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劫辰己世(十六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113字
  • 2021-04-10 13:21:13

陌阳洛水寄翠秸,伊赋鸣鸟天上阙。

载初元年,武则天称帝,改元天授。豫章王李亶,谋乱犯上,反对武则天享堂承制。

武则天大怒,命武承嗣着刑部缉拿李亶,押赴神都。至都即斩首,擢尸悬于明德门,将其妻儿及属下,并罪打入天牢,交由刑部逐一审查。

发生这等谋逆之事,武则天为稳固政权,便大兴牢狱。

秋官侍郎周兴,行事跋扈,诬告韩王李元嘉联合安乐公主谋反。周兴获得武则天允诺,将一众皇亲贵胄处斩,削宗去籍。

泽王李上金及其弟许王李素杰,去信神都旧部,命其留意内宫,可将诸事密告。几日后,其二人得到密信,告知神都宫内有祸事发生,或牵连二人。

泽王与许王得报后,便赶赴神都,负荆请罪。武则天命周兴审问其二人可有参与韩王谋乱。

二人惶恐,自述并未参与谋乱,可令刑部审查。周兴审问无果,欲动用大刑。

泽王与许王二人惊恐不安,便密告豫章王李亶私藏天书,此书载有天下奇闻异事,道论命理,且有延年益数。

周兴大喜,得到此书,便能获得武则天赏识。于是乎,将二人押至其住所禁足监视。

此后几日,周兴密查此事,并在李亶部下一名将领宅里,搜查到天书。

周兴当日便进宫献书,武则天得到天书后,赏赐周兴黄金丝绸,并令其不得将此事外传。

是年,武则天已领悟天书的部分内容,并论道方丹,命人炼制驻颜之药。

又过几日,武则天命武承嗣处死泽王与许王。武承嗣着令来俊臣密告周兴参与谋反,周兴自知其身难逃,便伏法请罪,流放西南。

武则天怕天书之事外漏,便命人在途中将周兴杀害。此后将天书改为为洛书,引以神都洛阳之意。

“你说的这个故事有漏洞。”小胡说道:“泽王与许王二人的封地距离豫章王李亶那么远,怎么参与谋反。再者他们就连书信来往恐怕都有人监视,根本就没机会见面。”

“那他们二人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就已谋逆罪论处。”李顾说道。

小胡说道:“还有,周兴可是有具体罪证的,并不是莫须有的罪行。”李顾微笑道:“你怎么知道那些罪证是伪造的?”

小胡咧咧嘴,说道:“你也是凭想象来编造这个故事。”

“这可不是我编造的,是你从名少年木屋里带回来的羊皮纸上记载的这些事。”李顾说道:“不过你说的这几点疑问也不无道理。”

“原来你已经研究羊皮纸了。”小胡:“也不枉费我一番苦心。”

“你还有苦心呢,这些羊皮纸难道不是你偷偷取走的?”李顾笑着说道。

正当他们讨论兴致之时,突闻房门外有敲门声,李顾打开房门,见来者为张千千,便让其进入房间。

“刚才在门外就听到你们在里面有说有笑。都在说些什么呢?”张千千一进来就问道。

“没什么,我们说的都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轶事。”李顾说道:“千千,明天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张千千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说道:“考古队那边的接洽还算顺利。就是老徐那里,不知何故,一直问我们这几天都去哪里,做了什么。”

“那你是怎么回答的。”李顾问道:“我随便说一些小事,给他搪塞回去。不过最后他还一直告诫我说别去考古发掘现场,但我没答应。”

“别管老徐了,李大腿,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小胡说道。“希迪刚才就说过明天早上出发,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那就这么定了。”李顾说道。

