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劫辰己世(二十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31字
  • 2021-04-09 23:31:35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徽州市郊的一处大宅院。

一辆轿车在大门口停下,李顾坐在后座,他身着灰色长裤,一双黑色皮鞋被擦得锃光瓦亮,披着褐色的鹅绒外套,戴着一副大框眼镜。

他并不着急下车,而是观察门口四周的情况,随后他打开车门,走下轿车,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箱子,向门口行去。

李顾敲了敲大门,然后站在门口等待,他抬头看一眼上方的匾额,上面书写着四个大字,为“黄山商社”,字体浑厚,形似洒脱却纳锋藏拙。

片刻时间,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名中年女子,她眼睛朝李顾打量一番,说道:“是李医生吗?”李顾轻微点点头。

李顾进入前院,行至中庭,这里有个小鱼塘,旁边有很多假山,周围有几棵苍老的梧桐树。

此后,他行走一段路程,经过好几间房屋,走到一间修葺很简陋的小屋。

李顾进入屋内,只见一名老者躺在床上,他轻轻的来到床前。

老者似乎知道有人身旁,缓缓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李顾。这时中年女子说话道:“杨老,这是李医生,专门来给您看病的。”

“原来是李医生啊,”老者停顿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的师傅张老医师现今可好?”

“他老人家身体还行,就是年纪已过九十,最近有点抱恙,正在休养,不便亲自来徽州,所以让我来这里看您。”李顾说道:“还有,您老可能忘了,我师傅姓王。”

“哦,是我老糊涂了。”老者说道:“静怡,你先出去一趟,留在这里的话,会妨碍李医生看病。”

中年女子看一眼老者,转身走出房间。这时屋内只剩李顾和老者。

李顾从箱子里拿出脉枕,垫在老者的右手上,随后拉起袖子,用中指和食指按在手腕寸口处,但主要用中指来诊断脉搏的沉浮情况,食指辅以探清节律。

一刻钟后,李顾诊脉完毕,对老者说道:“杨老,您只是脾胃虚寒,加上早年落下的病根,肺功能受损,冬天易复发。”

“你只是诊个脉,便知病情。”老者说道:“而且你的诊脉手法与别的大夫不同。”

“其实诊脉用一根手指即可。”李顾说道:“出发前师傅和我说过您的病症,加之进屋前和刚才那名女子询问您如今的症状。”

“不亏是王老先生的徒弟,你老实说,我的病情严不严重。”老者说道。

“您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李顾没有直接回答:“我这里有几颗药丸,等下给您送水服用,过后我再给您开一副药方。”

说完便从药箱里拿出一个木盒,将其打来,取出几颗小药丸。走到桌子旁,端起水杯,拿起水壶,往里面倒入热气腾腾的白开水。

李顾碾碎小药丸,放入水杯,用小勺搅动几下,匀开后端到床前。

片刻钟后,杯里的药汤已经凉开,他扶起老者,并给其服用。

几分钟后,老者逐渐昏睡过去。李顾立即起身,在屋里东翻西找,并且连暗室也都打开,但都没有发现他想要找的东西。

寻觅无果,李顾走到床前,按了老者的膻中穴,片刻间,他睁开双眼。

李顾赶紧拿出黑布绑住他的眼睛,随后按住他的太阳穴。

一刻钟后,老者缓缓起身,腰身直立,坐在床沿上。

李顾解开老者眼睛上的黑布,他见到药效已经起作用,便拿起一张图片,开口问道:“见过图片上的玉璋吗?”

“见过,但是那块玉上面并没有中间的这幅图案。”老者答道。

李顾听到这话,心中大喜,他继续问道:“那你是怎么得到那块玉的?”

老者思考一阵,缓缓道出当年所的发生一件往事。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那年我只有二十一岁,在京城经营家族的粮食买卖。日军侵占京城后,生意惨淡,我只能离开京城,乘火车南下。

火车刚出京城,走到廊州车站,就被一帮日本兵拦截,说是要彻底搜查火车,但是不知道他们搜查什么。

日本兵从第一节车厢开始,每个人都排查一遍,从行旅箱到个人身上携带的东西,无一遗漏。

半个时辰后,日本兵终于到我所在的车厢搜查,他们从我的皮箱里翻出所有东西出来查找,再让我脱下身上的大衣,全部查看一遍,而且连我的皮鞋也不放过。

他们从我这里并未搜查出什么东西,便放我下车。我走下车厢,刚想迈入月台,突然有人从车厢窗户里扔出一个木盒。

我赶紧捡起来,见这个木盒已经锁上,便抬头看向窗户,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窗户旁,默默的注视这我。

我知道这是他丢下来的盒子,可能里面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我朝周围望去,发现那些日本兵并未注意我。

随后我快速将盒子放入皮箱,急忙走进月台,匆匆离开车站。

当天晚上,我在廊州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下,临睡前,我打开皮箱,拿出那个盒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打开。

里面是一块玉,晶莹剔透,玉身很大。玉块上方有一张纸条,里面写着几行字:“捡到盒子之人,可将携带此物到沧南,交与名唤马南扈之人,必有重赏。”纸条下面写着马南扈的住址。

我拿起这块玉,查看一下,觉得此物可能是真品,想据为己有。但是躺在被窝里,仔细思索一番,既然玉块石真的,那接应的人肯定有更加贵重的东西。

到第二天早上,我看着这个盒子,依然犹豫不决,但是最终还是决定前往沧南一趟。我检查箱子的暗格,里面有一把锋利的短刀。

同时暗格里还藏有些银币,以备不急之需,这些都没有被日本兵发现。

我一路南下,走了两天两夜,终于抵达距离廊州一百多公里的沧南,并按照纸条上所写的地址,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经过一番打听,我找到马南扈的住址。

