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劫辰己世(十七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6字
  • 2021-03-28 12:49:07

他坐在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蜡烛,拿在手里并点燃,烛光一下照亮整个地下房间。

“我在省考古研究院里任职研究员,专门发掘和研究秦汉时期的墓葬。”李昌复说道:“近几年来,我在常河发掘几座汉墓,虽然都是中原墓葬形制,但同时也带有南越地区的风格。”

“期间我查阅很多史料,包括《真定县志》以及《正定县志》,都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当然作为南越国开国君主的赵佗,正定作为其出生地,肯定有载入,但也仅此而已。”

“后来我这些墓葬周围的村庄寻访时,有几位老一辈的村民向我透露,据他们祖上留传,那里附近古时曾经有赵佗的后人在此居住。”

“起初我不是很相信,直到发掘这座汉墓,我才相信这个传说,因为这里的很多明器上都有‘越'的字样,而且是属于王室的。但是我弄不明白,南越国王族的后人为何回到这里居住。”

“那是因为他们的祖先被赵佗驱逐,流放至此。”李顾说道,“具体因何事流放,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和这座墓葬有关系?”李昌复问道。

“这就不知道了,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这座墓葬为何只有一具棺椁,而且还是一名女性,男主人的棺椁在何处?”李顾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墓葬其实在别的地方。”李昌复说道:“可是我们在将军山以及周围的荒山并未发现其它墓葬。”

“没有发现并不表示没有,我们眼前的地宫就是找出答案的关键所在。”李顾说道。

就在他们谈话的同时,其他人在着狭小的空间里,不停的找寻入口。

尤其是希迪和复都姆二人,用小铲将四周墙壁以及地面都刮过一遍。

就在这时,他们在一面墙壁上似乎发现什么,二人在这里一顿猛刮。

李顾察觉到他们肯定有所发现,便起身走过去,见到原来一层厚厚的土层被刨去后,现出一面石墙。

李昌复也走到他们身旁,他查看一下,突然发现石墙中间位置似乎有突起物。

他默默的拿出小竹签,轻轻刮开泥土,惊讶道:“好像是一幅图案。”

几分钟后,图案慢慢清晰起来,呈圆形状,直径至少七十厘米。“原来是一幅雕刻鸟首图。”小胡说道。

“你们看图案中间有一个凹下去的地方,是不是启动机关啊。”李昌复用手指着长方形凹型物,随后拿出尺子量一下。

小胡则近距离查看一下这个凹型物,回过头望向李顾,只见后者静静的待在原地。

“李大腿,想什么呢,把那两块玉璋拿出来吧。”小胡对李顾说道。

李顾赶紧放下背包,从里面找出玉璋。然后将有青鸟图案的玉璋放置入凹型物,正好合适。

“你换另一块再试一下。”小胡急忙说道。“肯定适合,因为这两块玉璋的小大形状都一样。”李顾说完便换上另一块玉璋,果不其然,也是刚好契合。

李顾用力将玉璋按下去,并转至九十度角。伴随一声响动,石墙缓缓打开,由于土层被剧烈扰动,使得这里烟尘滚滚。

“这里究竟有多少年未被开启了啊!”小胡看见大家满身尘土,大声喊道。

张千千低下头,甩了甩头发,也应和道:“鬼才知道这里有多少年没来过人!”小胡以为她是在骂自己,便大声喊道:“张千千!你骂谁是鬼呢!”

