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劫辰己世(十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7918字
  • 2021-03-18 18:39:16

郁郁葱葱的树林,摇曳在峻岭深处。大树的枝条横措叠加,如同罩上层层叠叠的大网,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

在这片树林里,有几个人林间穿梭前行,他们已经行进大约五个小时,队伍中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李顾。

小胡坐在一棵大树的树根上,向前方喊道:“李大腿,太累了,停下来歇一会儿。”李顾听到小胡的叫喊声后,立刻停下脚步,说道:“大家先在原地等候。”

李顾走到小胡面前,问道:“狐狸,怎么了?”小胡答道:“脚有点酸。”李顾看一下他的脚部位置,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他,“把这瓶能量水喝了。”

这时,张千千也来到他们身旁,对小胡说道:“平常叫你多运动,就是不听,来这个村子的路上也就你的事最多。”

小胡反驳道:“瞧你这千金模样,就知道很少运动,要是累就直说,别忍着。”

张千千则说道:“我平常早上都有在跑步的,哪像你。”小胡摆摆手,说道:“算了,和你吵架真费体力。”

突然间,李顾似乎看到什么,小声说道:“狐狸,你先别动。”小胡听到这话,身体立刻挺直。

李顾继续说道:“其他人待在原地。”说完右手慢慢向背包伸去,握到一把匕首的把柄处。

张千千眼睛也瞄到了,心里一惊,顿时手足无措。只见一条巨蟒正从树根向他们所处的地方爬行,距离小胡背部仅有一米远。

就在巨蟒快要靠近小胡之时,一支弩箭从小胡的左耳边呼啸而过,直接射入巨蟒的腹部。

也就在这一瞬间,李顾做出超出人体极限的反应,他急速向前,手握匕首直插进巨蟒头部,巨蟒就此毙命。

小胡则站起来跑出几米远,把他吓得直冒冷汗。李顾看着树根下巨蟒的尸体,对柱子说道:“这样的巨蟒,你们平常进山的时候见过吗?”

柱子答道:“不常见,至少从我出生到现在二十年多来都没见过,也可能我们年轻一辈只在这里附近活动。至于这大山深处就不晓得了。”

就在此时,张千千大喊一声:“这些是什么啊?”她是眼睛往脚底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的,在她还未看清是什么之时,便惊叫起来。

李顾被这叫声惊着了,急忙向张千千方向奔去。看一眼其脚下,地上竟是一片成群的巨型白蚁,他赶紧说道:“千千,你和狐狸往柱子那边跑,剩下的由我们来解决。”

张千千慢慢向后撤步,同时小胡也起身开始行动。李顾拿出燃烧棒并点燃,手拿着朝地上左右横扫。

白蚁都怕火,它们见到火后四处逃散。

希迪和复都姆也赶紧过来帮忙,他们三人连成一排,手拿燃烧棒,处处盯防白蚁的靠近。其他人则在他们的掩护下逃离到安全地带。

李顾说道:“这种白蚁叫森林巨蚁,有毒,一般在雨后或者自然灾害前出现,但是现在大规模的出现在这里,怕是有事发生。”

希迪问道:“会发生什么事?”李顾答道:“这就不清楚了。”

就李顾和希迪两人说话之时,复都姆发现不远处密密麻麻白蚁正朝他们方向爬过来,目及之处已无泥土覆盖,只见茫茫的一大片,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

复都姆用手拍一下希迪的后背,他转过身来见此情景,对李顾说道:“我们也要赶紧撤出此地,继续这样下去恐生事端。”李顾此时也发现了异样。

他们眼神对视一下,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向后方跑去。在奔跑的途中还要注意身后的状况。在跑出一段距离后,三人与小胡他们会合。

老颜一看到他们便开口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李顾答道:“只知道有很多白蚁,至于其它的暂时不清楚。”

此时几只鹰隼飞来,停在树杈上,发出阵阵哀鸣。

希迪见状立即爬上旁边的大树,此树高约十米,只见他身手敏捷,几下工夫就爬上树顶。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叫复都姆爬到树上来。复都姆上树后,从背包了拿出一副望远镜,向他们刚才逃出来的方向望去。

“不好,有狼群正向我们这里奔袭而来。”希迪大声喊道。就这危机的时刻,柱子赶紧对他们说道:“我们都爬上大树吧,这样会安全点。”

小胡和张千千面有难色,恐高症可以克服,但是怎么爬上那么高的树就是个大问题了。

老颜也是同样的问题,看他大腹便便的样子就知道不善于攀爬。

李顾见此情景,寻思片刻,说道:“柱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附近是不是有一条河流。”