马南扈所住的房子是一座木制楼阁,一看便知有些年头,我颇为高兴,这样看来,我的决定还是对的。

我敲了敲木门,里面突然一阵响动,楼上的窗户被打开,随后又被关上,只听到有下楼的声音,片刻时间后,有个人打开木门。

这个人手里拿着一根蜡烛,烛光照射在他的脸上,我心里一惊,此人竟然就是那天车厢上注视我的那名男子,原来他就是马南扈。

我进入这座楼阁后,马南扈招待了我,酒足饭饱后,他有点微醺,对我说信任我,因为我并没有拿这个盒子远走高飞,而是来到这里。

马南扈打开盒子,拿出玉块,向对我问道想知道这块玉的来历吗。我其实也有点好奇,便点点头。

随后马南扈给我讲述他的祖先是怎么得到这块玉。

唐代高宗时期,一名将军带着军队来到真定,在那里扎营近一个月后,他带着几十名亲信,来到一座山上。

他此行目的是盗取一座汉墓,这几十个人在山上一共挖掘近三个月,终于艰难的到达地宫。

他们历经重重险阻,以折损一半人员的代价,成功的盗走墓内的贵重物品。

一行人装满几箱马车,赶回长安,他们不敢走官道,而是行于小道上,夜晚赶路,白天睡觉。

但是不知何人走漏消息,豫章王李亶以剿匪为名,出动府兵,在途中秘密抓捕他们。

最终只有这名将军成功逃脱出来,临走前,慌忙之中只是从这些贵重物品拿走一块玉,此后他便隐姓埋名,混迹在深山老林里。

他最后说道,这名将军就是他的祖先,这块玉也一直在其家族内传承至今。

就在我们快要结束谈话之时,我突然听到阁楼外面有几个人的脚步声,而且很急促。

马南扈赶紧拿起一个大皮箱,将盒子放进里面,他拉着我进入阁楼里的一条地道,我们顺着这条地道一直走到阁楼后方的山脚下。

爬出地道后,我们行走一段路程,我极为害怕后面会有人追杀过来,这时我心生歹念,从腰间拿出短刀,向他背后刺去。

他倒地后,我迅速拿起大箱,并朝着阁楼方向大喊大叫,果然那些人拿着火把循声跑过来。

我立即跑回地道,再从阁楼里走出来,很快便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的往镇上跑去。

第二天,我赶到沧南县城,坐上一列火车回到徽州。

“这块玉你如今放在何处?”李顾问道。“几年前,我的小女儿出嫁时,我把这块玉当做嫁妆交给她。”老者答道。

“你的女儿现如今在徽州吗?”李顾问道。“不在,她和现在居住在粤东省广城市。”老者答道。

李顾查看一下老者的眼睛,确定无疑后,便继续问道:“具体的住址在哪里?”随后老者向他说出女儿居住的地址。

李顾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后,拿出一支注射器,注入药水,打入老者的手臂。

几分钟后,老者再次醒过来,看到李顾时,便大声喊道:“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就在这时,几名老者的手下瞬间破门而入,那名中年女子则在身后,他们一进门就对李顾展开攻击。

率先向他袭来的二名手下,很快被李顾挡下来,并直接将他们击倒在地。

后面的几个人则被他一掌反击回去,并且几个转身,双脚左右开弓,不到半分钟,他们几个人便倒地不起。

中年女子见状赶紧停止攻击。这时老者开口说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都给我起来,别丢人现眼。”

李顾倒了一杯热水给老者,他喝了几口后,思考片刻,随后说道:“我没事的,你们都出去吧,我和李医生说几句话。”

中年女人听到这番话,看一眼李顾,以他的身手,想要取他们几人的性命为极易之事,便对几名手下说道:“我们出去吧,别打扰李医生看病。”

几名手下怏怏而去,但他们并未离开院子,而是在附近徘徊,以防不测。

“此前我对你说的那件事,希望你不要外传。”老者说道,“还有,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药,让我脑子失去控制,而且竟然还记得说过什么话。”

“这是一种神经抑制药物,不过你放心,此药对人体是无害的。”李顾说道:“不过,你刚才说的这件事,我可不敢保证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老者知道李顾此话有要挟之意,只能说道:“你要是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出声。”

“我希望你的女儿这段时间能留在广城市。”李顾说道:“你不要向她透露别的事情。”

李顾说完便收拾好箱子,整理一下仪容,打开房门,只见外面有一群人围在这里,他退后一步,转头对老者说道:“杨老先生,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老者听到外面人声鼎沸,知道中年女子叫一帮手下来到此处,他大声喊道:“静怡,你进来一下。”

中年女子一迈进屋子,便急步来到床前,说道:“杨老,您有何吩咐。”

“让李医生走吧,你们别为难他。”老者说道。中年女子看着老者,然后点点头。

不过李顾并未着急离开,而是从药箱里拿出一个铁盒,放在桌子上,说道:“杨老,这里面有二十颗药丸,每隔三天服用一颗,虽然不能保证药到病除,但是能缓解你几十年来落下的病痛。”

他说完话便提着药箱,缓缓走出房门,中年女子跟在他后面,对那帮手下说道:“给他让出一条道。”

李顾离开院子后,中年女子走回屋内,向老者问道:“杨老,他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放他走?”

“他对我做的事情,你永远都不要问,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出来。”老者说道:“至于为什么放他走,我可以告诉你。”

他把水杯里剩余的水喝完,继续说道:“如果他的师傅真是国内最顶尖中医大师王尹之的话,我们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