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劫辰己世(十九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05字
  • 2021-04-04 20:34:23

地道深处,寂静阴森,如同站在深渊边缘,像是触摸着无形的暗影,只有恐惧伴随黑夜,迷失在光明之中。

他们一行人走进宫殿,里面极其阴寒,阵阵冷风仿佛刀刺般深入骨髓,直击心脏。

有几个人赶紧从背包里拿出厚厚的衣服穿上,其余人则点燃随身携带的柴火,一来方便取暖,再者可以用来照明。

李顾手持火把在宫殿里来回走动,随便探查这里的情况,他初步推测这座宫殿长宽均达一百米以上。

宫殿中央位置有几座石像,似乎是动物像,但是经过漫长的年代,石像已经被风化,而且这里很潮湿,其面目已经模糊不清。

地上除了一些破碎的石块外,这些石块是从宫殿顶部和墙壁掉落而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这里似乎什么也没有。”小胡小声说道:“我们难道弄错地方了?”

“我也觉得奇怪,这么大的宫殿,却什么也没有。”李顾说道:“外面有凶残的陆吾把守那里,而且大门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这般看来,盗墓贼并未进入宫殿里面。”

“我们再找找看,可能疏漏什么。”小胡说道。

就在这时,欧阳度向他们招了招手,并轻声说道:“你们过来看一下,我好像发现什么东西。”

他们赶紧走过去,在欧阳度手指向的地方,用火把照了照。

李顾仔细查看一番,喃喃自语道:“难道是壁画?”他虽然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身旁的小胡听到,他说道:“我觉得应该是壁画”

“我们先用简单的工具,去除上面的泥土。”李顾说道。

他们三个人眼神对视一下,随后不约而同的拿出木柴或者竹签,在墙壁上轻轻刮去附着的泥土。

一刻钟后,几十幅壁画呈现在他们眼前,而且每一幅都具独立性,高约一米五,宽约八十厘米。

这些壁画以人物画为主,有少许山水田园画,虽然年代久远,有些壁画已经掉色,或者上面某些土块掉落而造成失真,但是整体样貌和形象还算清晰,并且还有大致的轮廓。

壁画旁边都有题字,字体为隶书,李顾看了其中几幅,他发现题字与壁画有着直接的联系,以此来解释壁画内容。

李顾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并拿出钢笔,将壁画题字的内容记录下来。

“这些壁画是什么意思啊,我看不明白。”欧阳度说道。

李顾并未应声,而是默默的在笔记上写东西。片刻钟后,记录完毕。

他沉思一阵,开口说道:“我综合了题字内容以及相对应的壁画,发现这里面竟然记载一则故事。”

公元前一五六年,即南越武帝赵佗称帝后二十六年,此时正逢汉景帝继位元年,赵佗派出一支庞大的队伍进京朝见天子。

此行由一名职位很高的文官带领,包括随从、侍卫和行夫等五百余人。并携带有几十辆车的贡品,其中有金银器、珍珠玉石、越锦和越地兽皮等。

朝见队伍行至洛阳,原地休整几天。一天深夜,有一百余人带着部分贵重物品,悄悄离开队伍,他们一路北上。其余三百余人则在第二天继续西行至长安。

十几天后,这些人抵达此行的终点,赵佗的故乡真定,也就是现在的常河。

原来赵佗派出这支朝见队伍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押送其幼子赵治前往故地,一则流放,再者守陵。

赵治来到故土后,便与妻妾儿女居住在邰西山下,并主持修缮祖陵。

此后几年,他借由修缮祖陵的机会,游遍真定的大川,终于在西边的山脉里找到一处地方。

赵治雇人在此开始秘密修建陵墓,此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陵墓一直修修停停,不断完善。

