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劫辰己世(十七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29字
  • 2021-03-26 12:42:25

深夜的大山十分宁静,清风袭来,从屋外略过,发出汲汲的声音。

晚上十一点多,几个身影从房间走出来,身上全副武装,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大包。

他们几个人行走在过道上,脚步轻盈,就怕吵醒其它房间熟睡的考古人员。

走到门口时,由于大门所用的锁是电子锁,需要授权才能进出,故而令他们犯了难。

不过其中一人却不以为然,只见他从包里拿出塑料盒,将其贴在电子锁上。没等其他人看清他是怎么操作的,大门便解除报警装置,成功将其打开。

“复都姆,你真厉害。”小胡轻声说道。他刚说完话,就从余光瞄到李顾的眼睛正在瞪着他,示意别出声。

小胡只能走出大门,默默跟在李顾他们后面。

就在他们走出考古队驻地几十米远后,李顾在山脚下的一棵大树背面,隐约看到有灯光闪烁。

李顾赶紧跑过去,其他人也跟着跑动,他跑到灯光所在处,见到有一个人背靠树干,坐在地上,似乎已经睡着。

李顾用手拍了一下这个人的肩膀,他顿时惊醒过来。“欧阳兄,现在是什么情况?”李顾问道。

欧阳度转头望着李顾,看清来人后,便说道:“我接到你的电话后,便在周围活动。入夜后,并没有考古人员进入那座墓葬。而在墓葬现场,有两名年轻人在守夜。”

“那我们出发吧。”希迪说道:“我和李顾走在前面,复读姆,你走在后面,要时刻注意我们身后的情况。”

考古队驻地距离那座墓葬大约有一公里远。将军山诡异的传说让人不敢进入这里,就连通往山上的小路也是由考古队开辟的。

一行人走在小路上,山里除了他们的脚步声,也只有一些虫鸣鸟叫。

半个小时后,他们抵达那座墓葬的入口处,有一座临时搭建的小屋竖立在那里。

希迪向复都姆打了几个手势,后者领会他的意图,从包里拿出一瓶药剂,慢慢走向那座小屋。

他来到窗户旁,用小刀撬开一条小缝,随后打开药剂瓶盖,将其丢进屋内。

几秒种后,洒落在地上的药物开始挥发,屋内的椅子上有个人眯着眼,当他鼻子吸到气体后很快便昏迷过去。在躺在床上的另一个人也逐渐没有什么动静。

几分钟后,复读姆走回来,向希迪示意任务已经完成。直到这时,希迪才开口说话:“没事了,我们进去吧。”

李顾并没有行动,而是一脸迷惑。希迪只能无奈的解释道:“你放心吧,那瓶药物没有毒,只是让屋内的人员暂时昏迷,等药效一过,他们自然会醒过来。”

“那好,我们开始行动吧,”李顾对其他人说道:“你们要谨记,不要随意离开队伍,紧跟在我们后面。”

一行人从墓道走进前室,经过侧室和庭房,再通过甬道走到功能室和陪葬品室,最后走到主墓室门口,

就在这时,走在队伍前面的李顾突然停下脚步,后面的人也随之停止走动,他发现主墓室里面有蜡烛光。

李顾侧身慢慢移动脚步,看到光亮处有一个人影,他再往前几步,向人影后方望去,只见一名满头银发的中年男子,蹲在地上研究这些文物。

由于他注意力集中在这些文物上,以致于没有听到李顾他们的脚步声。

希迪缓慢的向李顾身旁靠近,当他看到里面的那个人后,打出几个简单的手势。

李顾明白希迪意图,他想一下,随后示意希迪别伤害那个人,自己则先过去看一下是什么情况。

李顾轻轻的走过去,当他走到身后时,那个人依然没有发现有人来到其身旁。

“咳咳,李队,那么晚了,您还在这里工作啊。”李顾说道。李昌复顿时被这一叫声惊着,身体颤抖一下,转过头来,看到说话的人是李顾。

“是你啊,李记者!”李昌复惊讶道:“这里好像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李顾正想说话,就被眼前这一突发情况所打断,他还未看清复读姆是怎么进来,李昌复便被其擒拿住,动弹不得。

