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劫辰己世(十六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47字
  • 2021-03-24 13:40:11

“可能是大门上方土层松软造成的。”李顾说道:“而且我怀疑有一个盗洞贯穿到这里。”

张浩听完这话,感到不可思议,对李顾说道:“我们已经做了前期勘探,并没有发现盗洞。”

李顾说道:“我只是怀疑而已,您可以挖开上方的土层看一下。”

张浩叫人搬一把梯子过来,他亲自拿着小铲,爬上梯子,将上方额土层轻轻的挖开。半个小时过去,他刨开泥土后,在大门上方形成一个横切面。

他用照相机拍下几张相片,随后和李顾一起查看相片,并将这些相片放大几十倍。

他们发现,原先连肉眼都分辨不出土层结构,此时清晰可见中间部分的土层有打破原来的土层。

土层的颜色和结构有细微的不同,基本上可以断定此处是一个盗洞。

“我们前期的勘探工作有些大意了。”张浩说道:“当时用洛阳铲取出的泥土没有经过系统的分析。”

“那你们现在怎么办,主墓室的内环境已经和外面的空气接触。”李顾说道。

“只能通知李队了,他现在正在省城开会。”张浩说道:“要不你们先去驻地休息,等李队回来再来商讨下一步的采访报道事宜。”

李顾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后他们一行人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考古队驻地。

李顾他们集中在一间房间休息,这间房间和驻地所有房间一样,为了防止泄密和盗取文物,都没有安装窗户,只有一扇铁门出入房间。

小胡在这样的坏境下,感觉很压抑。他走到李顾身旁,见到李顾正在整理背包里的物品。

“李大腿,那个张副队竟然表示他们的前期并没有发现盗洞,是不是很奇怪,他们可是省级的考古队。”小胡小声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一般情况下,肉眼是分辨不出土层结构的变化的。”李顾说道:“很有可能是这座汉墓在下葬的同时就已经被盗。”

“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明为什么土层结构没有什么变化。”小胡说道:“此墓下葬当天就有盗墓贼挖开填土盗取宝物,完事后再用这些泥土回填,从而造成两千年后土层的熟土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这伙盗墓贼这么着急盗墓,这说明墓葬里面的东西很重要。而且知道陪葬品的明细,可能有内应。我觉得我们来对这个地方了。”李顾说道。

“只能等到开启主墓室,便可知晓一切。”小胡说道,“是的,但是不知道那位李领队能不能让我们在现场进行报道。”李顾说道。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中午一点钟。

张浩来到他们的房间,叫李顾去一趟会议室,李领队已从省城返回来。

李顾一进入会议室,便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大约五十多岁,身着白衬衫,黝黑的皮肤,有一头与其年纪不符的银发,看着面容感觉此人历经沧桑。

“坐下吧,不用那么拘谨。”李领队随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李单名一个顾字。”说完便坐到旁边的位置上。“李顾,好名字。你的父母取这个名字应该是想让你持家而非重业。”李领队说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李顾说道。“现在不就知道了吗,”李领队则笑道:“我叫李昌复,考古队的领队。”

“李队,您好。”李顾伸出双手和他握一下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李顾问道。

“是这样的,院里的领导叫我和张副队尽量配合你们进行采访报道工作。”李昌复说道:“但是现在出现一点意外,你也知道,几个小时前,这座墓葬的主室大门被破一个大口子。”

“我们本来打算明后天开启主墓室,但是现在被迫要提前进行。一旦工作开展,我们就顾不上你们。”

“我叫你来就是问一下,报道还要继续进行吗?如果继续的话,你们可以再旁边观摩和拍摄,但是要准守考古规程和原则。”

李顾想了一下,说道:“我们可以留下,接下来得行程我们自行安排,不会干扰到你们正常的考古工作。”

李昌复答应他的请求,随后三人走出会议室。

几分钟后,李顾回到房间,将刚才的谈话内容告知其他人。

希迪问道:“我们现在打算怎么办?”李顾看一眼希迪,说道,“只要能进入主墓室,便可知道这座汉墓的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李顾继续说道:“我们按照原先分配工作进行,还有一点,记住了,考古队在主墓室里无论挖掘到什么文物,都视若无睹。”

下午两点钟,考古队开始进入现场开始工作,李顾他们也跟随在他们后面。

果不其然,包括两名领队在内的考古工作人员都不管李顾他们,任由他们自行拍摄和记录。

考古队并无忙于拆除主墓室的石门,而是用专业的摄像探头绑上小型手电筒,慢慢深入主墓室。

同时将拍摄到的墓室画面传输到手提电脑,李昌复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

当他看到里面棺椁的情况时,叹气道:“主墓室终究还是还是逃不过被盗的命运啊!”

李顾看着这些画面,想要出声,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没有说话,况且上午给张浩说的那番话已然多余,如果继续这样怕是考古队要怀疑他们此行的目的。

“现场技术人员做好打开主墓室大门的准备工作。”李昌复命令道。

随后现场的工作人员一阵忙碌,一刻钟后,他们缓慢的打开石门。

李昌复走到门口,用手电筒往里面照射一番,往里面进去。不一会儿,他走出来,表示主墓室内在环境正常。

他随后示意工作人员进去架设相关设备,包括照明,室内防塌支撑,以及室内温度和湿度的调节设备。

工作完毕后,考古人员开始清理室内散落在地上的文物。然后清理棺椁周围的文物,这里的物品有一部分是盗墓贼遗留下来的。

“李队你过来看一下!”棺椁左侧正在进行清理文物的考古人员喊道。

李昌复闻声急忙走过去。就在这时,李顾觉得可能有大发现,便缓缓的走过去,他手里拿着笔记本,用笔假装在上面写字。

李顾眼睛时不时的往李昌复那里瞄去,只见他靠近几件青铜器,在这几件器物的器身上下打量。

那名考古人员指着一件青铜器的器首处,小声说道:“李队,你看这两个字是不是‘越国'。”

