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劫辰己世(十三下)

  • 弘邑录
  • 杨少惟
  • 4145字
  • 2021-03-10 22:39:26

大约一个小时后,欧阳度清醒过来,在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看到这里灯火通明。

原来李顾几个人在等待欧阳度醒来的时间里,在地宫里查探一番,他们发现地宫的墙壁上每相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油灯。

而且油灯里还有油在里面,所以他们便点燃这里附近的油灯。

欧阳度醒来后,看一圈周围,当他看到村长时,显得极为紧张,他想站起来,但是双腿没有一点力气。

“您怎么来了。”欧阳度轻声说道。村长坐在地上,一声不坑。倒是柱子开口说道:“村长是被人挟持到这里的。”

“被人挟持?是什么人做的?”欧阳度问道。柱子不知如何回答。

李顾只能替柱子回答说是蒙城一名老者,命令手下做的这件事。他还告诉欧阳度,马世杰被这伙人杀害了。

李顾说这番话是想试探一下欧阳度和那名老者是何关系,但他发现欧阳度表情很凝重,显然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这和他此前料想的差不多,欧阳度不可能将画卖给马叔后,还与别人合伙抢走那幅画,并且残忍的杀死他。

欧阳度没必要做这个局,他和那位老者之间还真的看不出有什么关系。不过他将画卖给马叔,是什么目的就不得而知。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你们为什么会中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顾问道。

“你问那么多问题,叫我怎么回答。”说完眼睛瞄一下村长。李顾发现他的举动,但没有出声。

“这样吧,来到这里后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欧阳度说道,“我来到临集村后,经过几天的跋山涉水,终于找到这座宫殿。由于当时天色渐晚,所以我决定第二天再进入殿内。”

“我晚上在宫殿附近露营,次日早上,我在宫殿大厅找了整个上午,都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临近中午时,我刚想离开宫殿,突然有一股刺鼻的气体传到门口处,随后有很动物慌忙逃出宫殿,其中有部分动物倒在通道里。”

“我刚想迈步逃离宫殿,离门口只有几步距离。一头狼挡在我身前,想要向我扑过来。”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突然出现,飞身将我按倒,并双手拽着我带离原地。我倒地后转身向那头狼扑去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头狼已经被那个人用刀刺中脑袋,倒地而亡。”

“不过那股气体还是源源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来,那个人觉得此地很危险,便把我推出门外,把自己关在里面。”

“原来提拉谷是为了不让毒气外泄,才选择关闭大门。而且早些时候,我观察他的遗体,发现身上有伤痕,可能是关门后受到狼群的攻击。”希迪说道。

复都姆听完这话,说道:“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逃离宫殿。他是怕他一旦离开,大门就会被打开,毒气依然有外泄的可能。”

欧阳度继续说道:“到了第二天,我再次进入这里时,发现那个人已经死在门口处。这时毒气也已经没有了,我便向宫殿深处进发。”

“随后的两天时间,我找到这个地宫,在这里搜寻一番。直到昨晚,毒气再次袭来,我不敢跑出地宫,只能找一些密室躲藏起来。”

“就在这时,我遇到在地上躺着的那个人。他带着我跑到这间密室,不久后我们还是受到毒气侵袭,晕倒在这里。”

“接下来,我说的重点就来了,在我身后的墙壁上有一扇铁门,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储藏室,里面藏有大量从紫禁城和颐和园盗来的珍宝。”

听到这里,李顾终于明白欧阳度为什么要交待这些事情,原来是为他后面所说话做铺垫。

他找到这间储藏室后,没有能力打开大门,想让我们帮他。欧阳度深知人性的贪婪,才想到这个办法。

李顾看一下手表,说道:“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我们明天再来这里,看有没有办法打开这扇大门。”

他们一行人从地宫撤出,来到宫殿大厅安营夜宿。

第二天早上。

李顾很早就醒过来,看到守夜的希迪。他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说道:“昨晚没什么事发生吧。”

