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劫辰己世(十四上)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034字
  • 2021-03-12 19:37:25

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深山里的阳光照射到宫殿的大门,金光闪烁。

宫殿内的露营地。

柱子跑到张千千的帐篷里,只见她用湿手巾,正在帮昏迷的人擦脸。

柱子没敢打扰他,只能待在一旁。张千千瞄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柱子,什么事啊。”

“千千姐,我刚才去解个手,回来的时候发现村长不见了,我以为让跑到你这里来了。”柱子说道。

“他没来过我这里。”张千千说道:“他应该走不远,一个老人家能跑到哪里去,我陪你到附近找他。”

突然间,柱子看到这个昏迷的人手臂似乎动一下,“他好像要醒了,我见他的手臂动了。”

张千千回头看一下,说道:“哪有,别说这些了,我们走吧。”

此时在宫殿的地宫内。

一名老者,正在黑暗中缓慢前行,在纵横交错的暗道中不断摸索,他凭着记忆,走到那间储藏室门前。

在门口处,老者似乎听到里面的人在说话。他放慢脚步,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

这时他终于听清楚说话的人是谁,原来是欧阳度。

老者越听越感觉不对劲,最终在欧阳度说到关键的时候,他赶紧出声制止。

他强忍着腿部的疼痛,缓缓走到欧阳度面前,随后轻轻的坐在地板上。

“六叔,您到这里.....”没等欧阳度说完,老者便打断他的话,“我都劝过你了,别来这里,来寻找虚无缥缈的长生之药。”

站在他旁边的李顾则说道:“村长,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长生之药的存在。”很明显李顾是故意这么说的。

村长瞄一眼李顾,并没有接过他的话,而是问道:“那具尸骸,你们检查过了吧,里面有什么东西。”

“除了一些常用的工具和生活物品,还有一块古玉。”李顾说完,便拿出古玉递给村长。

村长借着灯火,眼睛凑近古玉,仔细查看一番,说道:“就是这块玉。”说完后将古玉递还给李顾。

就在这时,欧阳度开口说道:“六叔,其实那天我没告诉您,我找到另一块的古玉,而且形制上还是一摸一样的。”

村长惊住了,喃喃自语道:“那个传说难道是真的?”李顾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村长,你说什么呢。”李顾问道,村长没有作答,而是陷入沉思。欧阳度看了他一眼,说道:“六叔,我觉得还将整个事情告诉他们吧。”

村长缓过神来,抬头看一眼欧阳度,思索一番,便说道:“也罢,我已命不久矣,就把我们当年的恶行告诉你们。”

角落里的这具尸骸,是我的结拜兄弟,名叫赵汝铭。差不多五十年前,他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

那年,他的父亲突然病重,卧床不起。临终前叫他来到榻前,告诉他,他们祖先还有一位兄弟。

他拿走祖传的古玉,说是要弄清楚此玉的来历,从此一去不复返。后来他的父亲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信息,在西北的某个地方有其祖先兄弟的墓葬。

由于赵汝铭是赵家唯一的嫡系男丁,所以他父亲冀望其能找回古玉,因为这块古玉隐藏着常河赵氏一脉,几千年前的一个重大秘闻。

不久后,他父亲便去世了。两年后的一天晚上,他来到我家里,说他要到省城参加联欢活动,让我陪他一起去。

由于我们是发小,而且我也怕他在路途中出什么意外,便答应他的要求。我们到省城后,前几天正常参加活动。直到有一天,他才告知我此次出来的目的。

原来他想去西北,寻找他父亲所说的那个墓葬。我心想,既然都出来了,索性就不管那么多了,便陪他去一趟西北。

由于我们没有去往西北的介绍信,所以我们没有粮票和食宿票,一路上我们风餐夜宿,我们是大山里出生的人,有野外求生的本领。

但是到西北后,我的身体却病倒了,几天高烧不止。好在当地有位农户见我们可伶,便让我留下治病,他独自去找寻那个墓葬。”

几个月后,我终于等到他回来,而且手里拿着一个大包袱。我们很快便向那位农户辞别,临走前他给农户留下一个青铜爵。

我们回到村子后,他像变个人似的,整天不知道在家里鼓捣什么,农活也不干。差不多一年后,他去了省城一趟,半年后回到村里,同时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他们结了婚,还生了个儿子,此后的几年里,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好景不长,他的妻子患了一场大病,那时候医疗条件差,他连请好几个医生都袖手无策。

这时,他想到那个被村里的老一辈视为“禁地”的地方,他们严令村里的人前往那里。因为前两年有部分村里的年轻人曾经进过那个“禁地”,结果非死即伤。

不过,他知道那个所谓的“禁地”,其实涉及他们家族一个不外传的秘密,那就是炼制“长生之药”。

这几百年来,他们家族没有再炼制“长生之药”,但是秘传的技法却流传下来。而且这其中还牵扯到几年前,他在西北盗走的那块古玉。

他来找我,想让我和他一起去往那个“禁地”。我起初并没有答应,但是后来他将那个不外传的家族秘密说出来,并表示非常信任我,才将这个秘密告诉我。

联想到他的妻子,躺在床上受尽病痛折磨,我心软了,大不了一死,也不能让他以身犯险。

之后他去一趟省城,几天后带回来一位年轻人,姓唐,全名叫唐风。

不过我从那个叫唐风的年轻人口中得知,他对“禁地”的传说并不知情,赵汝铭只是告诉他一起去深山寻宝。

我们出发后不久,在路上碰到赵东旭,他也我们的发小。他告诉我们,那天在我家门口,听到我们的谈话。我和赵汝铭立刻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但他并没有说出谈话的内容,只是说到两年前从那个地方回来的人,是他的亲大哥。这点我们是知道的,不过他接下的话令我感到很意外。