“别说那么多了,进去吧。”其他人都已经进入里面,只留李顾三人留在原地。

里面是一条地道,不知道长度几何,只觉得阴森可怖,极其幽静。

李顾他们刚行走几十米,看到前面的那几个人已经停下来,他以为出什么事,赶紧跑过去。

李顾跑到他们身旁,才知道是虚惊一场。

李昌复拿出另一支蜡烛并点燃,看到李顾跑来这里便交到他的手上,“你拿着这支蜡烛走在后面,我走在前面,保持一定的距离。”李昌复说道:“如果有一支蜡烛熄灭,我们就原路返回。”

“你怕有鬼魅灭灯啊!”小胡笑着说道。“无稽之谈,哪有这么邪乎,火之所以能燃起,是由于空气中的氧气助燃。”李昌复急忙说道。

“李队的意思是蜡烛一旦熄灭,那就表示里面已经没有氧气,这样的话我们只能撤退。”李顾说道。

李顾拿到蜡烛,起身站立,地道内瞬间亮了许多。这时他才发现地道两旁有很多已经腐朽的箱子,地上都是木屑,只留下箱底的痕迹。

希迪和复读姆过去查看一番,并没有什么收获,可能里面箱子里装的都是有机物,保存不了很长时间。

他们感到很失望,只能继续前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都累得筋疲力尽。

李顾双眼模糊不清,隐约看到烛光一眨一眨的,似乎有熄灭的迹象。他顿时清醒过来,身旁的张千千和小胡走路摇摇晃晃,几次快要摔倒。

他用尽所有力气朝前面喊道:“我们要尽快找到出口。”

前面的几个人并未应声,李顾似乎看到希迪向他走过来,查看他们几个人的身体状况。

复读姆也从前面往回走与希迪汇合,他们商讨一阵,很快便向地道深处急奔而去。

几分钟后,希迪和复都姆回到这里,对李顾说道:“我们已经找到出口,就在前面几百米的地方。”

李顾不清楚他们是如何找到出口的,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你们扶着他们几个人,我自己能走。”

片刻时间,希迪和复都姆他们每一人扶起两个人,疾步向前行走,李顾则凭着身体的本能迈步前进,紧跟在他们身后。

不久后,在一处空旷的地方。

李顾眼睛缓缓张开,看到上方有很多石头暴露在外面,如悬崖峭壁一般,距离地面差不多二十米的地方有一个小洞口。

希迪见到李顾醒过来,便从包里拿出一瓶能量水递给他,李顾接过水瓶拧开盖子,咕噜喝了几口。

“我昏迷了多长时间。”李顾问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你睡了大概有一刻钟,至于其他人,并无大碍,补足氧气后,他们自会醒来。”希迪答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顾继续问道。“不懂,我们之前在地道里凿开一块墙壁后,走了几条弯道,便来到此地。”希迪答道。

几个人在此处休整一段时间,其他人也都醒过来,补充一下能量。

在希迪不断的催促下,他们一行人很快就背起行囊,继续前行。

“在你们昏迷期间,我和复读姆察看附近的地形,这里有几条通道。”希迪说道。

“那我们要分开组成几支队伍来行动吗?”李顾问道。“那倒不用,这几条通道我都进去过,只有其中两条通道有人行走过。虽然年代已经久远,但确实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复都姆答道。

李顾思考一阵,刚想开口问复读姆,便被希迪打断,“就按老规矩来办,我和李顾分别带领两支队伍,朝这两条通道前行。”

就这样,他们几个人分成两支队伍,李顾带着复都姆、张千千和李昌复,希迪队里则有小胡和欧阳度。

临行前,希迪从包里几根燃烧棒交给李顾,以备不时之需。

李顾点燃一根燃烧棒带着队伍行走通道内,里面极为阴寒且湿气大。

李顾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递给张千千,并叫她穿上。张千千几次推托不要,但实在拗不过他,便穿上外套。

他们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在地道深处,李顾发现两旁有大小不一的洞,最大的直径可达五十厘米,最小的也有三十厘米。

洞口边上附着青色的黏液,闻之恶臭连连。“地底下竟然有这么怪异的动物。”张千千看着这里的黑洞,有点毛骨悚然。

“复读姆,你听到有什么声音吗?”李顾似乎听到从洞口传出嗤嗤的叫声。

“我听到了,声音好像越来越靠近我们。”复都姆小声回答道。“我怎么听不到。”张千千轻声说道。

“千千,你先别说话。”李顾小声说道。他慢慢向其中一个洞口走去,终于确定这些声音是从洞里传出来。

“李队,你带着千千往前面跑去,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别回头。”李顾感觉情况不妙,急忙喊道。