“你记性真好,只来过一次就记得那么清楚。”他回答道:“距离这里大概几百米地方的确有条小河,但这条河水流湍急,只怕你们很难游过去。”

李顾说道:“先别管那么多了,等到那里再说吧。”柱子听完说道:“那你们跟我来吧。”

柱子率先离开此地,李顾他们紧随其后,希迪和复都姆也迅速爬下大树,跟随上去。

他们一行人来到河边,正如柱子所说,此河上游地势较高,所以水流湍急,河流宽约六七米,水深约两米。

他们到达的地方,是河岸高地,距离河面还有大概三米左右,这一面的河岸均为如此。而在对岸则较为平缓,只有少许斜坡。

李顾看一眼张千千,知道她不谙水性。他从背包里拿出绳子,系在自己身上,绳子的另一头则系在张千千的腰部上,而且两边都打了死结,以防止游到中间时脱落。

狼群的吼叫声越来越大,小胡转过头看着他们跑来的方向,大腿直打哆嗦,说道:“李大腿,现在该怎么办?”

李顾答道:“还能怎么办,跳河游过去呗。”他看一眼河流,再观察一下对岸,继续说道:“你记得你会游泳的吧。”小胡小声说道:“我会游泳,但你看看你这条河。”

张千千向小胡投去鄙视的眼神。

李顾感觉狼群快要跑到这里了,赶紧喊道:“大家先把背包扔过去,减轻负重,然后都跳河游过去。”

李顾刚说完,他们一个个的就把背包扔过对岸去。就这这时,只见两个水花溅到岸边,希迪和复都姆已经跳进河流。

随后老颜也跟着跳河游过去。小胡则吓得腿都发软了,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道:“我不要跳,太危险了。”

李顾没办法,只能安慰小胡:“没事的,跳吧,我还在你后面呢,你就放心吧。”

见他还在站在原地,他继续说道:“要是后面的狼群来了,你会直接被它们给.....”没等他说完,小胡扑通一下就跳了进去。

不一会儿,李顾对张千千说道:“千千,准备好了吗?”李顾对张千千说她点了点头。

随后李顾看向柱子,柱子很快便领会到他的意图。

李顾和张千千走到岸边,他们眼神对视一下,同时跳进河流。柱子也狼群快要跑到他眼前时,背对河流顺势仰身跳下。

狼群跑到河岸边时急速停下,这群恶狼起码有二三十只。它们发出阵阵吼叫声,响彻森林。

由于水流湍急,张千千刚游到中间,她的脚被一处暗礁绊到。不停的在水中挣扎,双臂在慌忙中拍打着身边的河水,有几次身体沉入河里,又浮上来,让她吃了不少水。

李顾见张千千处于危险之中,赶紧转身后仰,双手紧紧的拉住绳子。柱子则急忙游过去,帮助李顾将绳子往岸边拉过去。

突然间,河流越来越急,异常汹涌。李顾抵挡不住流水的冲击,加上被下游的张千千牵扯住,最终他们还是一起被河水冲走。

柱子怕他们被河流卷走,于是将绳子捆入自己腰部,控制他们被河水冲击的方向,以免受伤。

希迪及其他人已经游上岸。复都姆发现李顾他们被河水冲入下游,正想跳下河流,被希迪拦住。

“他们会没事的,我相信李顾有能力自救,我们按原计划继续往森林深处行进。”说完他将两顶帐篷丢入河里,随着河水漂向下游。

小胡站在岸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河流冲下去,他没有办法,只能默默祈祷他们没事。

傍晚六点钟,距离跳河点约两公里的一处浅滩。

李顾和柱子正在烤鱼,此前他们在河里抓到几条鱼,正好可以当做晚餐充饥。

张千千则坐在火堆旁,将衣物烤干,由于没有换洗的衣服,她只能穿着湿衣服。

还好是夏天,不然身体要被冻僵,不过入夜后山林昼夜温差较大,如果不烤干衣服容易受冻。

柱子吃完烤鱼后,他在滩涂中心距离河流约五米的地方支起帐篷,柱子经常和村里的人进山,有时候需要在山里过夜,所以和村里人一样懂得野外求生技能。

张千千静静的坐在鹅卵石上,看着李顾,说道:“你的衣服还没干呢?不冷吗?”李顾答道:“还行,不怎么冷。”

就在此时,李顾突然想到什么,用手摸了摸衣服夹层,东西还在。他伸手将其拿出,原来是一封信。

“壶上束?”张千千问道:“是谁的信?”李顾答道:“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信。”他打开信封,取出信纸,纸张已经湿透,字迹已经模糊。

