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劫辰己世(十五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49字
  • 2021-03-18 16:36:40

树林里极其安静,弥漫这一层厚厚的云雾,并从中透出一道含混的暗色光晕。

李顾从腰间拔起短刀,希迪则将手伸进偌大的背包里,不知道在翻找什么。

片刻时间,他从包里拿出一件软甲,扔给李顾,说道:“你穿上它,一般性的攻击,基本上对你造不成伤害。”

“你真的什么东西都带有啊。”李顾极其无语,随后将这件软甲穿到身上。

“你的弓箭还剩下多少,够用吗?”李顾问道。“只剩下五十多支。”希迪答道。

装备完毕后,李顾和复都姆走到黑衣人前面,希迪则爬上附近的一棵大树。

只见这帮黑衣人右手从腰间拔出长剑或者长刀,左手持盾,做出迎敌姿态。

这时,李顾在人群中发现那名司机小王。“别看了,李顾,它们快要靠近我们。”复都姆说道。

“我们冲上去!”李顾喊道。他率先冲出去,迎面而来的一头猎豹在近身时,他一个侧身,再一个小滑步,短刀划破它的肚皮。

复都姆一跃而上,跳到一头棕熊的背上,朝其颈部轻轻刺去。随后跳到另一头棕熊身旁,用剑刃削其后脚。

李顾突然一个后撤步,原来有一头恶狼正朝他扑过来,只见一支弓箭嗖的一声,射入恶狼的前腿,令其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嗖嗖两箭快速射出,一头恶狼和一头猎豹则很快倒下。

复都姆在来袭的动物之间来回穿梭,片刻间,便有几头野兽倒下。

希迪看到这群野兽快到靠近宫殿,他纵身一跃,快速跳到另一棵大树上。后面的黑衣人见此情形,都看傻了。

他站稳后,便从身后拿出两支弓箭,同时装进弦内,瞄准后快速射击,又有两头野兽倒地。

后方的黑衣人,排成几列,将手里的盾牌聚合一处,用于抵挡第一波攻击。

当前锋野兽撞入盾牌阵时,纷纷倒地,黑衣人则从空隙中,用剑和刀向前方刺去。

后方的少年,见战况不妙,便俯身恶狼首领耳边,耳语一番。恶狼首领得令后,发出十几声吼叫声。

前锋的猎豹和恶狼赶紧向后撤,只见后面差不多二三百头山猪,露出獠牙,急速向黑衣人的盾牌阵冲去。

几头棕熊在希迪所在的大树下,不断的拍打着树干,不一会儿,大树开始摇摇晃晃。

希迪赶紧跳到另一棵比较矮的大树,拉起弓弦,朝棕熊方向射去。

片刻间,恶狼首领再吼叫几声,狼群以及豹群分散开来,朝黑衣人侧翼攻击。

此时前方双方不停的厮杀,阵阵叫声响彻深山。

李顾和复都姆站在战场中间位置,两人相隔不足百米,不断的与他们周围的野兽搏斗。

战斗间隙,李顾往宫殿方向望去,一大群野兽疯狂的朝黑衣人攻击。

他心想,这样下去,只怕双方的伤亡会越来越大。

他赶紧逃出野兽的包围圈,向那名骑狼少年的方向奔去。同时喊道:“复都姆!你跟在我后面,掩护我!”

复读姆听到李顾的叫喊声,赶紧做出一个跳跃动作,把周围的野兽甩在身后。

少年突然看到有两个身影向朝他所在的地方袭来,急忙发出几声洪亮的叫声,前方不远的野兽听到呼叫声,纷纷转身回救。

复读姆奔跑过程中听到少年的叫声,感觉不妙,赶紧回头,同时从包里拿出另一把短剑。

他手持双剑,正面迎敌。

就在这时,希迪也赶到这里,拿出三支弓箭,并排装进弦内,向前方射去。

这些回救的野兽没想到在半路就遭到袭击,纷纷向四处逃散。希迪和复都姆守在这里,固若金汤。

而在另一边,李顾在快要接近那名少年时,后者立刻从狼背上跳下,并从后背拔出长刀。

阳光照射到长刀身上,金光闪闪,就在这一瞬间,挡住李顾向他刺来的短刀。

哐的一声,两刀相接。李顾向后撤步,少年也快速闪到一旁。突然间,那头恶狼首领对李顾发起攻击。

不过很快便扑空,它赶忙转身继续朝李顾方向袭来。几个回合下来,双方都讨不到什么便宜。

少年在旁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直勾勾的看着他们在战斗。就在这时,他找到一个极好的时机。

