就是老马给出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可那名男子竟然爽快的答应了。

李顾静静的听着,似乎若有所思。虎子见到李顾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停止说话。不一会儿,李顾还过神来,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虎子喝了口水,继续讲述。

当晚回去后,我觉得很困便睡着了。大概两点半的时候我接到老马的电话。然后将内容一字不落的道出。

李顾心想,电话的内容的前一部分像是预知自己将要出事;后一部分才是关键,内室里墙暗格里似乎藏匿重要的东西。

李顾听完便问道:“你所知道就这些?还有其它的吗?”虎子犹豫了一下。答道:“没有了,就是这些。”

以此同时在虎子家楼下的街道上,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路旁。

“你先在这里盯着他们,我去买瓶饮料。”西装男对新人司机说道。随后他下车走到另一条街道的一间商店,十几分钟后,西装男回道车内。他见新人司机躺在车背椅上,像是睡着了。急忙叫醒他:“你怎么睡着了?不是叫你盯住李顾吗?”

“俺睡着了?不是一直在这看着吗?”新人司机感到莫名奇妙。“难道是我瞎了?”西装男呵斥道。“俺看你就是瞎了,瞎到影响到你的耳朵,俺说的话没听到?”新人司机骂道。“骂谁呢,蠢货!”“俺就骂你了,咋啦!”只见二人开始争吵起来。

“吵什么吵,我这边好像有动静,我进去看看。”在另一边负责监视的一个同伴看到好像有个人影走进房子,便对讲机说道。说完便偷偷的跟在那个人后面。

在虎子家里,虎子继续对李顾说道:“第二天,我去店里开门营业,后面就是我告诉警察所发生的事,要不要重述一遍?”

李顾道:“不用,我些我都知道。老马和男子交易那幅画的事,你告诉警察了吗?”虎子说道:“没有。”

“那好.....”李顾还没说完话,他好像察觉到什么,快速冲出卫生间,跑到窗户前,大声喊道:“是谁在那里?”

只见一个身影在窗户边快速消失,李顾二话不说打开房门急步跑出去,虎子见状也跟在他后面冲了出去。

那个人跑的极快,李顾用出极限的速度向他逃去的方向跑去,但追到对面街道拐弯处时,那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后面的虎子突然看到一名身穿白衬衫的男子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虎子大声喝叱道:“你是谁?想干嘛!”并且迎面向那名男子跑去,那名男子听到叫声,急忙转身迈步往回跑。

那名男子很快跑回车内,启动轿车快速离开。

李顾听到虎子的喊声也急忙跑他这边赶来,听到轿车行驶的的声音后停下脚步。

李顾喘了口气,对虎子说道:“别追了,我们回去吧。”说完便往回走。到门口时,李顾说道:“看这情况,明天我们得去隆余斋,把暗格里的东西取出来。”

“哥,事不宜迟,要不我们现在就去。”虎子说道。“店铺不是被警察上封条了吗?”李顾看了看手表,然后继续说道:“再说了,天色已晚,还是明天再去吧。”

“那我们撬开锁进去。”虎子说道。“这不行,这样太招摇。”李顾说道。“怕什么,走吧。”虎子继续说道。“不是这个原因,还是明天再去吧,就这么定了。”李顾说完便匆忙离去。

留在原地的虎子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啊,但他没有多想,随后打开房门走回屋内。

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一辆宝马车停到了虎子家门口,“不是说了,我们要低调。”李顾坐在副驾里无奈的说道。

昨晚李顾回到家后,临睡前左思右想,觉得他和虎子去隆余斋太招摇,最好找个女的掩护一下他们的行动,况且他的车都给撞坏了,也需要一辆车。故而他决定走出房门,在对面街道的小卖部和老板借个电话,然后打给张千千。

但李顾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张千千那么高调的驾着豪车来接他。并一同来到虎子家。

“我已经很低调了,这辆车是我们家最便宜的车了,才三百多万。”张千千轻声说道。“最便宜的?才三百多万?”李顾极其无语。

“我们在等谁啊?”张千千岔开话题向李顾问道。“等一位老朋友。”李顾不停的看着门口,还时不时的望着车内后视镜和倒车镜。

几分钟后,虎子终于出来了。他看了看周围,只有一辆车停在路边,而且看起来相当名贵。这时李顾打开车窗,潇洒利落的道出四个字:“后门,上车!”

虎子瞬间傻住了,但他还是打开车们进入车内,进去后他发现同行的有三个人。

这一路上三人无话,车内安静得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还是张千千首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叫张千千,是李顾的同事。”虎子看到张千千转过头望向他,急忙说道:“你可以叫我虎子。”

“虎子?你是虎年出生的?”张千千问道。“不是,我小时候身子羸弱,我父母希望我像老虎一样强壮,所以才取这么一个名字。”虎子答道。

张千千千道:“虎子,你和李顾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没听他提起过你。”虎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李顾见状赶紧说道:“我朋友那么多,还得每一个都介绍给你认识啊。”

“那还真是。”张千千说:“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到那里?”。李顾答道:“应该快到了。”

不到十分钟,轿车到达铭宇街,但没有停在在隆余斋门口,而是停靠在它斜对面距离大约一百米的地方。此时李顾看到后面有一辆车停靠路旁。

为了张千千的安全着想,李顾不打算带她一同进入隆余斋,不能让她来做掩护。李顾对张千千说道:“千千,等下你坐在驾驶座上,可能要随时要接应我们离开。还有,记住了,在我们回来前只能待在车里。”