李顾赶紧展开信纸,放在旁边的一块小石头上。张千千问道:“这封信很重要吗?”李顾点点头,说道:“很重要,要不我就不会带在身上。”

“是谁在哪里?”张千千突然惊慌道。李顾赶紧转头向后方的树林里看去,问道:“你看见什么了?”张千千答道:“好像有一个影子在树林里横穿而过,速度极快。”

“千千,你先呆在这里别动。”然后李顾对柱子说道:“柱子,你保护好千千,我进树林里看一下。”柱子赶紧放下手中的帐篷,来到张千千身旁。

李顾疾步向树林里面奔去,在深入里面大约一百米的时候,他并未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或者动物。

随后他跑回来,停在张千千看到影子的地方,俯身下去寻找脚印。但是他找了几分钟,并未发现脚印。

李顾抬头看一圈周围的树木,他察觉到有几棵相邻树木的枝叶有明显的折断的痕迹。

李顾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赶紧回到宿营地。

张千千见到他回来,赶紧问道:“你发现什么了?”李顾答道:“有所发现,我觉得是善于攀爬的某种动物,也有可能是人类。”

“那到底是动物?还是人类?”张千千继续问道。李顾答道:“这我就不清楚了。”

片刻钟后,李顾吩咐柱子抓紧时间弄好帐篷,他则在浅滩周围布置一些简单的陷阱。

完成这些工作后,天色已经暗下来。李顾对柱子说道:“我先休息,你先守上半夜,我来守下半夜。”柱子听完点点头。

张千千走了一天的路,又遭到急流冲击,极为疲惫。没过多久,她便进入帐篷休息。

宿营地里只剩柱子一个人在火堆旁,他时刻保持警戒。

到了下半夜,李顾醒过来,看一眼手表,已经快两点钟。他赶紧起来,走出帐篷。

经过张千千的帐篷时,他停下脚步,朝里面看去,见张千千已经熟睡。

李顾来到柱子旁边,用手轻轻的拍了他的肩膀。轻声说道,“柱子。”柱子身体突然颤抖一下,惊醒过后转过头来,发现是李顾,心里便镇定下来。

李顾问道:“有什么状况发生吗?”柱子赶紧回答道:“没有”李顾说道:“好的,那你先去休息吧。”

柱子回到帐篷后,李顾来到河边清洗一下脸,随后来到浅滩周围的的陷阱。

检查几个陷阱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他来到东边最靠近树林的一个陷阱旁,他发现上面的草堆有明显的搬动过的痕迹,动物一般不会做这些事情。

这就说明有人在他休息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来到他们宿营的地方。

他那时已经熟睡,警戒力有限,但并不表示李顾没有能力发现入侵者,哪怕是在熟睡状态下。

而且侵入者竟然在柱子的眼皮底下偷偷溜进来,这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凌晨六点钟。

张千千睁开眼睛,她想找出背包,因为里面有化妆品。但是她忘了背包在昨天跳河的时候丢到对岸,直到此刻她才清醒过来。

她走出帐篷,看到李顾在火堆旁边,“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要不休息一下。”张千千说道。“这倒不用,我以前当兵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没事的。”李顾说道。

张千千来到河边,脱下鞋子,将脚浸入河里。她刚想用水洗把脸,突然眼睛瞄到一具动物的尸体,正在从上游漂下来。

“李顾,你过来一下。”张千千惊吓道,她额头直冒冷汗。李顾听到声音,急忙跑过来。

只见河里漂着几具动物的尸骸,有狍子、獐以及山羊等。这几种动物是族群而居,一般情况下,不会同时出现,因为不同种类的动物不会在晚上聚集在一起。

可能是食肉动物大规模猎杀它们,才会出现此情形。想起昨天那群恶狼,李顾不禁后怕。

他思考片刻,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叫醒柱子,问道:“那天我和你们一起采摘药材的地方,如果我记得没错,好像就在这里附近不远,对吗?”