虽然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李顾听到,他心中暗喜,慢慢向他们靠近。由于脚步太轻,以至于走到他们身后也没有被发现。

李顾这时也看到这几件青铜器上有文字,似乎是隶书,但是不清楚内容是什么。

李昌复说道:“是这两个字,和我们几个月前在墓道陶器上发现的‘越'字的情况相同,结合前期的断代工作,这就更加确定这是一座西汉时期南越国贵族墓葬。”

“既然属于南越国的贵族墓葬,那为什么不葬在古越国所在的两粤地区呢。”那名考古人员说道。

“这就不清楚了。”李昌复说道:“先别管这些了,你先去清理别的文物。”

李顾暗道:“打开棺椁不就一清二楚了吗。”不过说到棺椁,也是极为怪异,因为主墓室只有一具棺椁。

这具棺椁摆在主墓室靠近里墙中间的位置,棺椁的盖板头部位置已经被撬开,棺板同样被毁坏。

大约五点钟的时候,室内除了棺椁以外都被考古人员清理完毕。随后李昌复吩咐大家休息半个小时,最后开启棺椁。

考古工作严格按照规程来办事,在考古过程中,如果当天有棺椁开启的计划,就必须按计划完成任务。

正当大家坐在原地休息时,小胡看到李顾正在望着墓室顶部,他走到李顾身旁,小声问道:“李大腿,你发现了什么?”

“狐狸,你不觉得奇怪吗,正常来说,这伙盗墓贼应该知道主墓室的确切位置,那为何有一条盗洞打在了墓门上方。”李顾说道。

“可能是两伙不同的盗墓贼,在距离很近的时间里,分别盗取这座墓葬。”小胡说道。

突然间,李顾好像想到什么,他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走到前室。小胡见状,也跟随在他后面。

李顾打开手电筒,往前室墓顶位置照射上去,他重点查看上方土层的结构分布情况。

几分钟后,从主墓室走出一个人,小胡赶紧用手肘推了一下李顾,后者听到脚步声,这才反应过来,立即收好手电筒。

“小李,你们两个人在看什么呢,都看得入神。”张浩说道。“没什么,张队,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前室的相关情况,方便写稿。”李顾微笑道。

“我们要准备开启棺椁,你们要看吗?”张浩问道。“当然要看。”李顾说完迈步走回主墓室。

小胡则在李顾身后,小声说道:“考古队的人不是说过不管我们做什么事吗?”李顾应声道:“别说了,这让人听到的话多不好,进去吧。”

李顾进到主墓室后,见到李昌复正在指挥考古人员做开棺的准备工作。

他们在棺椁旁边搭设了钢架,在上方架设链条期中滑轮,这种吊链起重设备常常用于考古工作。

希迪和复都姆在棺椁两旁摆设摄影机,随时将这一过程拍摄出来,以便获得相关线索。

考古人员用工具开启椁盖板,由于这些椁盖板一块厚重的柏木制作而成,所以他们费了九牛一虎之力才将其打开。

站在旁边的几个工作人员赶紧用几根粗绳穿过椁盖板,并将粗绳系在吊钩上。

事情完毕后,几个力气大的人员拉起链条,慢慢吊起椁盖板。

随后,里面的的棺材也呈现在他们面前,因为棺椁已被盗墓贼撬开一个大洞,所以极为容易的打开棺板。

李昌复迫不及待的探头向棺内查看一下。墓主人的尸骨还在,但是身上的衣物已经没有,只有厚厚的泥土包裹这尸骨。

头部位置有一些女性的头冠装饰物,还有几枚发簪,以及几把汉制的梳子,旁边有一块铜镜。

“墓主人是一名女性,且有头冠,这就说明其身份尊贵。”李昌复说道:“这是这座墓葬发掘到现在最大的收获。”

李昌复继续说道:“天色渐晚,你们该记录的记录,该拍照存资料的就拍照。”

说完话后,他用有电筒往棺壁的位置反复照射,希望能找到一些丝织物残留。

就在此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在墓主人头部位置的墓壁上有一个阴刻的图案。

他将手电筒换到左手,右手则往包里掏出一块小竹签,慢慢清除图案上的泥土。

李顾察觉到他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赶紧走到他身旁,也管不了那么多,弯下腰探头向那个图案靠近。

李昌复被李顾这个突而其来的举动吓一跳,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清除泥土。

不远处的张千千看到李顾突然走过去,感到十分诧异,她瞄一下小胡,后者明白其用意,轻轻移动脚步,来到她身旁。

“李大腿在干什么,不是说好的吗,我们不能干扰现场的考古活动。”小胡轻声说道。

“你问我,那我问谁去啊。”张千千喃喃说道:“李顾可能认为李领队发现什么异样的物品或者其它东西。”

小胡向李顾的方向望去,并说道:“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懂这些,问也是白问。”

张千千听到这番话,顿时火冒三丈,狠狠的瞪了小胡一眼。

小胡感觉身旁的张千千杀气腾腾,赶紧躲开她到几米远的地方。

几分钟后,清理出的图案渐渐清晰起来,李顾看到这个图案时,心里颤抖一下,但很快便平静下来。

希迪看着摄像机荧幕,缓缓的拉长镜头,对准他们二人俯身查看的位置,荧幕图像渐渐清晰起来,呈现在希迪眼前的是一幅图案。

这是一幅南越国的图腾,而且和李顾那块玉璋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