李顾正背对着少年,而且还被恶狼首领缠住。少年握紧长刀,疾步上前,然后一个大跳,朝李顾背身刺过来。

正在与恶狼首领缠斗的李顾耳边突然听到嗖的一声,一支弓箭射穿少年的手臂,长刀落地,他也应声倒下。

恶狼首领见到少年倒地,便用力甩开李顾,跑少年身旁保护他。

少年咬紧牙关起身站起来,左手握住受伤的手臂,鲜血直流。

他恶狠狠的看着李顾,后者正在缓慢向他靠近。就在这时,他嘴里发出声音,恶狼首领快速向李顾直扑而去。

少年则一个翻身,来到落刀处,左手捡起长刀,跟在恶狼首领后面奔袭过来。

就在这紧要关头,希迪和复读姆同时现身,瞬间解决恶狼首领,后者还没来得及扑向李顾,就被攻击倒地,血流不止。

李顾一个大脚踢向少年,后者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倒在地上,复读姆急步向前,用剑抵住其喉咙。

希迪走了过来,对倒在地上的少年说道:“投降吧。”李顾这时也来到他身边,蹲下来查看伤势。

“叫你的这些动物同伴都停止攻击吧,这样下去可能死伤会更多。”李顾说道。

少年躺在地上,望着天空,心有不甘。思考片刻,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大叫几声。

前方的野兽,听到这几声叫声,便停止攻击。几分钟后纷纷逃离现场。

见此情形,那帮黑衣人才松了一口气,并在原地坐下休息。

“它们都撤离这里了,你们打算怎样处置我。”少年说道。“你为何屡次袭击我们。”李顾问道。

“你们害死我的家人,而且还用这里的动物做实验,让它们丧失动物的本性,同时还使得它们减少寿命。”少年答道。

“害死你家人的罪魁祸首都死了。而伤害这些动物的是外国人,也在几十年前死去。”李顾说道。

“是吗,我父亲不是死在你们手上的?”少年说道。李顾听到这话时,犹豫一下,但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这时,希迪对他说道:“其实是你害死他的,还记得前天晚上我们到底这座宫殿时,你释放那些化学品气体想让我们中毒。

“就是在那个时候,你的父亲也受到毒气的侵袭。你难道没发现他没有任何伤口,而是身体长满痈疮。”

少年沉默一阵,随后眼角留下眼泪。他隐约看见天上,出现他父母的身影,他们抱起一名婴儿,两人充满笑容,婴儿在他们怀里熟睡。

是的,他也将永远的睡去,没有痛苦,也没有恨。

少年快速拿起长刀,李顾还没来得急阻止,他便用力刺入自己的心脏。

少年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缓缓的闭上眼睛。

“死亡可能就是他最好的选择。”希迪说道。站在他旁旁的李顾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希迪和复读姆有能力阻止这位少年。

几分钟后,司机小王走过来,对李顾说道:“我们要回去了。”李顾看一眼小王,说道:“你们的伤亡状况怎么样?”