“复读姆,这使不得,赶紧放开李队。”李顾惊慌道。这时其他几个人也走进来。

“你们记者团的人都来到这里了啊。”李昌复说道:“守在墓葬入口的小张和小沈,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二人没事,只是昏迷过去,明天就会醒来。”希迪说道:“复都姆,放开他吧。”

复读姆得令后,立即松开双手。李昌复站起来,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李顾颇为尴尬,见到他起身,赶紧说道:“李队,都是误会。”

李昌复大声呵斥道:“误会什么!这么晚了,你们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李顾看到他很生气,只能安抚道:“李队,我们来这里,主要是想找一些东西。”

李昌复听到李顾这番话,赶紧望着地上四周的文物。李顾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们要找的东西不是地上的这些文物。”

“这就好。”李昌复紧张的心情总算放松下来。随后继续问:“那你们要找的东西在哪里?”

“现在正在寻找。”李顾答道,他说完话便向主墓室四周走去。

其他人也开始各自行动,张千千走到李昌复身旁,问道:“李队,您没事吧,受伤了吗?”李昌复回答道:“小妮子,我没事。没想到你心地还蛮善良的。”

“您放心,我们真不坏人,不会打这些文物的主意。”张千千说道。李昌复看了她一眼,然后默默蹲下来,收拾摆放在地上的工具。

在另一边,李顾观察周围一圈后,来到中间的棺椁旁边,俯身靠近头厢位置,他用手电筒向图案周围照射一番。

希迪这时也走过来,向棺椁下方查看一下,察觉到棺椁周围的土层有些异样。

他急忙招呼复读姆过来,后者闻声立即跑过来。“你看一下这里的土层。”希迪说道。

李顾听到这话,同样在棺椁旁边蹲下来,这时,他这就纳闷,自己怎么看不出棺椁底下的土层与周围有何区别,但也有可能是夜晚的原因。

“棺椁下面可能存在一个暗机关。”复都姆说道。“那我们合力将棺椁移至旁边。”希迪说道。

除了张千千,其他人都聚集在棺椁头厢位置。“你么想干什么?”李昌复喊道。

李昌复正想走上前,被张千千拦住,并说道:“你觉得你有能力阻止他们吗。”

李昌复沉默一阵,说道:“只要他们不破坏这具棺椁就行,别的我不管。”

几分钟后,棺椁被他们搬移到主墓室的一处空地上,这样也便于对其进行保护。

在原来棺椁所在位置上,并未出现所谓的暗机关,而是一层厚厚的泥土。

就在李顾疑惑之时,希迪和复读姆则包里各自拿出一把小铲,轻轻的挖开土层。

一会儿工夫,一块大石块呈现在他们眼前,上面嵌着鹅卵石。“原来这具棺椁下面还暗藏玄机啊。”李昌复说道。

“你们到周围看一下,有没有启动按钮或者其他它东西。”李顾说道。

十几分钟后,他们几个人并未发现什么,倒是小胡在几件青铜鼎上下打量。

这几件青铜鼎位于棺椁位置的右侧,不像是特意摆放,更像是随手将他们仍在一旁。

李顾走过去,向小胡询问一番,后者说出这些的青铜鼎的怪异之处。李顾这时也发现确实有些问题,便对李昌复说道:“李队,我们能拿起这几件青铜鼎查看一下吗?”