随后张胡二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

李顾一行人驱车来到考古发掘现场。这辆车是希迪特意在当地租借的,李顾嘱托他要租一辆加长型九座的商务车,同时还要买一些简单的摄影设备。

这样才能显现出他们几个人是完整的记者团队,欧阳度由于没有记者证明,所以只能当司机留在车里。

这座古墓位于常河市新常镇,整个新常就位于太行山的边缘地带,是常河少有的山区。

此时,在一座小山半山腰上,几十位考古人员,头顶着酷热的天气,正在忙碌的开展发掘工作。

接待李顾他们的是考古队的副领队,名叫张浩,四十岁上下的年纪,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着帽衫以及五分牛仔裤。

这一身新潮的打扮与他现在的工作极其不符,他带着李顾一行人到考古现场,还一边做着考古工作的解说。

李顾对他前面讲述的内容不怎么感兴趣,比如人员构成和前期准备工作等,不过他还是假装在笔记上记下来。

当张浩说到怎么发现这座古墓的时候,李顾这下兴致就来了。

一年多前,在这座小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农户姓胡,其人没有名字,由于排行老五,村里人都叫他胡老五,是村里有名的鳏夫。

这胡老五没什么爱好,平时就好抽几口旱烟,晚上独自小酌几杯。

有一天傍晚时分,他喝完酒准备出去小解。当他路过羊圈时,突然听到山羊的惨叫声,他赶紧打开围栏木门,冲了进去。

就在这时,好像有几个东西从羊圈里跑出来,他定睛一看,发现地上有一滩血迹。

胡老五刚才还醉得迷迷糊糊的,这下突然清醒过来。他立即迈步赶回屋内,拿出手电筒,往那些东西逃出的方向追去。

借着一股酒劲,他愣是追了几里路,来到一处山坡。这座小山名叫将军山,关于名称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此地有座将军坟,

第二种说法有点离奇,传说唐代有一位将军,带着一支军队,路过此地,在这座山上驻扎,当天晚上营地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极为平静,可第二天,当侍卫进入将军的帐篷时,发现他人已经不在里面,可是帐内一切如常。

侍卫赶紧将此事通报给副将,后者命人在此地附近找寻,整整找了一天一夜都不见将军的踪影。副将觉得此事颇为诡异,便急令众将士离开此地。

由于这座小山有着怪异的传说,故而附近乡村的村民很少来这里,哪怕是放牧也绕道而行。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几个东西跑到这里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胡老五无奈的在附近找到一块石头坐下,并从腰间拿出烟杆,将烟袋里的烟丝装入烟嘴,用火柴点上,吧唧吧唧的抽了几口。

突然间,他似乎听到叽叽的碎声,不知是不是酒劲壮了胆,他愣是站起来,一股脑的循着声音直冲过去。

由于这几天都下着蒙蒙细雨,加上春雾,地上很潮湿。跑动的过程中,他不小心脚上一个滑步,整个人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连翻带滚的掉下山坡几十米远。

不过好在山上草密且湿软,他没什么大碍,只是受点皮外伤。他急忙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不停的向周围照射。

在他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借着手电筒发出的光芒,他看到几个直径大约一米的小洞。

他觉得这些小洞里面,可能有什么东西晚上偷袭羊群,逃回这里。再加上他刚从山上掉下来,还受了伤,不禁大骂道,“这些晦气东西,我非得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说完便跑过去,只身爬进其中一个洞,他进入没多久,就闻到一股腥骚味。

“原来是骚东西。”他一边大骂,一边弯着身体快速爬行。

他爬行几十米远,还没见到什么东西,心里有点失落,正想回头。突然间,他的右手似乎摸到一块硬物。

他用手电筒照了照,发现竟然是砖块。他急忙用手将砖块附近的泥土刨开。

胡老五发现面前竟然是一堵砖墙。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这座山的诡异的传说。

这让他吓到额头直冒冷汗,赶紧爬出这个小洞,并且用手扒着泥土向上攀爬,

当他爬到山坡小路时,顾不上流满鲜血的双手,一个劲的跑回村子,刚到村口,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凌晨,住在村口的村民早起干农活,发现倒在地上的胡老五。他们赶紧将他送到当地的乡镇卫生院。