他大哥告诉他,那个地方有很多宝物。这话令在旁的唐风兴奋不已,让他坚信这一行肯定能寻获不少宝物。

他最后告诉我们,他只对宝物感兴趣,其它的一概不管。听完他这番话,便知道他想和我们同行。

没办法,我们只好答应他,因为不想节外生枝。

三天后,我们终于找到这座宫殿。没想到这片山脉里竟然里竟然有一座庞大的宫殿。

宫殿里有石像和药炉,以及其它很多古物。但是当我们深入里面时,突然闻到一股臭味,此后,我们发现了至少几百罐化学品,而且有小部分已经被打开。

这时,我们才惊觉,原来这几十年来,但凡进到这里的人都受到这些化学品气体的侵袭。

我感觉到我们几个人已经中毒,于是提议将剩下未被打开的化学品,全部搬进里面的房间。

但是赵汝铭并没有和我们一起搬运化学品,而是独自在宫殿里到处走动,不知道在探究些什么。

经过一整天的努力,我们终于搬运完毕,晚上在宫殿里安营夜宿。

第二天早上,赵汝铭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说他已经调剂好药物,让我们赶紧服下。一个小时后,果然我们的气色好多了。

我问他怎么会调剂这些药物,他告诉我说是按照石像上的文字,以及药炉上的药渣,再加上他们家祖传的炼制方法,最终炼制这些药物。

我听到这话很替他高兴,这意味这他已经掌握这种药物的秘方。至于是否为长生之药,他觉得应该不是,但至少是延年益寿的药物。

当我们身体恢复后,我便提议赶紧返程,因为不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他们三人都不同意,赵东旭和唐风是为宝物而来,他们想继续探查,看有没有价值更高而方便携带的宝物。

而赵汝铭是想继续探究“长生之药”,此前炼制的药物,不知会不会对他的妻子的病情有所帮助,所以想再留在这里几天。

两天后,我们发现了地宫,然后找到这间储藏室。赵东旭和唐风自然很高兴,他们拿着背包把小件的宝物往里装。

赵汝铭心情很低落,这两天他研究的进展不是很顺利,来到这里后便急忙寻找对他有用的信息,哪怕文字或者类似那块古玉一样的东西。

就这我们室内各自行动的时候,危险还是到来,一头恶狼跑到这里,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我们三个人正在装宝物,见到恶狼时,都给惊吓住了,不敢移动,只能站在原地。

就在这时,恶狼扑了过来,我们吓得想赶紧躲开,但毕竟是狼,速度极快。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只见赵汝铭手里拿着铜鼎朝恶狼摔去。

那头恶狼赶紧回头,扑向赵汝铭,他急忙躲开。但是没能成功,他和恶狼扭打在一起。

我们三个人则向门口急奔而去,我们到门口时,赵东旭见到赵汝铭被恶狼扑倒在地,觉得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便提议赶紧关上大门,以防恶狼跑出来。

我坚决反对,觉得还是要去救他。这时,我看一眼唐风,后者低着头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赵东旭的提议。

我这一刻沉默了,人性的求生欲在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我转过头,默默的走出大门。

我们三人合力将大门关上,而且不留一丝缝隙。

当天夜里,我们就逃离了这座宫殿。回到村子前,他们两个提议平分这批宝物,但是我放弃了,什么都没要。

在他们平分宝物时,我先回到村子。随后赵东旭也回到村子,并告诉我说,唐风已经回到省城。

村里人见我只有一个人回来,便问到赵汝铭怎么没有回来,我只能谎称他深山里被野兽袭击了,已经死无全尸体,村里人听完一阵惋惜。

不过就在几天后,赵汝铭的妻子的病竟然痊愈了,还能站起来走动。当她听到丈夫被野兽袭击后,不相信他死了,执意要去深山找寻他。

村里的老人觉得他是灾星,不祥之人,她能死而复生,是因为克夫索命。便令村子所有的人,不要管她,让她进入深山。我和赵东旭依然保持沉默。

而更为离奇的事情也反生了,在赵汝铭的妻子进山的第二天,他们的儿子也失踪了。随后的四十几年的时间里,我都没见过他们。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村长说道。就在这时,复都姆开口说话道:“他说的这些事,真假不论。但有一点我觉得是对的,右边角落里的确有一具狼的遗骨。”说完话后他用手指着一处角落。

“我倒是对这边的死者,生前所炼制的那些药物感兴趣。”希迪说道。李顾听到这话,心想:原来如此,他们都怀着同样的目的。

“六叔,我觉得赵汝铭的儿子还存活在世上,您难道不觉得昨天昏迷的那个人和他很像吗?”欧阳度说道:“我见过他的相片。”

村长思考一阵,说道:“我也觉得很像。但是......”

“没有但是,我就是他的儿子。”突然间,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不一会儿,他低着头,一步一瘸的走到村长面前。

村长看到他的身影,惊讶道:“你是谁?”

“我的名字叫做赵寿莫。”刚说完,早前藏在后腰处的右手,突然间伸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向欧阳度方向刺去。

复读姆见状,用极快的速度抓他的手臂,将其撂倒在地。本已病重的赵寿莫倒地后,已经难以起身。

李顾赶紧上前,检查一下他的身体,说道:“他快要不行了。”

“可能是中毒太深,且经过一天的时间才服药,才会出现这种状况。”希迪说道。

李顾看一眼赵寿莫,便向他问道:“你为什么要刺杀欧阳度。”他用微弱的声音答道:“那你就要问一下他的父亲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