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劫辰己世(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098字
  • 2021-02-10 12:54:11

夏天的缘故,蒙城的白天特别漫长,此时已是晚上六点多,天色依然光亮,仿佛忘记黑夜的存在。

市郊的一处宅院,幽静雅致。一名老者躺在背椅子上,他身着素装,戴着一幅老花眼镜,翻阅手中的书籍。但从神情来看他并未专注于此。

一名年轻人走到老者面前俯首说道:“昨晚的事情已办妥,东西拿到手,但他们错手杀死马世杰。”老者大声呵斥道:“不是吩咐过你们不许伤害马世杰!他活着对我有用处,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年轻人惊恐万分,赶紧解释道:“他拼命护住那件东西,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老者闭眼陷入沉思,随后摆摆手说道:“算了,死就死了,不过要密切留意他身边的人,任何有用的线索都别放过。”

年轻人说道:“还有,他们还传来一个信息,好像有人在帮助马世杰。”老者依然在看书:“哦,知道了。”随后问道:“那件东西呢?”年轻人答道:“刚刚送到这里,我现在就去拿过来。”说完年轻人转身向屋内走去。

片刻间,年轻人将盒子送到吴老手里。老者打开盒子,将画卷拿在手上,顺势展开。“不枉我派人监视马世杰那么久,得来全不费功夫!”他自言自语的说道。

蒙城日报社附近的一家湘菜馆。

李顾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他向服务员要了两杯白开水,可是并不急于点菜,似乎是在等什么人。作为新时代的文科男,李顾集合文艺青年该有的特质,选择靠窗的位置是为了赏阅夏日落山的余晖,静静的看着街道上行行色色的路人,以及路旁的梧桐树。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他时刻牢记一名老前辈叮嘱,在公共场所一定要选择靠窗的位置,那是对于自身安全的最佳之选。

大概半个小时后,李顾要等的人终于来了。“李大腿!你害得我好苦啊!”小胡一进来就骂骂咧咧的。他递一杯水给小胡,说道:“别那么激动,你先坐下。”

小胡拿起水杯喝水,继续说道:“老徐见你下午又没来到报社,都给他气到整个下午都没有给我们好脸色。”李顾道:“我的稿件你没帮我完成?”小胡答道:“你还说,就因为帮你写稿,我也被骂了。”

李顾道:“谢谢了,这顿饭算我的。”小胡道:“算了,谁叫我们是好兄弟呢。”不等李顾说话他便继续问道:“电话里说一定要见我,说吧,有什么事?”

李顾见小胡问起话,他也不含糊,直接说道:“你平常喜欢一些奇闻逸事,号称无所不知,博古通今。我找你来这里是想问你点事。”小胡略显不满:“什么号称啊,本来就是。说吧,什么事?”李顾随后拿出手机递给他:“你看一下这个。”

小胡接过手机,只见屏幕上有一张相片,一看便知是古玉,中间雕刻着一只鸟身人面的图案,而图案周围刻满文字。

小胡说道:“我可不会鉴定古玉啊。”李顾看一眼窗外,随后回过头对他说道:“我没想叫你鉴定古玉的真假。这块古玉到我手上的时候初步鉴定一下,此玉表面光滑,玉质纯净,部分氧化较重;且从做工手艺来看,应该是真的。”

小胡问道:“你这块古玉是从哪里得到的?”李顾答道:“这不是你要关心的问题,说一下你所知道的事就可以了。”小胡尽量靠近手机,以便于近距离阅览图片,没看出什么头绪。随后他说道:“我有点饿了,你先点菜吧,我再看一下。”

李顾叫来服务员,点了几个菜。对小胡说道:“你慢慢看。”小胡并未理睬他,他左看右看,同时脑海不断回想以前看过的书籍。

不一会儿,他终于想起来,说道:“《博物志》有载:‘越地深山有鸟如鸠,青色,名曰治鸟。此鸟百日见其形,鸟也;夜听其鸣。人也。时观乐便作人悲喜,形长三尺,洞中取石蟹就人火间炙之,不可犯也,越人谓此鸟为越祝之祖。’”

小胡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岭表录异》亦有载:‘越王鸟,如鸟而颈足长,头有黄冠如杯。’”李顾听到此处,说道:“你的意思是这图案是古越国的图腾?”