李顾和虎子二人走出轿车,一前一后走向街道对面。“哥,我们走错地方了,隆余斋在隔壁。”虎子在后面小声说道。李顾道:“我知道。”但他还是径直走向隔壁的店铺。

“伙计,借一下卫生间。”李顾进入店铺后就马上打了招呼。伙计看到后面的来人,便迎了上来,“虎哥,有何贵干。”虎子哪知道李顾要干嘛,只能应付道:“我们店铺不是被封了吗,闲着也是闲着,就过来看看,随便小解一下。”

“虎子,干嘛呢,上来啊。”李顾边上楼梯边叫道。“这就来,这位是我表哥,我们一起的。”虎子说这话时有点心虚,急忙走上楼梯。

“搭个肩膀。”李顾说虎子道。虎子满脑的疑惑,但他还是微微蹲下。等李顾爬上窗户后,手伸下来拉了虎子一把。然后他们二人顺着窗户,小心翼翼的踏着墙边,来到隔壁隆余斋。

“哥,你真行。”虎子说道:“但是我们非得这样吗?”李顾拍了拍他脑袋,“你有别的办法吗?”

虎子摇摇头,李顾说道:“所以只能白天来,一来为了安全,晚上来的话,就刚才的状况,但凡双脚踩空我们都得去见阎王爷;再者就很重要了。”虎子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是什么?”李顾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就是隔壁那间店铺晚上不开门。”

“就这原因?”但虎子没敢骂出声来,因为他昨夜想了很久都不明白,非得第二天去,还选在白天。现在明白过来后,甚至想笑出来,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们很快来到内室,室内的布置和案发时一样,警方没有破坏现场,只有尸体被警方移走了。

虎子来到里墙边上,由左往右数二十四格,再由下往上数五格。他终于找到暗格,然后他轻轻的敲开墙砖。里面放置着一个木盒,外观为黑褐色,长约三十厘米,宽约十五厘米。

李顾见虎子没有动盒子,而是左看右看,他说道:“你将这个盒子拿到这边的桌子上,再慢慢看。”虎子转过头看着他,说道:“这盒子不能动,盒子底下有个按钮,一旦拿开便会触发内部自毁装置。”说完回头继续观察这个盒子:“很多人不懂,以为拿走就完事了。”

“那这盒子被人移动过吗?”李顾问道。“应该没有。”虎子答道。“有办法打开盒子吗?”他继续问道。虎子看了看盒子,说道:“能打开,给我点时间。”

随后虎子开始尝试将盒子打开,以此同时讲述这个盒子的来历:“明熹宗朱由校,在位期间,荒废朝政,宦官专权,弄得民不聊生。他尤其喜欢木器,且有匠器天分。在位后期几乎以凿制木器为乐,不理政事。凡经与他手的器具,营造精巧。这个盒子应该是他的得意之作。”

“何以见得是朱由校制作的。”李顾问道,虎子仍在专注于开启木盒,听到李顾的话,便继续述说道:“这个盒子是楠木制作的,从盒子得到规制看,制作那么大的盒子需要直径超过五十厘米的楠木,而那么大的楠木需要五百年以上方可长成。而且从这盒子的纹路来看,这是上等的金丝楠木,是明朝时南方的几个省特供给朝廷的。再者,在这盒子右侧有个标识,为朱由校专门制作的印记。”

“你只是懂得开锁而已,最多能看出盒子的年份,你是怎么知道其来历的?”李顾有点不可思议。“很简单,老马生前曾经拿出这个盒子给二掌柜和我看过,并且还讲述了此盒子的来历。我只是转述,我也不知道他说得对不对。”虎子答道。

“但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虎子说道。“是什么?”李顾赶紧问道。“这个盒子的年份下限只能到明代,但明代绝不可能制作出那么复杂的机关。”他回答道。

“你的意思是?”李顾问道。“这绝非那个时代的人能做出来的机关,除非鲁班转世。”然后虎子继续说道:“能制作出如此复杂的机关的人绝对是大能。”

“既然是能人制作的,那你打得开?”李顾说道。“可以啊,因为老马教过我怎么打开这个盒子。”虎子自信的说道。李顾听到这话,心想道:怪不得老马把这个重要信息告诉虎子,原来如此。

几分钟后,盒子终于被打开了。虎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匣子,还附带一封信。

“哥,东西拿到了。”虎子对着李顾说道。“好的,东西给我,你把暗格复原。”李顾吩咐道。

一切妥当后,他们原路返回。在隔壁店铺二楼下来后,见到了那名伙计,他见到李顾和虎子下楼后看一眼墙上的挂钟,感到惊讶且略显疑惑,他说道:“虎哥,你们上个卫生间要那么久啊!”

幸亏虎子反应够快:“哦,不知道怎么的,去到卫生间后我们两个人同时闹肚子,只能轮流大解。可能是今天早上吃坏肚子,不好意思啊。”

“没事的,虎哥。还有,节哀顺变,马爷是个好人。”伙计说道。虎子听完心里无比惆怅:“哎!不说了,我们有事先走了。”

走出这间店铺后,他们二人很快回到轿车停放的地方。但打开车门后发现车里没人,张千千已不知所踪。

二人同时四目相对,顿时明白什么。李顾赶紧说道:“你去左边,我去右边。十分钟后返回原地。”虎子点了点头,随即向左边奔去,李顾则向右边急走。

几分钟后,李顾听到虎子的呼救声,他立马循声跑过去。在一个小巷子里,李顾看到张千千已经晕倒在地,一名男子勒住虎子的双臂,使其无法动弹。

李顾向男子快速飞奔而去,并且伸出拳头正想袭击其头部,男子见状赶紧甩开虎子,一个侧身躲开了李顾的攻击。

随后他们交手几分钟,最终李顾还是被男子击倒,很快被他控制住身体。倒下后的李顾,无法挣脱男子的双臂。他大喊一声:“你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