李昌复立即反应过来,他一手拽住张千千的手臂,拉着她向前方奔跑而去。

李顾从包里拿出短刀,复读姆则拔出短剑,守住二人逃跑方向的路口,严阵以待。

他们的脚步向后退,眼睛紧紧盯着这些洞口,声音越来越大了。李顾将背包抓牢,和复读姆对视一下,后者立即明白他的意图。

“它们来了!”复都姆大喊一声,随后一个大跨步,跳到地道侧边,再来一个纵身跳到洞口处,在空中双手紧握剑柄,大手一挥,剑刃瞬间划过一只大虫的身体,青色液体直流而下。

然后右脚踏在地道边上,一个后空翻,将短剑刺入另一只大虫的脑袋。

李顾则守在地道口,随手几刀便解决靠近他身体的几只大虫,“这些大虫子足足有一米长,而且有很多脚,身体为青色。”李顾说道:“它们好像就是传说中的百足螟,以吸食动物的体液为生。”

复读姆似乎没有李顾在说什么,几分钟后,他很快解决掉这些百足螟,地上足足有几十只百足螟的尸体,青色的液体遍地横流。

“结束战斗。”复读姆冷冷的说道。“我感觉并未结束,这些百足螟只怕是先头部队。”李顾说道。

片刻时间,嘈杂的嗤嗤声从洞口传出来,而且声音比刚才的还要大。

“复都姆,我们要赶紧撤退了。”李顾急忙说道。复都姆点点头,二人几乎同时迈步向地道深入奔去。

果不其然,成千上百只百足螟从洞口一涌而出。

他们二人一边逃跑,还一边斩杀冲在前面的百足螟。几分钟后,他们终于逃到一处隐秘的地方。

他们躲在阴暗处一块大石头北面,径直躺在地上。可能是这里阴冷潮湿的缘故,掩盖了二人的气味,那些百足螟并未找到他们。

一刻钟后,他们起身环顾四周,确定安全后,二人继续往地道深处前行。

“不知道李队和张千千那边额的情况如何。”李顾说道。“他们早跑远了,应该会没事。”复都姆说道。

“但愿他们安全吧。”李顾说道:“还有,我们要随时注意身后的情况。”

就在这时,复读姆突然停下脚步,“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朝我们追过来。”

“是百足螟吗?”李顾问道,“应该不是,它们发出的声音不一样。”复读姆答道。

李顾赶紧用手电筒向后方照射过去,深邃的地道里,别无它物,幽旷瞭远。

突然间,他看到有几只甲虫类的东西,扇动着翅膀,向他们飞过来。

不一会儿,他终于看清楚这些甲虫的真面目,原来是蟊虫,它们体型硕大,据说其尾部喷出的气体有毒。

“我们要赶紧跑,这些蟊虫喷射的气体有毒。”李顾急忙说道。

复读姆才不管他所说的这话,说道:“你快跑,我来断后。”李顾感到很讶异,“可是.....”没等他说完,复都姆便迅速向他靠近,身体顺势冲撞其腰部,然后用手掌将其推开几米远。

李顾由于惯性作用倒在地上,他快速起身,向前方跑去。

几分钟后,复读姆追上李顾的脚步,后者看到他那么快来到身旁,既生疑窦。

复都姆看出他额疑惑之处,便说道:“我已经将那些蟊虫引到别处,不会向这里追击而来。”

复读姆刚说完话,由于没有注意到前方,他突然撞到一个人,那个人倒在地上,疼得哇哇直叫。

李顾听到声音,赶紧停下脚步,他拿着手电筒,脚步轻轻走过去,当他照到那个人的两旁时,顿时惊讶道:“原来是你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