小胡答道:“感觉像是图腾,你看此图案上鸟的脚部和颈部都很长,羽毛为青色;面部为人脸,头上戴冠。这些和记载的以及近几十年来在南方越地出土带图案的文物很相似。可此鸟看着不像鸠类,身体像是雀,而尾部却为雉,极其怪异”

李顾拿过手机看一下,说道:“还真是。”随后把手机递给小胡,继续问道:“那文字呢?”

小胡答道:“这就是重点了,我不认得这上面的文字。这些文字可能是古越国文字。”李顾听完后说道:“那不等于白说。”

小胡笑着说道:“我又没说全部,其中有一个字我是清楚的。”还没说完话,李顾便急切的问道:“是什么字?”小胡看着手机,缓缓的说道:“着急什么,你看,这里面有一个‘赵'字。”

他把手机图案拉长并指着其中一个字,递给李顾。李顾看不懂,因为小胡指出的‘赵'字与现代汉字差异极大,且就算是象形字也有一点不同。不过他看久了,感觉还真有点像。

随后小胡继续说道:“‘赵'字是常见字,多为姓氏。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对一些常见的姓氏做过专门的研究,包括在不同地域的变化过程。所以我认得这个‘赵'字。”

李顾这下兴趣就来了,问道:“那其它文字呢?”小胡说道:“这又是另一个重点了。”他问李顾:“你觉得这块古玉是出自民间还是宫廷?”李顾答道:“民间百姓不可能有这种古玉,古代玉料极其贵重,此玉用料多且尺寸大;而从玉质、沁色、制作工艺和雕刻手法来看,只能为王公贵胄所拥有。”

小胡道:“在越地,历代的古越国中,与‘赵'字有联系的只有南越国。此国的开国国君为赵佗,历经五世而亡。”听到此处,李顾接话道:“有‘赵'字并不代表就为南越国。”

小胡问道:“那你觉得除南越国之外历代古越国中有哪位王公的姓氏为赵?”李顾思索一番,说道:“在我印象里的确没有,但也有可能古籍并未记载。”小胡道:“至少在王室里没有此姓氏,至于其他贵族也极难拥有此等佳玉。所以说,此玉极大概率为南越国王室的。”

小胡继续说道:“此玉如果是南越国王室的,那我所说的另一个重点就来了。前面我说过南越国历经五代国君,他们分别为赵佗、赵胡也称赵昧;赵婴齐、赵兴和赵建德。在这块玉上‘赵'字后面并未出现以上的名字。”

李顾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块玉不属于南越国任何一位国君拥有。”小胡道:“我只是猜测,因为在‘赵'后面的字我不认识,我只是觉得不像是那几位国君的名字而已。”李顾道:“我看过古籍无论是君主还是王侯,一般都只书名,只是在名字前冠于国名,如‘秦王政'所指的便是嬴政。”

小胡道:“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你不就觉得它像玉圭或者玉璋吗?”李顾答道:“其实我刚拿到这块玉的时候感觉也像这两种玉,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就更肯定了。但就算他是玉圭或者玉璋,那和你所说的有什么关系”

小胡道:“玉圭和玉璋一般用以祭祀或者陪葬。所以都会书写全名。至于会不会有特殊案例出现,那就不晓得了。”

李顾道:“看来要想知道这些文字的内容,得请教专门研究古越文的专家。”小胡喝了口水,说道:“看来是的,这样一来,关于文字里出现这个名字以及发生什么事也就清楚了。”

