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疏甲惊略:潇湘夜殃(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653字
  • 2022-05-25 23:34:33

老者言道:“没错,洪武十四年,沐英奉命平定云南,大胜故元梁王属部,攻破昆明,并从梁王手里取得一张藏宝图。”

“沐英凯旋归京将藏宝图呈献太祖,然却太祖自以江山已固,无需宝藏,故而交与太子。此后太子薨,传于太孙允炆,其登极后几次密令近侍往云南寻宝,并无所获,建文四年,退位至滇,”

李顾急问道:“你既言《岐山略》藏于哀牢山?”

老者闻言并未应声,只是默默向木屋走来。李顾正欲追去,突然间,他双脚一软,猛然俯身跪入地下,惟以手掌撑地,额头直冒冷汗。

“糟糕,空气有毒,我身体里的血液将要停止流动。”李顾用右手强撑,左手艰难地摸至胸口处,铆劲取出十二号药物,缓慢放入嘴里。

药效很快,转瞬间,李顾起身,奋力而往。老者听到身后声响,急忙回首,惊讶道:“你竟然无事!”

“是否觉得很意外!”李顾伸手抓住老者手臂,忽闻左首有人从树下掉落,转头望去,发现此人竟是秦慕兰。他立即松开老者,朝其奔去。

秦慕兰此时躺在地上,已然昏迷不醒。李顾将十二号药物碾碎灌入她的口中,随之抬首望向老者。其很快逃离此地,他却并未追去。

不多时,秦慕兰醒来,见到身旁的李顾,疑惑道:“我怎么了?”

李顾言道:“你身中剧毒。”秦慕兰闻之不语。须臾,他又道:“你为何走出木屋?”

秦慕兰徐徐站起,“刚才木屋忽然变得无比昏暗,我隐约听到屋外有沙沙的风声,急忙跑出来,此后发生何事,全然不知。”

李顾环视四周,方才发觉树林已无阳光照射,空气中弥漫着焦味,“老者言至后来含糊其辞,并未彻底述说《岐山略》的去向。既系有所准备,不想过多透露。”

“此人没有说出《岐山略》藏于何处?”秦慕兰慌忙问道。

“他只是说出一个地方,此地范围太大,不知如何找寻。而且也未言明《岐山略》如今是否还藏于此地。”李顾答道。

“换言之,他倒是说出一个线索。”秦慕兰安慰道。

“你说得没错,其实他还在话语中无意间透露,昨日被害之人身上有重要的东西。”李顾言道。

“这样的话,我们惟有去一趟殓房。”秦慕兰走回木屋查探一番,并无任何发现,遂与李顾离开。

长沙城内有几处殓房,既位于北城郊野,西城河湾口以及东城陵原。

一般命案都会停尸殓房,官府会派仵作前往此处查验。或是客死异乡者,暂时安放殓房,以待家人运回故乡安葬。亦有家境穷困者,无力埋土,只能寄放殓房。

李顾与秦慕兰这天下午潜入府衙,密查得知那两名死者置于东城陵原。此地坟茔众多,百姓平日很少到来这里。

夜幕降临,二人悄然出发,到达殓房时天空漆黑一片。大门前面的草丛茂密,李顾伏身其中,不时观察四周。

半刻时,殓房门口忽然出现三个人影,他们打开门锁,慌忙进入殓房。李顾起身轻步行去,并在门口侧面躲藏,双目朝屋内看去,只见这三人点燃蜡烛径直走进深处的房间。

秦慕兰爬上屋顶,弓腰缓行,竖耳掠闻,跟随三人的脚步,很快来到一间内室瓦顶。

屋内陈尸十几具,仰身躺于旧炕之上。仵作行至里墙角落,伸手翻开麻布,两具尸体赫然映入眼帘。

余二人走到仵作身后,其一人言道:“你确定是死者吗?看脸色似乎刚死不久。”

仵作手持蜡烛靠近尸体查看一番,“没错,确系昨日被害之人,却也颇为怪异,尸身状态竟与昨日一样。”

这时,殓房外面大风忽然袭来,致使窗户叮当作响。仵作身后一人吓到大叫一声,撒腿往前躲开。另一人回首望去,只听见风声,便大骂道:“怯子!大风罢了,速去关上窗户!”

仵作对二人言举无语以对,却未敢表露。他俯身详细检查眼前尸体身上的衣物,从头至脚全然搜过一遍,似乎寻找什么。

就在仵作凝神专注之时,其身旁的尸体突然抖动一下。片刻间,此尸首眼睛猛然睁开,头颅徐徐转过去,顿然盯着仵作。

秦慕兰心里一惊,大觉不妙,立即动手取去瓦片,迅速跳入屋内。可她还是迟来一步,只见那具活尸起身出拳袭向仵作,这一拳势大力沉。仵作反应迟缓,终被击倒在地。

仵作身后之人急忙拔剑,正欲刺去,却被活尸先于双手掐住脖子,并将其扭断,瞬时断气。

活尸行动速度太快,秦慕兰刚落地便看到地上躺着两人。此时窗边的那人听到响动,回首看到活尸体朝其猛冲而来,情急之下取出腰间的短斧。

秦慕兰亦见到活尸正在攻击那人。她立即奔去,刚迈出几步却被一只手搭在肩膀上,慌忙转身,发现竟然是另一具活尸,即为仵作检查的尸首。

这具活尸将秦慕兰拽至一旁,既而伸脚踢向其腹部。秦慕兰反应灵敏,侧身躲开攻击。

窗前那人手持短斧挥向奔来的活尸,转瞬之间,斧刃猛然砍入腹部。但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活尸滴血未现。他急忙收斧,却已来不及,只见活尸夺过短斧,狠狠劈向其头部,随之应声倒地。

殓房外,李顾听闻声响传来,不假思索疾步进入屋内,鼻子嗅到浓烈的血腥味。他很快便看到两具活尸,此时正与秦慕兰搏斗,而且明显处于上风。

左首活尸瞧见李顾身影,立即跃身扑去。李顾见状伸出双手抓住活尸手腕,使劲一拉,将其甩向半空,既而出脚踢踹腹部。活尸瞬时飞出去,狠狠撞上墙壁。

就在这时,另一具活尸突然收手,后撤几步,稍微停顿一下,随即窜出窗外。摔倒在地的活尸同样逃之夭夭。

李顾并未追出去,而是跑到秦慕兰身旁,将之扶起,“你受伤了吗?”