在此期间,他依照天书和地图的方法炼制长命丹,此处还记述说天书里暗藏有长命丹的配方,地图里记载有长命丹炼制的步骤和手法。两者合二为一,缺一不可。

直至陵墓建成,赵治炼制的长命丹依然没有任何进展,几年后,妻子离世,他在其下葬后,便对子女交待后事,自己则进入这里继续完成长命丹的炼制。

此后的岁月里,赵治尝试用各种方法炼制长命丹,终于有一天,他似乎找到新炼制方法,并依此法重新对长命丹进行炼制。

“壁画的内容记述到这里就结束了。”李顾说道。

“那他到底有没有炼制成功。”突然李顾的耳边传来老者声音,这时他才发现老者已经站在身旁。

“这里没有记述。”李顾说道。此时小胡好像想到什么,他赶紧跑到壁画末尾处。

“李大腿,你过来看一下。”小胡大声喊道:“这里是不是有一些粗线条。”

李顾走了过来,老者也跟在他后面,他仔细查看,思考一阵,然后说道:“这些应该是壁画的线稿,但已经看不清内容是什么。”

“那太遗憾了。”小胡叹气道。“那也没办法,可能这其中出现意外,从而打断壁画的绘制。”李顾说道。

正当他们讨论壁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希迪的叫喊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洞口。”

他们几个人立即跑过去,原来在宫殿的深处的墙壁上有一个大洞。

李顾在洞口稍微测量一下,洞口可以容得下一名成年人进出。他随后走进去,探究一番,几分钟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洞是一个盗洞,而且还不是将军山墓葬的盗贼所为。”李顾说道:“那几伙盗墓贼可能没有来到这里,因为这个盗洞与建造宫殿的时间不符,更像是后来朝代的盗墓贼所为。”

“你刚才提到将军山,会不会是传说中唐代那名失踪的将军,开挖这个盗洞。”小胡说道。

“这就不晓得了,毕竟只是传说,还没有实质的证据能证明。”李顾说道。

“难怪这里空荡荡的,都给盗墓贼给盗走了。”欧阳度说道。

“那可不一定,此前我和复都姆在右侧深处发现一扇石门,里面可能还藏有东西。”希迪说道。

老者听到这话,心中大喜,赶紧说道:“带我们过去看一下。”

很快,在希迪的带领下,一行人到达石门面前。

李顾蹲下来,看一下地下的尘土,说道,“这扇石门曾经被人打开过,因为此处地下有些尘土明显与宫殿内的有所异同。”

“会不会是那伙盗墓贼所为?”小胡问道,“有这个可能。”李顾答道:“但是有一点极为怪异,他们既然打开这道门,那为什么又要将其关上,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进去看一下,不就全明白了。”小胡说完便走到石门周围,寻找开启石门的机关。