李顾道:“秦朝统一六国后,采取‘书同文'的制度。虽然后来的南越国也采用中原的文字,但是当地古越国先民依然使用古越文。南越国灭亡归汉后古越文也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现如今想要找到这方面的专家怕是极难的。”

正当他们结束讨论古玉之时,服务员将饭菜送到他们桌子前。小胡二话不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看来他真的很饿。

李顾看他这样子,说道:“慢慢来,急什么,等下吃完饭,我们一起去个地方。”小胡问道:“什么地方?”李顾答道:“暂时不能告诉你,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华灯初上,此时已过八点,二人从湘菜馆出来,进入李顾的轿车。“不是我说你啊!你真该换辆车了!”小胡嚷嚷说道

李顾道:“有辆车开就行,还嫌弃。连千千这样的大小姐都没说什么。”说完也没搭理他,李顾脚踩油门启动车子。大约十分钟后,他把车停靠在新市街路口,紧盯着车内后视镜。

“怎么了?车坏了?都说了你破车.....”没等小胡说完,李顾打断他的话。说道:“你看后面那辆车是不是一路都在追踪我们?”

小胡问道:“什么车?追踪我们?”他答道:“就是后面那辆黑色奥迪车。”小胡说道:“你想多了,只有我们记者追踪别人,哪有反过来的。”

“那我再观察一下。”李顾说完便启动轿车,几分钟后,他又在一个路口停下。说道:“你看,那辆车又停了。”小胡听完这话有点慌了:“好像是的。”。

李顾对小胡说道:“你留在车上别动。”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径直走向对面路口的小商店。“老板,来瓶水!”一边说着话,同时他也在用余光瞄了几眼那辆奥迪车。

此时在副驾里的小胡坐立不安,眼睛盯着后面的车,看他们有什么动静,同时他心里也在想,最近似乎没有什么大明星来蒙城,自己虽然像某个男明星,但不会有大明星这么寒酸坐这种车。

他用手托着后视镜,镜子照着他的脸庞。难道暗恋我的女生派人跟踪我?不行,我得报警;还是不行,万一不是呢。思索一番,那还得报警。正想着拨打电话,但还是没有把号码键按下去。这一来二去的把自己弄得头昏脑胀。

“想什么呢?”李顾见小胡傻愣着坐在那里,拍一下他的肩膀。小胡身子突然颤抖一下,看到李顾进来便回过神来。“你说我长得像吴旭吗?”他赶紧说道。

“是那个歌星?我不是娱乐记者,又没见过他本人,我怎么知道!”李顾说道:“还有,你问这干嘛!”他微微一笑,说道。“他们可能认错人,怕是追星族或是狗仔队。”

“不是你说的那两种人,看样子是来跟踪我的。”李顾说道。“我就知道不关我的事。”小胡轻声说道。“你说什么?”李顾没听到他的话,只见他看一下手表,“我得甩开他们。”他急忙说道。

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眼前一亮,心生一计,那个地方他们应该不敢跟过来,还可以顺便查探相关情况。这真可谓是一石二鸟。

李顾从后视镜看一下后面那辆奥迪车,他们始终与李顾的轿车保持一定的距离。

李顾说道:“你稳住了。”说完启动轿车,很快便加大油门,车子快速飞驰。“别开那么快,你这辆破车,撑得住吗?”小胡大声嚷道。

那辆奥迪车在狂追了几分钟后,车内的人感觉有点不对劲。副驾的一名身着西装的男子见情况不妙,便拨打电话:“喂!我们按照您的命令正在跟踪李顾,不过他好像发现我们了。”

说完话后,电话那头传来声音。西装男说道:“嗯,是的。”他听完继续回答道:“看这方向好像要去警察分局。”随后西装男默默的听着,最后说道:“嗯,好的。”

刚完挂电话,西装男就对着司机说道:“上头想让我们想方设法拦住他,要是拦不住就用老办法。”司机问道:“啥老办法?”西装男大声呵斥道:“就是老办法啊!”

