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劫辰己世(十八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63字
  • 2021-04-02 20:35:28

横沟里本来有一座石桥,但是被希迪炸毁,横沟上方的石块也已经毁坏,掉落在石桥上,只留一个小洞通向对岸。

“这些怪物已经被困在那里,它们出不来。”希迪说道。“你是怎么发现这座宫殿的?”李顾问道。

“半个小时前,小胡和欧阳度突然陷入昏迷,我将随身携带的药物注入他们的身体。”希迪说道:“在等待他们醒来的过程中,我到附近寻找释放致病气体的可疑之物。”

“不久后,我找到一处地方,这里的墙壁被人为夯实,上面有很多小孔,我赶紧凑近它们,发现有气体从里面喷出来,我立即拿出铲子,从地上挖出泥土将其堵住。”

“我继续深入地道,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低鸣声,我循声跑过去,发现宫殿和这些怪物。”

“我不敢过于靠近,只能在不远处观察。不过我的行踪还是被怪物发现,它们向我所在的地方急奔而来。没办法,我只能炸毁掉桥上方的石块,从而堵住这座桥。”

“几分钟后,小胡和欧阳度醒过来,也赶到这里,由于害怕这些怪物会另择道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只能暂时撤离。随后就遇到你们。”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欧阳度显得很慌张,然后继续说道:“这些怪物体形怪异,且硕大无比,我们奈何不了它们啊。”

“李大腿,难道你不觉得这些怪物像上古时期的神兽吗?”小胡说道:“《山海经》有载:‘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神状虎身而九尾,人面而虎爪。'”

“除了面部不是人脸,其它部位和记载的一模一样,这些怪物真的是陆吾吗?”欧阳度插话道。

“我觉得应该就是陆吾,《山海经》里记载说其面如人脸,你们不觉得世上所有的猫科动物,它们面部和人脸是一样的吗。”

“是这个道理,但还是不能确定这些怪物就是陆吾。”小胡说道。“应该就是,没想到世上还有这种怪兽。”李顾惊叹道。

“这些陆吾与我们此前遭遇的不同,危险性更大。”李顾随后对希迪说道:“撤离还是继续前行由你来决定。”

“既然都到了这一步,我可不想放弃。”希迪答道:“难道你不好奇,这座宫殿里面有什么吗?”

李顾本来也不想放弃,但是这里有那么多人,如果没能将这些陆吾控制住,后果不堪设想。

“你有把握制服这些陆吾吗?”李顾问道。“有九层把握,不过我和复读姆可能要耗费一些体力,同时也需要你们配合我们。”希迪答道。

“那就好。”李顾说完话,转过头对老者说道:“老先生,你们可能暂时要回到那个溶洞。”

“好的,乙卯你留下来帮助他们,其他人随我撤离到溶洞。”老者吩咐道。

李顾明白老者是何用意,但是眼前这状况,也只能无奈的答应。

小胡深知留在这里极其危险,便随老者他们回到溶洞。不过令李顾意外的是欧阳度,他主动要求留下来。

“欧阳度,你在这边洞口守着。”希迪递给他一把长刀,“会用刀吧。”欧阳度点点头。

随后希迪带着其他人爬进这个小洞,希迪刚走出另一侧洞口,有一只陆吾便向他直冲而来。

这只陆吾身高将近两米,体长差不多四米,加上尾巴足有六米长。

希迪立马一个跳跃,再一个前空翻,跳到这只陆吾的身上。而复姆姆听到陆吾的吼叫声,他赶紧爬行,快速走出洞口,用短剑刺向陆吾的喉咙。

希迪则从腰间拔出短刀,狠狠的插到陆吾的头上,随后一个侧身,从它身上跳至地上。

这只陆吾伏倒在地,嘴里发出阵阵惨叫,其它陆吾见到同伴受伤,但是都不敢贸然靠近,显然它们知道希迪和复读姆的战斗力很强。

就在这时,李顾和乙卯爬出洞口后,来到他们身旁。

希迪慢慢向后退几步,收回短刀,从背上拿出长弓,并装上弓箭。

李顾弯下身体,拔出短刀。乙卯则拿着长刀,不断的在四周游走。

片刻间,有两只陆吾分别从两侧高高跃起,跳到他们面前,其中一只刚落地,便向他们奔袭而来,另一只则跑到侧面。

那只陆吾还没跑动几步,就被希迪射出的弓箭射穿前脚,随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它的后脚被另一支弓箭射中,很快便侧身倒在地上。