小王答道:“我们受过专业的训练,也有上好的装备。所以并没有人在战斗中死亡,不过有差不多六十人受伤,其中有几个人重伤。”

李顾说道:那你们赶紧下山,让受伤的人员赶快得到治疗。”小王说道:“那好的,你们保重。”他说完便向李顾他们辞别。

黑衣人离开后,希迪对李顾说:“没想到你还有一支那么专业的队伍。”李顾冷冷的说道:“我不认识他们。”

希迪顿时傻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啊。

随后他们三人清理现场,把受伤的动物包扎好,将它们送到深山树林里。

半个小时后,小胡、欧阳度和村长从宫殿深处走出来,他们来到那名少年的尸首旁。

“这少年就是赵东旭的孙子啊,”村长说道:“我们罪孽深重,愧对列祖列宗。”

“村长,您别这样。”柱子说道。“六叔,人死不能复生。”欧阳度也安慰道。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暴风雨即将来临。

“看这情况,要下大雨了,我们要赶紧清理完现场。”李顾抬头看一下天空。

希迪看着满目疮痍的现场,心情无比低落,他陷入沉思。片刻钟后,他来到复读姆身边,向他问道:“你带多少三号药物来到这里?”

复读姆不明所以,答道:“没带多少。”希迪继续追问:“到底带了多少来?”

复读姆只能答道:“差不多两公斤。”希迪想了一下,说道:“你去带过来。”

复读姆略显无奈,但还是听从命令,回到宫殿宿营地,将三号药物带来这里。

几分钟后,复都姆将药物灌入小瓶子里,绑进弓箭的箭头旁边。

李顾看到他们这番动作吗,不知道在做什么,便走过来,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复都姆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希迪则说道:“我打算将这些药物打入云层。”

希迪见李顾满脸疑惑,便继续说道:“这些和上次在村子里,给那三只棕熊注射的药物是一样的。能将突变的基因复原,而且还是终生的,没有任何副作用。”

“这还只是这种药物的治疗效果之一,它同时还能治疗很多疾病。我打算将这些药物射入云层,由于云层的氧气含量低,而瓶内氧气含量高。”

“所以这些瓶子一旦进入云层,便会破裂而将药物飘洒出来。这种药物易挥发,而且在空气中扩散极快。”

“随后就会与雨水一道落下,这里附近方圆五公里内的动物,便可以喝到带有药物的雨水。”

李顾虽然不太懂这些药物的具体功效,但是他大概明白希迪这番话的意思。

复都姆装完药物后,希迪将这些带有药物的弓箭放进背包里。并爬上这里附近最高的一棵大树。

希迪将这些弓箭射入云层。完事后,他爬下大树,现在就等雨水落下。

不一会儿,雨滴开始慢慢落下,一分钟后,天空终于下起大雨。

复读姆用手接过雨水,闻了一下,随后向希迪点点头。希迪见事情已办妥,便喊道:“大家都去宫殿那里躲雨吧!”

几分钟后,李顾看到有一个人影在雨中奔跑,当那个人走近宫殿后,他这时才发现这个人是柱子。

“顾哥,这雨下得真大。”柱子双脚一迈进宫殿便说道。“你跑哪里去了?害得我们到处寻找。”李顾问道。

柱子并未立即回答,而是稍作休息。随后他给李顾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等雨停后就马上出发。”李顾说道。

大约半个小时后,雨终于停下来,他们出发前往柱子所说的那个地方。

由于大雨过后,山路泥泞,他们行进的速度很慢。

下午三时。

李顾一行人终于到达那里,他们看到五间木屋竖立在一处平地上。“这里就是他们一家人居住的地方啊。”小胡惊叹道。

“别说那么多了,走过去吧。”李顾拍一下他的肩膀。

他们来带中间的大屋,张千千打开门,感觉十分生气,“你们怎么这么久才来,我一个人在这里挺害怕的。”

李顾一阵苦笑,只能说道,“我们有事耽搁了。”张千千听完这话便骂道,“有什么事能比我重要。”李顾小声回应道,“这个.....”

这时柱子开口问道:“千千姐,不是有个人陪你的吗?”李顾赶紧问道:“是谁?”

张千千答道:“那个人是虎子,柱子走后不久,他便离开了,很可能是他怕见到你。”李顾听完没有作声。

小胡问道:“你叫我们来这就为了看几间木屋?”

张千千对小胡翻了白眼,不想理他,而是对李顾说道:“你进到屋里看一下,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李顾推开大门,缓缓的走进木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