司机看一眼西装男:“那个啥。”他有点无奈的说道:“俺是新来的。”西装道:“哦,忘了这茬了。”

此时车里的气氛相当尴尬。西装男没敢正面看他:“老办法就是撞车。”司机说道:“直接说撞车不就完了,搁那装啥呢。”说完直接加大油门。

在奥迪车那两个人对话的前一刻,李顾正在路上狂奔。“你这辆车有保险,我可没买人身保险,你开慢点!”小胡此时在车内大喊大叫着。

“我没结婚呢!还有,我死了我家的大雄怎么办?”他继续嚷嚷道。“大雄是谁?”李顾问道。“就是我家里的那只宠物兔。”他瞪一眼李顾。“你管你们家的那只小萌兔叫大雄?”李顾突然转头看向他。

“我起什么名,你管不着。你慢点开,看着点前面的路。”不过此时他发现了问题,他继续说道:“你把我给绕进去了,快说,车开那么快,你这是要去哪?”李顾大声说道:“嚷嚷什么!等下就.....”

还没等李顾说完,就被后面的奥迪车直接撞过来。两车相撞,但显然李顾这辆车抵挡不住那么猛烈撞击。

李顾轿车的后车厢被撞开,车头的发动机冒出浓烟。两辆车很快便熄火停在路中间。

“蠢货,不是说先拦住这辆车吗?”西装男下车的同时骂道。“骂谁蠢货呢!不是你叫俺撞车的?”新人司机回骂道。“算了,和蠢货说话真费劲!”说完两人打开车门,急步来到李顾轿车前座的车门前。

西装男将手伸进破碎的车窗打开车门,观察车内状况,同时叫新人司机立即行动,把副驾里的人转移到奥迪车内。自己则查看李顾的身体状况,见其不大碍,便双手把他拉至车外。

此时李顾的手里掉下了手机,西装男很快将手机装入他的口袋。两人在一分钟内便把他们搬进车内,然后驾车快速离开现场。

几分钟后,奥迪车后座的李顾缓缓的将手伸进口袋,在手机上摸索一番,得知手机已摔坏,才安心闭眼。

原来在撞车的那一刻,李顾凭借着身体本能,先是极短的时间内刹住车,左手紧握方向盘,同时在大脑的快速运转下控制右手拿起手机,向冷风机口敲打几下。

稳住轿车的前三秒钟,他用尽所有力气使身体后倾,并用手肘挡住小胡的身体,以免他受到惯力的冲击。

就在撞车现场,一名男子全程目睹此事。在此之前他远远的尾随那两辆车,就为了不被他们发现。在奥迪车离开后,他也紧随其后,一路行至东湖路。

晚上九点半左右。东湖路的一所老旧公寓内,西装男和新人司机正在看守李胡二人,西装男看来还在生气,他眼睛瞪着坐在对面的新人司机,而后者则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西装男不停的抽着烟,没给新人司机好脸色。

在他们把李顾二人绑回公寓前,新人司机就做着各种愚蠢的事,极其不专业。先是不带手套抬人,此举极其容易留下指纹;然后把小胡的鞋给弄丢,还是他折返回去捡回来的。

公寓的宁静还是被敲门声打破,西装男先听到门口响三声,然后一声,最后是两声。他知道这是自己人的暗号,急忙跑到门后打看猫眼查看来者,门外站着三个人,确认身份后便打开房门。

“辜爷,您来了。”西装男看到来人后恭敬的说道。“人呢?”辜爷说道。“在里面。”西装男指着一间卧室并回答道。

“就你一个在这里啊,不是还有人在帮你吗?”辜爷继续说道。“有的,在里面呢。”然后他向屋内喊话道:“喂!那个谁,出来一下,辜爷来了。”

