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劫辰己世(十八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76字
  • 2021-04-02 20:25:27

独坐悲双鬓,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白发终难变,黄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学无声。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这是唐代诗人王维的诗句。”欧阳度说道。

“没想到你竟然懂得唐诗,这几天接触下来,感觉你不像是此类人。”小胡说道。

“我还是念过几年书的,只不过生意场上混得太久,自然多了些铜臭气。”欧阳度说道:“我还懂得这首古诗的含义,其实吧,大家追求这些东西,可谓人之常情。”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未脱离危险呢。”小胡说道。

漆黑的地道里,他们三人手持火把,不断的观察四周,正在缓慢前行。

半个小时前,他们被一群食人豸追着跑,欧阳度还差点被咬断双腿,幸好被希迪赶到其身后拽住他的衣领,快速爬上一处高地。

可惜好景不长,他们刚爬下高地,便遇到地底霸王蜂。要说是它们是蜂类,只是其发生的声音相像而已,身躯却完全不同。

它们比一般的丛林马蜂要大十倍以上,而且全身布满毒液,身体一旦碰触到其它动物,毒素便渗透入其皮肤,直至神经中枢,并将其完全破坏,可快速致死。

希迪赶紧点燃此前收集的木柴点燃,给他们人手一把。

他们三人背靠背,并不停的在身前晃动火把,迫使这些地底霸王蜂不敢靠近。

“你们蹲下来。”希迪语气急促,在他蹲下的同时,左手从包里拿出几瓶药水,快速调剂这些药水。

调剂完毕后,希迪对他们说道:“捂住口鼻。”说完后他立即喝下药水。随后将这些药水从嘴里喷射出来,迅速凝成雾状,并且还绕一圈周围。

片刻间,地底霸王蜂纷纷掉落地上。“它们已经吸到我调剂的药水,昏死过去,我们赶紧离开此地。”希迪说道。

几分钟后,他们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仍然没有放松警惕。“你那些药水药效那么强,我们好像也吸到了,不会有事吧。”小胡问道。

“没事的,我已经将几种药水调剂在一起,目的就是改变药性,降低药力,让人体能适应这些药物。”希迪说道:“其实要想对付那些毒蜂,只需要其中一种药物即可。”

听完这番话,小胡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拿着火把跟在希迪后面。

就在此时,他们三人依然在地道上前行,而且越往深处,地道就越宽阔。

小胡明显感觉地道阴冷许多,时间慢慢消逝,他的身体终于支撑,走到一处空旷地,便就地坐下。

“希迪,我有点挺不住,休息一下。”小胡说道。希迪回头看一下小胡,然后在瞄一眼欧阳度,感觉到他们二人体力明显不行。

他们距离上一次停下来休息还不到半个小时,希迪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理说他们手上的火把还在燃烧,不存在失氧的问题。

唯一能造成这种状况的便是中毒,希迪赶紧从包里拿出三号药物,很快将其注射入他们体内。

但是几分钟后,他们的身体状况并未好转。希迪检查他们的眼睛、口鼻和四肢,这时他才发现他们其实并未中毒。

而是受到药物溶解酶影响,导致大脑无法供氧,在这种情况下极其容易产生大脑麻痹、全身酸痛以及幻觉。

果不其然,片刻时间内,他们的眼球布满血丝,且大脑似乎不受控制,情绪开始不稳定,发出癫狂嗤笑的声音。

希迪拿出六号药物注射入他们的心脏,此药能抑制神经中枢,从而能够控制住大脑。

他们二人渐渐平静下来,熟睡过去。希迪见他们已无大碍,便到此地附近找寻可疑的致病之物。

另一边的地道里。

李顾将复读姆撞倒的那个人扶到空旷地方,从包里拿出绳子绑住他的手脚。

那个人已无抵抗力,任由李顾摆布,几分钟后他缓过神来。“你怎么会来这里?”李顾问道。

那个人缓缓答道:“不知道。”李顾继续问道:“嘴还挺硬的,我上次已经放了你们,现在怎么只见你一个人,你的其他手下呢?”

原来此人正是在晋安闯入深山宫殿那伙人的领头者。

“不肯交待是吧,那我只能用强的,看你受不受的住。”复都姆说道。

李顾赶紧拦住复读姆,并说道:“先别这样,留着他自有用处。”

“他能有什么用处啊!”一名老者从黑暗处走出来,身旁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其身后有两名男子分别押着张千千和李昌复,他们都被粗绳捆住双手。

这时,李顾发现虎子,他站在张千千和李昌复不远处,眼神迷离,而且显得不知所措。

“现在已经没有了。”李顾说道:“老爷子,你怎么跑到这里啊,此地那么危险。”

“再怎么危险也比不过蒙城啊。”老者说道:“蒙城全城的警察都在搜捕我,没想到你挺有心计的。”

“还不是被你逃出来啊。”李顾说道。“我用一些手段,才总算逃脱追捕。”老者说道:“不说这些了,快点放了乙卯,否则我就你的朋友不客气了。”

“原来你叫乙卯啊。”李顾看着身旁的男子,想了一阵,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明代灭亡后,一些反清的义士成立一个组织,叫做‘渤海会',首领名唤甲子,江湖人称‘鼠王'”

“这个组织的成员共有六十人,所取代号均已天干地支命名。世袭罔替,新成员承袭去世父辈的名号,继续闯荡江湖。没想到这么忠义的组织成员,竟然沦为别人的爪牙。”

李顾说完后,便将乙卯手脚的绳子解开,后者全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低下头。

乙卯走到老者身后,中年男子递一把刀给他,示意他随时保护老者。

“到前面带路吧。”老者说道:“你们能够帮我找到所需要的东西。”

李顾为确保他们的安全,只能带着这帮人前行。

途中,押解张千千的男子对身旁的人说道:“俺们一路上就这么押着他们啊。”

旁边身着西装的男子恶狠狠盯着他,以此警告他别乱说话。

他们一行人不知道行走多长时间,除了李顾和复读姆,其他人都已筋疲力尽。

李顾看一下手表,此时已将近凌晨四点。

一刻钟后,队伍走到分岔路,他们面前有几条地道,李顾不知如何是好,便示意他们停在原地休息。

李顾走到老者面前,乙卯赶紧站起来,手里拔出长刀。老者摆摆手,乙卯很快便坐下来。

“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这些地道。”李顾问道:“你们是用什么方法来到这里?”