柱子还在迷糊状态,李顾重复一遍刚才的问题。柱子说他们那天采摘药材的地方距离此地大约有一公里。

李顾三人收拾好帐篷和随身物品,留下一些信息,以便希迪他们看到,并在附近摘一些野果填腹。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李顾所说的那个地方。

果不其然,这里起码有几十只动物的尸骨,地上有血迹,而且从骨头的颜色来看,这些动物应该是近两天被扑杀。

被扑杀的动物除了刚才在河边发现的那几种动物外,还有其它动物,均为杂食性动物。

柱子见此情形,说道:“这是什么情况啊。”李顾问道:“你平常进山的时候有见过地上的这些动物吗?”柱子答道:“除了山羊,其它的动物都不常见。”

李顾说道:“这就奇怪了。”柱子不解,李顾继续说道,“那天跑到这里的那群山羊,它们似乎是由于某种原因而逃离到此地。”

柱子在这里周围探查一遍,主要是看这些动物留下足迹。片刻钟后,对李顾说道:“从这些足迹来看,他们是从北部的深山过来的。”

李顾想了一下,说道:“那我们就顺着这些足迹向北走吧。”随后他留下一些记号,如果希迪一行人也来到此地,就知道他们已经去往北部的山脉。

随后他们三人向北部山脉行进。

他们走的是一条小路,是村里人进山时开辟的,极其狭小,只能容得下一人行走。

一路上,李顾他们见到一些小动物从北部山脉跑出来,而且这些动物明显感觉到它们极其恐慌。

他们加快步伐,白天行路,夜宿深林深处,经过两个日夜的行程,他们穿过着这片森林,走到一座大山脚下。

眼前已无路可走,只能在原地休息。

柱子说道:“我们村里的人,无论是砍柴,还是进山采药什么的,都没有进过这片山脉。”

李顾问道,“为什么?”柱子答道:“是村里的老人不让进的,传说有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

随后柱子继续讲述关于这片山脉发生的事。

据传,解放前,村里很多成年人,尤其是男性。在进入这片山脉后大部分人都没有回到村子。

极少部分回来的人,要么双目失明,要么手脚残废。而且全身五脏六腑都溃烂了,没过几年也都死去。

村里有的人不信这个邪说。

他们组织十几个人,经过长途跋涉,进入这片山脉。但最终只有一个人逃回村里,那个人口鼻流血,身体和手脚均长有脓疮。不到几天也死了。

此后,村里的长辈就严格规定,所有人都不能进入这片山脉。所以这里就成了禁地,村里的人不敢越过雷池半步。

“后来的几十年里就没有人进来过这里?”李顾问道,柱子答道:“据我所知没有。”

此时天色渐暗,李顾便让柱子支好帐篷,今晚夜宿此地,明天再进山。

柱子欲言又止,李顾只能表示进山后,如遇危险便撤退,这算是给他一颗定心丸。

李顾明白以身涉险而退却乃人之常情,毕竟这片山脉有那么离奇的传说,任谁来都害怕,他也不好说什么。

张千千到附近找一些枯枝,以便生火。李顾则观察周围的地形地貌,对这里有个大概的了解,如遇危险可以方便逃离此地。

不远处传来阵阵嘶吼声,不禁令人恐慌。

树林里沙沙的作响,李顾隐约察觉柱子内心的恐惧,联想到这座大山怪异的传说,心里难免莞尔,莫名可状。

夜里阴风阵阵,大家怀揣不安的心情难以入睡。好在一夜无事,此前晚上一直在他们附近盯梢的怪物,并未出现。

天空渐亮,李顾三人收拾好东西,正想向大山进发。突然从他们后方的树林里窜出几个人,从他们满头大汗的样子看来,似乎已经行走一大段路程。

李顾看到站在几个人后面的小胡,失声大笑,“狐狸,你怎么了?这一下子还真瞧不出是你。”

只见小胡衣衫不整,面如黄腊,头发乱糟糟的。“李大腿,你真是。算了,我现在不想说话。”小胡说完便找一块草地躺下来。

希迪他们几个人也找个空旷的地方坐下,李顾问道:“希迪,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希迪稍微休息一下,缓缓道出这两天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原来他们在李顾三人被河流冲盗下游后,便继续在树林的前行。他们按照原定计划往西边行走,可是走到晚上,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于是希迪决定第二天改变方向,往北部的山脉行进。

中午时分,他们发现三只黑熊在树林里走动,它们正是那天放归大山的黑熊,似乎正在往大山深处前行。

他们便一路跟随黑熊,直到第二天早上,希迪在所经小路旁,发现他的同伴留下的信息。

几个人根据所留信息,行至距离此地差不多十公里的地方,不过到那里后,信息线索就断了。

希迪几个人只好在原地休息,晚上的时候,他和复都姆爬上一棵大树,想观察周围的状况,看到李顾所在地有火光,但不能确定是什么人。

所以希迪决定第二天早点醒来出发,一路行走至此地。

“你们一路上有发现向西边逃跑的动物吗?”李顾问道。“有的,都是一群跟着一群的,什么动物都有。”希迪答道。

“我怀疑这座大山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让这些动物恐惧而逃离那里。”随后李顾和希迪讲述这关于这片山脉的传说。