“没有。”希迪说道:“这就很奇怪,昨晚指挥狼群袭击我们的那个人,整晚都没出现。”

李顾说道:“他可能在准备什么,或者想找我们的软肋再行动。”希迪说道:“是有这个可能。”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张千千走到他们面前,说道:“昨晚昏迷的那个人还没有醒过来。”

李顾想了一下,对张千千说道:“你留在这里照顾她,别跟着我们进入地宫。”她听完后点点头。

随后李顾走到柱子的帐篷里,对他说:“你和村长留在这里,如果遇到什么事就大声喊叫。”

就在这时,老颜可能听到李顾和柱子的谈话,他走到李顾旁边,说道:“我觉得下面那个地宫挺危险的,我也不跟随你们下去了。”李顾答应他的要求。

准备妥当后,除了留在营地的那几个人,其他人背好行囊,向地宫进发。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欧阳度所说的那间储藏室门口。

拨开几层蜘蛛网,轻轻的刮去大门表面的灰土。一张锈迹斑驳的铁门映入眼帘。

只见铁门没有一丝空隙,用刀刮一下,也没见划痕,无比坚硬。

“这可是老外一百年前制造的东西,看起来与现代房屋的防盗门无异,只是少了门把手。”小胡说道。

在这扇严丝合缝的铁门里,他们竟然没有找到任何撬点。就在这时,复都姆从包里拿出一个铁锤,他找到一个地方,硬生生门里砸。

“你在干什么,别乱来,可能会触发有什么暗箭之类的东西。”小胡说完,想要上前阻止他。

李顾拦住小胡,然后看一眼希迪,只见他默默的看着,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便说道:“复都姆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

希迪则开口说道:“他可能看到什么东西,砸开它就能打开大门。”

李顾暗道:看到东西?有点意思啊。

一刻钟后,复读姆砸烂了铁门的一角,露出好像栓条或者链条之类的东西,他用手使劲拉扯。突然咔嚓一声,似乎什么东西断裂了。

复读姆随后起身,用尽全身力气去推门,只见这扇铁门缓缓的打开。

除了希迪,其他人见此这情景都惊呆了。

大门被打开后,他们几个人走进这间储藏室,都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射,几道光影交错而至。

储藏室前一部分有几排书架,其中有一排已经少了一个腿架,摇摇欲坠。

上面有摆放有书籍,封面上布满灰尘,李顾在每一排书架上都驻足停留,他估算一下这里大概有五六百本书籍。

而且都是古本,哲学类有《道德经》和《墨子》等;文教类有《天工开物》和《物原》等;也有像《述异志》这种孤本。

他们没有在这里停留多久,继续往里面行进。李顾那手电筒不停的左右照射,他发现地上几个很大的梅瓶,高达一米五左右。

李顾在那几个梅瓶上查看一番。就在这时,左侧墙壁上有一盏油灯亮起,随后右侧也亮起油灯。

原来希迪和复读姆在进入储藏室后,就开始寻找油灯。几分后,室内所有的油灯都点亮起来。

在灯火的照亮下,后室内的宝物映入大家的眼睛里。有瓷器、玻璃器、漆器和乐器;也有奁盒、楠木盒、七宝烧和家具;还有钟表和铜壶;以及各种珐琅器具、玉器类和金银器。

“这里的宝物估计有部分从颐和园和紫禁城那里盗来的。”李顾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叫阿方索的法国人,将他从京城那里盗来的宝物都放在这里?”小胡说道。

“应该是的,还有其它部分宝物,不知道哪里得来的。”李顾说道:“但是他没有将这些宝物卖出去或者转移到国外,可能是怕暴露他的行踪及目的。这一点从他的日记里就可以看出来,他所有的研究经费都是筹集来的。”