秦慕兰看一下窗户,轻声言道:“手臂有点疼,不过没事的。那两个活尸逃走了?”

“是的。”李顾起身走到地上尸首旁,检查二人的衣物,却未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不过腰间系有一块铜牌。他将其扯开放在手里,仔细端详。

秦慕兰走到窗前,观察外面的情况,忽然听闻一声惨叫。她转头瞧看,只见仵作已然站立,既而惊呼道:“有鬼啊!”边喊边逃出屋外。

李顾将铜牌收入囊中,放进衣物内,很快来到秦慕兰身旁,“仵作怎么了?”

“他突遭活尸攻击,估计被吓得丢魂落魄。”秦慕兰随后将屋内发生的事告予李顾。

“原来如此,既然仵作并未找寻到任何东西。那我刚才应该追击活尸,失去获取线索的机会,惟有明日再去一趟府衙。”言罢,李顾扶起秦慕兰走出殓房。

可能是定案的缘故,与昨日相比,府衙公堂少了许多百姓,仅有几人在此驻足观看。

差役将刘宗敏押至公堂内。不多时,知府大人到堂判案。刘宗敏自知无力回天,也不喊冤,抬首冲着堂上大骂:“狗官!速判案罢!”

知府大人拍下惊堂木,正想宣案,忽闻公堂外头有人大叫一声:“大人!此案有冤!”喊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顾。他走进公堂,继续道:“案犯并未杀人。”

此话一出,公堂内外一片哗然。知府大人再次拍下惊堂木,“肃静!来者何人?竟敢在公堂喧闹!”

李顾镇定自若,不紧不慢道:“大人,小民有人证与物证。”

“本府已将此案审理完毕,决计不存在错案。来人!将此人押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且慢,大人,何不让小人把话说完,再来行刑不迟。”

“准了,我看你有甚话可说。”

“大人可差衙役带着仵作去往殓房查看尸体,便知小人此话真假。”

知府大人听闻李顾所言,知晓此处为公堂,不好拒绝,况且外面还有百姓观案。他思索一番,下令道:“那好罢,来人,速去查验。”

差役即出府衙,先去仵作家,与其前往殓房。三刻时,几人搀着仵作回到公堂。仵作此时眼神迷离,呆若木鸡。为首差役报言殓房内有两具尸体,死状惨烈,然而前日被害之人尸身却已不见。

知府大人面谨看着仵作,问道:“徐三,差役所言是否属实。”

仵作闻言,忽然抬首,随之低头呢喃道:“殓房有鬼!死尸复活了!”知府大人不知此话何意,既说有鬼,却又说复活。

为首差役看出知府大人疑惑之处,报言:“吾等往徐三住所时其神志清醒,然而到达殓房,他见到屋内情景,便陷入颠痴状态。”

知府大人沉思一阵,言道:“即是如此,案情恐怕有变,待他神志恢复再作定案。”

直至未时,仵作终于回神,且将昨夜之事述予知府大人。后者闻言大惊,遂命府衙捕快与差役拢共十余人,与李顾和仵作前往殓房。

差役守在殓房外围,仵作不敢进去,惟与差役一处。几人趴在草丛里,不时观察四周。李顾则与五名捕快暗藏屋内,昨夜被害的两人仍旧横尸于此,未名可状。

入夜后,低头自寐的李顾忽然睁眼,感觉到危险气息来临,“活尸出现了!”捕快闻言抄起武器,分散各处。

不多时,那两具活尸闯进殓房,直奔后室,迅速抱起被害人尸身,正欲离去,却误入捕快设计好布袋阵。

捕快在李顾的协助下,最终擒住活尸,且将其头颅割下,以防生变。事毕,捕快朝殓房外的差役发出号信。

差役得信后很快进入殓房,让仵作对活尸进行辨认。仵作也不含糊,立即俯身查看。李顾亦蹲下搜查活尸衣物,差役见状也不阻拦。

一刻时,知府大人带着刘宗敏行抵殓房,仵作连忙向其报称活尸确系前日被害二人,不知为何死而复生。他闻言不语,只是上前仔细查探,随后命人释放刘宗敏,既与众人回府。

仵作未随行离开,而如若着魔一般继续查看活尸。李顾与刘宗敏对他的举动颇为讶异,遂于旁观瞧。

这时窗外忽然射入一支短镞,箭速极快。仵作惨叫一声,霎时倒地。蹲守屋顶的秦慕兰见到一个身影从树上跳下遁走,急忙落地追击。

李顾与刘宗敏听到屋外有所动静,同时破窗循声奔去。那人似乎熟识郊野地形,穿林涉水。三人追了一段路程,最终被其摆脱,消失在夜色之中。

秦慕兰燃起火烛,四处查探,寻觅无果。李顾走到她身旁,言道:“此地不宜久留。”刘宗敏细看二人面容,感觉有些熟悉。

知府大人回到府衙,墨书一封密函,详述今夜殓房发生之事。急召近侍,命其携带密函从速去往京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