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劫辰己世(十九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145字
  • 2021-04-06 22:59:20

李顾小心翼翼的往前移动,眼睛不时观察这只陆吾。

一刻钟后,盗洞里的人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盗洞另一边传出来。

“糟糕了,这个盗洞看来不是很长,另一边可能连接着地道,我们两头都已被陆吾堵住。”小胡惊慌道。

果然,脚步声很快停止,随着这只陆吾几声大吼,盗洞两边顿时安静下来。

片刻时间,他们几个人感觉有阵阵热气袭来。

宫殿里,李顾也感受到洞口传出热浪,他极为诧异,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大的热源。

就在这时,他似乎想到什么,陆吾口中吐出的内气,能改变其周围百米范围内的气温。

盗洞内的温度急剧上升,快要接近人体能承受的程度范围。李顾很着急,他得想办法引开洞口的陆吾。

李顾正想动身向陆吾方向跑去,突然有一个身影从他后方窜出,急奔洞口而来。

这只陆吾察觉到有人在向它靠近,赶紧转身,扑向那个身影。

这只陆吾伸出前爪拍向那个身影,并将其摁倒在地。

李顾则退后几步,突然间,被什么人拍了拍后背,他心里一惊,急忙打开手电筒,转身往后照射,“李队,你吓我一跳。”

李昌复身旁站着一位年轻人,李顾问道:“那位老先生不是叫你在门口照顾乙卯吗?”

“乙卯听到宫殿里有动静,就跑了进来,俺没办法,只能跟在他后面。”年轻人说完话,指着地上的乙卯,“看来他快要不行了。”

只见这只陆吾用爪子压在乙卯的肚子上,就在这时,它听到李顾所在方向有人在说话,暂时放过乙卯,向他们慢慢靠近。

盗洞里的几个人见到洞口陆吾已经离开,他们急忙逃离这里。

这只陆吾刚走出几步,它突然听到身后的盗洞有动静,便快速转身直接扑向跑出洞口的那几个人。

李顾和希迪同时迈步急奔向盗洞,复都姆也快速起身,然后一个大跃步,跳到洞口。

但他们还是来晚了,这只陆吾的速度极快,除了走在后面的张千千、小胡和欧阳度三人外,其他人都被狠狠的扑倒在地。

李顾赶紧挡在三人身前,并示意他们到远处躲藏,希迪和复读姆同时也赶到这里

这只陆吾走到已倒在地上的几人身旁,闻一下他们的气息。确定他们已无行动能力后,便转身迈出几步,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李顾他们。

此前被击倒在地的乙卯,拖着沉重的身躯缓缓的朝着老者方向爬行。

当他爬到老者身旁时,艰难的抬起手臂,将手放在老者胸前,他感受到微弱的心跳声。

老者也似乎察觉到有人到来这里,费了很大力气转过头来,并睁开双眼,看到满脸都是血的乙卯

他知道自己亦是命不久矣,心里先是难过,再者是憎恨,然后是后悔,最终他终于想明白,自己已然解脱。

老者使尽最后力气,开口说道:“乙卯,从此刻开始,你已经自由了。”说完便断了气。

乙卯听到老者这番话,喃喃自语道:“我要这自由有何用,我已成恶贯满盈的歹徒。”随后缓缓的闭上眼睛。

以此同时,陆吾恶狠狠盯着眼前的三个人。李顾心里明白,这只陆吾如果留在这里,在场的其他人就多一分危险,

李顾看着希迪和复读姆,做了几个手势,他们知道李顾是何用意。

李顾的身体突然启动,急速奔跑,但是他跑向的并非陆吾,而是宫殿大门。

希迪拉起长弓,将弓箭射向陆吾的头部,复都姆则急速向前,高高跃起抬腿踢向大腿。

随后两人立即转身,跟着李顾跑出宫殿。

他们此举果然奏效,这只陆吾立刻向他们身后追去,快到门口时,它已经快要追上他们。

希迪和复读姆见状赶紧停下脚步,二人同时转身并迈出一个大步,刀剑横摆,双双刺向陆吾的前腿处。

陆吾扬起前腿,抬头仰天,躲开他们的的攻击后,其尾巴一个大甩,向他们三人横扫而去。

由于速度太快,李顾没来得及躲闪,便被陆吾的尾巴甩到,摔在地上。希迪和复读姆则高高跃起,成功躲开攻击。

这只陆吾见到李顾倒在地上,趁着他还未起身,便急速向他扑过去。

突然间,有一个身影从陆吾侧身撞过来,陆吾一个急停,伸出前瓜,狠狠向他身上扑去,他很快便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这时,李顾立即起身,他已看清来者为何人,原来是虎子。

