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劫辰己世(二十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113字
  • 2021-04-19 20:17:23

“不过就算是王老先生的徒弟,他哪怕少一个胳膊,断一条腿,只要不死的话,我想王老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但是如果不是王老先生的徒弟,那绝计不敢对他怎么样。有能力胁迫王老就范认下这个徒弟,而且还为其背书的人,在国内不会多于双手之数。”

“因为和王老接触的人都知道,他是有名的倔脾气,就算要了他的老命,也不会屈服于别人。所以很多达官贵人都不敢得罪他,也不敢逼迫他去做事,包括看病。”

“那要不要派人跟住他?”中年女子问道。老者摆摆手说道,“我累了,你出去吧。”

阿勒集地区,昆仑山山脉。

昨晚下了整夜的雪,现如今虽无雪花落下,但山上依然白雪皑皑,寒风凛凛,发出阵阵刺耳声。

利库玛打开帐篷,探头出去,感觉温度依然很低,“老大,我们不该冬天来这里。”

“我们两人问题不大,但是那几个藏民恐怕不愿意上山。”希迪躺在被窝里说道:“再等几个时辰吧。”

就在这时,他身旁的卫星电话响动起来,“喂!李顾,什么事?”

“你那边进展如何?”李顾问道。“我们还在山脚下,现在风太大,而且雪时停时下,不好上山。”希迪答道。

“我刚才见到那位老爷子,玉璋的确在他那里,不过几年前已经送给他的女儿了,我明天得动身去一趟广城。”李顾说道。

“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就去广城和你会合。”希迪说道。

“你那里的情况不是很乐观,先办好你的事。”李顾说道:“至于我这边,你就别操心,我会小心行事。”

希迪挂完电话,随即对利库玛说道:“我们得想办法,争取短时间内能够顺利上山。”

第二天,广城市机场。

改革开放后,广城市成为国内经济发展的前沿地区,就连机场都比其它城市要宽广许多。

李顾拖着两个行旅箱,他左瞧右看,可怎么也没看到机场出口在何处。

身后的古丁,左手叉腰,右手拿着一把小扇子,不停的对着自己的脸扇风,“李顾,这里太嘈杂,我实在受不了。”

“我现在不就在寻找出口吗,你急什么。”李顾说道。

“算了,指望你的话,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站多久。”古丁咧咧嘴,就在这时,他的眼睛瞥到有名中年胖女人迎面向他们走过来。

古丁走出几步,来到胖女人面前,微笑道:“靓女,知唔知机场出口在哪边?”一般而言,向别人问路,叫人帅哥美女总没错。

胖女人一脸蒙圈,说道:“我不是粤东人。”但她还是听懂古丁在说什么,她放下手提箱,向古丁指出出口处。

“谢谢你了,美女。”古丁依然微笑道:“你来广城是来旅游的?”

“小伙子,你嘴真甜,像抹了蜜似的。”胖女人说道:“我是来探望我的女儿,她到广城工作有一年多了。”

“那你可真有福气,如今粤东正在快速发展,你的女儿前途无量啊。”古丁说道,“借你吉言。”胖女人说完很快便离去。

古丁回到李顾身旁,冷冷的说道:“跟在我后面。”李顾向他翻了白眼,随后双手拉起行旅箱。

几分钟后,古丁走出机场大门,但他发现李顾还落在后面,生气的喊道:“李顾,你快点!”

“我可是帮你拉着行旅箱,竟然对我大喊大叫的。”李顾一边行走,嘴里还嚷嚷骂道。

“我就应该跟随老大去那个叫什么昆仑山的地方。”古丁碎碎念道。

李顾并未理他,眼睛望向机场道路,发现并没有一辆出租车停靠在这里。

“糟糕,忘了这茬,”李顾喃喃自语道:“我应该在出发前预定一辆车。”

“你说什么呢?还有,现在我们怎么去宾馆?”古丁问道。“我不是在想办法吗。”李顾答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向他们这边喊道:“小伙子,你是在等出租车吗,这个时段很难等到车。”

古丁灵机一动,迈步走过去,“美女,原来是你啊。”他开口说道:“你也在等车吗?”