可就在这时,陆吾的尾巴突然来一个大甩动,扫到乙卯的身体,复读姆赶紧直扑上去,抓住乙卯的左手臂。

乙卯的反应也很块快,他右手拿着长刀,猛的一下砍向陆吾的尾巴,随后便从里面挣脱出来。

但是被乙卯砍断的只是陆吾其中的一条尾巴,其它八条尾巴正在向他和复读姆方向袭来。

二人同时来个后转身,然后侧身倒地躲开攻击,复读姆快速起身,疾步上前,用短剑直接刺入另一个大腿,瞬间血流不止。

而在李顾那边,另一只陆吾在他身前左右徘徊。他将短刀藏于身后,找准时机,随时行动。

片刻时间后,这只陆吾被复读姆刺中同伴的惨叫声所吸引,分散它的注意力。被李顾逮到绝佳的机会,他突然启动身体,将身后短刀转至身前,向陆吾奔袭而去。

以此同时,希迪从背后拿出弓箭,用极快的速度装入长弓,射入陆吾的背上。李顾则顺势倒下,来一个大滑步,用短刀划破它的肠肚。

受了伤的陆吾到处乱窜,几秒钟后掉进横沟,随着一阵嘶鸣声,他坠亡在深渊里。

这只陆吾掉入横沟后,彻底激怒了其它陆吾,它们同时迈步,相拥而上,并发出几声大吼。

那两只受伤的陆吾似乎听到同伴的叫唤,立刻起身,但还没开始行动,那只断尾的陆吾当场被复读姆和乙卯同时刺中脑袋,血浆瞬间迸出,倒地而亡。

另一只受伤的陆吾则被希迪射出的两只弓箭射中胸膛,此前倒地的李顾几个翻滚来到它身前,一刀刺入它的颈部,立即暴毙。

那六只陆吾见到它们的惨状,立刻暴怒起来,将李顾他们几个人团团围住。

复读姆几个后撤步,来到希迪身前。乙卯则被两只陆吾围堵,无法逃脱,他想跃步跳出它们的包围圈,但是在空中就被另一只陆吾用九条尾巴缠住,令其动弹不得。

李顾也被三只陆吾包围住,就在这时,有一支冷箭射入其中一只陆吾的腰部上。其他两只陆吾见状赶紧向李顾扑去,以此来营救同伴。

果然,它们的行动引开希迪的注意力,他立即装入弓箭朝他们的方向射去。

同时,复都姆疾步上前,伸出大脚踢向一只陆吾的背部,随后与李顾一起跟它们进行缠斗。

由于作战距离已经很近,弓箭已无法使用,希迪很快便收回长弓,从腰间拿出那把短刀。

希迪几个大步,跳入陆吾中间,用极快的时间起身跳跃,由上至下划破缠住乙卯的九条尾巴。

乙卯终于逃脱出来,掉在地上,喘了几口气。他很快便起身,几个翻滚,来到长刀掉落处,并将其拿起来紧紧握住。

他随后侧身迈步,来到一只陆吾身后,向它的大腿砍去。这只陆吾快速转身,朝着他直扑过去。

突然间一个身影向乙卯冲过来,并将其撞开几个身位。然后疾步跑向另一只陆吾,其余两只陆吾见状赶紧跑来支援。

乙卯立即起身,朝它们追去,用尽全身的力气高高跃起,砍向其中一只陆吾的背部,鲜血直流。不过这只陆吾突然挥动尾巴,乙卯被狠狠甩在地上。

希迪飞身扑向陆吾,后者想要躲闪,但没有成功,因为希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已经快到无法用肉眼辨识。他骑上陆吾的颈部位置,用短刀猛地一下刺入其脑袋。