“还是我来动手吧。”李昌复说道:“毕竟你们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

他戴上专业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件青铜鼎,只见这间件明器的器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当他托住青铜鼎举过头顶时,李顾终于发现其底部有一个小凹槽,呈椭圆形。

李顾看着凹槽的形状,越看越觉得眼熟,就在此时,小胡打断他的思绪,“鼎底凹进去的部分,你不觉得像鹅卵石吗。”

小胡这番话点醒李顾,“是有点像。”说完便走到石板面前。李昌复见状也赶紧将青铜鼎搬到他旁边。

二人站在那里与鹅卵石对比一番,终于发现其中有一块鹅卵石与小凹槽相契合。

“李队,您将这件青铜鼎放置在鹅卵石上,看有什么变化。”李顾说道。

李昌复知其用意,便轻轻的放下青铜鼎,放入与鹅卵石相契合的位置。李顾眼睛直盯着石板,却未见其有任何变化。

“肯定起不了什么作用,可能还需要另外几件青铜鼎。”小胡说道:“你们看这里一共有六件青铜鼎,加上刚才的那件,一共是七件。”

“古代墓葬能用七鼎陪葬的,墓主人一般都为王侯级别。”李顾说道:“但这只是严格按照周礼的制度下葬才用到,这座墓葬为汉墓,这套陪葬制度到汉代已经被废除。”

李昌复微笑道:“李记者,你懂得蛮多的嘛,如你所说的一样,这七件青铜鼎陪葬在里怕是别有用意。”

小胡在石板前看了一阵,然后说道:“这块石板上的鹅卵石也不是随意铺上去的,感觉像是古代星象图。”

李顾这时突然想到什么,他急忙向李昌复问道:“这座墓葬的朝向是什么?”李昌复答道:“坐北朝南。”

“这就对了。”李顾显得很兴奋,“千千,你拿出纸张和笔给我。”

李顾拿到纸张,然后用笔在上面画出一个图案。

“李大腿,你在纸上画了什么?”小胡问道。“这是北斗七星,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瑶光七星组成。”

“我就说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北斗七星啊。”小胡说道。“别说那么多了,将那六件青铜鼎搬过来。”李顾说道。

“你们别动,我过去将它们拿过来。”李昌复赶紧阻止他们,就怕他们一不小心弄坏这些青铜鼎。

李昌复将青铜鼎搬到石块旁边,随后李顾按照北斗七星的分布位置,与青铜鼎逐一对应。

当李昌复将最后一件青铜鼎放置入对应的鹅卵石后,他们几个人突然听到一阵响动,是从地底里传上来的。

几分钟后,石板一头慢慢下沉,逐渐形成一个四十五度角的楼梯。

李顾拿着手电筒,首先走进里面查探一番,看是否安全。

不一会儿,只听到里面传出一句话:“都进来吧。”

随后其他人都进入里面,只见下面有一个很小的空间,大约有三十平方米。

李昌复一进入这里,便迫不及待探究此间密室。“这里似乎是这座墓葬的地宫,但这里什么都没有,太奇怪了。”他说道:“李记者,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存在一座地宫?”

“这座墓葬起码被盗墓贼光顾过两次以上。”李顾说道:“主墓室的大门就是被一伙盗墓贼挖开的其中一个盗洞给弄坏的。”

“原先我以为这伙盗墓把主墓室的位置弄错了,但是当我来到甬道和前室时,发现也有盗洞打穿到这里。”

“另一伙盗墓贼则准确知道地宫的位置,他们直接到达主墓室,然后用我们刚才的方法进入地宫。”

“还有,我之所以有这个论证的原因,是这座墓葬的所有的陪葬品都完好无损,连有很高价值的青铜器和玉器都没有被盗走。”

“他们将棺椁砸坏是想看一下,里面有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这些盗墓贼都不为财而来,那是为了什么?”李昌复问道。

“可能是为了南越国的一件极为重要的东西,而且还是属于南越国王室。”李顾答道,“这座墓很有可能是越国王室成员的墓葬。”

“但是从此墓的大小和陪葬品来看,规格还达不到王侯级别,这就很奇怪。”李昌复说道。

“这就不懂了,墓主人很有可能失去王室成员的身份,所以只能以普通贵族的身份下葬。”李顾说道。

李昌复听到这话,突然想到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