送医途中,他告诉村民,在将军山上有一座建筑,随后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事情的经过,村民们觉得很怪异。这时有位村民说道:“会不会是坟墓啊。”

这番话令村民们惊恐不已,从卫生院回来后,他们赶紧将此事告知村长。

村长一开始犹豫要不要上报,不过村民们觉得将军山充满诡异。他们可不敢上山,便劝村长放弃贪念,上报镇政府。

镇政府当天就派文化站的工作人员到达这里,他们进到那个小洞了解一下,发现的确是一座墓葬,便上报给县和市文化局。

几天后,省考古研究院派人抵达此地,做前期勘探,初步确定为汉墓。但是不知是何缘故,院领导并未批准发掘此墓。

直到今年开春,院里才准许组织一支考古队进驻将军山,开展考古发掘工作。

“那你们现阶段对此墓的发掘到了什么程度?”小胡赶紧问道。

“由于这座墓是砖室墓,并且还是依山而建,并不需要挖开过多的封土,所以我们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张浩说道:“我们大概在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开启主墓室。”

“进展得蛮快的嘛。”李顾说道:“张队,我们想麻烦您一件事,能不能带我们去那些小洞那里看一下,我们需要完善这篇新闻报道。”

“没问题的,院里的领导叫老李和我尽量配合你们工作。”张浩爽快的答应道:“是现在就去吗?”李顾答道:“是的,麻烦您了。”

几分钟后,李顾一行人在张浩的带领下,来到那几个小洞所在的地方,它们位于墓葬的右侧。

他们一靠近洞口便闻到一股骚味,李顾和小胡对视一下,小胡知道他想说什么,便点了点头。

由于空口狭小,所以只有李顾和希迪跟随张浩进入洞内,他们三人拿着手电筒在洞里,摸索着前行。

张浩到达那堵砖墙所在的位置,用电筒照射一番,并说道:“胡老五刨开的砖墙就在这里,我们就是凭着这些青砖才确定此墓为汉墓。”

“这些小洞是盗洞吗?”李顾问道。“不是的,我们将这些小洞探查了一遍,发现并不是人为挖掘的。”张浩答道。

其实这是李顾故意问的,他当然知道这些并非盗洞,但是张浩并未回答这些小洞是如何形成的,这令他很诧异。

就在三人从洞里返回时,他们听到洞外有人在说话,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李顾赶紧加快脚程,快速想洞口爬行。

他们爬出洞口后,一名现场考古人员已在那里焦急的等候张浩,李顾很快便得知,原来就在几分钟前,在考古现场,一名考古人员不小心破坏主墓室的大门结构,大门已经开裂。

张浩立即向考古现场奔去,李顾他们则跟在后面。

当他们赶到现场时,只见主墓室大门右侧有个大窟窿,张浩大声呵斥道:“不是说只是开裂吗,现在怎么破开一个大洞了。还有,是谁破坏了主墓室的结构。”

工作人员被这声怒吼给吓住了,都不敢出声。就在这时,现场有一位资历颇深的老考古人员对张浩说道:“张队,你先消消气,是这样的,几分前主墓室大门的确有开裂的痕迹,不过就在刚才突然就破开了,从而形成这个洞。”

张浩听到这话,心中的怒气才消去。缓缓的问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他刚问完,那名老考古人员便答道:“还是由我来回答吧。”

“刚才小王搬运顶梁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大门,大门门顶的恒横梁震动一下,随便大门下方便有开裂的痕迹。”

“我叫人通知你后的片刻时间,开裂的地方便形成了这个洞。我就纳闷了,小王虽然不小心用顶梁木碰触到大门。但是以我多年的考古经验来看,这扇大门不该如此脆弱。”

李顾听完这话,也觉得这件事极为怪异,便上前查看一遍大门,一刻钟后,他终于发现这扇大门破裂的缘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