老者沉默一阵,说道:“都已经走到这一步,其实告诉你也无妨。”

随后他继续说道:“我们从马世杰抢夺的那副画作上找到一些线索,在其上方的题字后面有‘董其昌印'和‘大宗伯印'。”

“按照这八个字的笔划数,找到其对应在题字上的八个字。这些字合起来就是‘将军山后,龙崖底下'。我们就是根据这个线索找到一个隐秘的山洞,随后便来到此地。”

李顾暗道:“我当时只是注意这幅画作的内容,却忽视题字,没想到那里也暗藏线索。”

“你来这里到底想找寻什么东西。”李顾说道:“不会是传说中的‘长生之药'吧。”

李顾说这番话是想试探一下他,这没曾想,他却说道:“我只是从我儿子口中得知有‘长生之药'。”

“老夫今年九十有二,这一路奔波,以致于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已将近油尽灯枯。此行若能找到‘长生之药',那便最好。如果找不到,那我就陪着你们葬身于此。”

李顾听到这话,前一部分他并不觉得意外,可最后那句话意欲何为,令他匪夷所思。

“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复读姆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中年男子威胁道。

“算了,别说这些怄气话。”李顾说道:“老先生,我想再看一下那幅画,可能会对此行有所帮助。”

老者倒也不在意,吩咐中年男子把那副画取来。片刻钟后,李顾看完画,并将题字内容记下来。

李顾把画递给中年男子,他眼睛瞄到其手臂,有一个纹身,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就是那天公寓里的那个头目,至于他们二人。”

他转头望着押解李张二人的年轻人,刚想继续说话。

突然间,只听到一阵轰隆的声音,李顾急忙转头,他感觉这声音是从右侧倒数第二个地道里传出来的。

李顾赶紧起身来到复都姆身旁,小声说道:“声音是不是从那个地道传来的?”说完用手指向那个地道,复读姆点点头。

“你们在嘀咕什么,有什么事最好说出来。”中年男子说道。

“我只是向同伴确定一些事情,没想要隐瞒。”李顾说道:“大家都已休息那么久,继续前行吧。”

老者明白李顾已经获知确切方向,便说道:“那就出发吧。”

李顾和复读姆依然走在队伍前面,二人小心翼翼行走,就怕出现什么意外。

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一处巨大的地底溶洞,这里摆放很多石头,也有很多突起的石钟和石乳。但很显然与前面地道不同,这个溶洞自然形成的。

“这里怎么那么像南方的喀斯特地貌。”李顾说道。“并不奇怪,老夫曾经在燕地见到过此地貌,不过极少出现在北方。”老者说道。

“这些石钟和石乳有切割的痕迹。”复都姆说道:“而且看这情况年代很久远,不知道此举是何用意。”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在溶洞四周观察一圈,回到老者身旁,说道:“我那边地道里面,好像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那等什么,赶紧过去看一下。”老者说道。

随后他们一行人走进那个地道,在深入大约两百米后,李顾看到几个人影背对他趴在地上。

他停下脚步,并示意身后的人也停止前行,随后他独自一人慢慢向那几个人影靠近。

就在李顾将要接近那几个人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人突然起身并快速转身,手里还拿着一把短刀。

李顾被此人突而其来的举动吓一跳,急忙后退几步。就在那个人快要刺中李顾之时,当他看清来者后,急忙收住短刀。

“怎么是你啊,李顾。”那个人说道。“希迪!你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李顾大声吼道。原来此人便是希迪。

“都是误会,我有点过于紧张了。”希迪微笑道:“怎么只有你在这里,其他人呢?”

确定安全后,李顾向后方的人招手,并大声喊道:“你们可以过来了。”

随后,其他人出现在希迪三人面前,可当希迪看到李昌复和张千千的双手被粗绳捆住时,他立即拔出短刀。

李顾见状赶紧拦住他,并且耳语道:“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你先别轻举妄动,先忍着,我自有打算。”

希迪看了李顾一眼,默默的收回短刀。

“刚才那个爆炸声是怎么回事?”老者说道。希迪本不想理他,但是现在这状况,只能无奈的说道:“是我爆破的。”

“具体是什么情况?”李顾问道。“随我们去一趟便可知晓。”希迪答道。

他们一行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这条走廊的墙体和地面都是由青砖铺就而成。

李顾在走廊里隐约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吼叫,而且不止一只。随着他们不断深入,吼叫声越来越大。

他们终于走到这个走廊的终点,在出口处,李顾看到底下有一条横沟,如悬崖般陡峭,底下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横沟对面,有一座宫殿,远远望去便可知此殿由上好的石料建成,这些石料极大,可能重达一吨以上,而且还是修整过后垒砌上去的,原始石料有多重可想而知。

在这地底下,修建这么宏大的宫殿,需要耗费极高的人力物力,这可不是普通人家能够建成的。

在宫殿大门前,有几只形体怪异的野兽守在此地,李顾数了一下,共有九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