虎子此前已经受伤,现在不顾一切的引开陆吾,就是为了救李顾。

希迪已经跑到宫殿外的断桥处,拉起长弓,装入三支弓箭,费劲力气,将弓箭射入陆吾的背上。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只陆吾走出大门,并向外面东张西望。

李顾和复读姆也从门口跑出来,二人分别站在两侧,与中间的希迪形成三角攻击阵型。

片刻钟后,在空中,三支弓箭吱的一声,急速射向陆吾的腰部。

这下彻底激怒这只陆吾,它大吼一声,向希迪的方向奔袭而来。李顾和复读姆见状,从后面紧追着陆吾。

希迪放好箭弓,从正面向陆吾跑去,在快要靠近它的时候,希迪立即侧身倒下,并从腰部拔出短刀,滑步向前,划破前脚。

李顾和复都姆在陆吾停下脚步后,追到她后面,用刀剑狠狠刺入的后脚,然后迅速拔出。

此刻,这只陆吾已是伤痕累累,它张开大嘴,不停的大口喘气。

李顾见此情形,觉得时机已到,便向它急冲过去,可没等他近身,便被陆吾甩来尾巴缠住,而且还是九条尾巴。

希迪和复读姆赶紧一个大跃步,跳到陆吾的侧身,用刀剑刺向它的腹部,然后一个后空翻,跳上它的背部,并迅速拔出刀剑。

他们爬到陆吾的颈部,同时扬手狠狠的刺向陆吾的颈部,而且不停的朝同一个位置刺入。

这时,陆吾也松开李顾,后者一落地便急速向前,手握短刀,刺向它的前腹。

几分钟后,这只陆吾终于承受不住他们的攻击,缓缓的倒在地上。

随着一声哀鸣,陆吾闭上双眼,气息全无。

希迪和复都姆跳到地上,走到陆吾身前,上下检查一番,确定已经死去后,这才松了口气。

李顾强忍着疼痛走到宫殿门口,来到虎子身旁。

虎子半闭着双眼,轻声对李顾说道:“顾哥,我对不起马叔,也辜负了你。”

李顾想了一阵,缓缓说道:“虎子,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背叛马叔。”

“我只.....是想.....要钱.....没想.....害.....马叔。”虎子断断续续的说道,很显然他已经快不行了。

“事情都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安心去吧。”李顾最后对他说道。

此时虎子嘴唇微微动了几下,想要说话,但已经出不了声。他随后急促的呼吸着空气,片刻时间,他的气息越来越弱,最终停止呼吸。

李顾站起来,走回宫殿内,张千千、小胡和欧阳度向他迎面走来。

李顾这时也有点支撑不住了,他重重的坐在地上,小胡想要上前搀扶,但是被他拒绝。

李昌复见到李顾回到宫殿,知道他们已经解决陆吾,赶紧向他跑来。

他身旁的那名年轻人则走向老者身旁,用手探一下他的鼻息,发现他已无气息,然后走到中年男子旁边,同样已经死去。

年轻人最后走到同伴前,看到他的眼睛还睁开着,一身西装已经残破。只听到他轻轻问道:“老先生和辜爷怎么样了?”