“哪家的姑爷啊!俺不认识。”新人司机出来便嚷嚷道。“辜爷还分哪家的?辜爷都不认识,怎么进的帮会。”西装男说道。

不一会儿,他突然明白新人司机话语的意思,顿时生气起来,正想上前教训一下这名新人司机。辜爷叫住了他:“算了,做事要紧。”新人司机见状便也不敢作声。“大家都带上面具。”辜爷随后继续说道。

“怎么多了一个人。”辜爷说道。“他们是一起的,为稳妥起见,我们就把他也带回来。”西装男回答道。“赶快把他弄醒。”辜爷指着李顾说道。

可没等西装男过去,李顾突然睁开眼睛,然后开口说道:“不用麻烦你们,我早就醒了。”

“被我注射特制的药物而那么快醒来的人,双手可以数得过来,你是其中一个。”西装男眼里充满好奇。他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也别拐弯抹角,说吧,东西在哪里?”

“什么东西?我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你随便拿。”李顾不急不躁,从脸上感受不到一丝波澜,同时他的双眼不停的打量这几个面具人。

“别装蒜,既然能绑你回来,这就说明我们知道你有东西。”西装男说道。“交出东西就饶你性命!”新人司机在旁边接话。西装男骂道:“多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说完眼睛瞪着新人司机。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顾继续装无辜。“还在装啊!”随后西装男从口袋拿出一台损坏的手机。“拿这台破手机管啥用,直接用刑不是更快?”新人司机看他没行动,破口而出。“就你这蠢样,懂什么!”他直接大骂道。要不是碍于这场合,他就大嘴巴子扇了过去。

李顾瞧一眼手机,也不打算做过多挣扎,说道:“那件东西的确在我这里,不过已经被我藏起来。你们既然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我想要知道是谁走漏消息。旁边的这位是我好兄弟,我信得过,据我所知,目前活着的只有我们看过这件东西。”

“只要你肯交待藏东西的地点,我现在就告诉你。”辜爷开口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们在你刚才的吃饭的餐厅替换了一名服务员,其它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李顾这下傻眼了,他还以为是自己无意泄露,或者对方使用什么高科技手段得来的。心想:看来还是大意了,他们为了得到自己手上的古玉,可真是费劲心思。看来这块古玉极其重要,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辜爷大声说道:“现在可以说了吧,东XZ哪了?”

李顾眼光瞄向西装男手上的手机,然后说道:“我已经交给你们了,在他手上。”突然间,李顾被一拳锤中胸口,接下来拳头不断的向他袭来。“干嘛呢?他不是说了东西在你那里。”新人司机说完赶忙拦住西装男。

没曾想,新人司机没有拦住西装男,反而被西装男拧住胳膊:“你这蠢货!”然后甩开胳膊揪住他的衣领。新人司机极力挣脱,他反驳道:“你才蠢!俺明明听到他说了!”

西装男气冲冲的说道:“手机里只有图片!而且还被摔坏了!”他大声说道:“人家都说给你了!”西装男此时并未停手,他气得眼睛直瞪他。

“都住口!”辜爷喝叱道。“像话吗!成何体统!”然后走到李顾身前,“你既然答应了,就该说出东XZ在哪里?”他问道。

“我不是说了吗。”李顾回答道。“少拿这个来诓我,我吃过得盐比你吃过饭还多。”他用手拍了拍李顾的脸颊。

“你看我像是会告诉你们藏那件东西的地点吗?”李顾说道。“口气倒挺硬的!”辜爷面露狰狞:“不过得看你不受得住。”他随即转身走到隔壁客厅。几分钟后,房间内传来殴打声和嘶叫声。

西装男来到客厅,说道:“辜爷,他还是不肯招。”几分钟后他见辜爷一言不语,便继续说道:“要不动大刑。”辜爷摆摆手:“不行,雇主吩咐过他必须活着,否则我们会拿不到钱,动大刑容易出事,我再想想办法。”