“是啊,刚才看你们这般神情,怕是等不到车吧。要不搭个伙,我预定的车马上就到。”胖女人说道。

古丁向李顾招手,叫他来这里。随后在等待车子的过程,他们三人互相介绍,胖女人姓艾,她的女儿在广城的一间研究所工作,此行是想趁着周末来探望女儿。

一刻钟后,有辆轿车行至他们面前,三人上车后,车子向市区方向行驶而去。

李顾二人向胖女人告别后,他们来到一家宾馆,这是广城算是比较好的宾馆,虽然外墙有些破旧,但是里面的设施还是完备的。

李顾拖着行旅箱进入宾馆客厅,古丁则晃悠悠的跟在他后面。登记完毕后,在服务员的引导下,他们很快入住宾馆。

晚上八时许,李顾敲开古丁的房门,进入房间后,他向古丁打了几个手势,意思是这里说话是否方便。

古丁大咧咧说道:“随便说话,声音多大都没问题。”李顾一脸无奈,他拉开窗帘看一眼外面,然后坐上软皮沙发。

“杨泽女儿的信息,你查得怎么样了?”李顾问道。“我动用一些手段,但是能查到部分资料。”谈及工作时,古丁立即严肃起来。

李顾看一眼古丁,示意他往下说。

“她名叫杨昔,今年三十八岁,为广城大学的专职副教授,随教的是数学。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同样在广城大学任教。两人育有一子,今年五岁。”古丁述说道。

“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广城工作,并未参与她父亲杨泽的公司以及家族事务。杨泽似乎是在有意保护她,不想让她涉及自己的生意。”

“你查到的就这么多?”李顾问道。“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古丁眼睛瞪着他。

李顾连忙摆摆手,说道:“没有,我只是好奇,杨泽作为一代枭雄,他的女儿竟然如此平凡。”

“这就不清楚了。”古丁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明天早上九点钟出发。”李顾说完起身走出房门。

第二天上午九时,宾馆客厅。

古丁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候李顾,他知道这情况,李顾肯定迟到,正常情况下,他会一走了之。不过希迪临行前交待他,不要管李顾做什么事,他只需要配合李顾即可。

半个小时后,李顾匆匆赶到宾馆客厅,他见到古丁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说道:“刚才有事耽搁了。”

古丁没有应声,他站起来拿起手提包,转身向宾馆门口走去。李顾手里握着公文包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他们坐车到达广城大学,进入宿舍区后,李顾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杨昔的住址。

李顾很快找到杨昔的宿舍,他敲了敲房门,片刻钟后,房内开始有些声响。

房门被打开后,从里面走出一名女子,看样子应该是杨昔。她看了看李顾,说道:“是李医生吗?”

李顾恍惚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说道:“我叫李顾,前天和你父亲见过面。”

“你们进来吧。”杨昔说道:“宿舍有点小,你们担待着点。”

杨昔所住的宿舍只有七十平方米,有两间卧室,一间小客厅。别看宿舍小,却是五脏俱全,而且装饰得别有一番风味。

李顾和古丁走进客厅,坐到椅子上。杨昔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瓷杯,摆在茶几上,然后拿起热水壶,往瓷杯里倒水。

“你们先喝水。”杨昔说道:“我丈夫和儿子刚刚出去公园溜达,可能要到中午才回来。”

当杨昔说出这番话后,李顾立即明白过来,她不想让家人知晓此事,故而支开他们。

“我想你父亲已经告知你,我们此行目的。”李顾说。“是的。”杨昔看着杯里的水,沉默一阵。

片刻钟后,她站起来,走回卧室,从暗格里拿出一个木盒,回到客厅,摆在茶几上。

李顾一看这个木盒,便知年份不低于百年,他凑近闻一下,大吃一惊,木盒是由柏木制成,要知道行内极少用柏木制作盒子,更别说用以装物品,因为柏木一般多用做棺材。

就在这时,李顾瞄到盒子底部有一行小字,字体微小且模糊,一般人不容易看出来。

杨昔拿出一把钥匙,打开木盒,并说道:“这个木盒是原装的,小时候,见过父亲打开过一次,我看到这块玉后特别喜欢,便拿到手里摆弄,他见我很开心,便任由我把玩。”