“他们已经死了。”年轻人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道。

“我也快不行了。”同伴说道:“我们只认识十几天,但是每天都在打骂你,其实我是在变着法来教你啊,江湖险恶,一着不慎便坠入无尽的深渊。”

“你说得那么深奥,俺听不明白。”年轻人说道。“算了,不明白也是好事,难道糊涂。”同伴说道:“你如果能成功逃离这里,就回到你的故乡,谨记不要加入帮派。”

年轻人默默的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李顾坐下来休息一阵后,疼痛感逐渐消失。就在这时,希迪走回宫殿,手里拿着一个盒子,复读姆则在大门守着。

希迪把盒子交给李顾,并说道:“这个盒子是从那个怪物的口中发现的,不知道什么人将它绑在怪物的牙齿上。”

李顾接过盒子,并查看一下,这是一个青铜盒,密封完好。用金属做的盒子容易用来保存,可以历经千年以上而不受到外界侵扰。

李顾拿出短刀撬开青铜盒,发现里面藏有六块绢帛,其中上方的绢帛上写满文字,其他五张则都是一些图画。

李顾将盒子递给李昌复,说道:“李队,请您帮我取出这些绢帛。”

李昌复把盒子放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手套,极为专业的将这六张绢帛分离,随后他取出第一张绢帛交给李顾。

李顾看了看绢帛上面的文字,思考片刻,说道:“这块绢帛上面的文字,我大概看了一遍,讲述的是建成这座宫殿的三十一年后。”

“赵治因为家族有祸事发生,便匆忙离开宫殿。在离开前,他拿走炼制的药物和大部分地图,只留下天书和少部分地图”

“地图一共有二十七块,他把其中五块地图留在宫殿,以防歹人盗取,再者可用此地图保住其子孙的性命。现在看来天书已经被盗走,只留下这几块地图”

“原来这这几块绢帛记载的就是所谓的‘地图'啊。”小胡说道。

“现在没时间研究这些绢帛,先放进盒子里,等以后再说吧。”李顾说完,就把这六张绢帛放入青铜盒。

就在这时,复读姆在大门口往里面喊道:“另一只陆吾正在朝这边跑过来!”

“你们赶快进入那个盗洞,再从那里走出地道,那只陆吾既然跑到这里来,那就意味这它不会在盗洞那头堵你们。”李顾赶紧吩咐道。

他刚说完话,就朝着宫殿门口跑去,希迪跟在他后面。

其他人则立即跑向盗洞,途中,李昌复看到那名年轻人蹲在地上,转过身跑到其身旁,用手拽住他的手臂,拉扯着进入盗洞。

李顾和希迪同时来到门口,与复都姆一道守住大门。

片刻间,那只陆吾跑到宫殿前,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伴,瞬间仰天长啸,毛发也由原来的褐色变成红色。

“你们小心!”李顾听到身后有两个人同时大声喊道。他知道是张千千和小胡的声音,他没有回头,而是握紧短刀向陆吾急奔而去。

希迪和李顾也同时开始行动,他们迈步而去,然后一个跳跃,两人分别用刀剑向陆吾刺去。

但是陆吾挡住他们的攻击,并且快速进行反击,三人纷纷倒在地上。

李顾看出这只陆吾与前一只相比强太多了。“我们赶紧向后撤。”他立马说道。

“来不及了。”复都见到陆吾此时正在张开大嘴,并说道:“它好像是吐出什么东西。”

几秒钟后,一股气体朝他们袭来,恶臭连连。“不好,它吐出的好像是毒气。”希迪说道。

就在这关键时刻,复读姆对希迪说道:“老大,看现在这状况,我必须使用最后的绝招,只有保住这几个人,他们就能帮您找到东西。还有,您一定要将我的遗体带回去。”

说完瞬间消失在希迪眼前,后者想拦都拦不住。

只见复都姆在空中打开保护罩,将陆吾包围在里面,一声巨响,他启动自毁装置,与这只陆吾一起共赴黄泉。

“怎么回事,复读姆怎么爆炸了?”小胡问道。“我怎么知道。”李顾说道:“你们回来干嘛。”

“我们是怕你有危险。”张千千说道。

几分钟后,希迪捡起复读姆的遗体,整齐摆放好。随后来到李顾几个人身旁,只见他们倒在地上,脸色暗沉,嘴唇呈深紫色。

希迪知道李顾他们已经身中剧毒,他急忙翻看背包,发现只剩少量的三号药物,根本就不够用。

希迪蹲在地上,思考将近半个时辰,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帮助他们,唯有这个办法才能救活他们。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足球般大小的圆形装置,放在地上,并用手指在其周围按动几下。

随着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圆球上照射出来,四个人瞬间消失在宫殿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