西装男思考一阵,说道:“我有办法了。”说完西装男向屋内走去,然后拿起注射器并注入一瓶药水,往小胡的手臂上进行肌肉注射。

大约三分钟后小胡逐渐苏醒过来,就在睁开眼皮的瞬间,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手脚都被绳子绑住,极力挣脱,但显然绳子绑得很结实,很难被挣开。

小胡抬头看到对面是李顾,同样被绑着。再看看周围,几个面具男把他们围着。结合刚才的情景,终于反应过来,他们被绑架了。“哇!绑架了!来人啊.....”他大声的喊道。

李顾被这突而其来的叫声吓住了,他睁眼看一下小胡,看来他的身体状况还行,起码还能叫出声。西装男则呵斥道:“别叫了,吵死了。”

随后他继续威胁李顾:“你受得了这皮肉之苦,这小子白嫩嫩的,怕是经受不住我们的拷问。

实在不行我还有最后一招。”他从裤兜里拿出了另一瓶药水:“这是特制的药品,注射进身体的一分钟后手脚开始剧痛,然后波及全身。”

“李大腿,这是什么情况啊!我可不想死啊!还有,我要是死了,我家大雄怎么办!没人喂它,它会饿死的.....”小胡就在这间房间里大吵大闹起来。

“别闹了,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李顾有点无奈的说道。他看一眼西装男,然后目光转向那个新人司机。“这位兄弟,附耳过来。”

“他是在叫俺吗?什么耳?”新人司机说道。“有那么蠢的人吗?是叫你过去,他要把藏东西的地点告诉你。”西装男大骂道。“别骗俺!”新人司机说道。

“我的意思就是叫你过来我这里,我只会把藏物地点告诉你一个人。”李顾向新人司机解释道。新人司机愣了几秒钟,然后看向西装男,后者示意他过去。

新人司机走向李顾并把耳朵靠近他的嘴边,李顾用极小的声音对他说道:“你被骗了,蠢货。你的搭档知道地点。”

他听完满脸疑惑:“什么地点?没听清楚!”他继续说道:“我是说你的搭档知道地点。”

“什么....”没等新人司机说完话。突闻轰隆一声,房门被爆破。只见几颗烟雾弹被丢进屋内,然后一伙黑衣人冲进去,没等辜爷他们几个反应过来,李胡二人很快就被黑衣人被救走。

半个时辰后,屋内的浓烟逐渐消散。西装男看着凌乱的屋间,大声说道:“辜爷,不好了,人被救走了。”辜爷道:“我又没瞎,你们在这待着,我出去打个电话。”说完走出房间。

“他是不是告诉你藏东西的地点了?”西装男向新人司机问道。“啥地点?”他有点蒙圈:“哦,那个地点。”突然间他看向西装男:“他说告诉你了!”

西装男大声骂道:“他什么时候告诉我了?蠢货,你是不是不想说。”他回话道。“骂谁蠢货呢!是不是你知道地点,想诬陷俺。”

“别吵了!”辜爷回到屋内后见此情形便大声呵斥他们:“他交待藏物地点吗?”两人同时应声道:“没有!”从他们的表情来看略显心虚。

但是辜爷并未生气,说道:“雇主说了,如果得不到东西,也没关系,佣金照付,但是让我们继续监视。”

在回市中心的路上,有几辆越野车正在快速行驶。

“你们是谁?”李顾在车里迷迷糊糊的说道。“放心,你们都没事的。”坐在副驾的男子说道。“我想去警察分局。”他小声说道。

“看你现在这样,去到那里,怎么解释你身上的伤。”那名男子说道:“我知道你去警察局是什么目的。”男子拿了一张白纸,在上面快速的写了几个字,递到李顾眼前。

那张纸条赫然写着:“陈吉虎已于一个小时前回到家。”看完纸条,李顾心里总算放松下来。他转头望向窗外,只见这座城市光影交错,令人难以捉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