终于在石门左下方,找到一个锈迹斑斑的青铜把手,小胡想要拉动它,但是用尽力气也未能将其移动半分。

李顾、希迪和复读姆前来帮忙,在四人合力下,缓缓的拉动青铜把手。

随着一声响动,石门被打开一角,一股难闻的气体从里面传出来。“大家赶紧用衣物捂住口鼻。”李顾说道。

众人纷纷捂住口鼻,并后退一段距离。

气体逐渐消散,他们回到大门前,李顾拿出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

里面很杂乱,堆放了很多物品,由于布满灰尘,暂时看不出是何东西。

“复读姆,你先进去看一下。”希迪说道。复读姆明白他的意图,推开石门,轻轻的走入密室。

片刻钟后,里面传来复读姆的声音:“老大,你和李顾可以进来了,其余人等暂时不要进。”李顾和希迪对视一下,一前一后的走进密室。

李顾在接近门口的地方,看到很多青铜器,凌乱不堪,估计是用来盛放液体之类的东西。

地上还堆放这一些石条,李顾用手轻轻的抹去上面的灰尘,这令他大吃一惊,这些石条竟然是溶洞里的石钟和石乳。

在石条旁边还有很多的金银器,有金盆、金条和银炉等,不知道它们是何用途。

李顾越深入里面,堆放的物品越多,他来不及查看,见到希迪与复都姆会合,便急忙向他们所在方向走去。

“你们在看什么?”李顾看到他们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你小点声。”希迪说道。

李顾用电筒向前方漆黑的地方照射,突然看到一块毛绒绒的东西,而且呈虎纹状,他赶紧朝四周照了照,顿时直冒冷汗。

“趁它们还在沉睡,我们赶紧走出密室。”李顾轻声说道。

随后他们三个人很有默契的慢慢向后撤步,希迪没走出几步就迎面撞到一个大炉鼎,哐当一声。李顾瞪了他一下,拉着他的手臂向后移动。

他们每走多远,又再一次听到响动,原来李顾和希迪同时踢到金银器,李顾实在太紧张,竟然忘了此地摆放有金银器。

就在此时,他们听到密室深处传来一阵低吟声。“来不及了,我们要赶紧跑。”希迪说道。

三人顾上那么多了,迈步向门口跑去,他们发出很大的脚步声,终于惊动里面的怪物。

“这里怎么还有陆吾!”只听到里面有人大喊一声。“是小胡的声音。”跑到门口的李顾说道:“他怎么走进去了。”

李顾立即回头向深处急奔而去,希迪和复读姆则紧紧跟在他后面。

这时,他们听到一声大吼,李顾心想:“糟糕,陆吾可能知道小胡在里面。”

跑动中的希迪,拍一下复都姆的肩膀,后者立刻会意,一个大跃步,跳到小胡身旁,一把拉住他的左手,一个转身,迅速躲开陆吾的攻击。

“关上手电筒。”复读姆说道。小胡立即将手电筒关上,左手依然被他拉着,向外面跑去。

李顾和希迪则引开陆吾,随后也快速跑向大门。

当希迪最后一个走出大门时,他们赶紧将石门关上,并用双手顶住石门。

突然间,石门被猛烈的撞击一下,有所松动,随后再次撞击。李顾觉得石门快要抵抗不住了,便大声说道:“除了我们三人,你们赶快躲进那个盗洞,陆吾身躯太大,进不了那里。”

众人立刻跑向那个盗洞,并且躲进深处。

几分钟后,石门被撞碎,三人立即向后方撤离,躲在隐秘处。

这时,只见两只陆吾从里面跑出来,它们身高达五米以上,身长足有二十米长。

“这两只可能是成年陆吾。”李顾说道:“狐狸,你刚才怎么进入那间密室。”

小胡应声道:“你们进去后,我从门口瞄一眼里面,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忍不住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希迪问道。“我们能跑则跑,跑不了的话,便见机行事。”李顾说道。

希迪和复都姆点点头。

一只陆吾似乎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急忙向他们奔袭而来。而另一只则跑向盗洞。

“躲开!”复读姆大喝一声,同时拔出短剑,刺向陆吾的大腿,随后一个跃步,向后方跳去,并趴在地上。

李顾和希迪躲开陆吾的攻击后,跑到墙根处蹲下来。

他们三人此后并未发出任何声音。这只陆吾到处找寻他们的行踪,寻觅无果后,便跑向盗洞处与另一只陆吾会合。

李顾见到陆吾离开后,便用手拉扯一下希迪的衣角,两人脚步轻盈,向盗洞方向走去。

而在另一边的复读姆也伏在地上,缓慢的爬行,并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两只陆吾在盗洞口,不断的用前爪伸进洞内,里面的人见此情形,发生阵阵尖叫声。

“解开这位姑娘手上的绳子吧。”老者对张千千后面的年轻人吩咐道。年轻人立即解开绳子,并说道:“依我们现在所处危险境地来看,您觉得我们能活着走出去吗?”

“看命吧!”老者叹气道。

外面的陆吾突然停住挖洞,其中一只陆吾大吼一声,另一只则转身向宫殿大门跑去。

留守盗洞的这只陆吾不断的吼叫,以此震慑洞内的几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