这只陆吾是在跑动中被刺的,由于惯性作用,倒下时重重的摔在地上,同时倒地的还有希迪。

另外两只陆吾见到躺在地上的希迪,觉得机会来了,便向他袭来。

就在它们将要靠近希迪的时候,李顾和复都姆同时赶到这里,挡在希迪身前,两人与它们展开搏斗。

原来李顾和复都联手杀死最后一只陆吾后,看到希迪被包围,便急速向他所在方向奔来。

这时,倒在地上的希迪也站起来,加入到战斗行列,他一个大迈步,走到一只陆吾的侧身,用短刀划过它的肠肚,然后跳到背上,扬起短刀。

复都姆也用一个跃步,大跳起来,并在空中反握短剑,他和希迪几乎同时深深的刺向陆吾的脑袋,这只陆吾应声倒地不起。

李顾只身与另一只陆吾搏斗,身体有点吃不消,还好希迪和复读姆及时赶来支援,三人合力将其击杀。

先前已经受伤倒地的那只陆吾,突然起身,想要做殊死一搏,但是很快就被强忍伤痛的乙卯用长刀砍中大腿,再次倒地。希迪和复读姆快速赶到这里,一刀一剑夺去其性命。

战斗终于结束,李顾瞬间倒在地上,并且不停的喘气。乙卯由于体力不支,倒地后便直接昏迷过去。希迪和复读姆则丝毫无恙,他们蹲在地上检查这些陆吾的尸体。

欧阳度赶紧走到李顾身旁,后者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没事的,躺下休息一下就行,你去通知那名老者,叫他们过来这里。”

欧阳度听到这话,便转身向通道走去,来到溶洞。

一刻钟后,其他人全部来到宫殿门前。

老者见到满地的尸体,顿时惊呆了,他知道李顾几个人很强,没想到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就在这时,老者看到乙卯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他赶紧走上前,查看乙卯的身体状况,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鼻烟壶的瓶子,拧开盖子,放在他的鼻子前。

乙卯很快便醒过来,看到老者在旁边,正想起身,老者赶忙拦住他,吩咐他在原地休息。

而在另一边,李顾喝了小胡递给他的能量水后,已经能够站立起来,虽然有点吃力,但是能够这样已然不错。

小胡扶着李顾来到大门前,他抬头看着扇石门,严丝合缝,极为严实。

只见两条巨蛇雕刻在大门上,栩栩如生,连身上的鳞片都被刻得很细致。

“除了此前我们见到的青鸟,蛇也是南越国的图腾之一。越人认为他们是蛇的子孙后代,所以极其崇拜蛇。”小胡讲述道。

“大家先用小铲子在石门上稍微刮一遍,看我们有没有遗漏什么,或者其它机关之类的的东西。”李顾轻声说道。

希迪和复读姆二话不说,立即从包里拿出铲子,在石门上一顿猛刮。

“你们轻点,小心刮坏石门,那可是重要的文物。”李昌复开口说道。

他不停的嚷嚷,希迪二人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干活。

旁边张千千则安慰他道:“李队,没事的,这扇大门那么牢固,很难被破坏,再说了他们也想尽快打开石门,您就担待点啊。”

李昌复再也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多说无益,不想与他们费这般口舌。

一刻钟后,希迪和复读姆终于发现大门的暗机关,他们刮开雕刻蛇图腾的四周,看到一道缝隙,而且小到肉眼几乎都看不出来。

这道缝隙呈四方型,正好处在蛇图腾的边上,李顾心喜,赶紧让他们将其拆卸下来。

“这两个图腾雕像下竟然隐藏有那么复杂的机关。”小胡说道。

“现在问题来了,我们怎样才能打开这些机关。”希迪说道。

“你们的好朋友陈吉虎应该能办得到。”中年男子用手指向虎子,当他说到好朋友时还故意拉长音调,“我们这一路上能顺利到达这里,全靠他帮我们解开一些门锁以及机关。”

李顾听到这番话心情极为复杂,但他并未说话。

虎子默默走上前,从包里拿出一套设备。一刻钟后,大门的机关终于被他破解。

众人听到嘣的一声,石门被打开一道小裂缝,随后他们合力推开这扇尘封已久的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