“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盒子,直到我出嫁时,父亲将其送给我,这块玉是我唯一接受父亲送出的嫁妆。”

李顾从口袋里拿出手套,轻轻的取出这块玉,近距离查看一番,心里暗道:“这块玉从沁色,用料,再到制作工艺来看,的确为真品无疑,玉器正面也雕刻有几十个古越文。”

“杨姐,如果方便的话,能否将此玉借与我们一段时间,定会归还。”李顾将这块玉放回木盒。

“这个.....”杨昔自然知道所谓借东西,怕是有去无回,但是父亲叮嘱千万别得罪李顾,如果他要这块玉,那就给他。

杨昔特别喜欢这块玉,但是没办法,父亲在电话里将事情的严重性告知她,玉块的去留,她已经做不主。

突然间,她想起昨晚的那几个电话,便对李顾说道:“李医生,我可以将此玉借给你,但是昨天晚上有个富商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央求我将玉块卖给他,你看我这可如何是好。”

杨昔说完话,用余光瞥一眼李顾。只见他不疾不徐,关上木盒后,并将其锁上,把钥匙放入裤兜里。

李顾思考一阵,向杨昔问道:“那名富商现如今在广城?”

杨昔答道:“他人就在广城,昨晚打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就是隶属广城。”

“那好,你和他联系一下,约在下午见面。”李顾说道:“确定好具体时间和地点后,打电话给我,我和你一起去见他。”

杨昔很无奈,只能点头答应。李顾则拿起水杯喝了几口,起身向她告辞,临走前还特意将前面的话,再给她说一遍。

下午三点钟,广城市远司路远隆小巷的一幢阁楼里。

一楼客厅里,有一名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品着茶,神态自若,泯了几口后,觉得不满意,换上刚刚送到的铁观音。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人,对着中年男子耳语一番,但不知何故,他并不着急,随后缓缓说道:“请他们进来吧。”

杨昔走进客厅,李顾手里拿着木盒,跟随在她后面。

他们进来后,中年男子并未站起来,而是示意他们在对面椅子坐下。

杨昔显得很有涵养,面带笑容,走到椅子旁缓缓坐下。李顾心想,杨大小姐真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中年男子这般行为都没让她生气。

李顾坐在椅子后,眼睛余光不时的瞄向客厅四周。

“赵先生,我此次前来是应你的请求,交易盒子里的这块玉。”杨昔开口说道。

李顾同时起身,将手里的木盒放在桌子上,打开盒盖,然后快速回到座位。

中年男子看到木盒后,身体微微前倾,将手伸进盒子,取出玉块,他轻轻抚摸这块玉,然后瞄一眼上面的文字。

他将玉块放回木盒,沉默一阵,随后轻声说道:“杨小姐肯将此玉割爱,赵某自然是欢喜,不过你怎么还带另一人前来。”

“他是我表弟,多带一个人好有个照应。”杨昔说道,中年男子听到她的介绍后,哈哈大笑。

“杨小姐,你过于小心了,以令尊的地位,我们可不敢对你怎么样。”

“既然你已经看过此玉,那就出个价钱吧。”杨昔说道。“别啊,这不是应该由物主开价的吗,我先说出来不合适。”中年男子说道。

“那就一百万吧。”杨昔说道。“杨小姐,你真是爽快,那就这么定了。”中年男子说道。

“且慢!”李顾打断中年男子,说道:“我表姐的意思是,这一百万只是盒子的价格,加上这块玉价格为一千万。”

中年男子转过头望向李顾,只见他嘴角冷笑,眼神锐利,正在盯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