希迪问道:“那我们要进入眼前的这座大山吗?”李顾答道:“我估摸着欧阳度和你的同伴可能就在这座大山深处。”

李顾说完,拿起他们帮带来的背包,检查里面的东西。“你们先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出发。”

休整完毕后,张千千来到小胡身旁,用脚轻轻的蹬了他大腿几下,“狐狸,起来啦,我们要出发了。”

小胡不愿意起来,“要走的话,你们就走,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张千千咧咧嘴,说道:“那行,你留着这里吧,附近有很多猛兽,它们正饿着,正愁着没有早餐吃呢。”

小胡听完这话,赶紧起身,拿起背包,二话不说便向大山方向走去。

张千千见他这个样子,几乎都要笑出声来。

李顾走到她身旁,拍一下她的肩膀,说道:“别笑了,千千,出发吧。”

他们进山后,发现有一条山路,不过年久失修,路面碎石满地,还坑坑洼洼的。

山路旁长满各种灌木和荆棘,希迪和复都姆在前面开路,后面几个人则小心翼翼的行走。

经过一天的行程,走在前面希迪在大山深处的一块大岩石旁边停下。他叫来复都姆,让他来辨认岩石上面的字迹。

以此同时,李顾也来到希迪旁边,他看一眼这块大岩石,并未发现上面有什么东西,他只能走向前近距离观察一番。

果然,岩石上面有几行很像是文字的字迹,但已经模糊不清。心想:难怪希迪没有认出上面的文字,那也不对啊,复都姆怎么就能看出来?

李顾转头看一眼复都姆,只见他来到希迪身旁,不知道在嘀咕什么,说完话后快速离开此地。

片刻钟后,希迪叫李顾过来,说道:“这里有我的那位同伴留下的信息,意思是他一路跟随欧阳度到这里。同时他还提到说欧阳度在这附近停留一天的时间,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几分钟后,复都姆回到这里,说道:“附近并没有留下信息。”希迪思考一阵,对李顾说道:“这个信息是我的同伴留下的最后的信息。”

“那我们就一块岩石为基点,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寻找他们的去向。”李顾缓缓说道。

随后他们七个人分成四组,往四个方向找寻欧阳度以及希迪同伴的下落。

终于在傍晚时分,希迪和老颜在东边发现一个隐秘的山洞。希迪赶紧向其他三组人发出信号。

他们几组人快速聚集到希迪这里。

此处有个山洞,洞口不大,但是可以容得下两人并排行走。

柱子和复都姆用开山刀砍断洞口的荆棘,并将周围杂草拔除。

由于天色渐晚,李顾和希迪进行商量后,决定进入山洞,一来方便宿营,再者可以探查山洞。

准备妥当后,他们一行人便进入山洞。

几个人顺着山洞缓慢行走,李顾和希迪走在最前面,复都姆则负责垫后。

他们走大概半个小时,终于走到尽头。山洞是没了,但是他们却走到了一个山中世界。

李顾用手电筒往里面来回照射,那里的有一个很大的空间。突然间,他好像闻到一股臭味,似乎是化学品的味道。

“你闻到什么了吗?”李顾问道。希迪点点头,他吩咐大家拿出围巾或者换洗衣物。

李顾拿出一瓶矿泉水,把他们从包里拿出的物品淋湿,随后将口鼻围住。

随后他们一行人进入这个巨大空间。

李顾一进入这里,便感觉脚下踩着一块硬地,他赶紧用手电筒往地下照了照,发现原来是青砖。

也就是说这里地下全部都是用青砖铺设,他再往旁边照射,竟然有几座石像竖立在这里。

就在这时,希迪和复都姆点燃了燃烧棒,他们所在的空间的一角被照亮。

李顾顿时震惊了,原来这个巨大空间竟然是一座宫殿。

不过李顾没来得及仔细查探这座宫殿,因为他闻到一股浓烈的化学品味道,而且越来越浓。希迪对李顾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原路折返回去。”

就在他们转身走出几步距离后,突然听到复都姆的叫喊声,“这里有个出口,都过来吧。”

他们几个人赶紧向复都姆所在方向急奔过去,原来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出口。

正当他们门口逃出时,希迪和复都姆发现在门口一具尸体,横着躺在门口。

希迪来到尸体旁,全身摸了个遍,终于在衣服里面的暗袋里掏出一本笔记本,他赶紧将其拿在手中,快速逃离现场。

就在此时,距离出口外面不远处,一群恶狼发生阵阵吼叫声,天空中的鸟群不断的往山外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