“没有流失到海外的话,算是给国人留下一笔宝贵的文物。”小胡说道。“是的,这些文物都都极高的研究价值。”李顾说道。

李顾和小胡讨论这些宝物的同时,其他三个人则在室内不断的在寻找什么东西。尤其是欧阳度,他每一件文物都要仔细查看。

就在这时,复都姆在灯光照射不到的角落里,发现一具人类尸骸,他急忙招呼其他人过来。

正当他们向复都姆那里靠拢的时候,欧阳度突然从腰间拿出一把匕首,急速奔去。

就在匕首快要刺到复读姆背部时,后者一个转身,右手快速擒住欧阳度的手腕,轻轻一掰,手里的匕首掉在地上。

李顾则一个大脚向欧阳度飞踢而去,将他踢倒在地。

“你想干什么?”希迪喝叱道。此时倒在地上的欧阳度疼得哇哇直叫,根本顾不上回答希迪的问题。

几分钟后,欧阳度身体的疼痛感消失,狰狞的表情慢慢的缓和下来。

李顾见他已无大碍,便对他说道:“你想抢的东西是这个吧。”说完他从包里拿出一块古玉。

原来李顾将欧阳度踢倒后,便意识到他可能向抢那具人类尸骸身上的东西。

随后他翻找遗骸的衣物,终于在其旧式军用背包上找到一块古玉。

“既然你猜到了,不瞒你说,我要找的东西就是这个。”欧阳度说道:“还有,我卖给马世杰的那幅画的盒子里,也有一块相同样式的古玉。”

“这个我知道,因为那块古玉就在我手上。”李顾说道,听完这话,欧阳度笑道:“那个女人没说错,马世杰有能力找到那块玉。”

“什么女人?”李顾问道。“我知道,”希迪突然插话道。随后他把欧阳度长安与一名中年女人会面的事情,告诉李顾。

李顾寻思片刻,对欧阳度说道:“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吧,别像昨晚那样隐瞒。”

欧阳度没有说话,李顾继续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座宫殿的存在的。这件房间有宝藏的事,你又从何得知。还有你怎么知道这具尸骸上有这块古玉。”

“你觉得以现在的情形,如果不交待清楚的话,知道什么后果把”希迪在旁边威胁道。

听完这话,欧阳度看一眼李顾,缓缓说道:“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但有些我就算打死我也不能说,因为我要是说出来,不但我命丧黄泉,还会牵连到家人。”

“那你说吧。”李顾说道,欧阳度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墙角处,背靠着墙壁,把他知道的事情讲述出来。

这座宫殿营建完毕后,雍正帝密旨粘杆处道冀北常河一带,寻找南越武帝赵佗的直系后代。

在遍寻几个月后,终于在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一家四口人,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儿子,男人名字叫赵思,他是赵佗的直系后代。

赵思和他的家人被秘密押送到这座宫殿。他来到这里半个月后,才知道这里的人都在炼制“长生丹”的。

他这时也就明白朝廷的人,为何将他羁押在这里,因为他怀有祖传的炼制丹药的技术,最重要的是,他还懂得岐黄之术,能看得懂洛书。

在此后的十几年里,他都在这座宫殿里炼制“长生丹”,并成为这里的炼丹负责人,直至雍正帝暴毙而亡。

乾隆帝继位后,秘密处死一批参与炼丹的官员,他也在名单内。不过他提前得到消息,带着家人逃离这座宫殿,在途中他遇到两位少年。

赵思认识他们,这两位少年也是炼丹人员,从小就被抓来做童工。

他便带这他们一起逃亡,由于害怕走出这片山脉后,会被官兵抓捕,所以他只能住在山脉里。

说到此处,欧阳度眼睛看着李顾,后者似乎在思考什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临集村的村民,就是赵思以及那两名少年的后代。”欧阳度说道。

“赵思收养了那两名少年,由于他们没有姓名,所以便给他们取了赵姓。不过赵思其中的一个儿子不知什么原因,走出这片山脉,到别的地方生活。”

欧阳度正想继续往下说,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你别再说了!”只见储藏室外面有个人影缓缓的走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